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陈才天
8463 253

[学科前沿] 揭露《资本论》剩余价值理论体系的荒谬性 [推广有奖]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7-12 22:06:49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超额剩余价值理论逻辑推论“资本主义越来越衰老”的荒谬性
     马克思明确指出了超额剩余价值只适于“大宗同类商品”生产。但是《资本论》的论述过程中,却成为普遍的、一般的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经济规律的作用,比如,上述关于超额剩余价值来源五种观点中,除了第三种观点将其限定在同一生产部门,其余四种观点都没有做出区分。这是不是研究者误读了《资本论》呢?不是。这是因为几乎每一种商品都会有提高劳动生产力的竞争,所以它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经济现象,它表现为淘汰落后产能或者形成产能过剩的社会经济问题。由于超额剩余价值生产的竞争引起产能过剩的问题,马克思将生产过剩视为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并认为这是资本主义不可克服的矛盾,是资本主义走向灭亡自身内在规律性。所以,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这里陷入了新的矛盾,“它正在衰老,越来越过时了。”(《资本论》三卷,1975年,292页)

     但是,由于产能过剩不过只是“同种商品”——采用相同原材料生产相同功能的同种商品供大于求的问题,因此产能过剩对于资本主义生产来说并不是它的主要特征,而是次要特征。资本主义生产主要特征是在发展过程中,科学技术、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发明创造和管理等知识应用于商品生产主要地表现为新的商品生产,新的行业不断地涌现和同种商品新功能开发等,但它们不属于超额剩余价值生产的范围,因为这些新产品首发市场价格并不存在个别价值低于它的社会价值的矛盾及其价格竞争。这是资本主义生产发展的主要动力,也是维持资本主义国家制度长盛不衰灵丹妙药、健身强身剂。这是《资本论》没有涉及的经济对象。新的商品生产需要资本投资,所以形成资本与技术的联姻,没有资本投入会使整个社会生产停顿不前,这也是金融市场繁荣的根据所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7-12 22:07:41 |显示全部楼层
超额剩余价值理论逻辑推论“资本主义越来越衰老”的荒谬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7-13 23:23:43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超额剩余价值理论适用对象的谬误
           在《资本论》剩余价值理论中,相对剩余价值生产是超额剩余价值生产的前提,没有相对剩余价值生产就不存在超额剩余价值生产。超额剩余价值是由个别资本家采取新的生产方式即提高劳动生产力引起和决定的,但劳动生产力与商品价值成反比的观点决定了科技和机器生产是不创造价值的,而且超额剩余价值是商品的个别价值低于它的社会价值在市场上竞价实现的。这样,中国马经界对于超额剩余价值的来源问题,形成了“创造论”和“转移论”。但我认为,更加重要还是超额剩余价值理论的适用对象是什么?

         对于超额剩余价值理论的适用对象的问题,马克思说:“现在,这个商品的个别价值低于它的社会价值,就是说,这个商品所花费的劳动时间,少于在社会平均条件下生产的大宗同类商品所花费的时间。”(《资本论》一卷,1975年,352~353页)我根据这句话来认定它是马克思对于超额剩余价值的适用范围的划定,就是说,马克思将超额剩余价值的适于对象划定在“同行业”或“大宗同类商品”范围内,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不少学者认为,超额剩余价值是在一种全社会平均劳动和平均利润的条件下形成,而不是指“某种商品”的社会平均劳动和平均价格条件下形成。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讲得更加清楚而明确指出:“……,这个单个资本用高于社会平均生产率的生产率进行工作,按低于同种商品的社会平均价值的价值来提供产品,因而会实现一个额外的利润。”(《资本论》三卷,1975年,60页)
马克思还说:“市场价值,一方面,应看作是一个部门所生产的商品的平均价值,另一方面,又应看作是在这个部门的平均条件下生产的、构成该部门的产品很大数量的那种商品的个别价值。……,个别价值低于市场价值的商品,就会实现一个额外剩余价值或超额利润,而个别价值高于市场价值的商品,却不能实现它们所包含的剩余价值的一部分。”(《资本论》三卷,1975年,199页)所以,根据下面马克思多次论及超额剩余价值的适用范围,可以将超额剩余价值理论的适用对象划定在“同一生产部门”、“同行业”或“大宗同类商品”范围内的“同种商品”。这无疑是正确的。

       然而,我的研究表明,超额剩余价值理论只能适用于使用相同原材料生产相同功能的同种商品,它既不适用于“生产的大宗同类商品”,也不适用于相同原材料生产不同功能的同种商品,还不适用于不同原材料生产相同功能的同种商品,更不适于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形成的新行业生产新的商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7-15 21:17:23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1、剩余价值量可不依据商品价值量而发生、存在

   马克思说“商品的价值与劳动生产力成反比。……。相反,相对剩余价值与劳动生产力成正比。”(《资本论》第一卷,355页,1975年。)显而易见,这是在说剩余价值量可以脱离、离开、背离商品价值量而发生和存在的瞎话、晕话。实际上,这是一种诡辩,是一种逻辑混乱的经济学观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7-16 21:37:49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关于劳动生产力与商品价值和相对剩余价值关系的诡辩
        马克思关于劳动生产力与商品价值和相对剩余价值关系的论述,是一个经典的诡辩。马克思说:“商品的价值与劳动生产力成反比。劳动力的价值也是这样,因为它是由商品价值决定的。相反,相对剩余价值与劳动生产力成正比。它随着生产力提高而提高,随着生产力降低而降低。”(《资本论》第一卷,355页,1975年。)这段话语是马克思在论证相对剩余价值理论的结论性总论点。这段话语很能够说明作者辩证思维能力极强,而且达到了魔幻般的程度。所以,在《资本论》问世150年来,全世界经济学界及数以万计的经济学家,数十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中,无一人认破马克思这一有关剩余价值理论的诡辩。

       马克思这段论述自相矛盾的,在理论逻辑上完全不能成立。依照《资本论》绝对剩余价值和相对剩余价值划分的方式,“相对剩余价值与劳动生产力成正比。它随着生产力提高而提高,随着生产力降低而降低”论点是成立。但是,如果在商品价值与劳动生产力成反比的前提下,那么,相对剩余价值如何能够与劳动生产力成正比呢?而且是随着生产力“提高而提高”,随着生产力“降低而降低”呢?

       因为在同一商品生产过程中,相对剩余价值离不开商品价值,商品价值是相对剩余价值的承担者。所以,不可能发生商品价值量减少了,而相对剩余价值却奇迹般地毫无根据地增加了。也不可能发生商品价值增加了,而相对剩余价值却破天荒地减少了。这二种情形在逻辑上说不通的,在理论上是不能成立的。

       最简单的直接的判断方法是,相对剩余价值是不是商品价值的性质?或者说,相对剩余价值是不是商品价值的一部分?回答是肯定的。

        我们在《资本论》理论的逻辑框架内,马克思上面的论述在逻辑上也是不能成立的。即依照马克思说:“总之,劳动生产力越高,生产一种物品所需要的劳动时间就越少,凝结在该物品中的劳动量就越小,该物品的价值就越小,相反地,劳动生产力越低,生产一种物品的必要劳动时间就越多,该物品的价值就越大。可见,商品的价值量与体现在商品中的劳动的量成正比,与这一劳动的生产力成反比。”的观点。 (《资本论》第一卷,53~54页)当劳动生产力提高时,商品价值是减少的,而在这种状态下,相对剩余价值如何增加了呢?相对剩余价值也不例外是剩余价值,同时它须有商品价值作为承担者。既然由于劳动生产力的提高而导致商品价值是减少了的状态下、经济情景中,剩余价值是如何不但不减少反而增加起来了呢?或者说,当劳动生产力下降时,商品价值是增加的,而在这种状态下,相对剩余价值如何却减少了呢?

      有的人可能辩护称,这里,马克思是说“单位商品价值量”,它与相对剩余价值量并无关联。然而,这不能是读者的误读、误解的责任,而是作者将它们放在一起,构成了诡辩。

      即便以马克思的“不管生产力发生了什么变化, 同一劳动在同样的时间内提供的价值量总是相同的”论点为前提条件来讨论本节第一段论述,它同样不能成立。 (《资本论》一卷,第60页) 。因为,既然同一劳动在同样的时间内提供的价值总量总是相同的,那么就不存在生产力与商品价值量成反比和相对剩余价值成正比的关系。比如,在生产力下降时商品价值量会增加,它并不能构成相对剩余价值下降;当生产力提高时商品价值量减少,它也不能构成相对剩余价值增加。

     同时,我们还看到《资本论》论述中出现了当生产力提高条件下,相对剩余价值增加必须由商品价值量增加来证明。但马克思就用了“自乘的劳动”和“倍加劳动”来圆场,“生产力特别高的劳动起了自乘的劳动的作用。”(《资本论》第一卷,354页。)因此,我们只能将它称之为诡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7-18 07:13:54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关于“机器生产相对剩余价值”的诡辩
    马克思说:“机器不创造价值”(《资本论》,一卷,424页)又说:“机器生产相对剩余价值。”(《资本论》,一卷,445页)一般来说,人们并不难理解马克思这二种观点是一种自矛盾的怪物。因为既然机器不创造价值,那么,机器怎么能够生产相对剩余价值呢?难道剩余价值不是“商品价值”范畴?或者说,“机器不创造价值”中的“价值”超越《资本论》理论框架,它已不是“商品价值”范畴?在此处的任何理解都不能排除马克思这二个观点之间已有了诡辩的特点、性质。

     换句话说,机器生产不创造商品价值,但它们生产创造出相对剩余价值。据此,人们并不难以理解“相对剩余价值”是属于机器生产创造的,而不是工人的剩余劳动。所以剩余价值中的相对剩余价值这一部分,就不是资本家“无偿”剥削工人剩余劳动。于是,马克思关于相对剩余价值的第二轮诡辩开始了。

     马克思辩称:“随着机器在同一生产部门内普遍应用,机器产品的社会价值就降低到它的个别价值的水平,于是下面这个规律就会发生作用:剩余价值不是来源于资本家用机器所代替的劳动力,恰恰相反,是来源于资本家雇来使用机器的劳动力。剩余价值只是来源于资本的可变部分,同时我们已经知道,剩余价值量取决于两个因素,即剩余价值率和同时使用的工人人数。”(《资本论》,第一卷,446页)笔者认为这里隐藏着如下几个诡辩:

     首先,正如第一节所述“可变资本”的假设并不成立,怎么能说“剩余价值只是来源于资本的可变部分”呢?
           其次,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是社会化的机器大生产,所以需要将剩余价值与机器生产的关系辩析清楚,否则,剩余价值的剥削理论将难以立足。由于马克思前面说了“机器生产相对剩余价值”,但这里又说“剩余价值不是来源于资本家用机器所代替的劳动力,恰恰相反,是来源于资本家雇来使用机器的劳动力。”这已超出了逻辑矛盾的范畴,而是偷换论题的诡辩了。因为如是说剩余价值来自机器所代替的劳动力,那么就直接证明了剩余价值是机器生产的,就成了资本剥削劳动的反证,就是自掘坟墓。所以,马克思诡辩说“剩余价值来源于使用机器的劳动力”,显而易见它直接否认了“机器生产相对剩余价值”的论点。

     再三,马克思紧接着辩称“剩余价值来源于使用机器的劳动力”符合“剩余价值量取决于两个因素,即剩余价值率和同时使用的工人人数”。这样,马克思的论证好像充分而有力量,其实不过是诡辩的继续。因为马克思采用“剩余价值量”偷换论题的方式,将“相对剩余价值”偷换为“剩余价值”了,这就是诡辩。由此掩盖了前面说的“机器生产相对剩余价值”的观点及其理论事实,以达到将机器生产创造的“商品价值”演变为工人剩余劳动即剩余价值之目的。

     然而,这种掩盖技法拙劣。在《资本论》中,剩余价值量取决于“同时使用的工人人数”是成正比,即在相同剩余价值率条件下,工人人数越多资本获取剩余价值量愈大,其公式:m=m'﹒v。而在相对剩余价值生产中是剩余价值量与工人人数成反比,其公式:m'= m/v。简言之,工人人数与剩余价值量的公式不能用来证明“剩余价值是来源于资本家雇来使用机器的劳动力”的观点,因为后者是工人人数大幅减少而剩余价值量大幅增加的状态。所以马克思在这里是欲盖弥彰自欺欺人蒙混过关以达到掩盖、消除相对剩余价值由机器生产创造的事实。

       总而言之,剩余价值是来源于资本家雇来使用机器的劳动力与剩余价值量和工人人数的关系,只能证明机器生产创造了商品价值和剩余价值,而不是相反。

     正如第一节所述“V”不变资本的假设并非成立,《资本论》将剩余价值量决定于工人人数的观点是十足主观臆断,与大工业机器生产的经济事实背道而驰。我们以运输业为例子,比如从神木到秦皇岛港重轨铁路运输,一趟列车运载10000吨煤炭,驾驶员三人,一个工作日。假设沿线护路工人497人,共计500人(仅以一个工作日一趟列车计算)。这样,每一位工人平均在一个工作日内将20吨煤炭运送500公里,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即便工人空手徒步也不能超过100公里/日。怎么能说这一趟列车运载10000吨煤炭增加值,是参与其运输过程的500名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呢?

    还有,在高科技行业生产“剩余价值来源于使用机器的劳动力”更加不可能性,比如彩色电视电路版是不可能由人工生产出来的,等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7-18 22:09: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才天 于 2018-7-18 22:13 编辑

十、划分绝对剩余价值与相对剩余价值的诡辩性质

    绝对剩余价值是一种理论假设,它所体现的性质就是剩余价值概念。在事实上,绝对剩余价值就是企业利润,只要商品生产一开始就应发生的企业利润。在西方官方经济学理论中主要是利润、利润率等概念。《资本论》一卷和二卷几乎没有出现“利润”概念词,第三卷才有了把剩余价值转换为利润、剩余价值率转换为利润率等。


      《资本论》的绝对剩余价值是由延长工人必要劳动时间作为逻辑起点,同时也是作为划分相对剩余价值的起点来假设的。

1854年英国议会已通过法案将12小时/日改为10小时/日。这个缩短工人工作日/时长的提案在1849年就开始了动议过程。因此,企业通过延长工人日劳动时间的生产方式已经不再发生了。所以,绝对剩余(劳动时间)价值在《资本论》理论逻辑框架内已经不可能增加或增长了。


     马克思出于阐明资本主义机器大生产的需要,在《资本论》中创立了相对剩余价值概念。它的起点在工人工作日/时长线的某一个点上与绝对剩余价值区分出来,确定标准是劳动力价值即工资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



                      1h    2h    3h   4h   5h Y(6hA7h   8h   9h    10h



     假设“A”为相对剩余价值与绝对剩余价值分界点。假设“Y”为相对剩余价值量,向左移动为增量。“Y”所到达的位置+绝对剩余价值=剩余价值总量(黄色区域)。


    但是马克思说:这个“A”点是不固定的,而是随着生产力高低往左或右移动的,这种移动是由剩余价值率来确定的即m/v的比率。换句话说,m是由相对剩余价值和绝对剩余价值构成的总额。但是,“A”点的移动性反过来证明相对剩余价值是一个多余的、不必要的假设。然而,正是由于有了这个假设,辩证法的诡辩特性得以展现出来。比如,可以将相对剩余价值混淆为剩余价值,即将机器生产创造价值说成是工人剩余劳动创造的价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7-19 22:39:57 |显示全部楼层
九、商品流通费用是剩余价值的一种扣除
        马克思说:“一切只是由商品的形式转化而产生的流通费用,都不会把价值追加到商品上去。这仅仅是实现价值或价值由一种形式转变为另一种形式所需的费用。投在这种费用上的资本(包括它所支配的劳动),属于资本主义生产上的非生产费用。这种费用必须从剩余产品中得到补偿,对整个资本家阶级来说,是剩余价值或剩余产品的一种扣除,就象对工人来说,购买生活资料所需的时间是损失掉的时间一样。” (《资本论》第二卷,167页。)

     众所周知,所谓“商品流通费用”是一个外延很大的、内涵丰富的经济学概念词。《资本论》将商品运输的性质划分三种类型。Ⅰ类商品生产企业自行采购生产资料商品的运输费用,Ⅱ类运输生产企业的商品运输活动,Ⅲ害商人、批发商人经营销售商品过程中发生的运输和短途送货、包装等费用。马克思认为前二种运输的商品流通过程均属于生产创造价值的经济活动。但是,Ⅰ类商品运输费是支付给Ⅱ类企业的收入,二者收入支出的性质完全相反。Ⅰ类企业采购运输支付费用作为商品生产成本增加,此类情形可称得上是对剩余价值的一种扣除。然而,对于运输生产企业则相反是收入性的。Ⅲ类批发商人的运输费用是支付给Ⅱ类企业的。这样,产业资本和商业资本与运输生产资本即“整个资本家阶级来说”是相互抵销了,不存在所谓“剩余价值的扣除”问题。同时,如果将Ⅰ类和Ⅲ类企业的商品流通费用认定为是剩余价值的扣除,那么,它是与Ⅱ类运输企业生产是创造价值观点相矛盾的。这是其一。

         其二,以商人经营销售过程中发生送货、包装等费用,也是增加成本提高价格的因素。如是说这类费用是对剩余价值的扣除,那么就是典型的对剩余劳动的重复性劳动,这就形成了剩余价值与剩余劳动的分离。这样,不仅表明剩余劳动需要他人再三劳动,而且剩余劳动需要他人劳动来减少或扣除掉一部分,才能实现其剩余价值。

    再三、体现了马克思不受剩余劳动限制,将剩余价值当作思想大棒肆意挥舞。

   最后,马克思将所有商品流通费用作为所谓价值转型的,当成“是剩余价值或剩余产品的一种扣除”,并且将其类比为工人“购买生活资料所需的时间是损失掉的时间一样”,这是一种非类之比,是非常荒谬的结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清华乔木生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8-7-19 22:56:2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龚民 发表于 2018-7-20 05:48:28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马克思共产主义理想或信仰达到完成否定需要一个漫长的国家制度正反两方面的实践检验的过程。预计在三十世纪内才能完全终结马克思主义。在那时社会生产力水平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人类社会还会迎来一次共产主义社会制度的实践,其范围可能比二十世纪社会主义阵营还要广大一些。
       陈才天蚍蜉要撼马克思共产主义大树,还扬言大树怕蚍蜉。三十世纪是什么个跨度、你能明白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GMT+8, 2018-9-22 2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