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中国生命创造力百年沉睡一个世界经济总量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世界改革开放与财富释放高端会议召开

中国生命创造力百年沉睡一个世界经济总量

2013年是人类两种印钞机大提速的一年

发表时间:2012年12月13日

来源:《人类可持续发展新动态》胡为民 赵禅瑜声 苑艺

2012年12月12日——13日“世界改革开放与财富释放高端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旨在从全球视野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历史地位、现实困境、主导原因、科学路径及操作方法,以运用“世界文化两弹一星”之救世法宝,实施《世界生命价值最大化释放北京行动纲领》,实现中国及世界改革开放向财富释放一变九科学转道质变升华腾飞。世界文化两弹一星之父、世界金融领袖、世界财富释放一变九执行委员会主席田治华先生到会发表了振奋人心的《中国及世界迎来生命价值最大化释放启动时刻》的科学报告,首次揭示了中国百年沉睡了一个世界财富总量与世界百年沉睡了九个地球村财富总量的严峻事实,他以此为中国及世界新一轮改革开放提供了明确目标、科学路径及操作方法,使与会者深感醍醐灌顶,拨云见日,腾飞有望。会议做出了十大决定,即选择在中国北京科学培育世界各国总统、总理、财长、央行长、部长等世界级领袖,培育“世界50国无悬崖财政”、“世界50国无通胀央行”、“世界100家财富释放一变九金融产业集团”、“世界3,000家财富释放一变九经济产业集团”、“世界5,000家财富释放一变九社会产业集团”、“世界5,000座财富释放一变九生态城乡”等等,这乃是中国成为“新世界文化中心”与“世界软实力大国”之后的重大世界文化、经济、社会、生态提质事件,为2013年中国和世界经济社会转道质变腾飞开辟了一条“金光大道”,会议祝贺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及人民获得如此殊荣。我们《人类可持续发展新动态》特从会场发出这一重要新闻资讯。

世界财富释放一变九执行委员会主席田治华指出,纵观人类经济社会发展史,我们可以清楚看到,15世纪以来的人类地理大发现等科学成就,终于打开了人类自我封闭的视野,因而人类便开始寻求国家体制、经济体制、社会体制的改革创新,建立“以资本为轴心”的与整个世界资源配置相一致的开放市场。所以,改革与开放成为世界工业化发展的一对助推器,它领跑世界300多年,为人类从农业时代转变为工业时代做出了贡献。然而,由于这种旧世界文化孪生的“以资本为轴心”投资、贸易、消费三驾马车发展方式的改革开放,已经使整个人类特别是发展中国家陷入了经济、社会、环境及政治不可持续生存与发展之中,例如,率先实施改革开放的非洲大陆,迄今激荡着当年的“城市化”把“土地有产者”变为“城市无产者”,再由“城市无产者”变成“社会饥饿者”的社会矛盾,由此造成非洲大陆的生命价值一直衰退至今。根据北京科学家团队“拯救世界50年万里行”调研提供数据分析,中国所有者、管理者和生产者的生命创造力、财富增长力、联合劳动聚合力的“三力平均释放值”仅有7%,特别是6亿多农民的“三力平均释放值”仅有2%,尚处于封建时代“井田制”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组织状态,由此使中国城乡沉淀了约230多万亿元实体经济总量与230多万亿元金融经济总量;使每一名中国人每年少获经济份额高达33.8万元,相当于5.36万美元;总计使中国每年少创经济总量约460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73万亿美元,恰好比今天世界经济总量70万亿美元还余出3万亿美元。如若中国科学实现这一正常值经济目标,今天世界经济总量应该是143万亿美元,中国占世界经济总量比重不是今天的10%,而是51%,这正是中国大唐盛世、永乐盛世、康熙盛世的国人尊严与地位,也正是习近平总书记唱响的“中国梦”之灵魂所在。另外,从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现状看,世界各国“三力平均释放值”均在4%——18%之间,由此使世界每年丢掉九个地球村财富总量约630万亿美元。

那么,如何崛起沉睡的财富金山呢?“世界文化两弹一星”能否引领世界改革开放越出“以资本为轴心”不可持续发展资本时代衰退深渊,科学转道质变升华到“以生命创造力为轴心”可持续发展生命时代质变腾飞即生命价值最大化释放的新道路呢?

田治华主席指出,形成世界生命价值巨大沉淀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一言以明之,就是旧世界文化条件下的改革开放造成了以资本为轴心的文化资本化、土地资本化、住宅资本化、人力资本化、资源资本化、服务资本化、社会资本化及政治资本化,使全人类成员成为资本的“学奴”、“工奴”、“钱奴”、“房奴”、“车奴”、“性奴”、“文奴”、“选奴”、“战奴”、“亡奴”,最终使世界各国改革开放的美好愿望大大缩水以致化为泡影,甚至许多国家发生了亡党、亡国、亡军队、亡民族的悲惨大结局。不言而喻,改革开放本来是人类寻求个人、企业、城市、乡村、区域、国家及世界的可持续生存与发展之道,但300年来我们的改革者没有对影响世界300年工业化进程的亚当·斯密《国富论》、卡尔·马克思《资本论》及约翰·梅纳德·凯恩斯《通论》的传统文化进行科学突破创新和填补空白;没有以此超越创新揭示新规律、原创新文化、首创新科学、填补新产业;没有能够建立引领人类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新世界文化——《新世界文化总论》、新世界科学——《人类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总工程》、新世界产业——《世界财富释放战略动力引擎产业》;更没有遵循世界三大文化创新成果完成经济体制和社会体制顶级设计,确保实现国家财富释放一变九、人民财富释放一变九、世界财富释放一变九。所以,在人类尚未完成世界经济社会体制顶级设计之前,没有那个国家或地区改革开放成为全方位成功案例,许多国家甚至伴随时间推移和矛盾质衰演变,使后发矛盾诸如人口红利消失、地价暴涨、成本飙升、恶性竞争、市场失控、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疾病蔓延、分配不公、两极分化及社会动荡等复合性矛盾与极限性风险爆发,彻底吞逆前期已经取得的初步改革开放成果,最终使世界各国改革开放以今天整体不可持续生存与发展而陷入困局、僵局和死局。无奈之举,选择了早已过时和失效的“量化宽松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提速印钞机,大批量向市场投放流动性资本货币,把人类经济社会推向崩溃的深渊。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