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Rousseau
1749 51

再看陈才天对《资本论》的谬读和其自身的学术理解能力 [推广有奖]

  • 6关注
  • 82粉丝

学术权威

68%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1
论坛币
1153 个
学术水平
1188 点
热心指数
1114 点
信用等级
990 点
经验
275617 点
帖子
7969
精华
4
在线时间
5018 小时
注册时间
2004-12-10
最后登录
2018-9-22

Rousseau 发表于 2018-6-12 11:41: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ousseau 于 2018-6-12 12:01 编辑

陈才天其人,好读书。这个很好。不过呢,读书需要以广泛的阅历为基础才可能正确地理解理论的总结。
而我们的这个陈才天一生,大部分时间都躲在办公室里,所以他读书呢,也就理解得非常奇怪,比如,把量子纠缠理解成因子的乘法,也是一大理论创新。这不,他又来创新了
笔者研究表明,所谓可变资本“V”的假设并非成立。因为资本家总是在月底才给工人发工资,所以将工资当成预付资本并非符合实际情况。如果企业出售商品的货款回笼不及时,就会发生欠薪。由此可见,所谓可变资本的假设不成立,那么由可变资本创造剩余价值的观点,在逻辑上也是不能成立的。
我们已经说过,这个陈才天基本没有去过企业干点正事儿,所以呢他不知道市场上每一家私人所有的企业老板都是必须每个月月初结转上个月的总收入,并通过月中由财会部门计算出必须支付的工资款后在月底发放。如果企业是新开办,那么这个资本家一定会预先预留购买劳动力的可变资本,否则,他就只能是赌当月销售完成后从销售收入中支付工资。这就是洛贝尔图斯为什么提出工资来自产品的原因。但这丝毫没有否定资本总价值由C+V+M构成。也就是说,月初还是月底从总价值W中剥离出V从来不是问题的本质。我们这位陈才天看问题,就是不看本质看枝节的典型。
是的,马克思从来没有忽略货款因市场变动而导致回笼困难而发生欠薪。这恰好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混乱性因素之一。这正因如此,所以才有后面陈才天又困惑的生产价格围绕价值波动的现象。不是把理论的的前后结合起来看,而是割裂开来看,这是陈才天读书的又一大“奇观”。我们后面再分析这个奇葩究竟是什么……
《资本论》理论规定,商业工人劳动是实现产业工人剩余价值的劳动,换句话说,商业工人的劳动不是具体劳动而是抽象劳动,因而是“形成商品价值”的抽象劳动;那么,这样就是将具体劳动与抽象劳动划分给社会不同经济领域劳动者分别进行的不同类别的劳动。显而易见,这是违背了“一切劳动”具备抽象劳动与具体劳动属性的定义前提,它是违反同一律的。
我们知道,陈才天喜欢量子物理之类的科学研究,所以有着电子跃迁属于某种“乘法”的卓越见解!他这种科学家当然对辩证法不屑一顾。但恰恰商业劳动从劳动的部门划分上来看是具体劳动,即:劳动有工业劳动、农业劳动、商业劳动等等……,而商业劳动就其内部的不同工种,又是抽象劳动。这不是今天我们的学生应该掌握的东西,这是五百多年前,奥卡姆那里就已经教授的东西:“每个抽象的东西都是具体的东西,而当抽象的东西谓指多个时,都是具体的东西”。为啥不去看看奥卡姆的《逻辑大全》呢,商务印书馆早就出版了,我记得应该就在40页上或者前后几页,去翻一下。如此弱智的逻辑水平,又要研究量子力学,又要研究《资本论》,是勤奋还是狂妄?
《资本论》规定,商业资本和金融资本是通过平均利润从产业资本那里获得剩余价值的分配。所以,商业工人和金融业职工劳动不创造剩余价值,这些人的工资收入是从产业资本家无偿占有的剩余价值总额中划分给商业资本家和金融资本家的一部分。依据这种观点的理论逻辑是,这些劳动者是伙同产业资本家、商业资本家和金融资本家一起瓜分产业工人生产的剩余价值,参与剥削产业工人阶级。按照马克思说法商业劳动是实现产业工人剩余价值的劳动,这就意味着产业工人剩余劳动需要商业工人再三劳动,产业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是半成品。这真是文学天才的虚构、幻想用错了地方。
这种观点很典型,就是只会从个别企业和个别部门出发看问题,但是马克思从来不是站在个别部门或者个别企业而是站在全社会视角,把整个社会当作一个整体的产业,从而,每一个产业和行业都只是其中的一个部类。于是,商业部门当然是从生产部门获得让渡利润。其实,反向来看,如果生产企业自己销售产品,那么这当中,负责销售的部门所获取的回款是进入总账核算的,于是,其所得,当然源自生产部门。这种认识不仅在单一企业内这样理解,其实,早在重工主义时代,商人们就理解,要获取商业利润,最关键的是掌控生产源头。所以呢,去读一读那些重商主义原著,而不要在那里空想瞎猜——如果你没有从事企业从行业和产业两个维度整合的话!
马克思著述《资本论》理论前提是资本是劳动积累,建构剩余价值理论前提是劳动的全部产品,本来属于工人。这二个理论前提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已确立起来了。由此《资本论》将剩余价值看成是资本家无偿占有工人剩余劳动的剥削行为。显而易见,这是不符合资本主义条件下资本家在投资、组建企业、经营管理商品生产的过程中,付出繁重劳动力支出的事实,是错误的经济学思想。
巴斯夏为自己的地主身份辩护时也运用这种理由: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曾经排水、锄地、挖沟、引渠……,所以我现在是地主。而国王和皇帝的冠冕来源,当然也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战功和杀戮。当然,也有资本家是自己筹组企业的,但剥削和他的经营组织毫无关系。我在另一个地方指出了什么是剥削,什么是投资人的劳动。把这两者混淆起来,是陈才天始终都不理解剥削的范围的根本原因。
如此同时,剩余价值理论还隐藏着一个缺陷,那就是剩余价值总是取正值。英国经济学家斯拉法对于《资本论》未曾涉及剩余价值负值现象提出批评。在马克思看起来,资本是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充满了对雇用工人剥削的吸血鬼。事实上,并没有谁能够保障每一位资本家开办工厂招工启动生产后,就一定能够盈利。一个商品生产企业从筹建到产品销售收入回笼资金发给工人工资有一个较长的时间过程。以工资来说,它既可能小于劳动力的价值,也可能等于或大于劳动力的价值。企业盈利是理所当然的目的,但要在市场竞争中取得成功并非易事,因生产经营亏损或破产的企业并非鲜见。
把斯拉法搬出来了,不知道斯威齐早就指出,所谓的剩余价值一定为正,是因为从历史的发展动态来归总,人类剩余价值为负只会出现在两种情况下:1)经济大萧条的瞬时阶段,2)人类总体处于退化状态。在这两种状态下经济学都没有意义,所以剩余价值只能为正,而斯拉法研究的唯一缺点恰好就是把价值和价格混淆起来。他把每一个生产价格都当作剩余价值而不理解生产价格只是剩余价值的形式而非内容,剩余价值的抽象性恰好在于每一项劳动都在资本主义经济范畴中表现为货币,于是正如一开始我们看到的,单一某家企业的利润可以因为市场波动不能回款而呈负值,但利润从来就不等于剩余价值。不能理解这一点的,也就不能理解《资本论》,也就是犯了庞巴维克当年指责《资本论》第一卷的错误:他就不懂得剩余价值的前提是历史的,剩余价值作为概念是抽象的,剩余价值只有作为形式时,才是具体的。
依照《资本论》资本流通总公式理论逻辑,完全无法解释国际贸易。难道中国汽车经营者销售“宝马”汽车是在分享德国生产企业工人的剩余价值吗?太荒诞了。
我们陈才天是越没有某个行业经历,他就越是喜欢谈论这个行业:宝马有中国生产线组装的华晨宝马,大众在海外基地生产的宝马。大众集团从来都是把华晨宝马和海外的宝马当作自己旗下同样的产品来看待的,宝马的任何型号,只要在中国大陆生产了,就不会再从海外转运中国销售,因为产品价值是全球统一的——尽管在不同国家的市场,因为当地的生产力水平而表现为不同的价格——所以,海外转运中国销售同型号宝马本身违背了宝马在中国大陆工厂的利益,这是自打耳光的做法。用压低华晨宝马的价格来促销海外宝马在中国的销售,不仅损害宝马品牌在华晨的股权利益,而且,还被中间商赚去转销利润,而这个利润只能是海外宝马部门的让渡利润。宝马非常清楚《资本论》 的这一原理,所以,同型号在中国大陆生产的宝马就代表宝马在一切市场销售的同型号宝马。这恰好证明了《资本论》原理的正确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用《资本论》正确性来指责马克思的人,陈才天真是创举非凡啊!
  1h    2h    3h   4h   5h Y(6hA7h   8h   9h    10h


     假设“A”为相对剩余价值与绝对剩余价值分界点。假设“Y”为相对剩余价值量,向左移动为增量。“Y”所到达的位置+绝对剩余价值=剩余价值总量(黄色区域)。


    但是马克思说:这个“A”点是不固定的,而是随着生产力高低往左或右移动的,这种移动是由剩余价值率来确定的即m/v的比率。换句话说,m是由相对剩余价值和绝对剩余价值构成的总额。但是,“A”点的移动性反过来证明相对剩余价值是一个多余的、不必要的假设。然而,正是由于有了这个假设,辩证法的诡辩特性得以展现出来。比如,可以将相对剩余价值混淆为剩余价值,即将机器生产创造价值说成是工人剩余劳动创造的价值。

我们发现陈才天很喜欢和数学相关的科学和方法,但总是缺乏理解科学的能力。
如果我们把一个桃子比喻成剩余价值,桃核是绝对剩余价值。显然,在桃子的总体积一定时,桃核大的,桃瓤较少,反之,桃瓤较多。但是这丝毫不违背,如果桃子总体积增加,桃核更小,从而桃瓤更多,也不违背在桃子总体积增大时,桃核变大,但桃瓤也增加。怎么叫多余的假设了呢?再举一个极端的情况,就算桃子总体积缩小,如果桃核也缩小,那么桃瓤也可能增多,甚至这个缩小的桃子桃瓤量比桃核与桃子体积共同增加的更多。这不需要微分计算就应该懂的道理,陈才天又看不懂了!
十一、关于“机器生产相对剩余价值”的诡辩

    马克思说:“机器不创造价值”(《资本论》,一卷,424页)又说:“机器生产相对剩余价值。”(《资本论》,一卷,445页)一般来说,人们并不难理解马克思这二种观点是一种自矛盾的怪物。因为既然机器不创造价值,那么,机器怎么能够生产相对剩余价值呢?难道剩余价值不是“商品价值”范畴?或者说,“机器不创造价值”中的“价值”超越《资本论》理论框架,它已不是“商品价值”范畴?在此处的任何理解都不能排除马克思这二个观点之间已有了诡辩的特点、性质
我的天,陈才天抓了马克思小辫子了!
别急,看看人家印欧语系的文章原文:
As the use of machinery becomes more general in a particular industry, the social value of the product sinks down to its individual value, and the law that surplus-value does not arise from the labour-power that has been replaced by the machinery, but from the labour-power actually employed in working with the machinery, asserts itself.
人家不是说机器创造或者生产相对剩余价值,人家是说,当机器越来越广泛地在特殊的产业使用:机器要创造价值(Machinery produces relative surplus-value; not only by directlydepreciating the value of labour-power, and by indirectly cheapening thesame through cheapening the commodities that enter into its reproduction)必须通过劳动力价值的降低。劳动力的价值降低本身才使得机器表现得好像创造价值。所以机器不创造价值。人家前后用了连个by,然后后面再加上了说明。结果陈才天不知道是理解力有问题还是故意断章取义。我倒是不认为他刻意歪曲……
所以说,陈才天啊,大脑可能动过切除手术!脑容量比较小的话,没办法……这种水平呢,和量子纠缠翻译成乘法,完全如出一辙。我本人要捡破烂去,对这种天生脑残,深表同情。但是爱莫能助……没空都给你一一校对了。

原文理解都完全不对的,后面的东西基本上都错了,因为逻辑前提错,后面全错。

我们看一下他最后的结论:
1、自然力创造土地价值

           自然力创造土地价值,是指由宇宙运动演变形成太阳系中的地球环境,其中包括创造了人类。自然力创造土地价值是为人类提供了生存、居住、享受的空间和时间,还有空气、阳光、雨水、耕地、森林、草地、海洋、江湖、矿产、能源、生物物种、旅游资源和气候的载体。土地诸多功能效用,就是土地自然力创造价值的表现或标志,它们也是土地交易价值量即价格的前提和基础。
这个连巴斯夏的水平都没达到。巴斯夏都知道把不经过劳动的财富从价值当中区分出来。拜托,巴斯夏自己都逻辑混乱得一塌糊涂的,如果连巴斯夏的水平都不能达到。这个水平也就不值一提了。
2、土地自然力创造粮食价值量

                 普通农民知道,如果没有田地,无法耕作播种生产出粮食。并且,一方面田地肥沃与贫瘠会对粮食产量有很大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不同地球纬度的地区气候决定其农作物一年或一熟或二熟或三熟,这些都是证明土地气候自然力创造粮食价值量的证据。然而,《资本论》作者只强调劳动力创造价值,完全忽略了自然力在粮食生产过程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实际上,如果没有土地和阳光、雨水、温度等气候条件,农民无法劳动生产粮食。由此可见,一方面说明劳动力与自然力共同创造了粮食商品价值;另一方面,证明劳动力离不开自然力,没有自然力作为物质条件即生产资料或劳动对象,劳动力并不具有单独创造价值的力量。几乎所有社会生产资料和劳动对象都是具有社会价值的物质体,都是自然力创造的价值实体。明确指出这一点对于社会价值分配,具有极其重要的政治经济学的意义。
这个意思呢,就是宇宙创造人,人创造价值,所以宇宙创造价值。
我来用奥卡姆剃刀给你刮一下:
在奥卡姆那里,“会笑的是人,人都是一种动物,所以会笑的都是动物”属于归谬逻辑
来看一下我们的陈才天多聪明:“如果没有土地和阳光、雨水、温度等气候条件”,“劳动力并不具有单独创造价值的力量”,所以

“土地自然力创造粮食价值量”。奥卡姆跳起来就是一个耳光给他!
3、土地的立体空间的使用价值决定了工业用地和房地产业必须支付地价。

              土地还具有立体空间使用价值。土地立体空间使用价值本身就是一种自然力作用和功能,是勿庸置疑的事实。在城市,靠近市区中心愈近的地块房产地价越高,因为住宅区居民可节省生活过程中的时间支出。因此,地租是一种依据土地所有权获得社会价值分配的权利。那些将地租当成剥削的经济理论观点,是没有认识到土地作为一种自然力具有创造价值的功能或效用性。
这种把使用价值混同于价值的说法,老掉牙了……,但即便在区位经济学的鼻祖图能那里,因为区位优势而节省的劳动也只是表现为必要劳动时间的缩短!不同的劳动条件,当然导致劳动耗费完全不同,就象断开同样的一段木头,使用锯子一定比使用斧子具有更高的效率,但无论是锯子还是斧子,本身都不创造断开木料的结果本身一样。

以后呢,遇到读《资本论》发现自以为找到马克思说法上的漏洞了,先别得意,先去看下这里的对应章节段落: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



已有 2 人评分论坛币 学术水平 热心指数 信用等级 收起 理由
zhuosn + 5 + 5 + 5 + 5 精彩帖子
xuguw + 5 + 5 + 5 精彩帖子

总评分: 论坛币 + 5  学术水平 + 10  热心指数 + 10  信用等级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本帖被以下文库推荐

我是为写作而谋生,不为谋生而写作 —— 卡尔·马克思
stata SPSS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6-12 12:58: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才天 于 2018-6-12 16:16 编辑
但恰恰商业劳动从劳动的部门划分上来看是具体劳动,即:劳动有工业劳动、农业劳动、商业劳动等等……,而商业劳动就其内部的不同工种,又是抽象劳动。这不是今天我们的学生应该掌握的东西,这是五百多年前,奥卡姆那里就已经教授的东西:“每个抽象的东西都是具体的东西,而当抽象的东西谓指多个时,都是具体的东西”。为啥不去看看奥卡姆的《逻辑大全》呢,商务印书馆早就出版了,我记得应该就在40页上或者前后几页,去翻一下。如此弱智的逻辑水平,又要研究量子力学,又要研究《资本论》,是勤奋还是狂妄?
阁下经济学知识没有达到色诺芬博士的功底水平.阅读理解能力均欠佳.
一是老陈是批马克思资本论,你扯什么奥卡姆?是欲盖弥彰吗?
二是,你对资本论理论内容基本不了解,还是再读资本论后来发言.资本论中商业劳动与产业工人劳动是一个性质吗?你根本没有读懂老陈正是批判马克思没有遵循一种劳动就是抽象劳动与具体劳动的统一的逻辑。


你没有资格保卫马经.像阁下这样胡扯,而且发帖内容又多,老陈赔不起你,但躲得起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6-12 13:00:07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后呢,遇到读《资本论》发现自以为找到马克思说法上的漏洞了,先别得意,先去看下这里的对应章节段落: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
请阁下列举出你的译著来,老陈一定拜读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6-12 13:02:28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把使用价值混同于价值的说法,老掉牙了……,
你可知晓,卡尔是不承认土地有使用价值的.

你对资本论完全是一知半解的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6-12 13:21: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才天 于 2018-6-12 14:07 编辑
但这丝毫没有否定资本总价值由C+V+M构成。
色诺芬博士,近一年了,你还不能填这个空:C()              V();不变资;可变资本。


哈哈!!!!

这是“资本总价值由C+V+M构成”公式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6-12 14:17:24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呢他不知道市场上每一家私人所有的企业老板都是必须每个月月初结转上个月的总收入,并通过月中由财会部门计算出必须支付的工资款后在月底发放
“每一个月月初结转上个月的总收入”这就是工人工资由上个月商品销售额中工人已经生产出了其劳动力的价值量,在月底发本月工资。这就是说工人当月工资已是上个月劳动创造的商品价值量收入,而不是所谓资本家的预付资本。难道这不是更加证明了老陈批判是有根据的正确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6-12 16:12:56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发现陈才天很喜欢和数学相关的科学和方法,但总是缺乏理解科学的能力。
如果我们把一个桃子比喻成剩余价值,桃核是绝对剩余价值。显然,在桃子的总体积一定时,桃核大的,桃瓤较少,反之,桃瓤较多。但是这丝毫不违背,如果桃子总体积增加,桃核更小,从而桃瓤更多,也不违背在桃子总体积增大时,桃核变大,但桃瓤也增加。怎么叫多余的假设了呢?再举一个极端的情况,就算桃子总体积缩小,如果桃核也缩小,那么桃瓤也可能增多,甚至这个缩小的桃子桃瓤量比桃核与桃子体积共同增加的更多。这不需要微分计算就应该懂的道理,陈才天又看不懂了!
你没有看到,相对剩余价值理论或假设被作者用剩余价值率第二公式给予消除了或推翻了吗?商品生产价格理论中完全没有相对剩余价值理论的作用。所以老陈说相对剩余价值假设是无意义的,只是为制造诡辩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Rousseau 发表于 2018-6-12 18:37:03 |显示全部楼层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6-12 13:02
你可知晓,卡尔是不承认土地有使用价值的.

你对资本论完全是一知半解的货.
你先搞清楚什么是使用价值。
使用价值和效用在马克思那里和在巴斯夏那里的区别,然后再来谈马克思承认不承认土地的使用价值。
我现在问你,使用价值和效用在马克思那里和在巴斯夏那里分别有啥意谓的区别?
“每一个月月初结转上个月的总收入”这就是工人工资由上个月商品销售额中工人已经生产出了其劳动力的价值量,在月底发本月工资。这就是说工人当月工资已是上个月劳动创造的商品价值量收入,而不是所谓资本家的预付资本。难道这不是更加证明了老陈批判是有根据的正确的吗?
你对啥哟。
当企业进入再生产循环,全部的剩余价值归属资本家,资本家是把全部的剩余价值中抽离出来的一部分作为再生产投入中的可变资本,懂吗?
假设全部资本都经历一次周转就全部消耗并在W中得到补偿,那么这个W,就要重新分为C'+V',这里的V’无论是作为前一期V的增量解,还是作为本期再投入的可变资本解,都是预付,而且只能表现为预付。这个脑子都没转过来,你还能理解啥?
你没有看到,相对剩余价值理论或假设被作者用剩余价值率第二公式给予消除了或推翻了吗?商品生产价格理论中完全没有相对剩余价值理论的作用。所以老陈说相对剩余价值假设是无意义的,只是为制造诡辩而已。
你都没发觉你自己总结的公式根本就是一团浆糊!
根据以上论述,这里的剩余价值率公式是:m'=v/g。这里的g是总资本。“在剩余价值率已定时”的这个公式中,V所占比重越大,资本所获得m'愈高;反之,就愈少。我们把这个剩余价值率公式简称为Ⅱ公式。


     马克思提出资本有机构成理论,实际上是并依据不变资本“C”与可变资本“V”的比率为条件,确定其资本投入的剩余价值比率即m'=v/g。马克思坚持剩余价值是由雇用工人剩余劳动创造的理论逻辑,所以,“V”即雇用工人越多则资本(企业)家获得的剩余价值量越大,反之,就愈少。显而易见,剩余价值率Ⅱ公式m'=v/g与Ⅰ公式m'=m/v之间形成了一种诡辩状态。因为可变资本“V”在它们各自的比率关系颠倒了位置。
v/g是什么意思知道不?如果g代表总资本,那么v/g就是每一份资本中耗费在劳动力上的预付资本量。

m/v是啥意思知道不?剩余价值率!颠倒了啥?这两个分子式构成倒数关系的话,请你推导出来看看如何是倒数关系?
v在这两个分子式中位置不同,前者是分子,后者是分母,因为这两个分子式意思完全不同!
按照你的说法:
Ⅰ公式m'=m/v可转换为:m'=c/v。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Ⅰ公式适用于相对剩余价值与劳动生产率成正比的论点即在此条件下,是机械设备投资“C”大幅度增加,它同时带来了剩余价值量大幅度增加了,而“V”却大幅度减少了。因此,这种商品生产的状态是,企业科技设置投入越大,而雇用工人人数却会减少使工资额度即可变资本“V”愈少,资本获得剩余价值量愈大;所以,剩余价值率公式完全可以表述为m'=c/v。并且由此证明机器生产创造了剩余价值。
我帮你表述得严密一点,就是,因为有机构成提高,所以单位劳动推动了更多的不变资本,所以导致剩余价值率(或者说剥削率)不变的条件下,剩余价值量会提高。但这恰恰说明是劳动创造了剩余价值,因为每一单位的劳动力推动了更多的不变资本,而不变资本本身就是死劳动的沉积或者说过去的劳动的沉积。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劳动积累使得新的活劳动在过去的劳动创造的更有利于劳动效率提高的前提下进行劳动,这加速了积累过程,但是因为过去的劳动表现为资本,为资本家私有,于是生产效率提高所带来的剩余价值的增加实际上使得价值反而减少了。
给你举个例子:
假设一个社会只生产两种产品W1和W2进行互换,并且都处于社会必要劳动的生产状态,即:市场出清。
由于技术进步,使得原来不变资本投入的C=100增加到C'=400,可变资本V依旧是100,总资本量G投入就是500.产出量相应地从原来的W1=500,增加到600.
W2原来也是500,在当期和下一期什么也不变动。所以没有必要分析其中的构成。
时间序列T1时,W1/W2=500/500,
时间序列T2时,W1/W2=600/500。
由于技术原因,W2无法进行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其产能处于当期最优,我们会发现,由于W1的生产率提高,原先每500单位的W1换取500单位的W2,现在600单位的W1换取500单位的W2。
我们再假设这个市场W2作为“商品一般”,即计价基准。于是W1是随着劳动生产率提高而价值下跌。这个下跌绝对不会因为其原因是资本有机构成提高而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W1剩余产出增加100丝毫不能挽回其价值下跌的前途。
这时候,按照马尔萨斯的看法,就需要地主阶级或者一个不劳而获的阶级出来剥削掉这多出来的600-500=100的W1,来恢复W1原来的价值。
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有看懂?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学术水平 热心指数 收起 理由
leijy + 5 + 5 + 5 精彩帖子

总评分: 论坛币 + 5  学术水平 + 5  热心指数 + 5   查看全部评分

我是为写作而谋生,不为谋生而写作 —— 卡尔·马克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eijy 发表于 2018-6-12 19:25:57 |显示全部楼层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6-12 16:12
你没有看到,相对剩余价值理论或假设被作者用剩余价值率第二公式给予消除了或推翻了吗?商品生产价格理论 ...


老陈说相对剩余价值假设是无意义的,只是为制造诡辩而已。


——陈才天啊,你又胡说八道啊?马克思理论中没有“假设”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陈才天 发表于 2018-6-13 02:18:02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天,陈才天抓了马克思小辫子了!
别急,看看人家印欧语系的文章原文:
As the use of machinery becomes more general in a particular industry, the social value of the product sinks down to its individual value, and the law that surplus-value does not arise from the labour-power that has been replaced by the machinery, but from the labour-power actually employed in working with the machinery, asserts itself.
人家不是说机器创造或者生产相对剩余价值,人家是说,当机器越来越广泛地在特殊的产业使用:机器要创造价值(Machinery produces relative surplus-value; not only by directlydepreciating the value of labour-power, and by indirectly cheapening thesame through cheapening the commodities that enter into its reproduction)必须通过劳动力价值的降低。劳动力的价值降低本身才使得机器表现得好像创造价值。所以机器不创造价值。人家前后用了连个by,然后后面再加上了说明。结果陈才天不知道是理解力有问题还是故意断章取义。我倒是不认为他刻意歪曲……
所以说,陈才天啊,大脑可能动过切除手术!脑容量比较小的话,没办法……这种水平呢,和量子纠缠翻译成乘法,完全如出一辙。我本人要捡破烂去,对这种天生脑残,深表同情。但是爱莫能助……没空都给你一一校对了。
这类事情你应向中央编译局和人民出版社反映情况,你在老陈头面前卖弄毫无意义.
你也应有自知之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GMT+8, 2018-9-24 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