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Thomas_Leung
131 0

[文献讨论] “时间管理”的背后 [推广有奖]

  • 0关注
  • 0粉丝

学前班

90%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0
论坛币
25 个
通用积分
0.6197
学术水平
0 点
热心指数
0 点
信用等级
0 点
经验
160 点
帖子
1
精华
0
在线时间
6 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3
最后登录
2019-8-10

Thomas_Leung 发表于 2019-8-3 17:38:47 |显示全部楼层

“時間管理”所反映的時代

以及它的局限


因此整体上看,时间的剥削是无法通过时间管理来逾越的。这本质上和成功学永远无法改变阶级结构是一样的道理。也许它能改变个人命运,却不能改变一群人的命运,那么就应该让它老老实实地向人们显示其所掩盖的自身的局限,让它老老实实地呆在能够发挥作用的范围内,而不是无反思地被放大、膨胀,从而掩盖了一些根本的社会问题。









(一)“时间管理”的兴起



快、忙、烦——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仿佛一夜间就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全新的特征。信息的爆炸性增长,资本主义特有的竞争规律强制下人们贪欲的无限膨胀,一切人似乎都摆脱了“无聊”,而投入了“忙碌”。

为解决无聊的问题,需要哲学、文艺、科学(科学的形态在前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时代是不同的),否则会产生妒忌、恶俗、奢侈等问题。那如今忙碌的问题如何解决?在资本主义特有的竞争规律的外部强制下,“不进则退”的作用尤其明显。每个人都需要拼命地利用每一分一秒,去学习工具性知识,去增加自己的工作成果,以追赶自己的时代、自己向往的阶层。而这又整个时代、阶层的节奏不断被加快。

这是无疑是资本的特性(对超额剩余价值的追求,使得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在每个人身上的显现:

(1)在工作知识积累上的任何一秒损失,似乎都会让人担忧自己的工作效率不如人。如果说这种焦虑会让人迷失,忘了自己是个人,而只记得自己是个工具,需要时刻证明自身实力(一般来说,这种实力就是对资本来说的好处)来讨好资本——这未免太简单了,太过低估这个时代的节奏了。越来越多人,遗忘的不仅是自己是个人,还遗忘了自己可以是多样的、长期的工具,而只记得自己是一件短期的、专业的工具。用一个最近看到的类似“成功学”的说法是:很多人只是战术上的勤奋,而在战略上是懒惰。一线城市的青年,在知识付费的海洋中,很多时候不自觉地,把花在确定“游泳方向”这种战略性的思考上的每一秒,都看作是战术上一秒损失。因此“最好的做法”是,瞬间决定方向,尽可能地减少反思和调整,然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游泳上(战术上)。这现象越在底层越明显,并不是因为每一个公司的老总天然比每一个应届毕业生优越,懂得无时无刻地思考战略,而是环境决定。因为从短期来看,战略上的思考对应届生解决就业、晋升的帮助是远远少于战术上的勤奋的,掌握了数据分析软件技能绝对比读完“大而空”的经济学著作容易就业,越在底层(毕业学校的名气)越如此。这似乎让人看到了古希腊的回光,越是上层越拥有闲暇和从容。但资本主义的上层要忧虑事情的无疑比古希腊奴隶主多。

(2)在工作上的任何一秒损失,似乎都会让人担忧自己的职业生涯进度。正如资本家作为资本的人格化,在其生产中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去用比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少的时间,生产更多的商品,劳动者(或者具体点说是都市白领,因为本文主要说的时候时间管理,这对底层体力劳动者的影响只能说还不大)不愿放过任何一秒来积累自己的工作成果。他们从劳动时长和劳动效率上用尽力气,来争取以十年的工作时间来达到他人二十年的成就,“快速成长”。这也许是底层体力劳动者与都市白领的一个重要区别所在:底层体力劳动者尽可能地偷懒(计时工资下表现得更为纯粹,而计件工资下表现为尽可能地用最少的劳动力付出来完成最多的数量,而不是“匠心”),本能地反抗资本对增殖的过分贪欲。而都市白领则尽可能地争分夺秒去满足资本,本能地揣测和满足资本对增值的几乎一切愿望——这是都市白领用来鄙视底层体力劳动者的“上进心”,许多人认为这是导致他们差距的根本原因,而根本地忽略了所在的工作环境,或更深远地说,成长的环境。底层劳动者是被资本集中起来,然后强迫其进行简单重复的机械劳动的。由于体力劳动的生理极限极为明显,很难做到一天生产别人两天的量,不同的流水线工人之间,生产产品数量不会有太大的差距,故在另一方面,流水线工人即使勤奋地抢分夺秒地生产,也不会有特别优异的表现,从而使得上司让他担任重任,反而可能换来更繁重的体力劳动。因此,流水线工人一有时间便希望偷懒,“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劳动”(还有很多简单机械体力劳动的特点决定了这种状况,本文不详述)。而都市白领是脑力劳动为主,这种劳动的特点决定了两个脑力劳动者之间的工作成果差别可以很大,勤奋的差异在这种工作的形式中,绝对是可以表现出内容上的区别的。

人们会意识到我们在争分夺秒地工具化这一点,许多时候这会被归结为对现代性的虚无主义的批判。在周国平先生的《尼采与现代精神的危机》中这样说到:

“当然,在许多人身上,虚无主义并非一种自觉的意识,而只是表现为种种征兆。例如,现代人生活得极匆忙,如尼采所形容的,总是行色匆匆地穿过闹市,手里拿着表思考,吃饭时眼睛盯着商业新闻,不复有闲暇沉思,愈来愈没有真正的内心生活。现代人的娱乐也无非是寻求刺激和麻醉,沉洒于快速的节奏、喧嚣的声响和色彩的魔术,那种温馨宁静的古典趣味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现代人无论在财富的积聚上还是在学术的攻求上都表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贪婪,现代文化不过是搜集无数以往文化碎片缝制而成的‘一件披在冻馁裸体上的褴楼彩衣’。凡此种种,都表明了丧失信仰引起的内在焦虑和空虚,于是急于用外在的匆忙和喧嚣来麻痹内心的不安,用财产和知识的富裕来填补精神的贫困。”

——这是一种“忙”的特点

但在这里我也必须表明,在批判这一点的时候不能单纯地怪罪人,以精神贵族式的口吻指责人们的精神贫穷,而是应该看到时代给人们的生存状态带来的特征。对于这样一个时代,每个怀揣梦想的都市白领、一线城市青年怎能不学好“时间管理”呢?这是时代的生产特点决定的。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有概括过这个时代的“快”的特点,这是“忙”的意识和现象的根源:

“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反之,原封不动地保持旧的生产方式,却是过去的一切工业阶级生存的首要条件。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状况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

海德格尔所说的人的“烦”,在这种“快”的生产方式与“忙”的生活方式中,更加被放大的,“烦”变得越来越焦虑佛系青年开始对这种焦虑进行虚无主义式的反击,可以看出,这是在用一种虚无主义(佛系的)来反击另一种虚无主义(尼采所批判的“忙”的那种)。






(二)“时间管理”的局限


“时间管理”方法无疑是对我们都大有益处,在这里不是要反对它。而是要指出它兴起的背后所反映的时代精神、人们的生存面貌,以及作一个反思,对被其“热闹”的表象掩盖了的一些事情。


《如何掌控你的自由时间》


我们来看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管理”的演讲。我们可以看到这里的主讲人对那些奇奇怪怪的时间节约方法先进行了批判性的考察,或者说前提性的批判。

主讲人说,人其实有很多时间,我同意一半。同意的一半在于,对自由的时间来说,的确很多都被我们浪费掉了,所以如果我们能用更有效的方法去管理,比如像她说的,把时间看作是选择,那么我们会有很多时间。

反对在于,这位主讲人所说的时间的概念,其实大部分都是在说自由时间。那么我们同样可以对这个演讲内容的“时间管理”方法作一个前提批判:我们知道,由于这个“时间管理”是对自由时间的管理,所以能让这些时间管理方法发挥出效果的前提是,这些时间是自由时间。

自由时间与非自由时间的区别,不能简单地看作是劳动时间和非劳动时间的区别。一些人的劳动时间是非自由的,而另一些的劳动时间是自由的。是否是自由时间就在于其个人的时间是否直接为自己自由自觉的意识所自愿把握。对于最底层的劳动者,他的劳动如果是简单的机械重复,那么他的劳动时间是没有任何自由时间的发生的,他的意识越是服从机械的命令就能使其生产越高效;对于都市白领等脑力劳动者来说,由于脑力劳动是一种精神创造这个特点,必须予以一定的自由,否则无创造可言。

如果我们处于非自由的时间,就是说某些事情我们不得不去做,那么我们能发挥的时间管理能力有限。例如流水线工人的工作时间,规定了是8个小时,那这8个小时的耗费是无处可逃的,你必须完成这个必要的时间来维持自己的生存(但上文提到,在同样的八小时内,流水线工人希望躲避劳动,白领可以依靠勤奋而产生多倍的成果,这里“时间管理”是可以起到很大作用的)。当然,自由时间和非自由时间并非泾渭分明。在非自由的8小时工作里,实际上有很多自由的时间可以去做做自己的事情,甚至随着自由职业的发展,非自由和自由时间的混合就更加的普遍。——但这一切,包括在TED舞台上、在自家客厅的沙龙中的演讲者以及台下的观众,都是一群中产阶级的,或说非工人阶级的聚集,故在场的大家当然地以为工作时间里面也包含很多自由的时间可以偷懒、学习。

然而,在中国的工厂流水线上、建筑工地上、矿井下的工人,其在为了生存而必须付出的非自由时间里(包括满足自己生产的必要劳动和供养剥削者的非必要却非自由的时间里),工作强度是如此之大,如此地紧张,以至于与自由时间泾渭分明,没有进行时间管理的条件可言。

而在高强度的劳动后,生理和心理需要得到恢复。这部分恢复大多数是在自己的自由时间进行的,每个人都需要,只是因为他的工作所处的链条,更上层的阶层可能有更好更高效的途径,以及更充裕的时间。

马克思曾指出,一切的节约不过是时间上的节约,自由王国是建立在必然王国之上的。只有完成了必要的劳动,确保了生存,才有自由时间的可能,才有“时间管理”的可能。所以,这个时候不难理解一个事实:所有人的非自由时间,在其一出生时就有了不公平的设定。美国平民窟黑人孩子所拥有的可以去改善自己生活、学习知识改变命运的自由时间,绝对是比华尔街金融家白人家庭的孩子少得多。爱因斯坦说过,人与人的差别是在业余时间上产生的,这是在另一个角度再次说明自由时间对人的影响的重大。底层儿童与上层儿童不仅拥有不同的、差距大的自由时间,而且在同样的自由时间内,他们能够见识的事物是完全不同层次的,于是这自然对于他们的眼界、上进意识就产生了差别,更别说底层儿童的大部分自由时间也许用于恢复身体和心灵,例如一天来回20公里山路上学的山区孩子,回到家的自由时间需要用来恢复,只能产生盼望能够“懒惰”地躺在小床板上。(劳动与闲暇的辨证是值得探讨的,这里很可以发挥政治经济学和哲学的立体分析——一种“经济学哲学”,也有国外学者指出要超越劳动和闲暇,但这不是本文的范围)

似乎一群人比另一群人优秀,是必然地因为那群人更勤奋,有更好的时间管理办法——但这没考虑到前提,两群人的自由时间总和根本不一样,而且可以很大的差距。这个差距假如只是2倍,那么劣势(自由时间总和处于劣势)的人就得在时间管理效率上比优势的人高出2倍,而这从个体来看是可能的(有个底层特别勤奋的孩子和特比特别懒惰的富二代),但整体上看是违反生物体的规律的。因此整体上看,时间的剥削是无法通过时间管理提效来逾越的。这本质上和成功学永远无法改变阶级结构是一样的道理。也许它能改变个人命运,却不能改变一群人的命运,那么就应该让它老老实实地向人们显示其所掩盖的自身的局限,让它老老实实地呆在能够发挥作用的范围内,而不是无反思地被放大、膨胀,掩盖了一些根本的社会问题。所有催人勤奋却不叩问时代,或者把时代的历史看成只是商业趋势史的学问,都会以这种局限性害人短浅。但还好我们的祖先很有智慧地告诫过我们:“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文末彩蛋

分享一则70后朋友圈、群聊里常见的那种笑话:


说个笑话,也是真事,

一个真实的故事:话说一对青年男女辛辛苦苦读完研究生,出了校门找了不错的工作,热恋并且结婚了,夫妻俩都有理想有抱负,都想过高品质生活,于是拼命工作赚钱,生活上省吃俭用,5年后终于付了首付,贷款买上了一套二千多万元的海景别墅, 为了安全,雇佣了保安,养了条大狗,为了干净,专门请了保姆打理家务。为了还贷夫妻俩从此比从前更加拼命工作, 每日都早出晚归忙于奔波。

    而雇来的保姆,每天都在家里抱着大狗看海。保安则每天牵着狗看家护院。从此保姆和保安这对青年男女就住在了这漂亮的别墅里,日久生情,两人相爱并结婚了,一年后,又生了一个胖大儿子。

    于是,保姆和保安拿着工资住着海景别墅,哄着大胖儿子,忙完了家务,闲了就看看风景。没有贷款的压力也不需要付房租……,小日过得特别悠闲。由于工作熟练又卖力,主人也很舍不得让他们走,还常常给点额外照顾。主人一直很忙,根本顾不上回家长住,所以,一做就是二十年。 别墅男女主人假期回家看到这个情景开始思索了:究竟是谁在为谁打工?可想是这么想,但现实已经如此也难以改变了!

     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仰靠在泳池边躺椅上的保安丈夫骄傲的对身旁同样仰靠在躺椅上喝着鲜榨果汁的保姆老婆讲,“咱俩这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当家作主了!”


这真是个典型又让人让人哭笑不得的笑话。笑点一在于那对勤奋的年轻夫妇滑稽的结局,但却有那么点真实;笑点二在于果真有这么好的雇主,但现实里是多么的难得。笑话好笑的基础,有时候就在于真实和不真实的结合——一种真实的普遍与一个难得的特殊,表现出一种荒诞。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1993110 + 5 精彩帖子

总评分: 论坛币 + 5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19-8-24 0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