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绍惠: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体系的致命错误-经管之家官网!

人大经济论坛-经管之家 收藏本站
您当前的位置> 经济>>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

陈绍惠: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体系的致命错误

陈绍惠: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体系的致命错误

发布:经管之家 | 分类: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关于本站

人大经济论坛-经管之家:分享大学、考研、论文、会计、留学、数据、经济学、金融学、管理学、统计学、博弈论、统计年鉴、行业分析包括等相关资源。
经管之家是国内活跃的在线教育咨询平台!

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几乎一开始就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就是把价值与财富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劳动价值论者更是认为劳动等于价值等于财富,从威廉配第,亚当斯密到大卫李嘉图都如此。马克思《资本论》是这些 ...
数据分析师
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几乎一开始就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就是把价值与财富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劳动价值论者更是认为劳动等于价值等于财富,从威廉配第,亚当斯密到大卫李嘉图都如此。马克思《资本论》是这些前辈劳动价值论的大集成,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体系的错误即首先源于前辈的错误。劳动价值论的批判者可能也是因为没有分清价值与财富两个不同的概念,所以他们找不到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体系的错误的要害,因而没法把它推倒。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体系包括劳动价值理论、剩余价值理论、价值规律理论及经济危机理论等四大理论,劳动价值理论是整个体系的根基,其他三大理论都是从这个根基生长出来的。劳动价值理论包括“劳动创造价值”及“劳动决定价值(量)”两个方面,前者是骨髓,后者是表皮。本文首先从表皮到骨髓剖析了劳动价值理论这个根基的错误,再顺着“劳动价值”的脉络,找出了另外三大理论的错误的要害之处,从而把整个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体系推翻了。
二、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错误
劳动价值理论是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体系的根基,是其剩余价值理论、价值规律理论及经济危机理论的基础。它包括“劳动创造价值”及“劳动决定价值(量)”两个方面。这个理论是完全错误的理论。它有三个支撑点。现在我们剖析之:
1.完全错误的理论推导
劳动为什么被断定是商品价值(量)的决定因素,并且是唯一的因素,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中是这样推论的:
“作为使用价值,商品首先有质的差别;作为交换价值,商品只能有量的差别,因而不包含任何一个使用价值的原子。”
“如果把商品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可是劳动产品在我们手里也已经起了变化。如果我们把劳动产品的使用价值抽去,那末也就是把那些使劳动产品成为使用价值的物质组成部分和形式抽去……随着劳动产品的有用性质的消失,体现在劳动产品中的各种劳动的有用性质也消失了,因而这些劳动的各种具体形式也消失了。各种劳动不再有什么差别,全都化为相同的人类劳动,抽象人类劳动。”
“现在我们来考察劳动产品剩下来的东西。它们剩下的只是同一的幽灵般的对象性,只是无差别的人类劳动的单纯凝结,即不管以哪种形式进行的人类劳动力耗费的单纯凝结。这些物现在只是表示,在它们的生产上耗费了人类劳动力,积累了人类劳动。这些物,作为它的共有的这个社会实体的结晶,就是价值——商品价值。”
“我们已经看到,在商品的交换关系本身中,商品的交换价值表现为同它们的使用价值完全无关的东西。如果真正把劳动产品的使用价值抽去,就得到刚才已经规定的它们的价值。因此,在商品的交换关系或交换价值中表现出来的共同东西,也就是商品的价值……”
“可见,使用价值或财物具有价值,只是因为有抽象人类劳动体现或物化在里面……”
以上这五小段文字,字数不多,内容也简单,并不复杂;单从字面看,也很顺理成章,似乎无懈可击。但这却是一个史无前例的错误推理。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体系这棵参天大树的根基,就是由这些文字所构成的。整个庞大的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体系——即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就是从这个推理生长出来的。在这些文字里面,马克思完全推理出了劳动是商品价值唯一决定因素的结论,同时也基本推理出劳动是价值的唯一创造者的结论。
马克思在上面的第一小段文字里,轻而易举地把商品的有用性——他所说的使用价值——排除在价值因素之外了。他的意思是说,不同商品的使用价值千差万别,存在着质的不同,不同质的东西不能作量的比较,所以它肯定不在商品价值因素之列。看起来这似乎天衣无缝,无懈可击,而实际上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体系的最致命的错误,就隐藏在这貌似天衣无缝无懈可击的文字中。
我们说,如果商品(物品)的有用性,就象马克思所说的使用价值那样,单单是指商品的具体用途,即商品(或物品)具体用作什么用的话,的确只有质的差别,不能作量的比较。而问题是商品或物品的有用性不仅仅是指商品的用途,它还包含商品满足人们需求的程度,即商品能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人们——消费者——的需求的能力。这样商品的有用性就象劳动一样,不仅有具体形式的方面,也有抽象内容的方面。所以商品的有用性,象劳动一样,也是可以作大小分别的东西。也就是说不管商品是以什么形式满足人们的需求,不管是以衣服的形式或食物(如面包或牛肉)的形式,或娱乐(如电影、电视)的形式,都是对人的需求的满足。具体形式的有用性——有用性我们以后称之为效用——如具体劳动一样,的确是千差万别的,但是抽象意义的有用性——抽象效用——就如抽象劳动一样是完全同质的,是完全可以作量的比较的了。效用价值论其实就可以作为我们这个论点的佐证。可举例说明:比如猪肉之肥瘦之间,土鸡蛋与饲料鸡蛋之间,普通彩电与液晶或等离子电视机之间,其效用的量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实际上,任何事物都有具体形式的一面,也都有抽象内容的一面,就象劳动有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一样。商品的有用性不可能例外,商品的有用性不可能只有具体的影子(即用途),而没有抽象的内容(即满足人们需求的效能)。所以说,马克思所说的有用性(使用价值)只有质的差别不能作量的比较的说法,很显然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既然商品的有用性并非像马克思所说的那样只有质的差别,不能作量的比较,那么马克思把商品有用性完全排除于价值因素的推论,便是完全错误的。
接下来他的第二小段的推论也是包含着同样致命的错误。他说“如果把商品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
马克思的意思是说,商品有并且只有两个属性,即使用价值和劳动产品(劳动)。但是我们要问,是谁规定或证明了使用价值和劳动产品是商品所必须具备的属性或基本属性?为什么商品一定要是劳动产品?除了使用价值(有用性)和劳动产品之外,商品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吗?
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另一致命点就在这里。
我们说,劳动产品并不是商品的必要性质,即并不是它的基本属性。商品的两个必要性质也即基本属性,一个是上面所说的有用性,另一个是占有性——即商品(物品)被某些(或某个)个人或集团占有,但不是人人都同样占有的性质,占有或者取得存在困难度而不是垂手可得。
有用性和占有性才是物品能成为商品的两个必须具备的性质。空气和太阳光之所以不能成为商品,是因为它们不具备占有性。没有谁能说这空气是我的,那太阳光是我的。每个使用者都是自需自取,不须经他人之手;除了你自已享用的之外,谁也不能将之居为已有。从而就不存在交换,虽然空气和太阳光的有用性程度即效用都很大。而并不是因为它们不是劳动产品。至于有用性的必要性就更简单了。商品首先有用,能满足人们某个或某些方面的需求,要不然就不会有人买它,交换就不存在,也就不能成为商品。
可见,物品存在交换即成为商品的两个必要条件是有用性和占有性,而不是使用价值和劳动产品;两个决定商品价值大小的东西,即价值因素,也就是有用性和占有性;有用性和占有性也才是商品两个基本属性。
既然不同商品(物品)的有用性——或使用价值——不单单有质的差别,也可以作量的比较,且劳动产品也不是商品的必要属性,即马克思理论推导的两个基本前提都是假命题,那么很明显,马克思关于劳动是商品价值的唯一决定因素的推论(结论)是完全错误的。
为了方便起见,我们可以将马克思上面关于商品价值因素的推理作这样简化:
Ⅰ:商品体中有并且只有两种东西,即使用价值和劳动;
Ⅱ:决定商品价值大小的因素,必须是可化为同质的可作量的比较的东西;
Ⅲ:不同商品的使用价值首先有质的不同,不能作量的比较,而劳动却可以化为同质的抽象劳动。所以,劳动并且只有劳动才是商品价值(大小)的唯一决定因素。
很明显这个推理里面的前提Ⅰ、前提Ⅱ都是错误的(上面我们曾经分析过),所以结论完全不可能正确。
而就是这个并不复杂,表面看起来也顺理成章天衣无缝的推理,百多年来蒙敝了多少善良的人!
并且,这个推理的结论也正是庞大的看似神圣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我所说的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体系——的根基。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价值规律理论和经济危机理论,都是从这个根基生长出来的枝干(甚至他的所谓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也是从这发出的)。根基都不堪一击,它的枝干还能屹立不倒吗?可想而知。
至此,我们已经彻底推翻了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理论。下面谈到的两点是马克思对上面这个理论推导的补充解释。我们在这里提及,也是为了更清楚的看出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错误。
2.劳动二重性与商品二重性(二因素)对应关系的错误
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第一篇第一章(商品)里面的第一小节,首先开门见山地推理出了,劳动是商品唯一价值因素及劳动是商品的创造者的结论;在第二小节里面,则详细阐明劳动对价值的创造,于是有了劳动二重性与商品二重性(二因素)之间的对应关系,即所谓“具体劳动创造使用价值,抽象劳动创造(形成)价值”的对应关系。
马克思认为劳动二重性与商品二重性的对应关系,是理解政治经济学的枢纽。那么我们对马克思的这种二重性的对应关系的批判,可能也会成为理解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即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体系——的“伟大错误”的最好的枢纽。如果说,上面第一点的分析我们从表皮上看出了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错误的话,那么这第二点的分析,我们则可以从骨髓里面看出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错误所在。
马克思认为劳动二重性(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与商品二重性(使用价值和价值)相互对应,具体劳动创造使用价值,抽象劳动创造价值:
“一切劳动,从一方面看,是人类劳动力在生理学意义上的耗费;作为相同的或抽象的人类劳动,它形成商品价值。一切劳动,从另一方面看,是人类劳动力在特殊的有一定目的的形式上的耗费;作为具体的有用劳动,它生产使用价值。”
乍看起来这些文字也一样天衣无缝无懈可击,但同样隐藏着致命的错误。我们说,劳动的二重性,不管是具体劳动还是抽象劳动,都是自然性质的东西,都是自然的人类劳动的不同方面(形式或内容),二者是不可分离的,即有具体劳动就必定有抽象劳动,有抽象劳动也必定有具体劳动;而产品的二重性中的使用价值属自然性质,价值属社会性质,虽然价值必须依赖于使用价值而存在,但使用价值却不必依赖于价值而存在,或者说,物品(劳动产品)——不一定是商品——可以有使用价值,但不一定有价值,如未卖出去的商品或根本不用于买卖的物品。这样如果按照马克思所说的对应关系,那么,如果劳动产品没有成商品或最终没有成为商品,则抽象劳动创造什么呢?它干什么去了呢?难道产品无须抽象劳动就能生产出来吗?因为这时劳动产品的价值还未存在,或最终不存在。这显然讲不通。
或从另外的角度来说,商品价值是社会性质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而抽象劳动是自然性质的东西,实实在在的存在于生产活动过程中,在生产活动的进行中,活生生的东西怎么变成了无形的东西呢?即在劳动的进行中,人的脑力、体力、自然的生理机能,怎么突然变成了无形的社会性的东西——商品价值——呢?这简直不可思议。
马克思的所谓“劳动的物化”,只不过是一个钟看不钟用的非常虚假的漂亮的词谓。劳动如果真的物化,就应物化为一个看得到摸得着的具体的物,而不是一个无形又无影的概念——商品价值。
商品价值既然是社会性质的东西,它就只能存在于商品的社会关系中,并且在社会关系的运动中产生,而不是在自然运动中形成,就如商品自然的具体的有用性是在商品或物品的自然生产过程中而不是在社会关系运动中形成一样。或者说,商品(物品)的生产,包括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是自然的物质运动(过程),而自然的物质和能量运动没有形成自然的物质或能量形式,而产生社会性质即非物质的东西,这跟本不可想象。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就学高端版」APP:随身顾问,立即就学!
期刊投稿----核心期刊编辑帮您了解投稿、审稿规则,提高投稿命中率!
考研咨询----国内经管名校研究生,为您解答疑惑、分享经验!
高考择校----高校老师为您介绍学校、专业情况,助您成功选择理想大学!
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并注册APP
本文关键词:

本文论坛网址:https://bbs.pinggu.org/thread-2210585-1-1.html

人气文章

1.凡人大经济论坛-经管之家转载的文章,均出自其它媒体或其他官网介绍,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2.转载的文章仅代表原创作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对该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出任何保证或承若;
3.如本站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处理。
经管之家 人大经济论坛 大学 专业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