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金融时报:世界经济是如何坠落的?(下)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据英国《金融时报》12月10日报道,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专访FT首席经济评论家马丁.沃尔夫:在沃尔夫看来,奥巴马政府可能会倒向贸易保护主义。如果几年后中国经常账户盈余仍未缩小,美国人就会说:我们要开征进口附加税了。

  张力奋: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陷入金融困境的国家都认定,应该为本国银行机构纾困。另一方面,比如说,即便在欧洲和欧元区内部,各国的对策上又存在很大分歧。例如,德国和法国并不相信削减增值税会刺激消费。欧美之间在政策层面上一致行动,谈何容易?一些国家,比如英国,正对其经济政策做根本调整,几乎是180度转弯,牺牲原定基本立场。布朗(Brown)领导下的新届工党政府抛弃了已奉行十多年的审慎的公共财政政策。病急投医,它们会成功吗?

  马丁.沃尔夫:这里存在两个问题。第一,西方各国对财政刺激的确存在截然不同的看法。这就带来一个问题:那些有意采取财政刺激措施的国家,恰好是最不具备这种能力,而那些可以负担这种做法的国家,又不会采取此类措施。因此,如果德国人袖手旁观,这可能会使失衡更为严重。这正是让我颇感担忧的事情。欧洲内部存在巨大分歧,而且分歧不只局限在欧洲大陆人与所谓的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人之间。欧洲各国最终所达成的全部刺激措施可能是杯水车薪,这就是西方各国在相互协调方面的现状。真正令我担忧的是:我们最终将看到全球失衡并未改变,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的财政状况却明显恶化。这多少可谓是种灾难性的结果。

  第二个问题,是某种程度上英国将出现何种情况?显然,工党政府已抛弃自己全部的原则,他们推行的政策实际上比我们大多数人所意识的更具扩张性。这种做法如何起作用?我认为诚实的答案是:我们不知道。工党政府采取这些非常措施的理由是:我们所处的境况非同寻常,面临通缩以及由通缩带来的一场真正的经济崩溃风险。我认为,美国的处境也一样。这种局面下,你不能再袖手旁观。政府扩大财政赤字,只需从央行借款为其提供融资即可,我们知道这么做就会有效果。好的,那么就这么做。当然它也可能在某个时候带来爆发恶性通货膨胀的风险。工党政府的观点是:像英国这种负债水平的国家,无法承受陷入通缩的风险。我赞同这一观点。通缩的确非常危险,历史将证明这一点。我们不希望最终出现这种局面。因此,我希望工党政府的措施,能收到效果。如果它没有奏效,我们可真要陷入最糟糕的境地了,这不仅是因为政府的财政状况,还因为我们将落入通缩性债务陷阱--这意味着债务的实际价值始终在上涨,而家庭收入却没有增长--这是非常糟糕的。

  张:许多人现在将投行视为引发当前这场危机的坏孩子、但也导致了自身的解体,是一大悲剧。2008年一季度后,国际投行的业务几乎已经消失,整个行业也声名扫地。是否那么可以说,投行作为一个行业,是否已走到尽头,可以向它告别。它不再能够以以前的运作模式存在了?

  马丁.沃尔夫:是的。纯粹意义上的独立投行已经消亡,不论怎么说,它都已经成为过去。唯一两家以独立机构身份幸存下来的投行--摩根士丹利 (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也已成为商业银行。从技术角度看,它们现在是美联储体系的一部分。这意味着它们将受到与银行相同的监管,不能再以过去的方式行事。

  从这个意义上说,投行作为一个独立行业已不复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投行业务的消亡,因为所有银行的内部都设有投行部门,从事大量投行业务--或者说,过去从事过大量投行业务。所以更深刻的问题是:中间业务会在多大程度上被传统商业银行业务所取代,以及某些形式的资产证券化和证券(含衍生品)交易会在多大程度上持续下去--衍生品显然是证券一个重要的部分。在目前阶段,我还是认为,我们不知道结果将会怎样。我倾向于认为,如果处理得当,资产证券化还是有价值的,前提是这类证券是以一种透明的方式打包、在交易所而非场外市场(OTC)交易、有透明的标准、出售给自身杠杆比率不高或至少拥有长期债务的机构--这为金融体系增加了大量约束,理论上应会起到效果。

  现在,如果资产证券化以这种形式出现,央行和监管机构显然就会在监管这类市场的流动性上发挥作用。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投行业务就将存在下去。当然,诸如为并购提供咨询等其它类型的投行业务,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恢复。众多衍生产品市场也将以某种方式继续存在。

  因此,我认为会有大量基于市场的业务,而不是基于资产的业务(会存在下去)。当我们度过难关时,银行的表内业务仍将是任何设想中金融体系的核心部分。也许经历过这场可怕的动荡,我们最终会拥有一个更健康的金融架构。不过目前看起来,我们不太可能重新回到一个纯粹意义的投行时代了。这对银行监管来说,就造成了一个很大问题--。其原因是:幸存下来的机构往往是那些极庞大的巨型银行,它们内部的结构非常复杂,从事着所有你能想象到的业务。这就引发了三个风险:第一,这是一种寡头垄断,对竞争极不利。第二,因为它们所从事的业务太多,非常不透明且难于管理。第三,出于同样原因,它很难监管。因此,危机过后,出现这种由巨型银行构成的寡头垄断不是理想结果。这些巨型银行之所以能幸存下来,从根本上说,是因为那类商业银行都能从政府获取资金。我觉得,这意味着我们应该让投行以某种形式继续生存下去,但要对于它们的运作方式、它们所参与的市场的监管方式、金融产品的监管方式和交易场所、以及资本化--都必须重新考虑。

  张:另一件事,就是看美国人下一步将如何行动。奥巴马(Obama)已公布了他的财经团队,其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出掌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Economic Recovery Advisory Board)主席,拉里.萨默斯 (Larry Summers)当上了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席。你与萨默斯很熟,是私人朋友他还是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从该团队人选看,可否察觉奥巴马经济政策的走向?

  马:首先,这个团队的特点非常明显。他们都是极聪明的人,这一点不容置疑。保罗.沃尔克将发挥很大作用。如果说到该团队的全部人选,我还要把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新任主席克里斯蒂娜.罗默(Christina Romer)加进来。这些人真的非常非常聪明。其次,他们都是很务实的人,并不特别在乎意识形态。我认为他们属于中间偏左人士,但偏中间路线。他们非常务实和灵活--做事不会受制于意识形态,只要有实效,他们就会去做。第三,他们非常偏重于美国自身,希望美国早日复苏。他们首先关注的是美国的不平等现象- -远比他们在克林顿(Clinton)任内时更为关注这些问题。第四,虽然他们非常侧重美国,但他们也都具备国际经验和国际视角--这一点很重要--并致力于一个大体上自由的国际经济。他们根本不是那种持贸易保护主义立场的民主党人,他们坚定致力于巩固美国的自由国际主义传统。不过,他们也会很强硬。

  张:但是,奥巴马是个新人,但是在支持全球化的问题上, 他的个人记录并不突出。人们也许会说, 他在本能上或许更倾向于贸易保护主义?

  马:我认为这很有可能。但我必须说,他是否真的想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我以前也曾经这么认为过)?如果他真想那么做的话,那他可实在没有选对政策顾问。事实表明,他在许多方面都没有倒向贸易保护主义,他也是个十足的实用主义者,会去做那些必须要做的事情。实际上,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也许是过去30年中最具保护主义色彩的美国总统。他推出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比其它任何总统都多,但这并非因为他是一位贸易保护主义者,而是因为他是一位实用主义者--这实际上与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不同。奥巴马可能会采取贸易保护主义,但他对上述人士的任命非常明确的表明,他不会在意识形态上固守这一立场。如果他想那么做的话,他就不会选择上述人选。如果他固守这一立场,那么会非常愚蠢。我认为他也会非常务实,并具备传统的美国式自由国际主义的广阔视野。

  不过他知道,美国正陷于可怕的困境,会出现大量贸易保护主义游说活动,他将不得不在某些事情做出让步。我确信将会出现贸易保护主义行动。但如果新一届美国政府立刻采取严格的贸易保护政策,我会感到非常吃惊。不过,我确信,美国人会在其中一个领域有所表示--他们会对那些像中国这样拥有大量经常账户盈余的国家说:你们必须要减少顺差,你们必须加大国内支出。他们不会在这件事上和颜悦色,而会非常咄咄逼人。可以想象的是,如果中国几年后仍没有动作,经常账户盈余也未缩小,美国人就会说:行,我们可要开征进口附加税了。他们对日本就是这么做的,或者说在上世纪70年代初曾以此威胁过日本。

  因此,我认为新一届美国政府会如我所说的那样非常苛刻,对待贸易伙伴会非常强硬。但我不认为,这仅是一届只关注本国事务、奉行贸易保护主义的政府。对这一点我是相当清楚的:如果奥巴马想那么做,他选择这群幕僚的决定就非常奇怪,因为那实在不是这些人所擅长的。他们是更传统、更持自由国际主义立场的民主党人。但正如我所说,他们也都是实用主义者,我想顺便提一句,奥巴马也是如此。奥巴马不是一位经济学家,他对经济学考虑得不多,我推测这就是他选择这些聪明人的原因。而他显然也喜欢这些聪慧的顾问,我推测他在做决定时会以这些人给他的建议为基础。而他从这些人身上得到的建议也会很相似,我认为他不可能全盘拒绝。他会在很大程度上遵从他们的建议,并从他们身上汲取经验。奥巴马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向贸易保护主义偏离,但是这个程度不会像我此前认为的那么大。

  张:依你之见, 奥巴马走马上任,百日之内, 会最先推出什么样的经济方案?

  马:我们肯定会看到,奥巴马将宣布一项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他们要做的头一件事就是这个。我预计他们还将采取下列措施:会表示要对医疗进行认真改革;他们肯定还会表示,将如何应对长期预算的挑战;他们将出台一些认真的方案,处理美国家庭债务和银行收回房产问题。我不清楚具体内容,但其中肯定会包括一些针对此类问题的措施;他们还可能会对某些企业进行纾困,尤其是汽车制造商。

  我预计,他们接下来会相当仔细的制定对金融部门整体重组的方案,而不会再像我们以前看到的那样只做些小的修补。我还预计--并且希望--他们会出台一项迅速解决金融机构的的方案。

  虽然他们不会立刻制定出有关国际经济体系的方案,但他们会把注意力集中两大问题上。首先是解决全球失衡,像中国、日本和德国这类贸易盈余国家需要加大力度刺激本国需求。这类国家在此问题上会面临很大压力。我还认为,他们对全球监管的前景和运作方式会很感兴趣。但我不敢说这会在奥巴马上任头100天内展开--不过,在头100天内宣布有关气候变化和能源问题的重大举措是有可能的。

  如果他们要讨论气候变化,那么焦点问题之一就是让中国和印度接受非常苛刻的限制条款,而这一过程本身也相当棘手。全球上下的普遍看法是,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在气候变化的问题上事情会变得更容易,但我认为这种看法大错特错。新一届美国政府将更高效。很明显,奥巴马是一个很有效的组织者。这是显而易见的。我认为,新一届美国政府会比我们在过去八年中看到的这两届更投入、积极和苛刻。在这八年中,头四年的那届美国政府非常积极,奉行单边主义,一意孤行;而后四年的这届美国政府则没有多大作为。现在,我们将迎来新一届积极奉行多边主义、非常投入和非常苛刻的美国政府。因此,全球其它国家会发现:对新一届美国政府要比应对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更棘手,而不是更为容易。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