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格利茨博士:我的经济学人生-经管之家官网!

人大经济论坛-经管之家 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 经济>>

经济学

>>

斯蒂格利茨博士:我的经济学人生

斯蒂格利茨博士:我的经济学人生

发布:经管之家 | 分类:经济学

关于本站

人大经济论坛-经管之家:分享大学、考研、论文、会计、留学、数据、经济学、金融学、管理学、统计学、博弈论、统计年鉴、行业分析包括等相关资源。
经管之家是国内活跃的在线教育咨询平台!

斯蒂格利茨博士:我的经济学人生——斯蒂格利茨在上海青年发展导航系列讲座上的演讲  信息经济学挑战无形的手  一个市场经济要想运转良好,就必须提供信息,如果提供的是错误信息,那就是发出糟糕的信号,其结果 ...
数据分析师
斯蒂格利茨博士:我的经济学人生
——斯蒂格利茨在上海青年发展导航系列讲座上的演讲
  信息经济学挑战无形的手
  一个市场经济要想运转良好,就必须提供信息,如果提供的是错误信息,那就是发
出糟糕的信号,其结果就是差劲的资源配置。就像我们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看到的那
样,股票市场出现泡沫,资源出现错误配置。
  在经济学中,最有影响力的是亚当·斯密的“无形的手”,就是说要通过市场去追
求自己的利润,是这只手让市场实现有效性,市场能实现社会正义,能实现财富公平分
配,能对穷人有足够的关心,总之通过市场就可以实现经济的有效性。
  我所作的是对信息经济学的研究,它表明哪怕信息有任何一点点的不对称,这只无
形的手事实上是不存在的,而现实就是这样,信息永远不能完全的充分。换句话讲,经
济往往是不高效的。这个道理对经济政策的制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市场本身在没有政
府干预的情况下是一个自由主义的任意妄为的经济,是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就是所谓绝
对的自由市场的经济。但我的研究表明,只要承认信息不完全,那也就应该承认市场不
能通过自己的机制实现经济的高效性,一定需要政府干预,这就预示着政府要扮演重要
的作用。寻找政府的角色是一个很难的工作,这也是我研究的一个焦点。如果政府太大
的话,会扼杀创业精神,企业家就出现不了。要是政府太小的话,就会出现利益的争夺
和冲突,企业也表现不好,
  信息极其重要,信息直接影响经济在基本面的运作,而信息不完全是有害的。在金
融市场、劳动力市场、产品市场这几个市场形态中,最重要的是金融市场。为什么呢?
因为金融市场是最关乎信息问题的。如果信息完全对称的话,人人都知道做哪个生意会
赚钱,人人都知道应该把钱投向这个领域而不是那个领域。就是因为在金融市场中信息
不完全,所以在金融市场作投资决定才是最困难的,因为我们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
因此,我们应该建立一个有生机的股市,要建立好的银行体系。中国下一阶段经济是否
成功也取决于中国能否成功地创建一个强有力的金融市场。
  市场经济要发生作用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要有良好的信息。为了使市场经济的
游戏能够正常进行,我们一定要有正确的规则和好的裁判,否则就会产生混乱。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美国,有一些裁判和法则似乎工作得并不好,比如1993-1994年
间讨论的股票期权问题。股票期权就是说CEO或者高级经理人的收入是根据他们的股价获
得薪酬,如果股价大涨,他们就会获得更多的收入,有时候会达到几百万甚至几千万。
他们很高兴啊,因为期权带来一个好处,那就是它看起来不像一种成本,因为没有人要
写一张支票给这个经理人付钱,这些人拿了很多钱但看起来却没有人是付钱的。作为经
济学家,我们知道,你不可能无成本经营,无中不能生有。如果你给了经理层某种有价
档亩鳎囟ɡ醋阅掣龅胤剑峒浦贫壤碛η宄馗嫠呶颐牵醋院畏健H绻?
有人知道他们的钱从哪里来,那么这种信息报告的方式是不好的。
  那么,他们的钱是从谁的口袋里掏出来的呢?其实回答很简单,钱就是来自于股东
嘛,但是股东自己还不知道,他们就无法来拒绝这一点,所以这是一种盗窃。于是,我
们就提出了建议,要让股东了解他们是否愿意向
  CEO付钱。这只需进行一项简单的改革,只要在会计报表上报告他们的期权现在的价
值是多少就可以了。在我曾经担任主席的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重要
的改革,因为它可以增加金融市场信息的质量,这样就可以促进经济有更好的发展。可
是财政部却反对,他们认为如果股东知道了他们在给CEO付钱,知道其股本被稀释的程
度,那么股价可能会下跌,也就是说他们会低估股票的价值。这一观点完全正确,而这
也正是应该进行改革的原因。因为一个市场经济要想运转良好,就必须提供信息,如果
提供的是错误信息,那就是发出糟糕的信号,其结果就是差劲的资源配置。就像我们在
上个世纪90年代末看到的那样,股票市场出现泡沫,资源出现错误配置。而信息最终肯
定是要来的,泡沫最后肯定会破灭,股价会大跌,结果导致我们的经济衰退。所有这些
问题,都引起我极大的关注。它们所展现的正是信息经济学的一部分,它们突出地表
明,良好的信息体系是多么的重要。
  最后,我们还是说要改一改我们的会计体制,必须要披露更好的信息。亚当·斯密
提出了这样的观点,你不用担心道德伦理,只要追逐自己的利润就好了。不幸的是亚当
·斯密是错的,你必须要考虑到道德,因为市场上有很多的利益冲突。会计的问题就指
明了这一点。在过去,会计通过做账、提出建议咨询来获得收入,他们被CEO雇佣,CEO
给他们付薪水,也就是说,他们就要去取悦那些CEO。如果CEO想要作假,想要欺骗股
东,他们是不敢说:你做得不对,你应该改正,你不该这么做。他们只能附和,因为他
们从CEO那里拿到收入,像安达信就是这种情况,其他的会计公司也都发生过这种情况。
其实,在危机到来之前,我们对上述问题了如指掌。美国证券和交易委员会主席就说我
们应该让会计来做会计而不是提供咨询,但是CEO都拒绝了这一点,他们说不行不行,强
力阻止了这一项改革。危机爆发后,股市崩溃,人们充分意识到这种信息是多么的虚
假。结果就是现在我们就通过了条例,要求是会计公司仅仅是做会计、做账,坚持独立
的会计准则。
  这些例子都证明信息经济学不仅改变了经济的理论,同样也革新了日常的经济运
作。近年来,在前沿的研究者和政策的实施者之间,时差已经缩短了。过去这种研究要
过三四十年才会被人引用,现在很多信息经济学的理论研究出来后五年、十年或者十五
年就投入实施了。我在上世纪70年代研究出来的一些理论到了上世纪90年代,已经开始
在很多不同的公共政策制定领域使用了,这说明知识的传播速度已经大大加快了。
  全球化及其不满
  国际贸易间的法制体系本身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因为世界存在贸易强国,所以有
这种法制是很重要的。但我们今天的法制体系并不是一个公平的体系,这种体系使工业
化国家获得了好处,而发展中国家却得不到好处。
  现在我来谈谈第二个话题,就是中国和世界经济的现状。我不会谈每天都会出现的
细琐的小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报纸上有足够的报告。我想谈的是广泛的在政策制定方面
的一些辩论,也就是关于中国和世界经济走向及政策制定的一些问题,尤其值得一提的
是我最近出的一本书《全球化及其不满》里谈到的全球化问题。
  全球化这个概念,是说世界上的国家彼此之间越来越一体化,各个国家都在不断改
进、降低运输和沟通的成本,排除一些障碍,能够彼此超越国界。全球化有好多维度,
我大多数的研究是关于经济范围内的全球化,比如产品、服务怎么在全球范围内跨国界
自由移动。除此之外,全球化还有好多内涵,这些内容都相当的重要。比如说知识技术
的全球化,事实上知识在全球的移动要比商品和服务更自由更广泛。
  全球化可以为全球人带来大量的好处。世界上从全球化得益最多的地方就是东亚,
东亚在过去的十年中,经济增长显著,收入增长方面以及贫困人口减少方面进步都很显
著,出口增长以及对全球技术的掌握也发展得非常快。现在我们看到国与国之间的差异
不再是由于资源的贫穷或富足,而是知识占有程度的高低。在过去的5到10年中,全球化
促进了知识的跨国界移动,为东亚创造了奇迹,给东亚人民带来了好处。
  那为什么还有很多人对全球化不满呢?答案很简单,那就是在其他一些地方,全球
化没有给他们带来好处。在拉美,全球化只对当地20%-30%的人带来了好处,甚至只给富
人带来了好处,可见全球化给人们带来的好处是不成比例的。
  最难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全球化能在东亚成功,却在拉美以及其他的一些地方失败
了。简而言之,全球化在东亚得到了有效的管理,可是在拉美一些国家,全球化没有得
到有效的管理,他们的一些经济条款都是被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强
加给他们的,即所谓的新自由主义的条款。这些没有让他们能够很好地管理他们的国家
的条款,我们称之为华盛顿共识,这是发达国家输出给发展中国家的一套共识。这套共
识并没有基于对发展中国家完整的了解,而是建立在发达国家自己的利益需要和意识形
态基础上的一套共识,所以它并不适合发展中国家的实际国情。
  现在,可以说说我为什么要去世行任职?因为我在世行可以给华盛顿共识以足够的
打击。我发现华盛顿共识是错的,并不是基于经济学的,我的研究表明完全自由主义的
市场经济是不行的,应该让市场和政府共同发挥作用。我们需要对银行进行监管,我们
需要对股票市场进行监管,你不监管的话这些市场就会失败。你不能假定说所有的经济
都会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这是不对的,亚当·斯密是错的。我选择了到世行工作,就
是因为我认为华盛顿共识是有违经济学原理的,是没有科学道理的。
  第二,我讨厌华盛顿共识还是因为华盛顿共识的所作所为和我在白宫作为内阁成员
所做的工作是正好相反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发达国家所做的东西和发达国家自己要
做的东西是完全相反的。我来举个例子,在美国有一个公共的社会保障计划,还有由私
人公司提供的私人养老计划。但是公营部分占大头,它的交易成本非常低,成功地为人
们提供了保障,这是任何私人公司所无法取代的。它有效地避免了股市的波动,成功地
减少了美国贫困人口的数量。克林顿总统的内阁努力使美国的公共养老系统变得强健,
可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跟发展中国家说你应该让养老系统私营化。可见他们是对内一
套,对外一套。这个做法我很难接受,我相当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这种做法,这也
是华盛顿共识最让我不满的一个地方。
  人们对全球化的不满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国际上的游戏规则是不公平、不公正
的,是不利于发展中国家的,这一点在贸易领域很明显。国际贸易间的法制体系本身是
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因为世界存在贸易强国,所以有这种法制是很重要的。但我们今天
的法制体系并不是一个公平的体系,这种体系使工业化国家获得了好处,而发展中国家
却得不到好处。其实美国或者其他工业化国家的利益就是以穷国的损失为代价的。这是
因为不少国际规则其实是不对称的,发展中国家开放了市场,减少了补贴,但发达国家
却保留了补贴,而且还是实施配额制度,尤其是对农业大加补贴。世界银行还有一个数
字,欧洲的奶牛每天可以得到2美元的补贴,2美元也正是世界银行对于贫困的一个标
准,在穷国有20亿人每天的生活费用不到2美元,这就是说在很多穷国做一个人还不如在
欧洲做一头牛。美国每年花三四十亿美元来补贴养牛业,就是为那两万五千个已经非常
富裕的养牛场。在此同时,在撒哈拉以南的以种植为生的人却很穷。当然美国并不想这
样,但这却是他们所实施的一系列政策的结果,这些政策给非洲一些国家造成的损失远
远大过了他们得到的外援。
  现在有人在谈WTO多哈发展议程的谈判将会何去何从。我的研究结论是,有利于发展
中国家的贸易谈判议程应该完全不同于现在的这种发展议程,因为现在的发展议程更多
的是有利于发达国家而不是发展中国家。对此,我相信中国可以发挥很重要的作用,中
国将来会有更大的机会在全球扮演重要的领导角色。我们要有一种全球团结的责任感,
使人们能够公平对待那些因受到不平等对待而不满的人。
  怀疑一切与追求公正
  听起来很奇怪,我的父母、老师对我强调,不应该关心钱。他们说生活和钱是毫无
关系的,生活的重要性根本不体现在钱上,生命的重要性来自于公共服务以及你的思想
和所做的研究,因此他们不断地鼓励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下面我谈谈自己一些个人的情况,谈谈我是怎样成长的。
  我在印第安纳州的加里长大,这是在密歇根湖南岸的一个小城,它的起伏变化似乎
可以体现美国的经济发展史。在1906年之前,这里没有市镇,是一片海滩,由于地理位
置的优越,可以利用煤、铁等资源来炼钢,从而成为了一个很大的钢铁城市。在美国出
现后工业化之后,随着钢铁业的衰退,它的人口减少了一半。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有三件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首先,我生长在一个钢铁
城市,她的经济有一定的起伏波动,这是受经济周期影响的。为什么强调这一点呢?因
为要是没有一种安全保护,每四年就有一个轮回,就有很多人失业。我的一些同班同学
四年以后忽然就没有工作了,他们没有买保险也没有钱进行消费。从同班同学的身上就
可以看到我们的社会和经济的问题。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那个城市是个多种族混合居住的城市,有很多来自南方的
黑人,但还是有很强烈的人种歧视,人们歧视黑人。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这些黑人
通常只接受低等的教育,这是社会的一种不公平。我那时就想在我长大后应该采取措施
来改变这种现象。
  听起来很奇怪,我的父母、老师对我强调,不应该关心钱。他们说生活和钱是毫无
关系的,生活的重要性根本不体现在钱上,生命的重要性来自于公共服务以及你的思想
和所做的研究,因此他们不断地鼓励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在我的成长阶段,我的家人
就同我进行了很多有关政治和经济的讨论。
  后来我进入了阿默斯大学,我觉得阿默斯大学的教学方式对我的成长产生了至关重
要的作用。她偏向人文教育,要求学生学习所有的科目。我的主修专业是物理,但是我
还得学习英语、历史、生物、化学等等。他们是想要你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人,去了解一
切,这使我在以后拥有了更广阔的视野去研究经济学,而不是成为非常专的研究经济的
人。
  我觉得阿默斯大学的教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很多的教学采用一种苏格拉底式的教
学方法。我们并没有什么讲座,主要是我们问问题他们回答、我们再问他们再回答的一
种对话式的教学。在教学过程中,强调的并不是学习某一段材料、写某一个题目,这种
教学中最重要的是你提出什么样的问题。其实,要回答问题是很容易的,提出什么样的
问题才是关键。所以我们在上学的时候一直在想怎样才能提出更好的问题,因为只要你
可以提出更好的问题,那么回答也就不请自来了。这不是说我们获得回答不需要任何努
力,只是我觉得这种教学方式使我不断地学习,并最终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我后来又到麻省理工学院读研究生。当时,老师教给我们不少模型,有的同学直接
接受了这些模型。他们可以重复他们学过的东西,他们擅长记忆,但是我却觉得有些模
型是错的。你可以把“怀疑一切”称之为一种科学的传统、一种民主的传统,只要你自
己有想法,你就应该去置疑,这就是阿默斯大学告诉我的,你不应该毫无保留地去接受
一切。当我在麻省理工学习的时候,他们说市场就是一个绝佳的模型,但是在我成长的
地方我看到那么多的失业,难道这种经济也是完美的么?城市一半的人都失业了,这也
是一个完美的市场么?我必须要理解这个模型的问题出在哪一点,因为我想要修复世界
中出现的不公正的现象,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去读研究生院。我看到了巨大的差异,经济
模型中体现的理想情况和我现实中看到的情况是相异的,如何把这种差距缩小?另外我
还注意到,这种模型根本没有谈到歧视或者公正的问题。对我来说,这是社会非常重要
的方面,我们作为经济学家怎么能够忽视公正以及歧视呢?但是,我们社会的很多大学
以及我们所学的模型并没有谈到社会的不公平和歧视,所以在当时我就决定要花很多的
时间来创建一个模型,用这个模型来了解这种不公正和歧视,我想如果能找到更好的模
型的话,那将会有助于我们解决这些问题。
  我是60年代在阿默斯上大学的,60年代美国有这样的现象,60年代晚期是越战,在
60年代早期却是争取公民权利的斗争。在读书的时候,我们被告知所有的人生来平等,
可是我们看到的却是歧视以及南方的种族隔离制度,这种平等的权利被伤害了。这些教
会我公民权利确实是有用的,对我来说也意味着变革是可能的,意味着认识到社会的问
题,我们就可以对其加以改进。首先我们要找到如何进行改革,这就是为什么我非常热
衷于全球化的一些讨论,因为这谈到了公平和公正的问题,还谈到了那种不正确的经济
理念。有些人说世界本来就这样的嘛,我是坚决反对这一点的。虽然变化不会一蹴而
就,但只要我们意识到这种不公平的存在,我们就可以尝试采用学术界的一些原理,说
明为什么人们愿意这样做而不愿意那样做。所以我就写了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为什么
在90年代全球化没有让所有国家同时获益,希望通过这本书让人们意识到全球化存在哪
些问题,让我们意识到在社会范围内有哪些力量最终会改变全球的社会,从而实现一种
对全球人都公正的秩序。
  讲演者小传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生于1943年,196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1969年成为耶鲁大学的经济学教
授,现任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曾任克林
顿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美国经济学会副主席,1997年起任世界银行副总裁、首席
经济学家。2001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为信息经济学的创立作出了重大贡献,所著
《经济学》被称为与萨缪尔逊的《经济学》齐名的里程碑式的经济学教材。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就学高端版」APP:随身顾问,立即就学!
期刊投稿----核心期刊编辑帮您了解投稿、审稿规则,提高投稿命中率!
考研咨询----国内经管名校研究生,为您解答疑惑、分享经验!
高考择校----高校老师为您介绍学校、专业情况,助您成功选择理想大学!
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并注册APP
本文关键词:

本文论坛网址:https://bbs.pinggu.org/thread-36283-1-1.html

人气文章

1.凡人大经济论坛-经管之家转载的文章,均出自其它媒体或其他官网介绍,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2.转载的文章仅代表原创作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对该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出任何保证或承若;
3.如本站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处理。
经管之家 人大经济论坛 大学 专业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