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兵法与投机哲学

全球宏观投资

致敬凯恩斯、索罗斯、利佛摩尔

粟裕兵法与投机哲学
苏中战役前线指挥的粟裕
版权声明
本文首发自微信公众账号:全球宏观投机;无需授权即可转载,转载时请务必注明作者及公众号。


纵观历史,杰出的军事家和优秀的交易员都非常稀缺。为什么会如此稀缺?有那么多的军事院校和商学院,为什么难以培养出持续盈利的交易员和战场上的常胜将军?交易/军事大师是天生的吗?如果后天可以习得,那需要怎样的方法和过程才能达到常胜境界?军事/交易的研究、决策过程的独特之处在哪儿?

粟裕的早期成长经历

粟裕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公认的战神。评价他的战功:一是看战斗统计数据(参考《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三年战绩》1949年版);二看同代人的评价。 在1955年授衔讨论到粟裕军衔问题时,毛泽东不仅要给粟裕授元帅衔,而且给予了粟裕极高的评价。毛泽东说:“论功、论历、论才、论德,粟裕可以领元帅衔,在解放战争中,谁人不晓得华东粟裕呀?”同样被视为军事天才的林彪对粟裕的每一次战役都仔细研究推敲,结论是粟裕打的是神仙仗,有些仗他打不来。朱德和刘伯承对粟裕的评价极高,刘在1949年认为粟是解放军最优秀的指挥员。他的对手胡琏说“土木不及一粟”(土木指蒋陈的王牌主力,将星璀璨)。 连一向视中国战场为陪衬的斯大林都认为粟裕指挥的淮海战役可以媲美二战中任何一次经典战役。正因为有了粟裕的反复坚持和杰出业绩,1948年中共中央放弃原定的下江南计划,改为在华东和中原进行战略决战。这让毛泽东之前估算的五年击败国民党的计划整整提前了至少三年。然而,粟裕并没有正规军事学校的学习经历。他刚当兵时头颅就中过一弹,1930年富平战斗中被炮弹击中头部。头部受伤伤害了他的视觉神经,而头疼折磨他终生。他的左臂在未实施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取弹手术,导致残疾。应该说,他的身体条件对于从事军事指挥这样高强度的活动是不利的。 他的指挥艺术,完全是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以超出寻常的专注、努力、不断的在失败中学习从而逐步发展出的独特能力。这能力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习得。与杰出的交易员一样,粟裕在成为军事家之前也历经过学习、受挫和自我探索过程。根据《粟裕战争回忆录》,在红军时期粟裕从毛泽东和朱德身上学到了游击战精髓。“战争有它自己的规律,克敌制胜的办法必须依据敌我双方的实际情况和战争的内在规律去寻找”。这好比一个交易员入门时遇到正确的老师(J.L同样有入门老师)。这是他的幸运,因为类似战争或者交易这种复杂的思维过程,很多时候一开始的学习方向都是错误的,比如金融学里面的“有效市场理论”。跟随老师学习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则是自我的受挫和学习。早年粟裕最大的挫折之一是抗日先遣队的彻底失败,这个教训如此之大,以至于粟裕去世后把一部分骨灰埋葬在军事失败开始的谭家桥。在反围剿时期粟裕学习到另外一个重要经验是战略问题。

“作为军事指挥员应该懂得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个指挥员对战略问题有了较深刻的理解,有了清醒的头脑,才能运筹自如地指挥作战。”

这表明他已经从更多的维度理解战争。对于任何一个复杂决策,从简单的线性思维发展到复杂的“随机矩阵”思维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在接下来三年艰苦卓绝的浙南游击战时期,粟裕在井冈山经验基础上实践和发展着战争理念和技术。这个时段他完全失去了与上级的联系,客观上不受外部干扰,完全对自己的决策负责,如果决策失败,代价就是自己和部队的生命。这是一段最磨练他心智的时期,这也是他从朱毛的学生和手下成长为独立指挥员最重要的过渡时期。从他总结的经验可以看出他开始形成了自我的体系。他提出了六点游击战经验:

  1. 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

  2. 不在消灭敌人,而在消磨敌人;

  3. 支配敌人,掌握主动;

  4. 积极进攻,绝少防御;

  5. 飘忽不定,出没无常;

  6. 越是敌人后方,越是容易成功。

这些经验的一部分也被总结成“敌进我进”。这是后来毛泽东讲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重要的实践来源之一。这是一个军事家的成长历程,差不多用了十年时间。限于篇幅,对粟裕后续军事思想的发展不再赘述,感兴趣的朋友推荐阅读《粟裕战争回忆录》。

交易与兵法

2.3743 6 0 关注作者 收藏 2016-10-19   阅读量: 2246

评论(0)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