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ldjdkj
1995 9

[创新发展] 中苏两国的计划经济并不相同 [分享]

  • 5关注
  • 31粉丝

贵宾

学术权威

38%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2
论坛币
204996 个
通用积分
11051.8618
学术水平
1402 点
热心指数
1423 点
信用等级
1325 点
经验
158535 点
帖子
6117
精华
1
在线时间
3390 小时
注册时间
2014-10-23
最后登录
2021-2-20

ldjdkj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5-5-3 22:27:56 |显示全部楼层
大陆经济学界似乎认为新中国的计划经济模式是照搬斯大林的计划经济模式,其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从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到1952年底,是中国国民经济的恢复时期。这一时期,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方针、政策和措施,一方面,制止了国民党政府遗留下来的恶性通货膨胀,稳定了市场物价,恢复了被战争严重破坏的国民经济。另一方面,基本上完成对封建土地制度的改革,解放农村生产力,发展社会主义国营经济,确立了国营经济对资本主义经济和个体经济的领导地位,为有计划地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创造了条件。解放初期国家重点就是恢复战后经济,发展生产,此后,在前苏联的帮助下开始了第一个五年计划。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重点是前苏联援建的156个项目,一五计划奠定了中国的国民经济基础。为了有计划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我国政府编制了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它的基本任务是:优先发展重工业,建立国家工业化和国防现代化的初步基础;有步骤地促进农业、手工业的合作化;继续进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保证国民经济中社会主义成分的比重稳步增长(即国家对农业、手工业以及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新中国建立以后,经过三年的经济恢复,国民经济得到根本好转,工业生产已经超过历史最高水平,但是我国那时还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许多工业产品的人均拥有量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在第二个五年计划中,毛泽东根据前苏联的计划经济存在的缺点和中国社会经济的需求,提出了“以工业为主导,农、轻、重并举”的方针。其目的是在保证积累的前提下满足人民生活的物质需求,尤其是解决人民生活的物质需求中工业品的需求增长问题。这就为我国的轻工业发展留出了空间,并且为小规模的私营经济也适度予以保留。这就是说,与斯大林经济模式不同的是,中国计划经济中存在着集中和灵活的两重性。当然,也要看到,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积累率是百分之二十四,已经偏高一点。一九五六年党的八大第一次会议,决定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期把积累率控制在百分之二十五上下,本来是正确的。但是,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0年,积累率猛升到百分之三十以上甚至百分之四十上下,结果是农业生产大幅度下降,国民经济比例失调,接着工业生产也被迫下降,加上经济工作上的冒进情绪占了上风:高举“三面红旗”的“大跃进”;“十五年赶上英国”的大炼钢铁,农业战线"放卫星",即“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以及“提前实现共产主义”等等不切合实际的口号遍及全国。此后,人民生活从一九六0年起有三年的时间相当困难(俗称三年困难时期)。实践证明,在当时的情况下,积累率只能保持在百分之二十五上下,甚至更低一点,超过这个限度就不但不能保证工农业生产的高速度发展,相反还会使生产停滞甚至倒退。

       而斯大林的计划经济体制是一种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模式,即通过国家权力,全面干预和管理国民经济各个部门,通过指令性计划集中配置资源,进行社会生产活动。具体表现为经济运行排斥市场和价值规律;政府通过计划确定全社会的"产、供、销"和企业的"人、财、物"等。一般认为,苏联模式总的特征是过度集权。具体讲,在经济领域,国家所有制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指令性、法治化、统得过死的计划经济管理体制;权力过度集中的部门管理体制;过分运用行政手段的经济管理方法。这种过度集权的经济管理体制,使得所有制结构单一,公有制经济占据了绝对的统治地位,没有适应多层次的生产力水平及其发展需要,充分发挥非公有制经济的作用;企业的经营管理权过分集中于中央或地方,而且绝大部分企业都由中央或地方政府直接管理,导致企业与农庄缺乏经营自主权,职工也缺少民主管理的权利,存在大锅饭等严重弊端;在资源配置方式上,只看到计划经济的长处,排斥甚至否定市场经济的作用。当然,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斯大林通过这种建设模式,使苏联跻身于工业化国家的行列,为后来取得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奠定了物质基础。“斯大林模式”创立是与当时苏联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在苏联迅速赶上和超过西方发达国家的过程中起积极作用,这是应该从客观上给予肯定的。

       比较中国的计划经济和斯大林模式,中国实行党委负责制,即一切服从政治(政治挂帅);苏联实行厂长负责制,即厂长要对经济计划负法律责任(来华的苏联专家很多是由于计划完成不好受处分而”发配“来华的),我国实行厂长负责制那是到了改革开放之后的事情了。应该说苏联社会基本制度的层面反映了苏联模式的本质,贯穿于苏联模式形成、发展的整个过程,带有稳定性、根本性的特点。这是苏联共产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使之与苏联实践相结合的产物。中国的计划经济的计划集中度没有苏联模式那么高,所以相对经济落后程度而言中国的轻工业产品的匮乏度(比例关系)较斯大林模式略好一些。但是从社会保证覆盖面来看,因为中国搞了”城乡二元经济“和工农业产品”剪刀差“,因此,与前苏联的社会保障全覆盖相比,中国计划经济的欠账就很大,这个问题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后来的政策偏差有关。例如我国后期建立的的社会保障基金存在的巨大历史空账,目前来讲并没有看到有效的解决办法。中国的计划经济体系和制度并不像苏联那样完整和成熟,计划被随意干预的情况比较多并且由于信息技术落后,所以还存在计划的盲目性比较大。就中苏两国的计划经济发展过程比较而言,前者存在灵活性,但也存在不能确定的冲动性和盲目性,后者则一方面表现为高度集中的僵化性和持续的不变性和稳定性。总的来讲可以这样认为,中国的计划经济出现的问题主要还是1958年之后,即由”鞍钢宪法“和”马钢宪法“的政治对决开始,完全偏离了基本的经济规律。前苏联(包括俄罗斯时期)则基本上一直延续了斯大林的计划经济模式,没有犯像中国那样的颠覆性错误。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从中国的经济改革和俄罗斯的经济改革进程来看,从体制上讲,改革的难度是不同的。俄罗斯经济大学教授卡波夫分析:习近平和李克强确实很懂,用旧的纲领不行,需要一种新的纲领。”政左经右“的确是三中全会的气氛,三中全会关于金融改革的力度我很吃惊,可以说是非常大的,这与苏联之后俄罗斯第一任政府(盖达尔)的休克疗法一模一样。新一届领导尤其注意到了戈尔巴乔夫改革的总体教训:不改革不行,改革也不行。这并不是说中国的改革也不行,至少10-15年可以坚持的,因为和苏联不一样的,中国是农业国(注:存在二元经济结构和工农产品剪刀差),可以大大降低制度的成本,对苏联来讲(注:由于存在全民共享是跟本没有办法的。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一开始很成功,但是后来要失去控制,所以就要政治改革,但是戈尔巴乔夫的来回徘徊使他没有邓小平那样的决断。 在中国的各个研究所和智囊团肯定有人对苏联的改革有很深入的看法,这是肯定的。这并不是说中国学者看不到问题,而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中国学术界对戈尔巴乔夫改革的总体认识有偏差,戈尔巴乔夫改革先从政治改革开始,这不符合事实,戈尔巴乔夫对改革的最初认识来源于中国的经验。中国有人说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是从政治改革开始的所以不成功。邓小平是个伟人,他不懂的政治,但他懂经济。我不认为这样的说法是正确的,邓小平是伟人,戈尔巴乔夫也是伟人,他们的改革条件不同。87年赵紫阳的改革是很大胆的,他提出的政治改革,比如单位组织非党化,在苏联不是说不出来,而是根本就不能想到的。(以上卡波夫的讲话系根据录音记录整理)
       从历史的经验总结来看,马克思所论证的扩大再生产中的两大部类的比例关系,在现实的经济生活中,也就是农业、轻工业和重工业之间的比例关系。因为消费资料的生产主要是由农业部门和轻工业部门进行的,生产资料的生产主要是由重工业部门进行的。同时,农业部门还提供作为生产费料的工业原料(主要是轻工业的原料)。在社会主义的扩大再生产中,要掌握好两大部类的比例关系;就必须正确处理农业,轻工业和重工业之间的关系。这是国民经济的最基本的比例关系。薛暮桥认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国民经济计划,首先应当正确规定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在规定这种比例关系的时候,首先要尽可能地满足人民当前的生活需要,至少要保障人民原来的生活水平,并使人民生活随着生产的发展尽可能逐年有所改善。不保障并逐步改善人民的生活,就不可能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不可能充分调动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积极性,从而也不利于社会主义经济的高速度发展。我国在三年恢复时期和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安排得比较恰当。人民生活逐年有所改善,工农业生产增长得也比较快(《中国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研究》1979.12)。但是,后来中国的计划经济演变成”统治主义经济“,这就与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和斯大林的计划经济大相径庭了,可以说,从1957年开始,毛泽东关于经济工作的基本思路开始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尽管文革期间邓小平第一次复出时(邓小平出现在北京足球上场的欢声雷动)促成了当时的”抓革命促生产“。这一时期,工业战线”两参一改三结合“的经验总结和华罗庚的”优选法“的普及推广,对恢复当时频临瘫痪的国民经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使人民群众又看到了国家的希望。但是,不久邓小平又倒在了”鞍钢宪法“和”马钢宪法“的政治对决中,这时已经复苏的国民经济又很快回到了原点。到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邓小平 倡导的改革开放,使中国的计划经济的模式又出现了新的变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关键词:计划经济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中华人民共和国 社会主义经济 反法西斯战争 计划经济 社会主义 资本主义 国民经济 五年计划

已有 1 人评分经验 论坛币 学术水平 热心指数 信用等级 收起 理由
李攀 + 20 + 20 + 1 + 1 + 1 鼓励积极发帖讨论

总评分: 经验 + 20  论坛币 + 20  学术水平 + 1  热心指数 + 1  信用等级 + 1   查看全部评分

stata SPSS
龚民 发表于 2015-5-4 08:36:54 |显示全部楼层
计划经济、市场经济不过是人类利用资料生产劳动为自巳谋生存资料差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知求知 发表于 2015-5-4 13:50:43 |显示全部楼层
戈尔巴乔夫对改革的最初认识来源于中国的经验
同意这一看法。毕竟那时候中国改革开放已经有10年时间了,而且这10年的成就足以让世人震惊,足以让整个社会主义阵营震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知求知 发表于 2015-5-4 14:10:41 |显示全部楼层
邓小平是个伟人,他不懂的政治,但他懂经济。
我也不同意这种看法,毕竟连邓自己都坦诚基本上不懂经济。事实上邓对于那套名为“市场调节”的经济体制改革方案的决心是来自陈云的意见。其实这套改革方案甚至连陈云都做不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龚民 发表于 2015-5-4 14:46:01 |显示全部楼层
无知求知 发表于 2015-5-4 13:50
“戈尔巴乔夫对改革的最初认识来源于中国的经验”
同意这一看法。毕竟那时候中国改革开放已经有10年时间了 ...
计划经济压抑生产力,一放开国家、集体、个体一起上,自然效率就上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知求知 发表于 2015-5-4 15:32:23 |显示全部楼层
龚民 发表于 2015-5-4 14:46
计划经济压抑生产力,一放开国家、集体、个体一起上,自然效率就上去了!
是什么压抑了生产力,那就改变什么。这一思路是对的。但压抑生产力的因素却不仅仅只有经济体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龚民 发表于 2015-5-4 15:43:58 |显示全部楼层
无知求知 发表于 2015-5-4 15:32
是什么压抑了生产力,那就改变什么。这一思路是对的。但压抑生产力的因素却不仅仅只有经济体制。
可是政治体制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现在才造势要依宪治国搞宪治、依宪执政搞宪政,对反宪政者抽个大耳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知求知 发表于 2015-5-4 17:01:39 |显示全部楼层
龚民 发表于 2015-5-4 15:43
可是政治体制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现在才造势要依宪治国搞宪治、依宪执政搞宪政,对反宪政者抽个大耳光。
市场经济需要一个与之相适应的政治制度,而公有制社会主义并不适应这样的经济体制。

如果宪法不是民定的宪法,而是钦定的宪法、教定宪法、或者党定宪法,那么“依宪治国”就是要维持权力垄断的政治体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龚民 发表于 2015-5-4 17:43:17 |显示全部楼层
无知求知 发表于 2015-5-4 17:01
市场经济需要一个与之相适应的政治制度,而公有制社会主义并不适应这样的经济体制。

如果宪法不是民定 ...
      可是宪法正确地方提出和规定公民依法享有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权利。它包括以下的内容:公民有选举权及被选举权。那么,公民依宪争取普选权就符合社会正义,任何组织、个人压制就反宪政、宪治,处于被遣责、被审判不利地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知求知 发表于 2015-5-4 18:18:04 |显示全部楼层
龚民 发表于 2015-5-4 17:43
可是宪法正确地方提出和规定公民依法享有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权利。它包括以下的内容:公民有选举权 ...
宪法第一条首先规定了这是个专政性质的国家,也就是人权不平等的国家。这第一条就已经是非正义的了,之后的内容就是“谁立的宪,谁就掌握了最终解释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21-3-9 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