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企业理论演进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理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作为特定的历史过程必须分析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变迁;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动态的相互作用决定社会变迁的一般理论出发,结合当时英国工业革命的实践,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分析了商品形式如何在适当的社会和技术条件下,成熟为资本的形式;并在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动力——追求剩余价值的推动下,生产组织如何随着分工的不断发展从协作向以分工为基础的工场手工业转变,又如何彻底地改变了技术,最终形成了以机器大工业为基础的工厂制度。马克思之后,基于资本主义国家垄断生产组织出现的现实,晚年的恩格斯、拉法格、希法亭、布哈林、列宁分析了资本主义垄断组织;布雷弗曼进一步从分工、技术入手,对垄断组织内部生产过程进行了迄今为止最为杰出的分析;以马格林为代表的激进经济学者,将工厂制度的兴起归结为资本家对劳动进行剥削的工具;20世纪70年代以来,法国学者开创的调节学派理论从调节社会中人们所必须的物质条件的生产和再生产的社会关系出发,分析了资本主义积累的三种类型的演进,即简单协作型生产组织为主的外延积累制度、以泰罗制生产组织为主的没有群众消费的内涵积累制度和以福特制生产组织为主的伴有群众消费的内涵积累制度之间的相继演进,近年来调节学派的部分学者开始研究福特制向索尼制转变问题。 第一节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的生产组织理论 一、 马克思的生产组织变迁理论 马克思首先描述了一个均衡的市场交换组成的经济体系:所有的商品都按照其价值进行交换,商品的价值由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如果所有商品都按照价值进行交换,那么价值增殖来自何处?马克思通过对流通过程分析表明,流通过程并不能产生价值增殖,价值增殖来源于从市场上购买到劳动力这种特殊商品的价值与其使用所创造的价值之间的差异。通过工资购买工人的劳动能力,货币所有者获得了指挥工人在既定时间内进行生产的权力,其货币相应地转化为资本。资本所有者支配劳动者的劳动时间,超出生产维持劳动力所有者所需要的生活资料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继续劳动就能占有雇佣劳动者剩余劳动所创造的价值。在任何生产过程中,从投入到产出的转换需要人们计划和实施其自身的劳动能力与原材料、工具及机器的结合;在资本主义商品过程中,在工资和对厂房、设备、和材料的投资既定的条件下,劳动时间越长、劳动强度越大,劳动能力的利用程度越高,单位时间内将购买的投入转化为商品的数量越多,单位劳动成本和资本成本越低,资本家获得剩余价值越多。在区分简单协作和分工、以及分工的各种形态等概念的基础上,基于劳动能力和劳动之间的区分,结合英国资本主义生产组织发的历史经验,马克思在剩余价值理论中将分工的发展与资本主义生产组织的变迁结合起来,分析了资本主义生产组织内部劳动生产力的不断提高及其对劳动人口工作条件所带来的影响,描述了从工场手工业(包括简单协作和分工两个阶段)逐步演变为以机器大工业为基础的工厂制度的主导性生产组织演变过程,随着生产组织从工场手工业向工厂制度的演变,劳动与资本的关系也发生了从形式隶属到实际隶属的转变。 第一阶段,简单协作的工场手工业的出现 “资本主义生产实际上只是在一个工场主同时雇佣较多的工人,在大规模进行的劳动过程为了销售自己的产品要求有广阔的市场的时候才开始的。”(马克思,1983,32页)在同一资本指挥下雇佣劳动者之间为生产同种商品而进行的简单协作,是资本主义生产的历史起点。同以往的简单协作相比,资本主义简单协作的工场手工业:(1)一开始就是以多数雇佣劳动者的集结和以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在资本形式下的积聚与集中为前提 ;(2)从属于资本的协作劳动所要求的统一指挥和管理的职能,表现为资本的特殊职能:资本家不仅是为生产而管理,而且同时是为剥削而管理;(3)雇佣工人的协作是在劳动过程中以资本存在的一种形式来进行的,这种协作中创造的新的生产力是资本的生产力。 资本主义简单协作的工场手工业作为社会化的劳动组织之所以出现,是因为协作可以提高组织内部劳动生产率:协作抵消了各个劳动者在劳动技术上存在的差异,使每个工人的劳动具有社会平均劳动的性质;节省了用于生产资料方面的开支;创造出的集体力量,大于他们单个劳动力量的机械总和;协作劳动可以激发个人的竞争心,有利于提高效率;协作可以使许多人的同种作业具有连续性和多面性,使劳动对象更快地通过劳动过程的各个阶段,或在空间上从多方面对劳动对象进行加工,从而缩短总产品工期,提高工作效率;协作可在较短的劳动期间内投入庞大的劳动量,突出完成紧急生产任务,避免经济损失;协作扩大了劳动的空间范围,可以完成单个劳动者无法完成的工作等等。 简单协作的工场手工业是建立在手工劳动这一技术基础上的,生产过程尚未发生技术变革,劳动者的手工熟练技巧,在生产中占有重要地位,对产品的数量和质量,起着决定的作用,“在资本的开始阶段,它对劳动的指挥具有纯粹形式的性质和几乎是偶然的性质。”(同上,331-332页) 第二阶段,以分工为基础的工场手工业的出现 简单协作的进一步发展,产生了以分工为基础的工场手工业 :劳动者在手工劳动明确分工的基础上进行协作劳动的生产组织,这种资本主义生产组织形式从16世纪中叶到18世纪末一直占据统治地位。由于“产品或者是由各个独立的局部产品纯粹机械地组合而成,或者是依次经过一系列互相关联和操作而取得完成的形态”,(同上,345页)工场手工业存在着以不同种的独立手工业的结合形成的混成的工场手工业和以同种手工业的协作形成的有机的工场手工业两种组织形式。工场手工业的两种不同生产方式,都把原来独立的手工业者集中起来,通过其内部的分工 专门化,使工人专门从事一个部件或一道工序的操作,大大提高劳动者的熟练程度和技术水平;减少劳动的非生产消耗,提高劳动强度;分工使复杂的工艺日益分解为许多个别的操作,工具的日益专门化使劳动工具大大改进;所有这些都大大提高劳动生产率。 马克思认为,有机的工场手工业是工场手工业的完成形式 ,通过将原来分散的手工业者结合并实行有机联系的分工,生产的产品要经过相互联系的发展阶段和生产过程,缩短了各个特殊阶段的空间距离,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另一方面,工场手工业内部分工使不同的操作孤立起来,并互相独立,孤立的操作建立整体联系的必要性使劳动对象从一个过程转移到另一个过程,与后来的机器大工业相比,这种传递方式不仅效率低而且浪费人力。在有机的工场手工业内部,“各种不同的互相联系的操作由时间上的顺序进行变成了空间上的同时进行,这种结合似的有可能大大增加一定时间内提供的商品量。”(同上,347页)这种同时性是通过分解手工业的活动从质和量两个方面创造出新的协作条件:分工造成的各种局部劳动之间的紧密联系使各项操作具有连续性、规则性和划一性,“在一定劳动时间内提供一定量的产品,成了生产过程本身的技术规律”;“不同的操作需要不同的时间,因此在相等的时间内会提供不等量的局部产品”(同上,348 页),为了使生产连续进行,不同的操作必须使用不同比例数的工人,即分工“为从事每种专门职能的工人的相对数或工人小组的相对大小,创立了数学上的固定比例。” (同上,349页)从工场手工业整体来看,在它的发展过程中又会产生不同的工场手工业的结合即纵向一体化现象 。工场手工业的技术基础仍然是手工劳动,其内部分工使局部工人终身从事某一操作,而不同的操作又各有不同的要求,有的简单、有的复杂,局部工人的培养教育费用极不相同,其劳动力价值也极不相同,这样就出现了组织内部的等级制度以及与此相适应的工资等级制度,工人被分为熟练和不熟练工人。 工场手工业内部分工的发展进一步促进了劳动的社会结合,使增加工人人数成为技术上的必要,单个资本所必须使用的最低限额的工人人数,要由现有的分工来决定,进一步获得分工的利益促进了资本的增大,从而扩大了资本剥削的范围;工场手工业的分工使工人长年累月甚至终身从事某种局部片面的操作,工人不仅丧失了进行生产所必需的一切物质资料,而且丧失了独立制造产品的能力,雇佣劳动进一步依赖于资本,劳动对资本的隶属由形式隶属开始向实际隶属转变;“工场手工业分工使生产上的智力作为别人的财产和统治工人的力量同工人相对立。” 工场手工业仍然是建立在手工劳动和手工工具的技术基础之上的,它在提高劳动生产率方面的作用是有限的:熟练工人使用数量上优势限制了非熟练工人、童工和妇女的使用,剥削范围受到了限制;局部熟练劳动力的培养费用和周期较长限制了剥削劳动的数量;由于“工场手工业的集体机构没有任何不依赖工人本身的客观骨骼”,(同上,371页)资本始终没有能够占有雇佣工人的全部可支配时间,不得不经常同工人的不服从行为作斗争。资本家为了追求更多的剩余价值,必然要采取更新的生产力方法和生产组织形式来取代它。 第三阶段,以机器大工业为基础的工厂制度的出现 工场手工业内部分工发展使生产工具专门化,在此基础上逐渐出现了生产复杂的机械装置的工场,从18世纪70年代开始,机器的发展、机器协作体系的出现,工场手工业开始向机器大工业阶段过渡。 “工场手工业中的劳动力和机器生产中的劳动资料是工业革命的起点,”(同上,373页)这种生产方式变革的关键在于确定机器和手工工具之间的区别,任何机器都是由发动机、传动机构和工具机组成的,其中工具机是十八世纪工业革命的起点,“因此,作为工业革命起点的机器,是用一个机构代替使用一个工具的劳动者,这个机构用许多同样的工具一起作业,由单一的力来推动,而不管这个力具有什么形式。”(同上,378页)扩大工具机的规模促使了蒸汽机的发明,动力的发展进一步扩大了被使用的工具机数量和传动机构,生产机构开始从机器的简单协作到以机器分工协作的演变 :整个劳动过程是客观地按其本身的性质分解为各个组成阶段 ,各个局部机器之间的协作也在各局部机器的数目、规模和速度之间造成一定的比例,各个特殊的过程之间连续性成为支配性的原则,以机器之间的分工协作为基础的机器体系出现了:机器生产把巨大的自然力和自然科学并入生产过程;社会劳动的组织和劳动协作的性质成了由劳动资料的性质本身所决定的技术上的必要。 机器使用大大地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但是劳动资料的投入却增加了;在机器的价值和机器每天的损耗中失去的并转给产品的价值部分之间的差额已定的条件下,产品由于这种转移的价值与产品的数量成反比,在工作机规模和范围已定的条件下,日产品的数量就取决于工作机作业的速度,因此机器的使用要求在单位时间内生产出更多的产品就成为一种经济的必要 ;机器的采用既扩大了可剥削的劳动的范围、又提供了扩大剥削量的条件,通过采用劳动力价值较低的妇女童工劳动 、延长工作日、灵活付酬、改变劳动组织、加速机器运速度和提高工人看管机器的台数,资本家不断地将高固定资本投入转化为低单位成本的商品,获得更多的剩余价值。 机器体系的完全采用,出现了一种新的生产组织形式——工厂,工厂是“一个由无数机械的和有意识的器官组成的庞大的自动机,这些器官都受一个自行发动的动力的支配,从而为了生产同一物品而协调地不间断地活动
斑竹留言:尊重版权,转贴请注明出处!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