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经济学人》封面文章:愤怒的中国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中国正处在一个令人感到惊恐的情绪中,上千的中国人挥舞着排外的拳头,这样的景象显示一个国家在通往超级大国的路上有可能会出现一股比一些乐观人士估计的更危险的力量。但这并不仅仅是外国人士需要担心的:对这样的民族主义持支持态度的中国政府,同样令人担忧。


最近三十年,虽已完全舍弃了共产主义,但在名号上仍然保留的中国政府通过在经济上取得的成就依旧保持着对权力的垄断,许多中国人享受到了他们的父辈不敢想象的繁荣。对他们来说,再也没有必要提起他们父辈在孩童时期所遭受的恶劣的外部环境了,他们需要新的人生追求。



政府的解决办法是承诺他们中国将会在国际事务中恢复到它应该在的位置。因此,我们看到了赢得奥运的骄傲和对火炬在传递时所遭受到反对的愤怒。但是,对民族主义的利用是一把双刃剑:当然,它能够为国内的不满提供一个有效的发泄途径,但是同样也会导致政府自身惹火烧身。



火炬的传递激起了所有各式各样的对中国政府不满的抗议者:西藏,中国的人权记录,与一些不受欢迎的政府保持良好关系。所有的这一切吸引了上千流亡海外的中国人,国内的中国人以及互联网上的中国人。



中国人民的愤怒集中在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偏见和所谓的“反中国”,人们指责这些媒体忽略了藏民在三月份的暴行。从这个出发点,一些中国的拥护者开始宣扬西方自由民主的虚伪。他们认为用西方的教义来评价中国是不正确的。他们进一步引用双重标准的证据:西方将对环境污染最严重的工业引入中国,同时又希望抑制这个国家二氧化碳排放,从而有可能妨碍中国的经济发展和限制人们拥有属于自己的汽车。随着美国总统选举的进行,可以预见会有更多的有关中国问题的恶斗,而贸易保护主义者可以轻易的把自己伪装成反对“被溺爱的独裁者”的高尚斗士。



中国的愤怒不仅仅限于那些对所谓的罪行的指控,它也反映了中国的一种担心:不满和恐惧的西方决心阻止中国的崛起。奥运会被看作中国理应获得尊重的机会。抗议者,评价家和抵制威胁都被看作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拒绝接受与中国为伴的一部分。



毫不怀疑人们对那些罪行的指控的愤怒是自发的;但是这会给人留下人们都完全团结在政府之下这样的错误印象。中国如同印度一样,在国土上有上百万的叛乱者。众多的农民对他们的土地被当地腐败的官员吞噬而感到愤怒。人们对中国因经济增长而造成的被污染的空气,河流和湖泊感到震惊。努力工作,诚实的公民对腐败,不关心民众疾苦并且迅速制富的官员感到愤怒。GCD仍然玩弄法律和正义于股掌之间。



这对政府来说是危险的,大众的愤怒,一旦形成,就能够很容易的转换目标。本周中国将纪念漫长的革命时期中极为重要的一件事――1919年5月4日抗议凡尔赛协议中对中国的侮辱(将德国在中国的权益转交给日本)在当时是由中国共产党发起了这次运动,现在,抗议者对中国的尊严受辱这一不满可能会转变为对政府的不满,因为政府的无能而无法保卫其尊严。



西方商人和政治家因中国的愤怒而被推到了对立面。作为奥运会的赞助商他们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然而西方的消费者和股东要求他们反对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但在中国,企业的合伙人和消费者也相当敏感。西方的政治家同样面临这样一个困难的平衡。他们需要认识到中国在很短的时间内赶了上来并且为它的公民们提供了崭新的机会和自由,虽然这样的机会和自由离民主还很远。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应该拍中国的马屁。西方的领导人有责任关切人权,西藏和其他敏感的话题。他们不应该放弃努力,中肯一点,施加压力:中国已经逐渐的在缅甸,朝鲜,和苏丹问题上展现的负有责任。它也已同意与Dalai Lama展开对话。这些都归功于,尽管不全是来自国外的压力。



悲观主义者认为如果中国面对太多的压力,强硬路线者将代替现在的“温和主义者”上台。但即使这样,也很难看到他们将如何人终止中国30年的改革开放进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快速的融入世界,这样一个空前的现象看起来是无法逆转的。但仍可采取一些措施使之变得易于掌控――包括改革已经有60年的旧的世界体系结构。但是西方世界和中国都必须学会共存。



对于中国,这意味着学会尊重国外涉足那些甚至是别国“内政”的权力。一个对批评有效的反馈不仅对中国崛起是有必要的,同时也利于保持国内稳定;有时政府可能会将人民对国内的不满转移到对国外事务的愤怒,但这样的愤怒一旦被点燃,就很难被控制。最后,中国的领导人需要面对的是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环境污染,贪污腐败和虐待人权。这些都是导致这个国家处于一种危险情绪的因素,人民需要它。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