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张军(西方经济学)在线访谈问答汇总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张军,复旦大学 “当代中国经济”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世界经济文汇》主编,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并曾入选中国人事部“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人选”。
曾在伦敦经济学院、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以及联合国大学经济发展研究院(UNU-WIDER)等从事讲学和研究工作,也是浙江大学、山东大学等18所学校的校聘兼职教授。
  张军教授是当今中国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之一,在中国的工业改革、经济转型和增长等领域的研究享有声誉。他是国际上十分活跃的中国经济学家。
曾参与世界银行、福特基金会、英国文化委员会以及欧盟、南非等研究与咨询项目。
过去十年来,他是Wilton Park Conference、The Chatham House、The Chicago Society、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World Economic Forum、St. Gallen Symposium, Korea China Forum、The Brenthurst Foundation、The Forum Asia(CASA)、Mizuho Global Forum等特邀演讲嘉宾。
  张军教授担任国际期刊Journal of the Asia Pacific Economy、East Asia Policy Review、China Economic Journal、China Finance Review International以及《经济学(季刊)》、《经济学报》等20多种中文经济学期刊的编委或学术委员。
在《经济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等以及Journal of Asian Economics、Journal of the Asia Pacific Economy、Journal of Chinese Economic and Business Studies、East Asia Review等发表数十篇研究论文。
  张军教授对中国经济发展和政策的评论与观点频繁见之于国内外重要的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CCVT经济频道、CCTV英语频道、东方时空、财经、东方卫视、BBC World Service、PBS、Bloomberg、ABS、KBS、凤凰卫视、亚洲电视台、路透社、法新社以及《纽约时报》(美国)、《华尔街日报》(美国)、《朝日新闻》)日本)、《金融时报》(英国)、《华盛顿邮报》(美国)等。
他还是世界报业辛迪加(Project-Syndicate)、《经济观察报》、《上海证券报》、《瞭望东方周刊》等多家财经专栏作家。

问答汇总:
1,坛友似龙若象:
您好,张老师,我想把自己研究的重点放在当代中国经济,尤其是制度.宏观和三农问题。请问,进行这方面的探索对于一个研究者有哪些要求,以及达到这些要求应该做哪些基础性的工作???A:很高兴与大家在线对话。我有大约90分钟的时间,太长了身体吃不消。请理解。
研究当代中国经济是很有价值的,因为中国提供了检验经济学假说和提炼新假说的机会。不过,作为初学者,研究中国经济是要从观察现象出发,尽量从基本的经济学概念与逻辑来理解或者解释你看到的现象,不要追求所谓的宏论或空谈。这些年,空谈和宏论十分流行,但一看就知道不是训练有素的经济学家应该有的思维是与看问题的视角。
2,坛友hbzhang520:
张老师:
您好,对您的观点和研究成果一直很关注,也很赞同。注意到最近几年您对地方官员行为有比较深入的研究,我有几个疑问想请您解惑:1.目前学术界普遍采用政治晋升锦标赛来解释官员行为,但是也有实证研究反驳,您觉得这个理论解释力到底有多大,能否真的解释大部分的官员行为?2.目前地方官员的趋同性行为比较多,你盖摩天大楼、我也盖,你搞高新区、我也搞,您的同事在《经济研究》上有篇用混合绩效的Hotelling模型来解释这类重复建设现象。但是立论的基础似乎也是经济绩效的考核。但是像盖摩天大楼,搞标志性建筑,这也可以成为“政绩显示”,但这类政绩主要目的好像不是为了GDP增长,不知您怎么看,难道是为了吸引眼球,吸引投资商?还是其他呢?谢谢
A:对地反官员的研究已经很多年了,但过去主要是利用省级数据进行的,不过,现在卡是关注县市官员的研究,因为中国的地方当中,县很重要,它有资源和土地。而县官的晋升是否普遍,是否与GDP增长又关联,现在很受关注。目前的解释性理论(晋升论与家政收入化假说)在县层面上是否可以证实,是个疑问。最近JAMES KUNG等人有心的研究,好像没有证实现有的这些理论。
关于地方的城市建设和城市形象是否代表了经济发展水平(GDP),我觉得要这样看,一个地方能在城市建设上有进步,必然因为财力增长了,后者是经济发展的结果。虽然不排除个别所谓形象工程的出现,但你去很多地方看看就能发现,经济发展好的地方,城市变化也大,也更宜居。这是主流。
3,坛友木鱼子:
张老师:
您好!
知道您最近也在做关于中国对外贸易方面的研究(测算)。请问您,在对外贸易领域,中国面临哪些重大问题需要学者们进行研究?
最近,许多学者谈中国的改革。您觉得,中国的外贸战略和政策需要进行怎样的调整或改革?
谢谢!
A:其实我不是贸易领域的学者,只是对个别问题坐了些研究工作。在贸易方面中国面临了新的条件,出口锐减,贸易摩擦加剧。但这很大程度上是西方经济困难造成的。但我们的出口订单下降只是一方面,我们贸易减速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出口企业的成本上升的快,使得它们不愿因接单造成的。很显然,与10年前相比,中国的出口不可能再超常增长,转移部分出口机会给成本更低的国家也是不可避免的。从产业来讲,成本上升是产业和技术升级的催化剂,所以这是一个机会。需要ZF和企业努力来实现转型。

4,坛友木鱼子:
张老师:
您好!
改革开放初期至1990年代,包括您在内的中国许多经济学者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建言献策,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无论是在学术研究还是政策建议。但是,对于时下刚博士毕业步入研究的青年学者而言,虽然受到了更专业的经济学训练,但是好像并没有认识和研究中国问题的感觉。当然,也很难提出影响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和思想。但是,中国未来的改革和发展,毕竟还是要靠一批新生代经济学者。请问,您对当下刚博士毕业步入经济学研究的中国青年学者有什么建议么?
谢谢!
A:其实,这是必然的。再过20年,我想经济学家参与实际经济的兴趣和机会会更小更少。则不难理解。30年来,一直到今天的经济学家还主要关注中国经济的发展和问题,但对经济学理论的发展贡献机会较小,离开NOBELPRIZE也较远。我建议,如果你对中国经济没有兴趣,不必困惑,你应该继续下去,对经济学的一般性问题进行研究。我们现在又不少年轻海龟就是这样,他们更多还是研究一般的理论问题,并不研究中国经济。如果要研究中国经济,就需要艰难转型。

5,坛友xinquan2008:
教授您好!
一直有个想法,经济不能脱离政治而独立存在。想问下张教授关于“官商”的看法。谢谢!
A:官商客观存在,因此市场经济要立法,尽量减少官商和官商勾结。底线是,在官不能从商,不然就破了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底线。

6,坛友youngerish:
张教授您好!请您谈一下当前收入差距的趋势和应对ZF策略,谢谢!
A:收入差距扩大是全球性现象。中国也不例外。很多最近的研究发现,虽然有很多因素起作用,但是中国的收入差距的扩大主要是教育回报的差异造成的。如果是这样,从理论上说,ZF政策就应该尽量让教育资源的分配公平化,特别是在城乡和大中小城市之间。但中国的现实告诉我们,这样做非常不容易,但方向不能改变。

7,坛友ly517588:
张教授,您好!我有两个问题:
其一,在西方经济学中,很多论文探讨关于全要素增长率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也得出相关结论:全要素增长率的不同才是影响各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并且,相对发达的国家全要素增长率相对较小,而相对不是太发达的国家,全要素生产率较高,最终得到穷国和富国最终达到趋同的效果,类似地,是不是可以讲,全国各地区间、城乡间最终也会产生趋同效果(因为现在中国区域发展和城乡差距都比较大,自然可以分为“穷国”和“富国”之分)?
其二,在制度经济学者,利用交易成本来谈谈经济学问题。并且有较多的论文体现,经济体中,单位交易成本越大,经济反而越落后,单位交易成本越小,经济会发展越快。影响单位交易成本的因素,多数学者将其分为三类:制度、基础设施和通讯技术、教育,由此衍生出三因素决定一地区和一国家交易效率高低。当然,交易效率更能反映各地区和国家经济发展的差异,但是交易效率和全要素生产率两者谁更能影响一地区或国家的发展水平和富有程度?
谢谢!
A:对的,中国沿海与内地之间的劳动生产率差异很大。JEFFERSION等人在2007年由一个研究,发现中国的地区之间在生产率上的差异很大,比如,在制造业,用一个行业内,沿海的生产率是内地的2倍,即使是在农业,沿海的生产率也是内地的两倍多,这意味着,内地的农民还要转移出来才能提高它的生产率。内地的制造业要提高资本-劳动比才能提高生产率。因此,要其他因素不变,只要内地能缩小与沿海的生产率差距,中国就可以进入到发展水平额新台阶。沿海要缩小与前沿国家的差距,而内地要缩小与沿海的差距。
制度经济学家发明了交易费用来理解经济发展现象,当然是有意义的。交易费用的下降才能提高生产率,才能促进增长。有意思的是,交易费用的下降需要增加和发展大量的中介组织。这也就是为什么,经济越发达,我们发现其服务业的占比越高。
8,坛友xixia333:
张老师:
您好!
非常感谢您给我们这次非常宝贵的请教机会,同时也感谢论坛提供的这么便捷的学习平台。
我今天的问题是: 在2008年推出4万亿刺激计划后,随时当时对经济刺激效果比较明显,但是产生的隐患也是非常明显的。在这些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的情况下,今年面对外需疲软,内需不振的情况下,国内继续推行以基建为主要内容的投资计划,对此,你是怎么看的?从经济规律的角度来看,ZF干预是否太过?谢谢!
A:其实,这一次经济面临的局面更困难,但ZF很克制,没有像08年那样推出大规模刺激计划,只是在财政结余的范围内有限度地分批推出了一些投资项目。这也是吸取了08的教训,不希望ZF再进行大规模的干预。好在,现在的经济有了筑底企稳的苗头。

9,坛友jdzz:
像复旦等名校经济学考博在选导师的过程中是否有很严重的走后门现象?如果我没有任何关系,直接联系导师,表达报考意愿,会否得到公平的对待?谢谢!
A:我相信大多数教授希望招进能在科研上有潜质并且经过训练可以很快进行合作研究的学生。所以,如果有你说的现象,那时导师的问题了。

10,坛友jdzz:
张教授您好。我特别想知道您对上世纪80年代后以威廉姆森、哈特为代表的新制度经济学的发展怎么看?对其与张五常贯彻的理念的冲突怎么看?谢谢!
A:新制度经济学是重要的思潮,也发展出了一些重要的理论,所以有多人获得NOBEL PRIZE。我认为WILLIMSON, HART等人都是的,在公司组织和企业理论上有重要贡献的经济学家。张五常的贡献在交易合约方面。这是被大多数西方制度经济学家忽略的领域,因为这个问题太复杂,很难看清楚。比如我们的新房装修,整个合约的接受是什么样子,不容易看清楚。但张五常的观察和解释很深刻,很独特,有很大贡献。另外,他甚至认为中国中央到地方的财政关系是一种合约的变种,不同于一般的市场合约。他的《中国的经济制度》有很好的分析。

11,坛友detouroffce:
张老师:
您好!
学生是浙江工商大学国际贸易学的研究生,数学不好,请问适不适合读博从事经济学科研教学工作,在当下数学和计量盛行的经济学研究背景之下,有何途径来弥补自己的短板。当然自身的理论基础也是一般,从事理论经济学研究也颇显勉为其难。期待并感谢谢老师您的中肯建议。
A:的确,需要数学和统计学的训练才能成为合格的经济学博士。如果你不能拿弥补这些,建议你关注经济历史。

12,坛友Airta:
老师,您好!计量经济学好难啊,您有什么建议吗?
A:HOLD住就行了,计量经济学并不那么难,要有信心。

13,坛友风吹过山谷:
张老师您好,您对我国珠三角地区的玩具加工业的萎缩怎么看?由于国内工资水平上升和成本上涨,这一批民营工业的发展方向在哪里? 谢谢。
A:其实企业家比我们任何人都知道该怎么做。中国有更大的内地,成本较低,可以转移过去。愿意转移到越南也可以啊。成本条件的变化是产业升级的催化剂。

14,坛友xiongxiangbiao:
凯恩斯主义和新凯恩斯主义;古典主义和新古典主义都有哪些代表性的人物啊?他们的主要的观点都是从哪方面来讲的啊?谢谢张老师!
A:哈哈,找本书一看就知道了,其实知道这些并不重要,我们过去的教学总是按照这个方式进行的,把什么学派、思想归纳的很清楚,其实这不是学习经济学的好方法。我次出国学习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在LSE,没有人讲X学派,Y学派。

15,坛友程龙义:
张教授您好:我想问一下
1.你对当前中国收入分配不均问题是怎么看的?
2.中国经济当前如何做好转型工作?
3.你认为马上召开的十八大会实施什么样的经济政策?
A:你的这些问题很难简单说清楚,也说不清楚。不过,收入分配是一个全球现象,那些做收入分配研究的朋友告诉我,中国的收入分配差距过大有很多因素,其中教育回报的差异是一个主要因素。城乡收入差距很可能在缩小了,但财产性收入的差距在扩大。所以很复杂。我一直认为,在初次领域要“价格做对”,在二次领域,实行有限的干预,最重要的是ZF要在公共资源(教育、医疗等)公平化方面做持久的工作。
我认为由于出现新的成本条件,中国的经济正在进入增长阶段变化的时期,我最近与BARRY NAUGHTON有一个对话,谈了这个问题,你可以在我的博客和网上看一下。
18大后的政策,我认为重点是推进金融改革,打破国有企业的垄断格局,尽快恢复实体经济的增长环境。
16,坛友yixin326:
尊敬的张老师,您好!国内有学者对国内的宏观经济学研究有这样一种观点:“中国有宏观经济,但没有宏观经济学。” 请问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而对于学习宏观经济学的学生而言,您有什么建议?谢谢!
A:宏观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是KEYNES的东西,但新的现象不断出现,不能完全得到解释,所以,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这样,没有一个适合本国的宏观经济学。宏观政策总是需要根据自身条件来设计。比如,中国总是更多利用数量(如存准率)而不是价格(如利率)来调控总需求。

17,坛友yanguoliusheng:
张老师,您好!我读过您写的许多著作,您经济学方面的研究对我的启发很大,尤其是有关ZF与经济发展方面!我现在也想利用西方经济学研究中国经济发展问题,但是,现在越来越感觉经济学向政治经济学方向发展了,不知道我的理解是否正确?再有就是,作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问题研究,感觉(可能是我错误认识)目前还没有形成一个令人信服的研究框架,那么就目前的中国经济现实及未来发展趋势,我们应当如何进行理论研究呢?敬请指导!A:发展经济学在发展中。新的经济现象出现了,原来的理论不能解释,必然早就一批经济学家去解释新现象并试图发展处新的框架来。比如,原来的中心-外围论是发展经济学的核心理论,现在不再流行,因为它不能解释东亚经济奇迹。中国经济的发展正在催生新的理论出现,我们都在为之努力。要建设新的理论体系,你必须要从研究具体的问题开始。

18,坛友只手遮天:
张教授您好,想问下您对过去十年依靠房地产和超发货币支撑的发展模式怎么评价,对今后十年的经济走势又持什么看法,谢谢
A:所谓依靠房地产支撑增长额说法值得商榷。有一个经济发展的国家不需要发展房地产吗?有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不需要土地开发吗? 谢谢。由于时间关系,也因为身体原因,就到此为止了。谢谢你们的提问。希望还有机会再聊。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