楼主: 779773555
265 2

[学科前沿] 007 从原始到空想的公有制(第一章 第二节 以功利为目的的发展史——走出虚无3) [推广有奖]

  • 0关注
  • 2粉丝

博士生

99%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0
论坛币
478 个
学术水平
16 点
热心指数
6 点
信用等级
6 点
经验
5609 点
帖子
138
精华
0
在线时间
378 小时
注册时间
2015-3-22
最后登录
2017-7-24

779773555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7-4-21 14:31: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779773555 于 2017-4-22 09:47 编辑

第二节以功利为目的的发展史——走出虚无(3)

007从原始到空想的公有制

本篇观点:关于原始社会的公有制,不能不说到共产主义从原始到空想。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力改变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改变社会关系。我们用今天对社会的理性认识及其标准,去判定原始社会关系,是因为我们今天的理性就来源于从那时开始至今的人类社会实践。原始社会落后的生产力决定了简单的公有制社会关系,而由唯心主义决定的、建立在空想基础上的公有制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一样落后。

一、社会关系是生产出来的。

马克思指出,“每个原理都有其出现的世纪。例如,与权威原理相适应的是11世纪,与个人主义原理相适应的是18世纪”。①从古希腊到儒学,至今并无“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哲学,这就是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中阐述的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也可以作为提出“中国特色”的理论依据之一。

中国的原始社会分为原始群、氏族公社,起自大约170万年前的元谋人,止于公元前21世纪夏王朝的建立。按照人类体质发展,正在形成中的人和完全形成的人,即从猿人(直立人)、古人(早期智人)到新人(晚期智人),古人和新人又合称为智人。

原始人类通常只是各自成群结队地结合成几十人的自治团体,是按血缘关系为基础自然形成的联盟,原始社会以习惯为主的社会规范,体现了全体氏族成员的共同利益和意志(不是谁说代表,谁想代表就能代表的),依靠氏族部落领袖的威信、社会舆论和人们的自觉遵守来保证其实施。几乎没有制度典章。即使有,也因没有文字无法像技术以实物那样传承下来。与原始社会生产资料公有制相适应,原始社会的社会组织经历了原始群、母系氏族组织、父系氏族组织的发展。原始群前期主要是直立人,后期主要是早期智人。氏族公社又经历了母系氏族公社和父系氏族公社两个阶段。北京人是原始人群时期的典型,山顶洞人已经过着氏族公社的生活,长江流域的河姆渡氏族和黄河流域的半坡氏族是母系氏族公社的繁荣时期,大汶口文化的中晚期反映了父系氏族公社的情况。

氏族部落一切重大的事情都由全体氏族成员平等地讨论决定,不存在专门管理社会的特殊权力机构。熟悉宗教仪式的老人被大家推举为司仪,而狩猎本领出众的年轻人则当选为狩猎团体的首领。但是,因为当时没有任何制度规定有谁可以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人,所以首领都不是运用权力,而是通过自身的影响力,即今天的流行说法“人格魅力”来助其完成自己的职责。

马克思非常形象地比喻社会关系是“生产”出来的,而不是按照个别人的“想法”制定的。“这些一定的社会关系同麻布、亚麻等一样,也是人们生产出来的。社会关系和生产力密切相联。随着新生产力的获得,人们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随着生产方式即保证自己生活的方式的改变,人们也就会改变自己的一切社会关系”。②例如猎到一头野牛,如何分配?于是就会“众议”出分肉的方式,决定谁来操刀。分配的方式大家基本满意后,也就“约定俗成”为分配的规矩。

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社会关系是自然形成的,而不是谁“路见不平一声吼呀”吼出来的。因为20万年前后大脑发育相差3倍的原始人,在其变得聪明起来的过程中,显然不具备今天制定政策、法规的官员和专家们这样的抽象思维和逻辑推理能力。到了当代社会,哲学出现了返祖现象:“一些自以为是的精英用内心的欲望代替自然法则”。(004)无论是法西斯主义,还是造神运动。

二、原始部落的内外部矛盾。

生产力改变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改变社会关系。原始社会极其落后的生产力,决定了人类社会关系也极为简单。根据有限的资料,原始社会人与人的关系主要传达了两个方面的信息:

一是部落内部,可以看作内部矛盾。成员之间虽然有着很亲密的血族关系,他们在寻找食物、躲避风雨和防御敌人的过程中相互帮助;但在食物短缺时,婴儿、老人和身体虚弱的人会被杀死,这就是人从动物求生本能继承来的原始兽性。

常态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完全平等,亲属关系所具有的温暖的结合力渗透并决定了整个社会关系。每个人都有明确的为大家所公认的义务和公平的报酬。并且,因驻地附近的食物资源迟早会被耗尽,而被迫不断迁移(009)。在这样的生产力状态下,没有可供囤积的食物或其他物资,没有私有财产,因此,也没有剥削和压迫,也不需要复杂的管理体制。

人类社会最初的社会关系,只能按照生存法则“就事论事”,即使没有主观故意,但利己必定以损人为代价。例如上面说到的杀死没有劳动能力的人;例如仅仅几十年前的“旧社会”,因为生活所迫,“卖儿卖女”是很普遍的现象。无论何种制度,生存都是第一位的。这就是贯穿本书始终的经济发展观,“国富来源于他国,人富来源于他人”。用时髦的博弈论来说,就是“零和博弈”。

二是部落之间,可以看作外部矛盾。会因宗族世仇或争夺狩猎、捕鱼的地盘而发生一些争斗,这也是人从动物求生本能继承来的原始兽性,“狗急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性本善”是对人性的曲解,事实证明人因自私的本能而“性本恶”,这样才解释得通为了利益,国家、民族、集团、甚至家人之间不惜自相残杀、或不管他人死活。没有谁能够获得原始人类这类数据,我们只能从既具有“最悠久的历史文化”,又具有“最优越的社会制度”中依然存在的“性本恶”现实来说明。

信息技术的进步,自媒体的兴起,让我们不仅看到了身边的“性本恶”这类丑态,通过网络还见识到各种匪夷所思的版本。2015年国家审计署通报广西马山县违规认定3119人扶贫对象事件后,截止12月12日,50万户62万余人被一票否定:31万人有车,3万人财政供养,1.7万人购置城镇土地,8.8万人开办公司,18万人购置城镇房产。这意味着政府官员帮这60多万人从广西近1800万穷人口中夺食!2017年广西一批被查干部大多数是扶贫违纪问题。从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穷人口中夺食,是比贪污受贿更令人难以忍受的“罪恶”,党员干部尚且如此,还能指望群众“性本善”?

人类社会最初的外交规则,也是按照生存法则制定的,利己必定以损人为代价。只是由于缺乏战争所必不可少的人力和物力,所以大规模的战争直到有了农业,生产率大大提高,人口相应增多时才成为可能。而且,私有制一定是从“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开始的,当极少数有权势的人从蚕食到鲸吞全族人所共有的财富时,私有制开始了。从那时起,产生了延续至今的初级文明:私有制和阶级、剥削和压迫、国家和战争。因此,人类不仅因为精神层面的文化而区别于动物界,而且以私有制的初级文明区别于动物界。(参见第二章农耕社会拉开了文明序幕)

反映人类社会关系的社会理论从无到有,由简到繁逐步形成。有文字记录的社会早已进入阶级社会了,所有的简牍帛书记录的也都是阶级社会的表象或典章制度,包括古希腊神话中诸神的等级森严,《山海经》的女娲、黄帝和大禹等神仙皇帝,直至不再提阶级斗争的今天。作为信息的符号,除了科技的内容,占卜、记账无不留下了阶级的痕迹。

三、空想共产主义的发展及其实践。

1.在思想制度方面的信息,如果说有用,也仅限于以史为戒

我们“制定”的社会生产目的,与原始社会“自发”的生产目的相似,是社会的所有成员共同劳动、共享成果。只是范围由原始社会家族的小社会扩展到国家全体国民的大社会,甚至是全人类,目标也由生存需要提高到生活需要。

最应该“引以为戒”的就是,原始公有制如果没有孕育出少数人占有“公有制”的财富,就没有4000年来的阶级社会,也没有生产力的进步创造的人类初级文明,也许今天的我们与奴隶社会前的人类没有多大区别!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矛盾推动着社会前进理论的历史证据。

我们的“公有制”不是马克思所说的“生产”出来而是由某公想象出来的,以全民所有的名义把生产资料集中起来,实质是“彪炳史册”的前中央领导人胡耀邦所揭露的“全民所无”。让少数人占有大多数人的财富,那就是4000多年前人类进入奴隶社会那一幕的重现,社会的巨大倒退,并因此葬送初级社会主义的前程。

所以,中央的反腐力度无论多大都不为过,现实比《人民的名义》那个副国级及其子女、利益集团数十亿的侵占,116事件吞噬员工股份等事件“更丰满”。但所有制问题却不是反腐所能解决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是如此简单的道理(本书所提出的问题都是人人明白,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却不明白的)。即使权贵们富可敌国,发达国家也决不允许它们再去开疆拓土搞资本主义(可参考殖民地争夺的激烈),最好的结局就是被打回没有遮羞布的封建社会的原形,最坏的结果就是罗马帝国灭亡后的四分五裂。

原始社会的大家庭,可以从中国当代著名哲学家、教育家冯友兰对人民公社的看法获得一点概念。他说,人类的思想总是以其经验为资料的。以旧的资料配上新的名称,这可叫做“新瓶装旧酒”,人民公社便是。95岁高龄的他在临终前谈道:“人民公社是毛泽东所提倡的社会主义运动的一个重要内容;但从另一方面看,人民公社又像是一个封建大家庭。在那样的家庭中,每一个家庭的成员都依赖于家庭而生活。成员有收入,都要如数上交家长;如果没有收入,也照样受家庭的供给。家庭为其成员准备了‘大锅饭’,成员都有‘铁饭碗’。”

30多年前,即使有7、8个孩子也全在一个锅里舀饭,工资全部上交家长统筹,这就是封建家长们极力维护的“公有制”家庭版。子女工作或结婚后要分家那就是“私有制”的大众版。但是,封建大家庭的成员们要求分灶吃饭,是任何人也住挡不住的历史发展的趋势。计划经济用了30多年的宝贵时间妄图阻挡市场经济不还是没挡住?现在成了党的中心工作。中国人都熟悉“愚公移山”这个寓言故事,既然早晚有一天山会被挖平的,为何要让80年代前的人留下遗憾,为80后所不齿?

近几十年计划生育造成的独生子女们,也都是与父母分开单过的,没有兄弟姊妹来抢家产,于是演变成了啃老。一个3、4口人的微型家庭尚且还要碎片化,这就是人民的选择,社会的现实。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上层建筑,通过砸烂大多数人“铁饭碗”的改革,希望继续维持“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全民所有制”,5%的公有制员(官员、公务员)工(国企职工)仍然享受着“大锅饭”,农民也按户承包土地,但是95%的非公有制城镇职工⑤,却成了没有生产资料的新无产者——陈立夫总结国民党失败:“我们已先替共产党把人民都变成了无产阶级。”(010)“国不知有民,民就不知有国。”应该符合辩证法。这就是“以史为戒”。

2.在思想制度方面的信息,如果说有害,主要是两种相悖的文化

一是胜者为王的丛林法则,巫师由于代管并逐渐侵吞族群“公有制”财产,演变成统治者。为了维护既得利益由保守走向反动,直到被比其落后的先进的阶级所推翻或消灭(主要是后者);无论东方或西方,总把新桃换旧符。(参见035、037相关内容)

二是自以为是的空想幻想,为了实现空想违背社会发展规律而“揠苗助长”,那就是500年都没有实现的空想共产主义。而福利资本主义却润物细无声地、不以人的意志(空想幻想)为转移,正在向社会主义过渡——科学社会主义的正途。

这两种文化,通过我们改革开放前后的实践证明,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前30年建立在空想幻想基础上的社会主义全民皆贫,后30多年“少数人先富起来”的弱肉强食导致严重的两极分化。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无论原始公有制还是眼前的公有制,没有马克思在《资本论》提出的“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的实践,要么落后、要么动荡,都将偏离深化改革的目标。

冯友兰把毛泽东思想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一、新民主主义及以前阶段;二、社会主义阶段;三、极左思想阶段。他认为:“毛泽东的思想发展的三个阶段,其性质是大不相同的。第一阶段是科学的,第二阶段是空想的,第三阶段是荒谬的。”并解释说:“他在《新民主主义论》中,特别有‘驳左倾空谈主义’一节,曾几何时,毛泽东也走上了‘左倾空谈主义’的路了。”他分析道:“第二阶段之所以是空想的,是因为革命的领导者认为,革命的性质可以决定革命的任务。这就是认为上层建筑可以决定经济基础。这是和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的根本原则直接违反的”其结论就是:“可注意的是,他们所理解的‘共产主义’的内容,实际上和康有为的《大同书》是一类的思想。其类似之处,在于都是空想的,不是科学的……”⑥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家去理解吧。在看到冯老这篇文章之前就有同样的看法,也就是书中多次提到的“权力决定生产力,权力决定生产关系”,但觉得可能是孔见。而其后才认识到,这可能是不少人想到了却没有说出来的认知,或者在三个代表、科学发展年代不敢说——因为军界、政法界、发改委为代表的100多支大老虎,数不清的苍蝇作威作福,或嗡嗡乱叫。

用唯物主义的自然规律决定论,纠正全民被误导的唯心主义意识形态决定论。这是第三个新观点,意识决定制度?

………………………………………………………………………………………………

①、② 马克思《哲学的贫困》。

③ “习近平:胡耀邦作出了彪炳史册的贡献”,新京报,2015年11月21日。

④、⑥王克明:冯友兰临终谈毛泽东,《炎黄春秋》 2009年02期。国内刊号:11-2817/K,邮发代号:82-507。

⑤ 据国家统计局2014年12月16日“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2013年末,全国共有工业企业法人单位241万个,国有企业2万个,占全部企业的0.8%;集体企业4万个,占1.7%;私营企业176万个,占73%。国有和集体所有制企业仅占全部企业数的2.5%。工业企业法人单位从业人员中,国有和集体企业占全部企业的4.6%;非公有制企业解决了95.4%的就业问题。


支持楼主:购买VIP购买贵宾 购买后,论坛将把您花费的资金全部奖励给楼主,以表示您对TA发好贴的支持
 
载入中......
stata SPSS
龚民 发表于 2017-4-21 15:56:30 |显示全部楼层
权力决定生产力,权力决定生产关系”,但觉得可能是孔见。而其后才认识到,这可能是不少人想到了却没有说出来的认知
        如果权力能决定生产力,那么,贫困的朝鲜三胖为何不用权力决定生产力发达、自动化实现,超英追美?恩格斯曾谈到政治权力对经济的影响,一是顺应生产力,从而生产力发展;其二及另一个方面政治权力妨碍生产力发展、自然会导政人们处于贫困中,人民起义、反抗就在所难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9773555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7-4-21 16:11:16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权力“想”决定生产力是错误的。你给我提供的证据,“其二及另一个方面政治权力妨碍生产力发展”,就是权力想决定生产力。
引用冯老“革命的领导者认为,革命的性质可以决定革命的任务。这就是认为上层建筑可以决定经济基础。这是和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的根本原则直接违反的。”看不懂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GMT+8, 2017-7-24 1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