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读写学评
853 12

[学术哲学] 吕淑湘“语法学”,是华语文化最不幸的“歪曲华语”的文本。 [分享]

  • 0关注
  • 15粉丝

学科带头人

70%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0
论坛币
1029 个
通用积分
17.2000
学术水平
113 点
热心指数
95 点
信用等级
54 点
经验
47195 点
帖子
2586
精华
0
在线时间
1379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4-25
最后登录
2020-1-28

读写学评 发表于 2018-11-10 07:05:06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在下乡当“知青”时,我拾了一本《中国古代思想史》文本来读;也是在四十年前,我执教中学语文课时,所参照的正是以吕淑湘《语法学》文本为主的《教学参考书》。个中的所谓“思想史”与“语法学”中的矛盾冲突,直至我精学研了近四十年,才于五、六年以前,首成了《文法语言学学说》,并证明吕淑湘《语法学》,全面歪曲了华语的学法用法,所采用的是所谓“拿来主义”办法,把所谓“西学”的语言学法用法,生搬硬套地,整合成了华语“语言学教条”。这在我看来,属于华语文化的灾难级别的错误。我这样讲,已不仅仅是“一家之言”和“供学界参考”而已;而是试图唤醒学界,把脑子清零,重新审查华语文化的“博大精深”之处,摆脱学用语言不得法所造成的恶害。

我们知道两千五百年前华语学者就整合成全了《易经》、《道德经》等所谓“国学”文本。而《道德经》文本,又是在当前国际上译用最广泛的文本。《道德经》文本开篇就称“听与说”为“道”;“读与写”为“名”。道与名,是人际交流活动不可脱离的“公道”和“类名”。古语称之为“道名”,而今言称之为“语文”——“语言文法”是通用于各学科的“通用母法”。

吕淑湘《语法学》文本,首先在“字法”层次,就已偏离了许慎《说文解字》文本中对“字”的约用“六书”归纳总结成果,在中小学语文“教学参考书”中标榜了“象形”,并把华语文字,孤立地解说成了“象形字”,这是继五四新文化运动肼有之后的华语文化学识传续不得法灾难的首发端!

字,作为“类名”,是对人类所知的一切的分类和归类命名。“类名”也是人类交流活动标注脑活动涉及的流动范围的标注依据。没有语言文字的先在,人类的思考能力就与其它有脑动物没有根本差别并且一定是“嗅不如狗”、“视不如鹰”、“听不如蝙蝠”、“噪不如知了”的。何以人类就能从动物界脱颖而出并聪明起来?“类名”是人类集纳生活经验和交流智慧才可能约定俗成的“传统成果”。

再说李淑湘“教学参考文本”的所谓“词性”问题——“动词”、“名词”、“形容词”等,纯属模仿西学胡扯的“脱离实际”胡言乱语。动态类名也是“名”,形态类名也是“名”;就连华语中使用频率最高的“的”字,也是言论组合应用的“结构关系名”。难道不是吗?

吕淑湘《语法学》,在字和词的学法用法上所造成的遗害是——把人类分类和归类命名的丰富智慧,给歪曲解说成了对“事”或“物”的命名。这样的承学不得法之处在于,把人类的知行活动成果在人际交流活动中传续事实,给歪曲解说成了“事”或“物”的本来样子或规律。这就把人类约定俗成并优续成法的“交流用语”和“诉求意愿”,“一古脑地”,“奉送”给了“非人”。造成了把人类的语言文化学识传续,被歪曲解说成了“事物教”的错害。这就已经偏离了人类可控、可学、可不断完善的范围。这样的《鬼使神差来的语法学》,造成的最十观的遗害表现为学界皆知有“理论”、却不是“法论”、“策论”是怎样被忽略遗失和禁言阻评的!

“华语事实”,是由华语文化人群有史以来约定俗成并优用成法的“语言学法用法“法体”。这个法体并不是“仓颉造字”说法胡扯出来的,也不是由“事物规律”演生出来的,而是由华语人群不断地总结归纳常识、弃害取益地用不断膨胀的常识体系所变通构建起来的“语言学法用法法体”。

歪曲文字的约定俗成法理,就会把文字解说成人类适从“事物规律”的“非人类意愿”交流功用体系。而人类学用语言所表达的“内容”,却从来都不是鬼使神差来的“事物规律”——而是人类意欲达成共识的交流意愿。

我这样讲,意在说明的问题是,吕淑湘《语法学》文本,是华语文化学识传续过程中,遇到了“西方工业发达红眼病”,难免不发生的“错误传续文化学识”的文化现象。

试想,清末以来落后挨打的百余年屈辱的发生,和“白话文运动”以来,华语的学法用法智慧发育,学界到底有过多少作为呢?以吕淑湘为主的一系列“语文教学参考书”,果然是对华语文化学识的传续,发挥了无谬而得法的“传续学识无误功用”吗?

我看不是。对于华语文化的承学有误,鲁迅先生称之为“吴妈”——还没有找到华语文化的根。而对于文化公众的跟风起哄“革命”不得法人群,则称之为“阿Q”——“Q”是“群”字的“声母”。而“假洋鬼子”说法,则是对粗劣乱译外文的“当时留学归来”的所谓“革命者”的入骨嘲讽。

全人类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过程,是一个“文化化人”法理下的自然而然过程。当前人类还处于没有解除过战争人为灾难,没有解除过人际协商研讨问题障碍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幼稚期”,怎么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

我说吕淑湘《语法学》文本,是学用语言不得法的“媚外”歪曲华语学法用法事实的文本,并不是意在否定吕淑湘其人的一生精诚努力成果——毕竟,对于外语的学法用法,华语学界也是应当了如指掌的。我批评吕淑湘《语法学》文本的立论意图在于,试图澄清华语的约定俗成和优用成法法理。

华语文化,在秦代以来的法权垄断统治之下,对语言学法用法常识已遗失得太久了!语言的学法用法谓之“公道”。公道之公,就在于情志无所偏执,理辨无所亲疏,秉法不失公正、用语调和无欺。

人类学用语言所表达的“内容”,从来都不是“对事物规律的认识 ”,而是人际交流意欲达成共识的“法策”。吕淑湘《语法学》文本的“歪曲事实错害”,就在于构成了华人学界导出“法策学说”议题的“唯物主义”障碍。

——无知者无过。人类从无知的浑水中趟过,才可能不断超越无知的过程的。我提出此议题,用心良苦;可学界学用语言不得法之下,能解我意者却极为罕见。吕淑湘的《语法学》文本,还根没有达到过《章法语言学学说(所谓逻辑学)》统观学研高度,对于《文法语言学学说(哲学)》,则是更加望尘莫及的了。

我一再地强调,尚古与媚外,都是不可能达成传续学识得法的。我们大可不必专执地解说古典经典著作和外国学者被普遍认同的经典著作。屏蔽古语和外文译文, 我们是可能达成学用语言得法的。既然学用语言“说自己的话”,是可能说明问题、说服人、说和法策的,那么我们屏蔽尚古和媚外言论,应时应变地活用语言,与当前的活人达成良好交流,又是不是一件难于上青天的事情呢?

与当前的活人交流,拿尚古的死人话或外语译述不周滥言“当托儿”,显然有对交流对方的失尊重嫌疑。“交流言论应用的失诚嫌疑”,才是华语文化败坏和人文学品失公信的“窝里斗”前因。

语言学法用法法体,是人类公约公信公行文化、公行公约公信文明和公信公行公约法策传续,一统遗存的“言公情 ”、“讲公理”、“约公法”、“筹公策”文化成果。这是用名词、动词、形容词或主、谓、宾说法,永远也不可能解说无误的 。华语语言文化学识的传续,不可能得益于吕淑湘《语法学》文本的“模仿西学”学舌胡扯滥言。没有语言文字对于人类共学通用学识体系的分类命名和归类命名,人类就不可能具备与其它有脑动物相区别的思考能力和学用语言的交流能力。这才是我们华语学界当前,必须要达成深刻反省的“语言学法用法学术批评问题”。

学术批评秩序不存,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吕淑湘的《语法学》文本,就能形成“一家独大”态势。而在广泛地开展学术批评活动的公正秩序之下,除去“变通活用语言”法则可能达成学界共识以外,已不可能有任何一人,能独霸学坛信口胡诌。这在我看来,吕淑湘“语法学”说法之谬,谬在没有表述为“句法语言学”。

试问——“文字学、词汇学、语法学、逻辑学、哲学”这几个当前学界普遍认同不疑的说法能达成用语自洽,还是我“三公大叔”其人所述的“字法语言学、词法语言学、句法语言、章法语言学、文法语言学”对于各个不同学研层次的学识的命名表述用语,更加自洽无误?

歪曲华语事实,可歪曲为“神创一切”;进而可歪曲解说为,“语言的内容是事物”;再进而歪曲人类学用的语言不是语言;最终歪曲人类学用语言表达的是私人的思想、主义,而不是筹划公益法策的用意。

人类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迟滞,不仅是人类有史以来的常态,进而人类的文化法策智慧发育不全,也是人类有史以来吠学和扰学的理由和凭据。吕淑湘其人很有名,所以其《语法学》言论正确;我三公大叔其人不是知名人士,所以从字法到文法的统观学研学术成果无效——没人信从。

华语文化人群自古以来所承受的人类自抗内耗灾祸,皆一统是由“名人”抗拒与非名人达成协商合作所造成的。贩卖并抄袭“西学”所构成的《语法学》不伦不类文本,既不能归属于“西学”,也不能符合“东学”,而是一个东西杂交的“杂种文化”垃圾文本。正如尚古媚外的“马渴死”与“儒遭瘟”文本一样,同属于“中国特色 ‘舌毁主义’真理 ”——学说人话讲清理法的常识被全面遗失了,才会把处于词法与章法之间的学识,称为“语法”——不知其学研层次归属 。

华语文化传续事实,从来也没有发生过以“西学”为主流的“无害可信 ”证据。“语法学”若不是包含了字法和词法学识的“句法学”,也便不必再张扬了。学研范围还没有达成精确定位无误,那么学用语言所构成的“语法”,到底是不能包括“章法”和 “文法”?

华语学界的所谓学者们,两千多年来不能精确定位的正是“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吃的”——不知自己有什么专长和学识,不知自己有何达成学研新突破成果。

尚古的学研好引用解析古语——是不是属于抄袭?媚外的学者跟风学用译述粗劣的滥言,是不是属于起哄?踏实向学、精诚有为,并不是上过一二十年学,或参阅了某本中外文本,就可能达成传续学识无误的。正所谓“心诚则灵”。自已学研不得法却以尚古法或媚外法为法,就已是“不法之徒”了。

歪曲华语学法用法事实 ,在于歪曲了语言学法用法所有达的人类许求和达成交流共识的意愿。如果语言文字是“象形字”,那么人类的言论就是在适从“事物规律”,而不是适从“人际交流达成共识”的需要。如此浅淡的学研,怎堪为人师并出版著作?当前华语学界学者们所获得了职称、名份,几近一统都是靠抄袭论文骗来的。而华语学术批评史上遗存下来所有经典著作,又无不是语言文化学术批评著作,对这些经典华文著作,就量几近无一人能解读解析通透——全给谬解成了“科学”、“社会”等谬题下的滥言!

华语学术近五十年以来的以吕淑湘为主流的所谓《语法学》,是不古不今、不中不外、不伦不类的“东施效颦”文本。作为文科教学参考书来使用,也正是近五十年来学界的所谓学者们的读写能力惨淡,“文化化人”法理不彰,国族情感分裂和“腐败份子”横生的总原因。承学华语公共文化成果失范 ,才是文化化育腐败份子和化育极度自私的人,少有人肯于担当公益责务的所谓“民族劣根性”的难于纠正前因。有什么样的文化,就能化育出什么样的人品。人的生活适从法则是应时、应变的。在狗窝里学犬吠,在猪窝里学猪哼——古来如此。贩来了西学“语法”,就丧失了华语句法常识 。“句法”与“语法”一字之差,已注定了华语学界近五十年来学研不得法的“徒孙式”苦嚎的一无是处!

华人“被奴化”的贱命,始发于对母语文化传续不得法。秦代以来,适从皇权;错过第一次工业革命后,得了西方工业发达“红眼病”;当下华人对自己的母语文化学识传续不得法之下,却早已“从托儿所入手”灌输外语了。你相信这样的一群人还是名实相符的华人吗?那些懂外语的,有一大批已拿到了外国户照,还没有拿到的,正在筹划拿到的办法。一个还没有把自己的母语文化与自己的人生捆绑在一起的所谓学者,百分百是个文化败类!


已有 1 人评分学术水平 收起 理由
清华乔木生 + 1 精彩帖子

总评分: 学术水平 + 1   查看全部评分

stata SPSS
水浪 发表于 2018-11-12 08:22:05 |显示全部楼层
最大的腐败是教育腐败,是语言腐败。语言腐败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ZF为了掩饰中国经济大萧条,就造各种新词忽悠民众,把失业说成创业,把失业说成慢就业,把失业说成待业,把经济下滑说成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把降债务说成降杠杆、向市场放水(滥印钞)说成让民众听不懂的英语:MLF、SLF、SLO
---
语言表达的是思想,说到底还是灵魂的腐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读写学评 发表于 2018-11-12 19:56:22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浪 发表于 2018-11-12 08:22
最大的腐败是教育腐败,是语言腐败。语言腐败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ZF为了掩饰中国经济大萧条,就造各种新词 ...
“语言表达思想”,正是歪曲语言的约法、筹策、议案交流功用,向公众灌输不论不类的思想、主义的理由。也是华语文化中还没有发生过周正的法学学说的学术事实证据。到底是通过学界批评约定的法是可行高效的公益法策,还是浅学当局胡乱立的法,通过强制执行可行高效?这已是不必回答的简单常识。

我呼吁学评合作十几年,你们还以为只是为了澄清学术问题吗?学术问题还没有澄清并达成学界共识,法策文本中乱学滥用语言所造成的“法策语言学”问题就无法批评清楚并达成共识。

学术批评是文化健康的命脉。禁言阻评,比杀人放火造成的恶害还要深重得多!你应知你对我的贴加盖“已阅”图章是应 当感到惭愧的——与我的学术担当相比,你算哪根葱?
从语言的内容是“事物”,到语言表达“思想”——是一个师娘教出来和劣徒——为什么语言不能表达所谓的“当家做主”和“修缮法策”的主张和法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读写学评 发表于 2018-11-14 05:54:29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浪 发表于 2018-11-12 08:22
最大的腐败是教育腐败,是语言腐败。语言腐败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ZF为了掩饰中国经济大萧条,就造各种新词 ...
把人类的反思成果放到了学说文本中时,就已不再是“人的思想”了,而是“文章的结构法纲”了——这难道不是很常识的吗?

————这样的常识,为什么会被华语学界遗失了两千多年?是不是语文教材,都是由浅学瘪三儿到处乱抄所拼凑的浅学滥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读写学评 发表于 2018-11-18 03:41:42 |显示全部楼层
不会读写脑出租,
乱拜师娘能出徒;
混个大师高名份,
不知语法从何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读写学评 发表于 2018-11-30 03:14:43 |显示全部楼层
脱离约用成法实际学用语言,再反过来污陷语言的学法用法“不可能达成逻辑自洽”。“动词”、“形容词”这样的奇芭“挟洋自重”滥言,被胡搞成了华语教材。原来是有的词“会动”、“有形”,有的词不会动而无形吗?

——我看自清末以来的华语学术瘟疫,是华语学界的自贱必然“成果”。清朝当局不得华语文化要领,是因为本不是华语文化纯种。而清王朝灭亡后的华语学界学不好用不好华语,是因为得了西方工业发达红眼病。对“假洋鬼子”贩来的“哲学”研讨百余年不知所以,与对吕淑湘“语法学”跟风起哄的原因是一样的——拜错了师娘。

“马渴死”、“儒遭瘟”地人云亦云,却不知“马渴死”和“儒遭瘟”皆是学界的“活人”学研不敏造成的遗害。
——语言本身就是人类的学习内容。还要试图到哪里去找“语言的内容”?读则“瞎”,写成“哑”——俺娘说了——俺是受俺娘思想支配的——俺没有权力“不适从学用语言找个托”的办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读写学评 发表于 2018-12-1 07:21:31 |显示全部楼层
华语学术败坏两千多年来,早已灾难深重;可“东方睡尸”们,却难于被启蒙。这是人类两千多年来最令人恶心的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读写学评 发表于 2018-12-10 11:39:37 |显示全部楼层
遗失优学传统常识,尚古媚外的不良学风,不仅败坏了华语,也作贱了所谓西方哲学。这样的文化瘟疫,是覆灭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读写学评 发表于 2019-3-7 00:58:10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浪 发表于 2018-11-12 08:22
****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19年新推出对小微企业减税办法——法策失修不修法策,弄了些被分派管治权的奴才到处搜刮,再好的办法也会***。就算是直接给钱,诸多中间环节,也会将其搜刮得几近干干净净。

不是“语言腐败”,而是“语言学法用法”——“学术腐败”。问题搞不清,才会头疼医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读写学评 发表于 2019-3-25 05:51:21 |显示全部楼层

___________________只能长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20-1-28 1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