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Rousseau
1681 59

从劳动时间的实证决定看he_zr理解力上的衰败 [推广有奖]

Rousseau 发表于 2018-7-12 12:33:23 |显示全部楼层
包不同 发表于 2018-7-12 01:02
就是在分析你的质问和反驳呀

我说:如果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概括,科学就是具有可证伪性的假说.
1、可证伪性本身就是波普生造的多余概念。他本人自己对所谓的可证伪性论证都自相矛盾前言不搭后语。要不要我提醒你奥卡姆对此早就教训道: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2、任何一种说明,如果被证伪,那么本身就是被推翻了。如果科学都是被推翻的说明,那么科学就是垃圾。
3、你自己已经说了
“可证伪性的假说是科学,(我的定义怎么被倒过来说了?呵呵)
小前提:
*****是可证伪性的假说
所以*****是科学,然而这是荒谬的.
所以大前提是错的”
这个大前提就是可证伪的假说是科学,根据你定义必须满足a是b,b也是a的规定,“科学就是具有可证伪性的假说”也就是错误的。
三段论在哪里?
大前提是啥,小前提是啥?
你的逻辑在哪里?
31楼就已经给出三段论,不是33楼。
你自己否定掉了你自己用三段论证明的对科学的定义。而我是用三段论证明了我对科学的定义。
你对科学的定义没有资格和三段论这种严密的逻辑并列,所以我没有必要用三段论来反驳你对科学的定义,就好比我抽你没有要用擦脸的毛巾,可以用鞭子或者藤条。




我是为写作而谋生,不为谋生而写作 —— 卡尔·马克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包不同 发表于 2018-7-12 17:36: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包不同 于 2018-7-12 18:03 编辑
Rousseau 发表于 2018-7-12 12:33
1、可证伪性本身就是波普生造的多余概念。他本人自己对所谓的可证伪性论证都自相矛盾前言不搭后语。要不要 ...
叫你不要跑题,你为啥老是心虚往别处跑呢?

你31楼给个三段论和我的定义没一毛钱关系.
你这么坦率
承认33楼的话既不讲逻辑也没有三段论,
就可以直接声明我的定义被你驳倒了,
呵呵
那你承认33楼码那么多字都是放p并愿意吃回去也行

我可以马上跟你进入下一议题。
有请霍金大神~~~
为了谈论宇宙的本性,并且讨论诸如它是否有
起始或终结的问题,你必须弄清楚什么是科学理论
我们将要采用素朴的观点,即理论只不过是宇宙或
者它受限制的一部分的一个模型,以及一组规则,
这组规则把这个模型中的量和我们进行的观测相联
系。它只存在于我们的头脑中,而不具有任何其他
真实性(不管其含义如何)。
如果一个理论满足如下
两个要求,即是一个好理论。在一个只包含一些任
意要素的模型基础上,该理论应能精确地描述大量
的观测,而且它还应能明确预言未来的观测结果。
例如,亚里士多德相信恩贝多克的理论,万物都是
由4 种元素:土、空气、火和水组成。这是足够简
单了,但是它不能够做出任何明确的预言。另一方
面,牛顿引力论基于更简单的模型,在该模型中物
体相互吸引,其吸引力和称做它们质量的量成正比,
和它们之问的距离的平方成反比。然而牛顿引力论
以很高的精确度预言了太阳、月亮和行星的运动。
任何物理理论都只不过是一个假设,在这个意
义上,它只能是暂时的:你永远不能证明它。不管
实验的结果多少次和某种理论相一致,你永远不能
断定下一次的结果不和该理论相冲突。另一方面,
一旦找到哪怕一个单独的和理论预言不一致的观测,
就足以将该理论证伪。正如科学哲学家卡尔•波普强
调过的,一个好的理论应以下面的事实为特征:它
做出一些在原则上可被观测证伪的预言。每一回观
察到和预言相一致的新实验,则该理论存活,而我
们就增大对它的信赖;但是一旦发现和预言不一致
的新观测,我们就必须抛弃或者修正该理论。

人们认为这迟早总会发生,问题仅在于人们有无才干
去实现这样的观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Rousseau 发表于 2018-7-12 19:07: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ousseau 于 2018-7-12 19:12 编辑
包不同 发表于 2018-7-12 17:36
叫你不要跑题,你为啥老是心虚往别处跑呢?

你31楼给个三段论和我的定义没一毛钱关系.
我没有义务证明你给的定义,而你给的定义我已经用我的方式反驳掉了。
那你承认33楼码那么多字都是放p并愿意吃回去也行
你要动粗口呢我就给你动粗口,我的P是专门针对用来熏死你的:
再放一遍给你:波普尔本人就在违背奥卡姆的规则多造“实体”,这句话就是我说的,我永远不会收回我的话。
你还搬出来霍金大神,我马上请出波普尔来抽他耳光:

“我要通过比较理论的潜在证伪类来比较它们不同的可检验度或可证伪度”

                                                     ——波普尔:《科学发现的逻辑》


这种哗众取宠的多造概念,导致了认识论发展史瞎忙了很多年!人家霍金可能知道波普尔的意思就是检验度,而你是根本不知道!还搬出来霍金?等霍金被评上千年思想家了,你再尊为大神不迟,否则,只能说明你自己品味比较低:一低在把刚死的人尊为大神,二低自己都没有搞懂如何用奥卡姆剃刀修剪理论界那些多余的实体,三低到现在都没有跳出我对科学的定义。



奉劝你卖包去,或者白天做点随便啥生意,晚上泡妞去,别在这里不懂装懂。你每搬出一个学者来,都不是玷污人家名声就是打你自己耳光!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包不同 + 1 好坦率,终于承认33楼的话都是放P了

总评分: 论坛币 + 1   查看全部评分

我是为写作而谋生,不为谋生而写作 —— 卡尔·马克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包不同 发表于 2018-7-12 19:46:4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包不同 于 2018-7-12 21:39 编辑
Rousseau 发表于 2018-7-12 19:07
我没有义务证明你给的定义,而你给的定义我已经用我的方式反驳掉了。

你要动粗口呢我就给你动粗口,我 ...
你的方式?
你的方式就是不讲逻辑胡言乱语的放p方式么
我的确被你熏到了
没想到你这么坦率啊~~~
.
少拿千年思想家这根鸡毛当令箭了,
再次提醒你一下,奥卡姆剃刀剃的就是托马斯.阿奎那这位“公认的千年第五思想家”的神学论证的。
这位公认的千年第五思想家成功的把亚里士多德的四因说与神学结合了起来,给出了上帝存在的五个证明。

你查书的速度太慢了
看看我下面这个帖子什么时候发的:
http://bbs.pinggu.org/thread-6432152-1-1.html
拾我牙慧,味道很好么?
.
还特么你放话在这儿,
你放话和放屁有区别吗?
你个文盲分不清什么是声明,什么是证明,分不清什么是假话,什么是假说,
口口声声说要证明,搞到最后是个毫无逻辑的声明,
只好承认你是放屁来熏我.
什么你的方式,你们家的逻辑
随便抄几句你自己都理解不了的话就用你的方式声明打脸了,
你是来搞笑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Rousseau 发表于 2018-7-13 21:13:46 |显示全部楼层
包不同 发表于 2018-7-12 19:46
你的方式?
你的方式就是不讲逻辑胡言乱语的放p方式么
我的确被你熏到了
其实你的确被熏倒了,以至于连波普尔从来没有能正确理解黑格尔都不知道,因为你已经被熏得神志不清了:
波普尔在哲学方面是如此缺少修养,是如此彻头彻尾的一个意识形态的争吵者,以至于他甚至没有能力近乎准确地复述柏拉图的哪怕一页内容。阅读对他来说是没有用的,他太缺乏知识去理解作者所说的话了。由此就出现了可怕的事,他把黑格尔的“德国的世界”(Germanic world)翻译成“德国式的世界”(German world),并由这种误译得出关于黑格尔的宣扬德国民族主义的结论。
知道这段评论谁说的吗?
再次提醒你一下,奥卡姆剃刀剃的就是托马斯.阿奎那这位“公认的千年第五思想家”的神学论证的。
这位公认的千年第五思想家成功的把亚里士多德的四因说与神学结合了起来,给出了上帝存在的五个证明
怎么,柏拉图在哪里首次提出相的概念还没有回答上来,又开始来玩亚里士多德了?
要不要我提醒你,你自己连奥卡姆这个三个中文字,既是指地名,也是指人名都不知道,还一个劲冒充自己很懂一样,说是地名。
要不要我提醒你,“奥卡姆剃刀”作为一个工具可以用在任何适合的地方,尤其是波普尔那种不断提出重叠概念的人那里?
我从没见过你这样自己非要把自己前面出的丑再拿起来“秀”一下的,你那么喜欢闻屁,我就只好把以前你最不喜欢的,he_zr版主觉得你实际上丝毫没有帮到他,以至于不得不再次冲上来“送死”的原因,再作为屁放给你了。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包不同 + 1 威廉是中国人?把他的英文名字找出来看看!

总评分: 论坛币 + 1   查看全部评分

我是为写作而谋生,不为谋生而写作 —— 卡尔·马克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包不同 发表于 2018-7-13 22:18: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包不同 于 2018-7-14 11:44 编辑
Rousseau 发表于 2018-7-13 21:13
其实你的确被熏倒了,以至于连波普尔从来没有能正确理解黑格尔都不知道,因为你已经被熏得神志不清了:
...
刚刚承认完自己放屁,
又不忿了啊
你这个分不清假说和假话,(的确两者里面都有个假字)声明和证明(的确两者里面都有个明字)的文盲
去扫盲班读两年再来和我说话吧

.
我的闲话科学系列已经出第二集了
http://bbs.pinggu.org/thread-6493622-1-1.html
这一课讲康德
认真听讲,课后要去翻书哦~~
不要着急,大约第四课我会讲到奥卡姆剃刀
我不会单独给你这个文盲开小灶的,

扫盲是你目前最迫切的任务
.
自古以来,哲学和科学是不分家的,牛顿的那部伟大作品就叫做<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
自从科学把基于经验获得知识的那种方法拿走并分家独立出去之后,哲学只剩下思辨的方法了
在康德把分析命题和综合命题区分清楚之后,哲学就完蛋了,
因为新的知识只能来源于综合命题,分析命题——也就是逻辑真理——只能是“重言式命题”,
假如某种思辨的哲学思考仿佛能让你获得新知,那么必然含有私设前提或偷换概念之类的诡辩术,
就是"一个人用比必要的词语更多的词语,说出比他知道的东西更多的东西",
掌握这个秘诀,一抓一个准
就像你口口声声说要证明给我看,搞到最后只能承认自己是在放屁给我闻
你的确证明了一些东西——那就是你的嘴巴跟屁眼是一样的,并且你还以此为荣。实在是脑残的很可以。

至晚到维特根斯坦,哲学已经死了,“哲学家只剩下语言分析上的任务”,
当然,几个从旧时代走过来的哲学遗老是不肯承认这一点的,否则他们就没法混了,
波普尔的支持者主要来自科学界,包括前面提到的霍金,我可以列出一个长长的名单压死你那两个哲学遗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Rousseau 发表于 2018-7-14 11:41:58 |显示全部楼层
包不同 发表于 2018-7-13 22:18
刚刚承认完自己放屁,
又不忿了啊
你这个分不清假说和假话,(的确两者里面都有个假字)声明和证明(的确 ...
是人都放屁,如果你也放屁,就没有必要指责我。
如果你想用放屁来比喻什么,请你先掂量你自己是否在放屁。

既然你那么要区分假话和假说,那么就请你来分析两者之间的本质区别。问题57-1
既然你那么要区分假话和假说,那么就请你来分析两者之间的本质区别。问题57-2
去扫盲班读两年再来和我说话吧
这里是论坛,我有权在这里发言,只要不违背相应的规则。
我的闲话科学系列已经出第二集了
http://bbs.pinggu.org/thread-6493622-1-1.html
这一课讲康德
认真听讲,课后要去翻书哦~~
不要着急,大约第四课我会讲到奥卡姆剃刀
我不会单独给你这个文盲开小灶的,
抱歉,我对“你的科学”毫无兴趣。因为到目前为止,你对科学的定义都没有能经得起我的推敲,更何况你对奥卡姆剃刀的原文的知识都来自我提供的英文和拉丁文版本,你对奥卡姆作为人名和地名的知识同样是在我提供之前一直坚持你谬误的认识,不知道你这样的水平,还怎么有脸开课?——我从不开课。
扫盲是你目前最迫切的任务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你已经说得非常空洞,而且这句话完全可以套用到你自己头上。
一个总是要求别人去扫盲的人,自己是不会去寻找奥卡姆剃刀的原文表述的。
一个总是要求别人去扫盲的人,自己连科盲的定义都没有,不得不我来教给他。
一个总是要求别人去扫盲的人,总是把自己当作科学的唯一解释者。
一个总是要求别人去扫盲的人,自己连自己所引用的著述者的矛盾都看不懂(也许是不敢提到)。
自从科学把基于经验获得知识的那种方法拿走并分家独立出去之后,哲学只剩下思辨的方法了
在康德把分析命题和综合命题区分清楚之后,哲学就完蛋了
波普尔上来抽你耳光:“科学不可能从未被解释的感觉经验中提炼出来,不管我们多么勤奋地收集和挑选它们”
还要提康德?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里的确区分了分析命题和综合命题,但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从来归为哲学著作而非科学著作——真是不好意思,凡是每一次你提到的人,都会上来抽你耳光。你能不能象我一样,避免提及任何人,我都看着你挨抽,怪替你心疼的……
因为知识只能来源于综合命题,分析命题——也就是逻辑真理——只能是“重言式命题”
前天是股票大跌把你这个投资公司的总经理跌糊涂了,今天是因为啥?酷热高温把你烧糊涂了?
知不知道重言命题不可证伪?这回是你自己抽自己耳光了,不怪我!
假如某种思辨的哲学思考仿佛能让你获得新知,那么必然含有私设前提或偷换概念之类的诡辩术
康德的思辨哲学——用你的话来说,是让科学完蛋了——竟然包含偷换概念?科学可以靠偷换概念来被打垮,科学这东西真是弱不禁风啊!又是你自己猛抽你自己耳光!这回是什么原因?我的屁把你熏晕了?这个周末真是太愉快了……!
就是用"一个人用比必要的词语更多的词语,说出比他知道的东西更多的东西",
掌握这个秘诀,一抓一个准
就像你口口声声说要证明给我看,搞到最后只能承认自己是在放屁给我闻
你的确证明了一些东西——那就是你的嘴巴跟屁眼是一样的,并且你还以此为荣。实在是脑残的很可以。
我是用更少的词语说更多的东西,不象波普尔,用了很多多余的词组指向同一个概念!——不过我不反对他说得很多,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到现在为止——都在抽你耳光。
当然,几个从旧时代走过来的哲学遗老是不肯承认这一点的,否则他们就没法混了,
波普尔在他《科学发现的逻辑里这样写道:
“我把哲学家分成两类:

第一类是只进行语言分析,第二类则是任何方法他们都欢迎,只要他们认为这方法可以帮助他们更清楚地看待他们的问题或者找到一个解决方法,不管这个解决方法是如何暂时性的。”

瞧哪怕是波普尔,也使得哲学家的范围超出了维特根斯坦,从而否定了维特根斯坦那种只把语言分析当作哲学任务的小书生。

难道你连你坚决支持的证伪学说的大师的否定意见也要反驳?

这回我已经再也找不出来你为啥这样卖力地自抽耳光了原因了……

波普尔的支持者主要来自科学界,包括前面提到的霍金,我可以列出一个长长的名单压死你那两个哲学遗老
[lol][lol][lol]你不怕那一长串名单上的人,每一个都上来抽你一下耳光?或者我建议你把名单压缩一下,免得你的脸太小,不够抽的?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包不同 + 1 每个人都会放屁,但你是用嘴巴放屁啊

总评分: 论坛币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Rousseau 发表于 2018-7-16 09:23:51 |显示全部楼层
当一个人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了,已经害怕被别人通过引用自己的文字来反驳而只敢躲在评分栏里发言,并且还只能是用没有丝毫学术素养的文字来表现自己内心的的恐惧和龌龊时,任何人也帮不了他。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包不同 + 1 早就回复过了,审核问题,再发一遍

总评分: 论坛币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包不同 发表于 2018-7-16 10:12:53 |显示全部楼层
Rousseau 发表于 2018-7-14 11:41
是人都放屁,如果你也放屁,就没有必要指责我。
如果你想用放屁来比喻什么,请你先掂量你自己是否在放屁 ...
你所谓的仔细推敲,难道就是放屁?
从头至尾,你这个文盲都没有展现出有逻辑能力,理解能力
你口口声声说要给我展现三段论,大前提,小前提,
是经过我仔细推敲之后,你只好承认是在放屁。

你当然有在论坛放屁的自由,
但你目迫切需要的是进扫盲班,而不是在这里放屁。
你不忿,再来,无非是被我按在地上再磨擦一遍而已。

你跟着数学老师学语文,跟着语文老师学数学,虽然都是一样的老师教出来的,但是别人有逻辑能力,理解能力,而你是文盲,这很难理解吗?

无标题.jpg

这是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排名,维特根斯坦第一,他的老师罗素以6票之差派第二,波普尔第8
无标题1.jpg

这是你想看的支持波普尔的科学家名单,(还没把霍金包括进去哦)
记住,
如果你想讨论哲学观点,那么维特根斯坦是很重要的,
如果你想谈论科学,那么波普尔是很重要的。

最后,我要告诉你,从你承认自己在放屁那一刻起,你已经没有跟我平等对话的资格了
难道你死缠烂打地在论坛不停放屁
我就有义务指出你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放屁?
你还是先去扫盲班读读罢

哥不生产知识,哥只是知识的搬运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Rousseau 发表于 2018-7-16 19:04:46 |显示全部楼层
包不同 发表于 2018-7-16 10:12
你所谓的仔细推敲,难道就是放屁?
从头至尾,你这个文盲都没有展现出有逻辑能力,理解能力
你口口声声 ...
你口口声声说要给我展现三段论,大前提,小前提,
是经过我仔细推敲之后,你只好承认是在放屁
[lol]怎么啊,三段论上还不服气啊?好!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自己看第一次谁要玩三段论的:
根据三段论逻辑
那么你认为<西游记>是科学咯?上海昨晚下了场雨也是科学咯?
这段话最早出在30楼我有冤枉栽赃你吗?没有吧?

然后呢,我就在31楼针对你的提问给了你三段论:
“任何一种文学作品都属于人文科学。
《西游记》属于文学作品,
所以,《西游记》属于人文科学。”

说你傻呢,你其实也还比he_zr好一点,你模模糊糊看到了前面我好象给你埋了坑,所以你不敢走了,而是故意跑题说什么
你哪只眼睛看到这个三段论里有我的定义”?
你忘记了,我负责论证西游记属于科学,不负责用三段论论证你的科学定义啊!你的科学定义按照谁主张谁证明的原则,理应由你来论证啊!

而且我早就料到你这种颠三到底,所以我事先打了埋伏,让你解释三段论格式。我当时预料的是,你可能完全不懂三段论格式,好一点呢,懂一半。属于半瓶子醋!你呢,在我的一再追逼下,果然上当,自己弄出来说:
"你声称,科学的定义是——科学是基于物质世界的认知。
那么等于你默认——基于物质世界的认知是科学。
大前提你看出来了吗?
上海昨晚下了场雨是不是“基于物质世界的认知”
《西游记》是不是“基于物质世界的认知?”
小前提你看出来了吗?"
这段傻冒文字出在38楼,记得吗?我可没有权力修改你建的楼里的文字啊!
我一看你这段文字,我就知道,你只知道三段论的格式有大前提和小前提,但你肯定没有修过从亚里士多德到黑格尔的整套逻辑。因为你连最起码的,对反面都搞错,把你主张的定义格式套到我的头上,还不知道三段论格式的来源之一是修辞学。所以你对三段论的了解只有一半。
所以我盯住你打,追问你的定义三段论来源:
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到你为你的定义给出三段论哟
记得39楼我的这句话不?
你果然上当,你也一定上当,你不上当也不行,因为我拿到了科盲的定义权:
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科盲:
那种自己不能为自己所下的定义进行辩护的人,叫做科盲;
那种不懂得标准三段论格式的人,叫做科盲;
那种自己在34楼提出“相”的概念,却被我在35楼就“相”的来源当场问哑掉的人,就是科盲;
那种自己跑去百度那种地方搜来了“规律性”概念,却不能解释,并且立即被我在35楼问哑掉的,才叫科盲;
那种自己要显摆奥卡姆剃刀,结果连奥卡姆剃刀的原初表述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才叫科盲;
那种搜了点词条,就来告诉别人奥卡姆是地名,却不知道奥卡姆同样是人名的,才叫科盲;
那种自己不去读原著,然后又不看不出我故意在挖坑的人,就是科盲;
那种说到现在,任何一方面都是外行的,肯定是科盲。
科盲的定义就是一边在显摆自己知道专门用于剔除多余概念的“奥卡姆剃刀“,另一边在拿所谓“可证伪性”这种多余概念来说明科学属性的人。
于是你只好自己来用一个你自己都不甚了解的东西——三段论!
你的使用我复制过来,一点不加修改:
需要把你的三段论列出来给你看一下吗?
大前提:
可证伪性的假说是科学,(我的定义怎么被倒过来说了?呵呵)
小前提:
*****是可证伪性的假说
所以*****是科学,然而这是荒谬的。所以大前提是错的
以上文字出现在你的42楼,记得吗?
你自己把你自己对定义的格式否定掉的三段论!
我在43楼就指出了,你自己都说你对科学的定义是错的,你还要说啥呀?
我不怀疑你听说过三段论,你可能也演练过怎么用三段论,但你其实是会而不精!你那种动辄靠网上搜索来一点东西拼凑起来的杂碎在我这里一定露马脚!这时候你就开始口吐脏话了:
“放p”最早出现在52楼,这个我没有权力给你加进去的吧?
我一点也不生气,我知道你黔驴技穷了。
其实你的这种文字:
你当然有在论坛放屁的自由,
但你目迫切需要的是进扫盲班,而不是在这里放屁。
你不忿,再来,无非是被我按在地上再磨擦一遍而已。
辱没了所有你提到的任何学者。
我不反对你提到莱特报告,但是,这种报告就象我们这里评选所谓的国家精神奖一样。一小撮人聚在一起,弄出个名单来。
200年和2000年,哪个数字大,难道需要教吗?2000年里选一个和200年里选一个,哪个概率小,难道还要显示你自己概率认知的欠缺吗?

我看的是一个人对全世界所有人的影响力。历史永远不是个别人创造的,这句话对马克思同样适用!但关键是,马克思影响了远比任何哲学家更多的普通群众。
其实另一个例子可以拿卢梭和庞德相比。
庞德是哈佛大学授予其开设任何课程的教授,并且其在政治学和法学界的权威性是当仁不让的。我本人也非常赞佩庞德。但是,正如莫洛亚所言,卢梭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导致了法国大革命,“没有卢梭,法国将走向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主张社会主义的人,很多,但是全世界的评选结果是,认为马克思之所以成为人类千年思想家,不是因为其著作丰硕,而是他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他实践了他自己26岁时候写下的那段文字“哲学家们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但关键在改变世界”。
这恰恰最科学。
最后,不要忘了,你还欠我57楼的问题。
继续有坑等你……
你现在处于两难,你知道是坑,你也知道我挖坑,你跳不出去,所以不想踩,但不踩呢,又违背你前面自己说的:“我保证不会逃避的”。

你其实在多个战场都被我围歼了:
个体和整体的话题不敢继续了?
24楼提出的维特根斯坦那句话,被我在25楼怼回去后也不提了……
奥卡姆剃刀还想玩吗?
至于科学的定义嘛,
我就这样告诉你,你之所以不想再提了,你其实知道中了我的埋伏:我对科学这个概念故意定义得比你的定义宽泛得多,所以我的余度大很多。你呢,很想玩弄精确,但你缺乏对概念的定性把握能力,所以你实际上并不知道波普尔弄出来的所谓可证伪性究竟是啥意思,你连波普尔原著中那么明显的每一次想在前人的理论中夹缝中寻找属于自己独有的领域不成功时就刻意生造新词出来搬弄是非都没有看出来,你甚至根本没有去把波普尔全部著作连贯起来加以研究就盲目毛糙地使用波普尔的概念。还自以为是地拉一些名人来扯皮当旗。
你不是在54楼说我查书的速度太慢了吗?
我55楼让你查的文字来源在哪里,你查到了吗?
教训你一下,查书快一点也不是本领,会搜百度,一点也不是本领。
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帖子可以下课了。
靠随便找一些介绍性的文字和网上搜来的帖子也在这里开课,只会是打你自己耳光。
柏拉图的“相”的概念来源还没查到?
你前面每找一个人,我都在57楼让这个人抽了你耳光。你为啥不吸取教训呢?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包不同 + 1 你继续放屁自嗨吧

总评分: 论坛币 + 1   查看全部评分

我是为写作而谋生,不为谋生而写作 —— 卡尔·马克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GMT+8, 2018-7-21 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