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浅谈对云南花灯歌舞的表现形式及艺术欣赏_其他论文

发布时间:2015-04-29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本论文在其他论文栏目,由人大经济论坛经管之家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bbs.pinggu.org/jg/,更多论文,请点经管之家查看 浅谈对云南花灯歌舞的表现形式及艺术欣赏
云南花灯歌舞戏剧是广泛流行于汉民族中的一种戏曲艺术形式。其突出特征是手不离扇、帕,载歌载舞,唱与做紧密结合的一种地方戏曲。它在流行过程中因受当地方言、民歌、习俗等影响而形成具有不同演唱和表演风格。它的渊源可以追溯于明代或更早一些时候的民间“社火”活动中的花灯,流行于全省各地和四川、贵州个别地区。
“花灯”来源于“社火”中的载歌载舞。就其内容来说,绝大部分是表现农村生活的,看上去通俗易懂,生活气息浓厚,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和欢迎。在不断的流传中,形成了活泼健康、朴实、开朗豪放、乡土气息浓厚的风格特色,从而表现了云南民族的花灯艺术特色。我作为一名花灯歌舞演员,通过这些年来对花灯的学习和表演,对云南花灯有了一些初略的了解,下面从几方面对云南花灯的发展演化,表现形式及艺术欣赏进行简单分析。
一、云南花灯的发展曾经历了四个阶段。
(一)老灯时期。辛亥革命前,流行于云南各地的花灯统称“老灯”。代表花灯作品有《拉花》、《团场》、《打鱼》、《乡城亲家》、《包二接姐姐》等剧目。
(二)新灯时期。“新灯”即为经过革新后的玉溪花灯。花灯艺人们从滇剧和曲艺善书中移植、改编了一批剧目,如《蟒蛇记》、《金铃记》、《白扇记》等。在音乐上引进了《十杯酒》、《虞美人》、《昭通调》等曲调,并将《出门板》、《五里塘》等传统曲调改编成板腔体式花灯。另外,也学习了滇剧的表演艺术和化妆,等这一系列变革,使玉溪花鼓改变了其以往的以歌舞为主的表演形式,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出现在舞台上。新式花灯的出现,受到广大观众尤其是城里观众的欢迎,很快影响到全省。
(三)红军灯、救亡灯、学生灯。红军长征途中经过云南姚安时,当地艺人编演了《洋人闹中华》、《抓兵曲》等小戏欢迎红军,时称“红军灯”。抗战时期,云南戏剧工作者组成“云南农民救亡灯剧社”到昆明、玉溪、普宁、通海和广东曲江等地演出。以玉溪花灯曲调为基础,编演了《抗战十二花》、《抗战十二将》等花灯调和《张小二从军》、《枪毙罗小云》、《汉奸暴》、《新投军别窑》、《茶山杀敌》等具有文学剧本的花灯戏,将《义勇军进行曲》的音调引进花灯音乐,创作出一支新的花灯调——复仇调。而解放战争期间,在昆明学生运动中和解放军滇桂黔边区纵队中,曾编演过《农村一家》、《血海深仇》等新剧目,时称“学生灯”。
(四)“灯夹戏”时期。1938年,云南农民救亡灯剧团被迫解散,花灯艺人熊介臣在昆明、玉溪一带教灯、唱灯。因把茶室改为花灯园子而出名,成为云南第一个花灯剧场,从此形成固定的职业班社。为适应职业演出的需要,花灯艺人开始大量移植滇剧剧目,把《四下河南》、《滴水珠》、《朱砂痣》、《狸猫换太子》、《红灯记》、《纱灯记》等,同时进一步吸收滇剧的表演程式、服装道具、舞台装置等内容。这种以花灯曲调唱滇剧剧目的方式,被称为“灯夹戏”。
二、云南花灯歌舞的艺术表现形式、特征及种类
云南花灯的表演形式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其早期的演出形式有两种:一种是盘灯,另一种是花灯。花灯最原始的演出形式是参与“会火”活动时的演出。“会火”即为“社火”,是云南农村和小城镇中一种宗教性的文艺活动。每年农历新年到元宵期间或在祈雨等场合举行。会火活动由轮值的村子组织。会火的队伍,除抬“土主”的外其余就是一支文艺游行队伍,其中包括耍武术的、耍杂技的和花灯队伍。“盘灯”是流行于滇东北一带的花灯表演形式。“灯头”带领花灯队伍到接待人家时,通常先由接待人家对唱。 等灯头都答对了,才被放进场。
花灯由于都是在广场演出,所以又被称为“簸箕灯”(形容其表演形式为圆形)或“吹地灰”。广场表演的仪式,各地大同小异。先参拜四方,祈求神灵保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然后开始演出。演出程序一般是先以集体花灯歌舞如《秧佬鼓》、《大头宝宝戏柳翠》、《团场》开场,然后再演出小型花灯歌舞或花灯小戏。
在花灯表演中,歌舞占了很大比重。花灯的“歌”包括“唱”和“打岔”两部分,很少说白。“打岔”就是有韵的说白。老灯中很少有不压韵的道白,因此“歌”和“舞” 就很容易在节奏上统一起来。
花灯歌舞的舞蹈动作,以“崴”为特色,故唱花灯也称作“崴花灯”,主要道具是扇子、帕子。“花灯越崴越喜欢,手帕扇子团团转”,就是对花灯舞蹈的真实写照。
而花灯之“崴”是云南花灯舞蹈的基本动律特点。这种舞蹈中的特点,体现在“崴”的动律上。“崴”主要是以胯在左右摆动,要和上身向相反方向左右摆动为主。“崴”主要强调腰要往上伸,切记不要放松在胯上,这样的“崴”动,才能够完整的反映出云南花灯的特点。没有“崴”,也就没有云南花灯舞蹈。可以说,“崴”是云南的特产,白族、彝族、傣族的民族舞蹈中都带有“崴”的成分。由于汉族的特殊审美心态和对人体的特殊理解,把“崴”提升为云南花灯的独有特点和核心,也是云南汉族人民的审美标准。“崴”在云南花灯中,分“正崴”、“反崴”、“小崴”和“跳颠崴”。这也构成了云南花灯中独有的四种动律和独有的风格特点。
三、传统的花灯歌舞种类
传统的花灯歌舞又包括三类,一类是只舞不唱。代表作有《狮舞》、《鹬蚌相争》、《凤引麒麟》、《唐僧取经》、《凤凰灯》、《猴子弹棉花》等。这类舞蹈,常以舞者掌握道具的工夫取胜。又比如《凤凰灯》中的凤凰,做工比较精巧的,舞蹈中其头、眼、嘴、翅、身、尾都可活动,舞者须操作得当,以表现凤凰的各种舞姿。二类是集体性歌舞。这类歌舞,有楚雄的《连厢》,姚安的《拉花》,嵩明的《团场》,罗平的《赞花扇》等。花灯舞蹈的对性有四十余种,且各有称谓,如:宝一对、三窝羊、五梅花、蛇褪皮、大荷花、二龙戏水、二龙出水、三面镜、跑四城、大十字、小十字、紫竹编篱笆、黄龙裹尾、螺丝转、里外落城、九连环、见空插花、老牛擦背、对出腰花、满天星、剪子破、凤穿牡丹、丹凤朝阳、双凤朝阳、满街跑、喜雀串梅、半个月牙、蝴蝶分须、五鼓穿阳、玉八仙、鸽子渡食、跑灯场等。
四、云南花灯的音乐
云南花灯歌舞离不开花灯音乐,它是云南花灯区别于其他剧种的主要标志之一。新中国成立后,云南花灯工作者搜集了近一千多首花灯曲调。这些曲调主要由三部分组成:一是来自民间的民歌小调,如《虞美人》、《十大姐》、《十杯酒》等。二是从其他曲种、剧种吸收而来的曲调。如《小放牛》以吹腔演唱;腾冲花灯的《安安送米》,唱的就是高腔;元谋花灯中的勾腔和玉溪花灯中的扑蝶调,系取自滇剧平板。三是明清小曲,主要有《金纽丝》、《挂枝儿》、《寄生草》等。另外,花灯唱腔中的道情、书腔是从云南扬琴中吸收而来。
云南花灯歌舞剧的演出都具有朴素单纯、健康明朗的民间艺术特色,充满着劳动人民的生活气息。
五、现代云南花灯名角具体代表人物:
史宝凤:国家一级演员,著名花灯表演艺术家,被国务院授予“有特殊贡献表演艺术家”称号。曾任云南省花灯剧团副团长,代表作有《红葫芦》、《探干妹》、《依莱汗》、《孔雀公主》、《七妹与蛇郎》、《喜中喜》等。
袁留安:这个名字在花灯界可能人尽皆知。他自幼热爱花灯、情如火,状如痴,终身迷恋,丝毫不减。艺苑耕耘56个春秋,在继承、革新、发展花灯艺术事业上,作出过巨大贡献。
花灯艺术已经传到了第五代,袁留安是第二代,第一代的艺术家都已故去,花灯老艺人中数其最为年长。
杨丽琼:云南玉溪市花灯剧团演员,曾荣获“文华表演奖”、中国戏剧“梅花奖”、全国戏曲现代戏汇演优秀表演奖,第五届中国戏剧节曹禺戏剧表演一等奖,第二届中国戏剧文学奖颁奖演出优秀演员奖,玉溪市“十大杰出青年”,云南省首届“五·四”奖章获得者等荣誉。
李丹瑜:云南省花灯剧团一级演员,云南省青年表演艺术家,昆明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云南省青年联合会常委,获第二十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成为云南省第六个梅花奖得主。2006年被授予“云南文学艺术贡献奖”。
六、云南花灯歌舞的艺术欣赏
作为一名云南花灯歌舞的演员,有必要对它的艺术欣赏有个基本的认识与了解。
舞是生命情调最直接、最实质、最强烈、最尖锐、最单纯而又最充足的表现。舞蹈不仅娱乐了大家的文化生活,也成为当前人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文化精神需求,还起宣传教育的社会作用。
花灯歌舞的欣赏是人们观看歌舞表演时对人体动态美所产生的一种审美活动。艺术欣赏是令人愉快的精神消费。生产以消费为目的,歌舞作品离开了艺术欣赏,艺术创造就失去意义,艺术作品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任何艺术作品都离不开接受与欣赏。花灯歌舞艺术也一样,花灯歌舞艺术欣赏作为一种精神的审美活动,是花灯歌舞艺术家与观众、歌舞活动与社会之间的桥梁,是检验作品社会功能的重要途径,更是花灯歌舞作品实现其价值的主要依托。只有经过人民群众的观赏,才能最终使其成为现实的艺术,实现自己的价值:改造社会、教化人心、从而获得艺术生命。可以这么说,艺术创造者之需要欣赏者,正犹如千里马之于伯乐。
以上就是本人对云南民族花灯歌舞肤浅的一点了解和认识。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