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zhuxiang
896 60

按照马克思的商品价值公式来核算增加值 [推广有奖]

zhuxiang 发表于 2018-1-14 13:18:22 |显示全部楼层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1-14 13:16
这就是你读死书表现。

也是你看不出马公式不具有计算年度产值的功能的主观原因。
   我不赞同生产要素价值论。所谓生产要分为劳动、资本和土地是西方经济学的说法。
 
载入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1-14 13:19:14 |显示全部楼层
zhuxiang 发表于 2018-1-14 13:06
生产要素分为三种,劳动力、生产资料和土地。

   所谓的厂房只是生产资料,而不是土地。
地租包含在商品价格中——斯密
所以,固定资产包括了地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zhuxiang 发表于 2018-1-14 13:21:45 |显示全部楼层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1-14 13:19
所以,固定资产包括了地租。
  固定资本只是一种生产资料而已,这种生产资料要若干年才能完全消耗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1-14 13:24: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才天 于 2018-1-14 13:27 编辑
zhuxiang 发表于 2018-1-14 13:21
固定资本只是一种生产资料而已,这种生产资料要若干年才能完全消耗掉。
所以产生了折旧。固定资产折旧中包括了年度地租。
也正是由于固定资产的性质决定了在它消耗即折旧清算之前,它是前期之债。所以马公式完全不能作为计算年产值之效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zhuxiang 发表于 2018-1-14 13:25:30 |显示全部楼层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1-14 13:24
所以产生了折旧。固定资产折旧中包括了年度地租。
                                    [size=18.6667px]斯密与马克思的矛盾及其消解

   在国富论中,斯密得出了非常有影响力的结论:"无论在什么社会,商品价格归根结底都分解为那三个部分或其中之一。在进步社会,这三者都或多或少地成为绝大多数商品价格的组成部分。”随后,斯密便举例说明了这个结论:“以谷物价格为例,其中一部分付给地主的地租,另一部分付给生产上雇佣的劳动者的工资及耕畜的维持费,第三部分付给农业家的利润。”
  
马克思通过商品价值公式W=c+v+m,对商品价值进行了分解。其中W是商品的价值,c是生产资料价值即不变资本价值,m是劳动力价值即可变资本价值,m是剩余价值,按照马克思的解释,剩余价值有两个部分组成,利润和地租。由于价值是价格的特殊状态,对商品价值的分解也适用于对商品价格的分解。因此,马克思对商品价格分解的结果是,它由四个部分组成:生产资料价格、工资、利润和地租。
斯密和马克思都对商品价格进行了分解,但得出了不同的结论。斯密把商品价格分解为三个部分,马克思把商品价格分解为四个部分。马克思的商品价格的四个组成部分中的三个部分,与斯密的三个部分相同:都是工资、利润和地租。马克思从商品价格中分解出了生产资料价格,但是斯密却没有分解出这一组成部分。

斯密和马克思都对商品价格进行了分解,为什么他们却不同的结论呢?
在斯密所举的谷物价格的例子中,他对谷物价格的分解不仅局限于谷物生产领域,而且还涉及到谷物生产的上游产业链。谷物的生产需要多种生产资料,按照斯密的说法,它们是农业家的资本即耕畜和他种农具。斯密以耕畜为例,分解了谷物生产所使用的生产资料价格。如果不分解谷物的生产资料价格,那么谷物价格的分解结果则是四个组成部分,工资、利润、地租、生产资料价格。斯密说:“也许有人认为农业家资本的补充,即耕畜和他种农具的补充,应作为第四个组成部分,但农业上一切用具的价格,本身就由上述三个部分组成。”当斯密以耕畜为例分解生产资料价格时,他就突破了谷物生产领域,也就是说进入了谷物生产的上游产业链。在这里,斯密没有对谷物价格分解所涉及的生产领域作出清楚说明,也许他是在不知不觉中从谷物生产领域进入了它的上游产业链。在这里,斯密没有说清楚谷物价格的分解所涉及的领域:是把谷物价格的分解仅仅局限在谷物生产领域,还是包括它的上游产业链。斯密在这里并没有在谷物生产领域完成对谷物价格的分解,或者更确切地说,他刚刚在谷物生产领域完成价格的分解,就破坏了分解的结果。在谷物生产领域对谷物价格的分解时,是不需要分解谷物生产所需生产资料的分解的,斯密通过对生产资料价格的分解破坏了谷物生产领域价格分解结果的必不可少的内容:生产资料的价格。由于没有对谷物价格分解涉及的领域设定界限,因此他也无法对谷物生产领域内谷物价格的分解结果做出充分的说明。

如果把对谷物价格的分解限定在谷物生产领域,而不涉及它的上游产业链,便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谷物价格由四个部分组成:工资、利润、地租、生产资料的价格。其中生产资料就是斯密所说的农业家的资本,它的价格就是斯密所说的包括耕畜在内的农具价格。这里的工资和利润指的只是从事谷物生产的资本家和雇佣劳动者获得的收入。这里的地租指的也只是把土地出租给从事谷物生产的资本价格的地主所获得的收入。这里的生产资料的价格,只是指在谷物生产中消耗掉的生产资料价格,而不是投入到谷物生产中的生产资料价格。投入到谷物生产中的生产资料,有些是一年就能完全被消耗掉的,例如种子,有些是需要若干年才能消耗掉的,例如耕畜。耕畜这种需要若干年才能消耗掉的生产资料价格,并不会全部成为一年生产的谷物价格的组成部分,而是只有一部分耕畜价格会成为这种价格的组成部分。

上述分解结果与马克思对商品价格进行的分解结果完全吻合,这就说明马克思通过商品价值公式W=c+v+m对商品价格进行的分解,只是在特定商品生产领域对商品价格的分解,而不涉及特定商品生产的上游产业链。

在完成了在谷物生产领域对谷物价格的分解之后,就可以进行在谷物生产的上游产业链内对谷物价格的分解。这种分解实际上需要从对谷物生产所需的生产资料价格的分解开始,也就是从斯密所说的耕马和他种农具价格的分解开始。如果在耕马饲养的领域内对耕畜价格进行分解,那么耕马价格可以分解为四个组成部分:工资、利润、地租、生产资料价格。这里的工资和利润是指从事耕马饲养的雇佣劳动者和资本家所获得的收入,这里的生产资料指的是饲养耕马所需的生产资料。饲养耕马需要多种生产资料,例如:饲料、种马、棚舍等。如果在饲料生产领域对饲料价格进行分解,那么它也可以分解为四个组成部分:工资、利润、地租、生产资料价格。因此谷物生产的上游产业链涉及多个不同的生产领域,它的直接上游产业也有自己的上游产业:例如耕马饲养是谷物生产的直接上游产业,而饲料生产和种马培育又是耕马饲养的上游产业。不论谷物生产的上游产业链如何繁杂,最后对谷物价格分解的结果不外乎是三种收入:工资、利润和地租。只是这三种收入来自于不同的生产领域。谷物生产的上游产业链上的工资、利润和地租不是谷物生产领域内价格分解的结果,即不是谷物生产领域内的三种收入,而是谷物生产所需的生产资料价格分解的结果。因此谷物生产所消耗的生产资料价格是谷物生产的上游产业链的工资、利润和地租之和。

斯密对商品价格分解的结果是,它由三个部分组成:工资、利润、地租,马克思对商品价格分解的结果是,它由四个部分组成:工资、利润、地租、生产资料价格。这两种对商品价格的分解结果,从表面上看是相互矛盾的,但是这个矛盾是可以消解的。斯密说的工资、利润和地租和马克思说的三种收入来自的生产领域存在着差别。斯密所说的工资、利润和地租不仅包括特定商品生产领域,而且还包括它的所有上游产业链。马克思所说的工资、利润和地租只包括特定商品生产领域,而不包括它的上游产业链。斯密对商品价格的分解不仅包括特定商品生产领域,而且还包它的上游产业链,马克思对商品价格的分解则只包括特定商品生产领域。正是由于对商品价格分解所涉及的领域存在着差别,斯密和马克思对商品价格的分解,才会得出不同的结果。

斯密对商品价格的分解结果固然没有问题,但是他对这个结果的解释和得出结果的过程却存在缺陷。

1斯密把商品价格分解为工资、利润和地租,但是对这三种收入所来自的生产领域没有作出清楚的阐述。在对谷物价格的初步分解中,斯密说的工资、利润和地租只是谷物生产领域的三种收入。由于没有对这三种收入所来自的领域作出清楚的说明,使得他能够把从谷物生产的生产资料价格分解出来的工资、利润和地租,即来自谷物生产上游产业链中的三种收入,合并到谷物生产领域中的三种收入中。在把这两种工资、利润和地租合并在一起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合并的意义,甚至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合并。

2斯密在对谷物价格的分解中,只看到了谷物生产的直接上游产业,忘记了这个上游产业也有自己的上游产业。斯密说:“但农业上的一切用具的价格,本身就由上述那三个部分构成,就耕马来说,就是饲马土地的地租,牧马劳动的工资,再加上农业家垫付地租和工资的资本的利润。”在这里斯密忘记了饲养耕马是需要生产资料的,例如:饲料、种马、棚舍等。这些生产资料的价格也是耕马价格的一个构成部分。因此耕马的价格并不是由三个部分构成,而是由四个部分构成:三种收入和生产资料价格。斯密显然知道谷物生产是需要生产资料的,他也指出了一些生产资料耕畜和他种农具。但是在分解耕马价格时,他忘记了耕马的生产也是需要生产资料的。

3斯密把生产资料直接当作资本。对于斯密来说,资本具有两种含义:1)为了获得利润或利息而预付货币的运动过程。这种运动过程可以用马克思的资本运动总公式G—W—G’来描述。2)生产资料。第一种含义是本来意义上的资本,被称为资本的生产资料并不是资本。在《国富论》中,斯密以上述两种不同的意义来运用资本这个概念。当斯密说:“所以,劳动者对原材料增加的价格,在这种情况下,就分为两个部分,其中一部分支付劳动者的工资,另一部分支付雇主的利润来报酬他垫付原材料和工资的全部资本。”,他说的资本是第一种含义的资本。当斯密说:“也许有人认为农业家资本的补充,即耕畜和他种农具的消耗的补充,应作为第四个组成部分。”,他说的资本是指生产资料。

斯密之所以得出商品价格是由三个部分组成,而不是由四个部分组成的结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建立在资本这个概念的两种不同的含义的基础上。商品生产一方面需要预付货币,另一方面也需要生产资料,它们都是商品生产必不可少的条件。这两个条件都在商品生产的结果中即商品价格中体现出来。预付货币在商品价格中的体现是利润,而生产资料在商品价格中的体现是消耗掉了的生产资料价格。在考察商品生产的条件时,斯密能够把预付货币和生产资料区分开来。但是由于斯密把生产资料叫做资本,因此在对商品价格进行分解时,斯密就把生产资料在商品价格中的体现即它的价格忘掉了。因为生产资料是资本,所以它在商品价格中的体现是利润。斯密没有意识到他是在两种不同的含义上使用资本这一概念的,结果生产资料在商品价格中的体现就被漏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zhuxiang 发表于 2018-1-14 13:27:24 |显示全部楼层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1-14 13:24
所以产生了折旧。固定资产折旧中包括了年度地租。
   土地怎么折旧?

  固定资产都有折旧期,一台机器的折旧期,比如为10年,一个建筑物的折旧期,比如为50年,土地的折旧期为多少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1-14 13:32:44 |显示全部楼层
zhuxiang 发表于 2018-1-14 13:27
土地怎么折旧?

  固定资产都有折旧期,一台机器的折旧期,比如为10年,一个建筑物的折旧期,比如为 ...
你连常识都缺乏。

比如工厂房屋建成投产时共投入100万¥,其中包括当时地价30万¥。假设10年折旧清算。即每年折旧10万其中地租3万¥。

也正是由于固定资产的性质决定了在它消耗即折旧清算之前,它是前期之债。所以马公式完全不能作为计算年产值之效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zhuxiang 发表于 2018-1-14 13:36:32 |显示全部楼层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1-14 13:32
你连常识都缺乏。

比如工厂房屋建成投产时共投入100万¥,其中包括当时地价30万¥。假设10年折 ...
   固定资产折旧期完了之外,固定资产的价值就会归零或只有很少的价值。机器、建筑物都是如此。

  30万元买入土地,过了十年还有价值,弄不好还涨到40万元,过50年,还有价值,过一万年还有价值,你怎么算折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1-14 13:39:07 |显示全部楼层
zhuxiang 发表于 2018-1-14 13:36
固定资产折旧期完了之外,固定资产的价值就会归零或只有很少的价值。机器、建筑物都是如此。

  30万 ...
30万元买入土地,过了十年还有价值,弄不好还涨到40万元,过50年,还有价值,过一万年还有价值,你怎么算折旧?
如是你的工厂经营。十年后你就没有折旧计入成本了,你就发大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zhuxiang 发表于 2018-1-14 13:40:58 |显示全部楼层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1-14 13:39
如是你的工厂经营。十年后你就没有折旧计入成本了,你就发大财了。
   怎么会没有折旧,机器和厂房要折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GMT+8, 2018-1-24 1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