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pixiu76@163.com
2947 13

大宗交易背后有玄机:A股减持产业链"黄牛党"调查 [推广有奖]

  • 0关注
  • 19粉丝

教授

0%

还不是VIP/贵宾

-

TA的文库  其他...

金融数据分析

高阶数学

高阶外语

威望
0
论坛币
9664 个
通用积分
233.1913
学术水平
8 点
热心指数
23 点
信用等级
6 点
经验
332 点
帖子
1220
精华
0
在线时间
741 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1-24
最后登录
2021-11-7

pixiu76@163.com 发表于 2011-11-24 12:19:37 |显示全部楼层

+2 论坛币
k人 参与回答

经管之家送您一份

应届毕业生专属福利!

求职就业群
赵安豆老师微信:zhaoandou666

经管之家联合CDA

送您一个全额奖学金名额~ !

感谢您参与论坛问题回答

经管之家送您两个论坛币!

+2 论坛币

        国库券有伐?有国库券伐?”上世纪80年代末,一群精明的上海人在全国各地掀起了倒卖国库券的热潮。凭借“七进八出”(即七折买进,八折卖出)的简单盈利模式,国库券“黄牛”们赚得盆满钵满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2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证券市场又诞生了一批新的“黄牛党”。与当年倒腾国库券有所不同,新时期的“黄牛”们将目光瞄准了解禁后的A股限售股。

       通过证交所大宗交易平台95折接货、市价出货。“黄牛”们重复着前人的套路,赚取粗看微薄、实则丰厚的利润。

       记者调查后发现,一个完整的A股限售存量股份减持产业链条已经形成,且正充分享受着政策所带来的“红利”。

       不过,A股大盘自7月份以来的连续下跌行情,也让这些操作大宗交易的“黄牛”们难受不已,有的贸然接盘,在市场下跌后出不了“货”而被深套;有的则不敢轻易出击,暂时将资金闲置,等待大盘转暖后再觅赚钱良机。

   

大宗交易套利“三步曲”

    “黄牛党”们操作股票大宗交易的具体做法分为三步:在市场上找到拥有限售存量股份的大小股东,并与之建立密切联系; 第二步,等待限售存量股解禁,以“批发价”——通常为股票市价的95折吃进;将收来的这部分股票在二级市场卖出。一买一卖之间的价差,就是套利交易的全部利润。

     “市场本轮下跌前我们这行特别好赚,收益好的时候,年化收益率肯定超过100%。即使在现在这个市况下,只要周密操作,年化收益超过30%也并非难事,比起打新股,更是要强得多。”以接盘A股解禁限售股为生的职业“黄牛”高守(化名)告诉记者。

       对于“黄牛党”的称谓,高守并不避讳,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我就是黄牛,黄牛最善于发现被普通人忽视的赚钱机会。”

       高守始终认为,自己所从事的是一种无风险套利游戏。具体做法分为三步:第一步,在市场上找到拥有限售存量股份的大小股东,并与之建立密切联系;第二步,等待限售存量股解禁,劝说股东以略低于市场成交价的“批发价格”,通过大宗交易平台把解禁股卖给自己,“批发价”通常为股票市价的95折;最后一步,将收来的这部分股票在二级市场卖出,一买一卖之间的价差,就是套利交易的全部利润。

       为什么有人愿意以低价转让解禁后的限售存量股呢?这与20084月颁布的《上市公司解除限售存量股份转让指导意见》息息相关。《指导意见》规定,股东一个月内公开出售解除限售存量股份数量超过该公司股份总数1%的,应当通过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平台完成。已经完成股权分置改革、在沪深主板上市的公司有限售期规定的股份,以及新老划断后,在沪深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在IPO前已发行的股份,都属于“限售存量股份”范畴。

      限售存量股份渡过解禁期后,上市公司股票名义上实现了全流通。但在政策限制下,套现解禁后的限售存量股,不能在二级市场上随意卖出,每月超过1%的部分,必须走大宗交易平台。

      与电脑随机撮合成交股票二级市场交易有所不同,大宗交易对象买卖双方系自行寻找。换句话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交易对象,大宗交易就无法完成。

     2008年《上市公司解除限售存量股份转让指导意见》一出,我就意识到其中蕴含着巨大商机。”高守向记者解释,当时大宗交易平台比较冷清,很难找到交易对手。没有交易对手,就意味着大小非很难迅速套现解禁后的限售存量股;尤其在急需资金周转的时候,大小非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手中的股票,除了干着急,没有任何办法。

      如果有人愿意帮助大小非解决这个难题,是不是就能获得一定的回报呢?正是抱着这个极为朴素的想法,高守开始了自己的职业“黄牛”生涯。

      高守“创业”之初的资金并不多,约1500万元,刚过大宗交易的起步门槛。根据交易规则,A 股单笔交易数量不低于50 万股,或者交易金额不低于300 万元人民币的,即可采用大宗交易方式。扣除交易成本和冲击成本,每笔套利交易的收益约3%左右。

      随着时间的推移,高守的资金越滚越大,能够承接的单子也多来越多,可动员的解盘资金解禁亿元。用风生水起来形容高守的“事业”一点都不为过。

二维码

扫码加我 拉你入群

请注明:姓名-公司-职位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未注明则拒绝

关键词:大宗交易 黄牛党 产业链 中国证券市场 股权分置改革 中国证券 交易平台 记者调查 产业链 黄牛党

stata SPSS
pixiu76@163.com 发表于 2011-11-24 12:20:05 |显示全部楼层


   券商与私募信托“分食”


      证券营业部掌握着一部分大小非客户的信息。有些大小非的存量限售股份虽然已经解禁,但还没有卖出过。成功撮合大宗交易,营业部的佣金收入也因此有所增加。有的私募信托产品直接募集资金用于大宗交易买卖。

     “请问您最近股票做得怎么样?”、“请问您现在的交易佣金是不是很高?”胡冰是上海某证券营业部的一位资深客户经理,平日里经常接到证券同行的“来电骚扰”,胡冰每次总是一笑置之。但自今年4月起,胡冰连续接到几个求购大小非的电话,这引起了他的重视。

     “有大小非要抛股票吗?我们有资金,有多少可以接多少。”出于职业敏感,胡冰挂断电话后,详细地查阅了存量限售股份解禁和大宗交易的有关规则和政策,发现其中确实存在套利空间。

      大宗交易通常是以前一个交易日的二级市场收盘价作为谈判依据,上下波动幅度不能超过10%,否则交易所不予受理。只要卖盘方出让折扣大于五个点,且次日股价没有大幅下挫,接盘方就有利可图。

      胡冰认为,相对于波诡云谲的二级市场,大宗交易的盈利相对确定。每日每单平均收益率为2%-3%左右,年化收益非常可观。一旦行情趋势向好,盈利更可成倍放大。

      接盘解禁限售股的资金门槛并不高,但平均每笔3%的稳定收益却极为稳定。由于大宗交易过户的股票次日开盘即可抛售,持有时间极短,风险可控,资金使用效率也非常高。胡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营业部的几个大户,大户纷纷表示,这种模式可行,只要胡冰能拉来“票”(文中指合适的可操作的股票标的,下同),自己就愿意扮演“黄牛”的角色。

      作为中介机构,证券营业部还掌握着一部分大小非客户的信息。有些大小非的存量限售股份虽然已经解禁,但还没有卖出过。胡冰主动出击,成功撮合了几笔大宗交易,价值数千万元,营业部的佣金收入也因此有所增加。

      证券市场没有秘密,任何新生的稳健盈利模式很快就会流传开来。

     2011年9月,磐厚大宗交易网挂出了一个信托产品的募集说明书——磐厚大宗交易信托产品。该产品的盈利模式与个人“黄牛”们如出一辙,有所区别的是,个人“黄牛”使用自有资金接盘,但信托产品的资金则是募集而来。

      磐厚大宗交易信托募集说明书预计募集资金1亿元,假设资金使用率为每周一次,每次平均收益1%,全年的收益率可达50%。说明书约定,信托管理人提取25%的业绩报酬,如果信托收益如期实现,投资人一年可获利37.5%。

     “现在,愿意充当黄牛的资金越来越多,而合适的‘票’源却越来越难找。”胡冰向记者感慨,原本只是少数个人投资者在做,现在营业部大户、信托产品也加入战团,竞争日趋激烈。“实际上,绝大部分黄牛都只是业余黄牛,与职业黄牛相比,业余黄牛的找‘票’能力颇为不如。”

   

  钱多“票”少



     上海最大的几个专做大宗交易标的买卖的“黄牛”,每人手下都雇佣了一两百人之多,每天的任务就是四处寻找解禁“票”源。拜访也好、电话也好、朋友介绍也好,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只要最终能够促成大宗交易,大黄牛就会给出一笔“中介费”,费率一般为一个百分点。

      据业内人士保守估计,目前活跃在大宗交易平台上的“黄牛”资金至少有数百亿,其中,“职业黄牛”占据了半壁江山。

      记者发现,为找到合适的“票”源,“职业黄牛”们堪称无孔不入。

     “2009年下半年开始,找“票”就不那么容易了。”职业黄牛高守对记者表示,一开始自己用了不少“笨法子”,例如,在某上市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前夕,高守大单吃进该公司股票,成为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然后名正言顺地去召开股东大会。股东大会上,高守与其他大股东畅谈公司发展前景,并交换联系方式。几次拜访之后,双方建立起一定的信任感,高守顺势提出收购方案,则不显突兀。

      为取得对方信任,高守甚至愿意为急需现金的股东提供无息贷款,条件这些股东将来在减持解禁限售股的时候不再选择其他黄牛。

      高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有一个股东手握市值4亿元的限售股,想短期融资5000万元,我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愿意借给对方5000万。按10%的利率来算,5000万元年息500万元,我可以不收这500万利息;只要这4个亿限售股解禁之后,和我做大宗交易,按5个点的收益计算,能进账2000万,相比之下,500万的利息不要也罢。”

      这种找“票”的法子虽好,但毕竟效率低下。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职业黄牛”们想到了雇佣“马仔”。

     “大宗交易最直接买家:陈先生138XXXX9756(先验资后交易),求购特变电工1000万股”;“奇益投资:实力买家卫雄光

     139XXXX7706,求购两面针300万股”;“赵先生189XXXX0199(信誉至上),求购丹化科技500万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的“大宗交易专区”,形形色色的大宗交易意向申报信息尤为引人关注。事实上,这里已经成为了“黄牛”们寻找解禁“票”源的重要渠道。

      记者随意拨打几个手机号码后发现,这些发布大宗交易求购信息的人都声称自己是直接买家,绝非中介。但事实上,这些求购信息的发布人多为“大黄牛”雇佣的“马仔”。

      据业内人士介绍,上海最大的几个“黄牛”,每人手下都雇佣了一两百人之多,每天的任务就是四处寻找解禁“票”源。拜访也好、电话也好、朋友介绍也好,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只要终能够促成大宗交易,大黄牛就会给出一笔“中介费”,费率一般为一个百分点。

      在胡冰看来,一个点的中介费已非常可观。“接盘黄牛自己也就赚3-5个点,拿出1个点给介绍人,也算不错。”胡冰自己也充当过几次中间人,深刻感觉到中间人越少越好。“听说有一单生意,前前后后中间人有6个之多,最终6人平分了这笔钱。”

      今年以来,A股二级市场走势不振,但这丝毫不影响大小“黄牛”的生意。据记者统计,截至三季度末,两市大宗交易累计成交额已达1012.5亿元,全面超过2010年全年的成交金额891.7亿元。此外,从成交笔数也实现大幅攀升。1-9月两市累计发生大宗交易3643笔,较去年的2898笔,增幅超过25%。

      

备受争议的地方退税政策



       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随着大宗交易热潮的兴起,一些特殊的证券营业部逐渐引起市场关注。2010年7月起,国盛证券鹰潭营业部、国泰君安鹰潭营业部频频成为大宗交易的卖出席位,业内称之为“大宗交易减持集中营”。

       江西鹰潭并非资本市场发达的区域,当地证券营业部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解禁限售股呢?记者调查发现,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

      2009年12月,财政部、国税总局、证监会三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个人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从2010年起,个人所持限售股减持所得须按照“财产转让所得”征收20%的个税。

      在这20%的个税中,国税占60%,地方税占40%。国税部分无可动摇,但地税部分却有回旋余地。为招商引资,江西省鹰潭市政府2010年上半年出台《鼓励个人在鹰潭市辖区证券机构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的奖励办法》,办法规定,如果个人限售股东愿意来本地营业部减持,政府可将限售股东减持个税的地方实得部分的80%作为奖励返还给纳税人。纳税人如果愿意将奖励全部留在鹰潭投资置业的话,还可按个税地方实得部分的10%再奖励。

       该优惠政策的吸引力显而易见———以个人减持扣除各种成本费用后所得1000万元为例,应缴纳20%即200万元个人所得税,但如果转户到鹰潭减持,个人可得地方税收优惠64万元,再扣除掉对奖励部分需缴纳的20%即12.8万元的个税后,实际减免税收51.2万元,占比高达5.12%。

       地税可退的消息不胫而走。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继鹰潭之后,多个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类似的退税政策,力度虽然不及鹰潭,但也颇具吸引力。直到今天,仍有不少地方政府还在执行地税返还的政策。

      “这种做法合法,但不合理。”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政策上讲,地方政府有权处置地税,只要不影响国税的缴纳,这样做没有问题。“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个税的异地缴纳,实际上是动摇了其他地方政府的利益。投资者原本在A地减持解禁限售股,个税中的地税部分应归A地政府所有;现在B地政府出台退税政策,吸引A地投资者来B地减持,B地政府自己没有掏出一分钱,退给投资者的,是原本属于A地政府的税收。”

     

行业潜规则使机构难入场



       目前从事解禁限售股套利交易的“大黄牛”都是自然人。机构做不成这桩生意,核心问题是无法以合理的名义给出“中介费”。

       钟杰(化名)是圈内赫赫有名的“大黄牛”,可动员的接盘资金过亿。“我们与公牌机构相比,最大的优势是信誉好,奖励资金到账快。”钟杰透露,想要找到更多的“票”,就要发展更多的“线人”。“营业部是最好的线人,客户经理、营业部经理都有可能给我找来合适的‘票’;此外,我自己雇佣的人也都是找‘票’好手。”

      为便于搜集信息,钟杰分仓数十家证券营业部,以大成交量为筹码,吸引营业部为自己找“票”。钟杰平时随身携带的银行U盾多达50个,专门用于给“马仔们”打中介费的。

     “一笔交易完成后的一小时内,我就会把中介费打到中间人的账户,从不赖账。”钟杰对于自己的口碑非常重视,就是身在外地,也不会拖延中间人的费用。有一次,钟杰携带几十个U盾过机场安检,甚至引起了机场工作人员的怀疑,先是被误认为携带危险物品登机,后查明是U盾,却又被怀疑涉嫌洗黑钱。

      火爆异常的大宗交易市场令大大小小的“黄牛们”忙得不亦乐乎,丰厚的投资收益令不少机构大感眼红。

      “我们曾经想过要发一个针对大宗交易市场的套利产品,但最终没有成行。”上海某大型券商资产管理部门总经理对记者表示,券商、公募基金早就发现了这个市场机会,但思虑再三,还是放弃了。“想来想去,这块利润只有自然人才能赚得到。”

      同样是95折成交,大小非到底选择谁作为交易对手呢?机构人士认为,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争夺“票”源往往会陷入“潜规则”怪圈。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想要做好这种套利交易,“奖励”到位是关键。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奖励”到个人的行为就是一种“潜规则”,“公牌”机构无法向自然人“黄牛”一样随意走账,受到的限制很大。

     “说白了,这个盈利模式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谁给的奖励到位,谁就能赚到钱。”为避免将来可能陷入到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很多机构最终还是打起了退堂鼓。

     “机构赚机构的钱,黄牛赚黄牛的钱,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抢谁的生意。”钟杰对此显然早有预料。“好日子已经过了很久,我相信,政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发生改变。A股解禁限售股的套利交易,会和当年的国库券交易一样不复存在。”

     “如果政策真的改变了,以此为生的你们会不会就此失业呢?”记者问道。

     “不怕。”钟杰看了记者一眼,自信地答道,“赚钱的机会什么时候都有,关键是你能不能发现。”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A股大盘自7月份以来的连续下的行情,也让这些操作大宗交易的“黄牛”们难受不已。上证指数从7月中旬高点的2828点高位,一路下跌至昨日最低的2318点,跌幅达到22%。有的黄牛计划不周、贸然接盘后遭遇市场连续下跌,出不了“货”,资金被深套。有的则不敢轻易出击,只能暂时将资金闲置,等待大盘转暖后再觅赚钱良机。

     这也从一个侧面可以解释,为何9月份以来两市大宗交易的数量和金额呈现明显下降趋势。记者 钱晓涵 王晓宇

使用道具

pixiu76@163.com 发表于 2011-11-24 12:20:24 |显示全部楼层


   券商与私募信托“分食”


      证券营业部掌握着一部分大小非客户的信息。有些大小非的存量限售股份虽然已经解禁,但还没有卖出过。成功撮合大宗交易,营业部的佣金收入也因此有所增加。有的私募信托产品直接募集资金用于大宗交易买卖。

     “请问您最近股票做得怎么样?”、“请问您现在的交易佣金是不是很高?”胡冰是上海某证券营业部的一位资深客户经理,平日里经常接到证券同行的“来电骚扰”,胡冰每次总是一笑置之。但自今年4月起,胡冰连续接到几个求购大小非的电话,这引起了他的重视。

     “有大小非要抛股票吗?我们有资金,有多少可以接多少。”出于职业敏感,胡冰挂断电话后,详细地查阅了存量限售股份解禁和大宗交易的有关规则和政策,发现其中确实存在套利空间。

      大宗交易通常是以前一个交易日的二级市场收盘价作为谈判依据,上下波动幅度不能超过10%,否则交易所不予受理。只要卖盘方出让折扣大于五个点,且次日股价没有大幅下挫,接盘方就有利可图。

      胡冰认为,相对于波诡云谲的二级市场,大宗交易的盈利相对确定。每日每单平均收益率为2%-3%左右,年化收益非常可观。一旦行情趋势向好,盈利更可成倍放大。

      接盘解禁限售股的资金门槛并不高,但平均每笔3%的稳定收益却极为稳定。由于大宗交易过户的股票次日开盘即可抛售,持有时间极短,风险可控,资金使用效率也非常高。胡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营业部的几个大户,大户纷纷表示,这种模式可行,只要胡冰能拉来“票”(文中指合适的可操作的股票标的,下同),自己就愿意扮演“黄牛”的角色。

      作为中介机构,证券营业部还掌握着一部分大小非客户的信息。有些大小非的存量限售股份虽然已经解禁,但还没有卖出过。胡冰主动出击,成功撮合了几笔大宗交易,价值数千万元,营业部的佣金收入也因此有所增加。

      证券市场没有秘密,任何新生的稳健盈利模式很快就会流传开来。

     2011年9月,磐厚大宗交易网挂出了一个信托产品的募集说明书——磐厚大宗交易信托产品。该产品的盈利模式与个人“黄牛”们如出一辙,有所区别的是,个人“黄牛”使用自有资金接盘,但信托产品的资金则是募集而来。

      磐厚大宗交易信托募集说明书预计募集资金1亿元,假设资金使用率为每周一次,每次平均收益1%,全年的收益率可达50%。说明书约定,信托管理人提取25%的业绩报酬,如果信托收益如期实现,投资人一年可获利37.5%。

     “现在,愿意充当黄牛的资金越来越多,而合适的‘票’源却越来越难找。”胡冰向记者感慨,原本只是少数个人投资者在做,现在营业部大户、信托产品也加入战团,竞争日趋激烈。“实际上,绝大部分黄牛都只是业余黄牛,与职业黄牛相比,业余黄牛的找‘票’能力颇为不如。”

   

  钱多“票”少



     上海最大的几个专做大宗交易标的买卖的“黄牛”,每人手下都雇佣了一两百人之多,每天的任务就是四处寻找解禁“票”源。拜访也好、电话也好、朋友介绍也好,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只要最终能够促成大宗交易,大黄牛就会给出一笔“中介费”,费率一般为一个百分点。

      据业内人士保守估计,目前活跃在大宗交易平台上的“黄牛”资金至少有数百亿,其中,“职业黄牛”占据了半壁江山。

      记者发现,为找到合适的“票”源,“职业黄牛”们堪称无孔不入。

     “2009年下半年开始,找“票”就不那么容易了。”职业黄牛高守对记者表示,一开始自己用了不少“笨法子”,例如,在某上市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前夕,高守大单吃进该公司股票,成为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然后名正言顺地去召开股东大会。股东大会上,高守与其他大股东畅谈公司发展前景,并交换联系方式。几次拜访之后,双方建立起一定的信任感,高守顺势提出收购方案,则不显突兀。

      为取得对方信任,高守甚至愿意为急需现金的股东提供无息贷款,条件这些股东将来在减持解禁限售股的时候不再选择其他黄牛。

      高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有一个股东手握市值4亿元的限售股,想短期融资5000万元,我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愿意借给对方5000万。按10%的利率来算,5000万元年息500万元,我可以不收这500万利息;只要这4个亿限售股解禁之后,和我做大宗交易,按5个点的收益计算,能进账2000万,相比之下,500万的利息不要也罢。”

      这种找“票”的法子虽好,但毕竟效率低下。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职业黄牛”们想到了雇佣“马仔”。

     “大宗交易最直接买家:陈先生138XXXX9756(先验资后交易),求购特变电工1000万股”;“奇益投资:实力买家卫雄光

     139XXXX7706,求购两面针300万股”;“赵先生189XXXX0199(信誉至上),求购丹化科技500万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的“大宗交易专区”,形形色色的大宗交易意向申报信息尤为引人关注。事实上,这里已经成为了“黄牛”们寻找解禁“票”源的重要渠道。

      记者随意拨打几个手机号码后发现,这些发布大宗交易求购信息的人都声称自己是直接买家,绝非中介。但事实上,这些求购信息的发布人多为“大黄牛”雇佣的“马仔”。

      据业内人士介绍,上海最大的几个“黄牛”,每人手下都雇佣了一两百人之多,每天的任务就是四处寻找解禁“票”源。拜访也好、电话也好、朋友介绍也好,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只要终能够促成大宗交易,大黄牛就会给出一笔“中介费”,费率一般为一个百分点。

      在胡冰看来,一个点的中介费已非常可观。“接盘黄牛自己也就赚3-5个点,拿出1个点给介绍人,也算不错。”胡冰自己也充当过几次中间人,深刻感觉到中间人越少越好。“听说有一单生意,前前后后中间人有6个之多,最终6人平分了这笔钱。”

      今年以来,A股二级市场走势不振,但这丝毫不影响大小“黄牛”的生意。据记者统计,截至三季度末,两市大宗交易累计成交额已达1012.5亿元,全面超过2010年全年的成交金额891.7亿元。此外,从成交笔数也实现大幅攀升。1-9月两市累计发生大宗交易3643笔,较去年的2898笔,增幅超过25%。

      

备受争议的地方退税政策



       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随着大宗交易热潮的兴起,一些特殊的证券营业部逐渐引起市场关注。2010年7月起,国盛证券鹰潭营业部、国泰君安鹰潭营业部频频成为大宗交易的卖出席位,业内称之为“大宗交易减持集中营”。

       江西鹰潭并非资本市场发达的区域,当地证券营业部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解禁限售股呢?记者调查发现,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

      2009年12月,财政部、国税总局、证监会三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个人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从2010年起,个人所持限售股减持所得须按照“财产转让所得”征收20%的个税。

      在这20%的个税中,国税占60%,地方税占40%。国税部分无可动摇,但地税部分却有回旋余地。为招商引资,江西省鹰潭市政府2010年上半年出台《鼓励个人在鹰潭市辖区证券机构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的奖励办法》,办法规定,如果个人限售股东愿意来本地营业部减持,政府可将限售股东减持个税的地方实得部分的80%作为奖励返还给纳税人。纳税人如果愿意将奖励全部留在鹰潭投资置业的话,还可按个税地方实得部分的10%再奖励。

       该优惠政策的吸引力显而易见———以个人减持扣除各种成本费用后所得1000万元为例,应缴纳20%即200万元个人所得税,但如果转户到鹰潭减持,个人可得地方税收优惠64万元,再扣除掉对奖励部分需缴纳的20%即12.8万元的个税后,实际减免税收51.2万元,占比高达5.12%。

       地税可退的消息不胫而走。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继鹰潭之后,多个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类似的退税政策,力度虽然不及鹰潭,但也颇具吸引力。直到今天,仍有不少地方政府还在执行地税返还的政策。

      “这种做法合法,但不合理。”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政策上讲,地方政府有权处置地税,只要不影响国税的缴纳,这样做没有问题。“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个税的异地缴纳,实际上是动摇了其他地方政府的利益。投资者原本在A地减持解禁限售股,个税中的地税部分应归A地政府所有;现在B地政府出台退税政策,吸引A地投资者来B地减持,B地政府自己没有掏出一分钱,退给投资者的,是原本属于A地政府的税收。”

     

行业潜规则使机构难入场



       目前从事解禁限售股套利交易的“大黄牛”都是自然人。机构做不成这桩生意,核心问题是无法以合理的名义给出“中介费”。

       钟杰(化名)是圈内赫赫有名的“大黄牛”,可动员的接盘资金过亿。“我们与公牌机构相比,最大的优势是信誉好,奖励资金到账快。”钟杰透露,想要找到更多的“票”,就要发展更多的“线人”。“营业部是最好的线人,客户经理、营业部经理都有可能给我找来合适的‘票’;此外,我自己雇佣的人也都是找‘票’好手。”

      为便于搜集信息,钟杰分仓数十家证券营业部,以大成交量为筹码,吸引营业部为自己找“票”。钟杰平时随身携带的银行U盾多达50个,专门用于给“马仔们”打中介费的。

     “一笔交易完成后的一小时内,我就会把中介费打到中间人的账户,从不赖账。”钟杰对于自己的口碑非常重视,就是身在外地,也不会拖延中间人的费用。有一次,钟杰携带几十个U盾过机场安检,甚至引起了机场工作人员的怀疑,先是被误认为携带危险物品登机,后查明是U盾,却又被怀疑涉嫌洗黑钱。

      火爆异常的大宗交易市场令大大小小的“黄牛们”忙得不亦乐乎,丰厚的投资收益令不少机构大感眼红。

      “我们曾经想过要发一个针对大宗交易市场的套利产品,但最终没有成行。”上海某大型券商资产管理部门总经理对记者表示,券商、公募基金早就发现了这个市场机会,但思虑再三,还是放弃了。“想来想去,这块利润只有自然人才能赚得到。”

      同样是95折成交,大小非到底选择谁作为交易对手呢?机构人士认为,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争夺“票”源往往会陷入“潜规则”怪圈。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想要做好这种套利交易,“奖励”到位是关键。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奖励”到个人的行为就是一种“潜规则”,“公牌”机构无法向自然人“黄牛”一样随意走账,受到的限制很大。

     “说白了,这个盈利模式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谁给的奖励到位,谁就能赚到钱。”为避免将来可能陷入到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很多机构最终还是打起了退堂鼓。

     “机构赚机构的钱,黄牛赚黄牛的钱,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抢谁的生意。”钟杰对此显然早有预料。“好日子已经过了很久,我相信,政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发生改变。A股解禁限售股的套利交易,会和当年的国库券交易一样不复存在。”

     “如果政策真的改变了,以此为生的你们会不会就此失业呢?”记者问道。

     “不怕。”钟杰看了记者一眼,自信地答道,“赚钱的机会什么时候都有,关键是你能不能发现。”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A股大盘自7月份以来的连续下的行情,也让这些操作大宗交易的“黄牛”们难受不已。上证指数从7月中旬高点的2828点高位,一路下跌至昨日最低的2318点,跌幅达到22%。有的黄牛计划不周、贸然接盘后遭遇市场连续下跌,出不了“货”,资金被深套。有的则不敢轻易出击,只能暂时将资金闲置,等待大盘转暖后再觅赚钱良机。

     这也从一个侧面可以解释,为何9月份以来两市大宗交易的数量和金额呈现明显下降趋势。记者 钱晓涵 王晓宇

使用道具

pixiu76@163.com 发表于 2011-11-24 12:21:09 |显示全部楼层


   券商与私募信托“分食”


      证券营业部掌握着一部分大小非客户的信息。有些大小非的存量限售股份虽然已经解禁,但还没有卖出过。成功撮合大宗交易,营业部的佣金收入也因此有所增加。有的私募信托产品直接募集资金用于大宗交易买卖。

     “请问您最近股票做得怎么样?”、“请问您现在的交易佣金是不是很高?”胡冰是上海某证券营业部的一位资深客户经理,平日里经常接到证券同行的“来电骚扰”,胡冰每次总是一笑置之。但自今年4月起,胡冰连续接到几个求购大小非的电话,这引起了他的重视。

     “有大小非要抛股票吗?我们有资金,有多少可以接多少。”出于职业敏感,胡冰挂断电话后,详细地查阅了存量限售股份解禁和大宗交易的有关规则和政策,发现其中确实存在套利空间。

      大宗交易通常是以前一个交易日的二级市场收盘价作为谈判依据,上下波动幅度不能超过10%,否则交易所不予受理。只要卖盘方出让折扣大于五个点,且次日股价没有大幅下挫,接盘方就有利可图。

      胡冰认为,相对于波诡云谲的二级市场,大宗交易的盈利相对确定。每日每单平均收益率为2%-3%左右,年化收益非常可观。一旦行情趋势向好,盈利更可成倍放大。

      接盘解禁限售股的资金门槛并不高,但平均每笔3%的稳定收益却极为稳定。由于大宗交易过户的股票次日开盘即可抛售,持有时间极短,风险可控,资金使用效率也非常高。胡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营业部的几个大户,大户纷纷表示,这种模式可行,只要胡冰能拉来“票”(文中指合适的可操作的股票标的,下同),自己就愿意扮演“黄牛”的角色。

      作为中介机构,证券营业部还掌握着一部分大小非客户的信息。有些大小非的存量限售股份虽然已经解禁,但还没有卖出过。胡冰主动出击,成功撮合了几笔大宗交易,价值数千万元,营业部的佣金收入也因此有所增加。

      证券市场没有秘密,任何新生的稳健盈利模式很快就会流传开来。

     2011年9月,磐厚大宗交易网挂出了一个信托产品的募集说明书——磐厚大宗交易信托产品。该产品的盈利模式与个人“黄牛”们如出一辙,有所区别的是,个人“黄牛”使用自有资金接盘,但信托产品的资金则是募集而来。

      磐厚大宗交易信托募集说明书预计募集资金1亿元,假设资金使用率为每周一次,每次平均收益1%,全年的收益率可达50%。说明书约定,信托管理人提取25%的业绩报酬,如果信托收益如期实现,投资人一年可获利37.5%。

     “现在,愿意充当黄牛的资金越来越多,而合适的‘票’源却越来越难找。”胡冰向记者感慨,原本只是少数个人投资者在做,现在营业部大户、信托产品也加入战团,竞争日趋激烈。“实际上,绝大部分黄牛都只是业余黄牛,与职业黄牛相比,业余黄牛的找‘票’能力颇为不如。”

   

  钱多“票”少



     上海最大的几个专做大宗交易标的买卖的“黄牛”,每人手下都雇佣了一两百人之多,每天的任务就是四处寻找解禁“票”源。拜访也好、电话也好、朋友介绍也好,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只要最终能够促成大宗交易,大黄牛就会给出一笔“中介费”,费率一般为一个百分点。

      据业内人士保守估计,目前活跃在大宗交易平台上的“黄牛”资金至少有数百亿,其中,“职业黄牛”占据了半壁江山。

      记者发现,为找到合适的“票”源,“职业黄牛”们堪称无孔不入。

     “2009年下半年开始,找“票”就不那么容易了。”职业黄牛高守对记者表示,一开始自己用了不少“笨法子”,例如,在某上市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前夕,高守大单吃进该公司股票,成为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然后名正言顺地去召开股东大会。股东大会上,高守与其他大股东畅谈公司发展前景,并交换联系方式。几次拜访之后,双方建立起一定的信任感,高守顺势提出收购方案,则不显突兀。

      为取得对方信任,高守甚至愿意为急需现金的股东提供无息贷款,条件这些股东将来在减持解禁限售股的时候不再选择其他黄牛。

      高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有一个股东手握市值4亿元的限售股,想短期融资5000万元,我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愿意借给对方5000万。按10%的利率来算,5000万元年息500万元,我可以不收这500万利息;只要这4个亿限售股解禁之后,和我做大宗交易,按5个点的收益计算,能进账2000万,相比之下,500万的利息不要也罢。”

      这种找“票”的法子虽好,但毕竟效率低下。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职业黄牛”们想到了雇佣“马仔”。

     “大宗交易最直接买家:陈先生138XXXX9756(先验资后交易),求购特变电工1000万股”;“奇益投资:实力买家卫雄光

     139XXXX7706,求购两面针300万股”;“赵先生189XXXX0199(信誉至上),求购丹化科技500万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的“大宗交易专区”,形形色色的大宗交易意向申报信息尤为引人关注。事实上,这里已经成为了“黄牛”们寻找解禁“票”源的重要渠道。

      记者随意拨打几个手机号码后发现,这些发布大宗交易求购信息的人都声称自己是直接买家,绝非中介。但事实上,这些求购信息的发布人多为“大黄牛”雇佣的“马仔”。

      据业内人士介绍,上海最大的几个“黄牛”,每人手下都雇佣了一两百人之多,每天的任务就是四处寻找解禁“票”源。拜访也好、电话也好、朋友介绍也好,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只要终能够促成大宗交易,大黄牛就会给出一笔“中介费”,费率一般为一个百分点。

      在胡冰看来,一个点的中介费已非常可观。“接盘黄牛自己也就赚3-5个点,拿出1个点给介绍人,也算不错。”胡冰自己也充当过几次中间人,深刻感觉到中间人越少越好。“听说有一单生意,前前后后中间人有6个之多,最终6人平分了这笔钱。”

      今年以来,A股二级市场走势不振,但这丝毫不影响大小“黄牛”的生意。据记者统计,截至三季度末,两市大宗交易累计成交额已达1012.5亿元,全面超过2010年全年的成交金额891.7亿元。此外,从成交笔数也实现大幅攀升。1-9月两市累计发生大宗交易3643笔,较去年的2898笔,增幅超过25%。

使用道具

pixiu76@163.com 发表于 2011-11-24 12:21:23 |显示全部楼层
      

备受争议的地方退税政策



       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随着大宗交易热潮的兴起,一些特殊的证券营业部逐渐引起市场关注。2010年7月起,国盛证券鹰潭营业部、国泰君安鹰潭营业部频频成为大宗交易的卖出席位,业内称之为“大宗交易减持集中营”。

       江西鹰潭并非资本市场发达的区域,当地证券营业部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解禁限售股呢?记者调查发现,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

      2009年12月,财政部、国税总局、证监会三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个人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从2010年起,个人所持限售股减持所得须按照“财产转让所得”征收20%的个税。

      在这20%的个税中,国税占60%,地方税占40%。国税部分无可动摇,但地税部分却有回旋余地。为招商引资,江西省鹰潭市政府2010年上半年出台《鼓励个人在鹰潭市辖区证券机构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的奖励办法》,办法规定,如果个人限售股东愿意来本地营业部减持,政府可将限售股东减持个税的地方实得部分的80%作为奖励返还给纳税人。纳税人如果愿意将奖励全部留在鹰潭投资置业的话,还可按个税地方实得部分的10%再奖励。

       该优惠政策的吸引力显而易见———以个人减持扣除各种成本费用后所得1000万元为例,应缴纳20%即200万元个人所得税,但如果转户到鹰潭减持,个人可得地方税收优惠64万元,再扣除掉对奖励部分需缴纳的20%即12.8万元的个税后,实际减免税收51.2万元,占比高达5.12%。

       地税可退的消息不胫而走。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继鹰潭之后,多个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类似的退税政策,力度虽然不及鹰潭,但也颇具吸引力。直到今天,仍有不少地方政府还在执行地税返还的政策。

      “这种做法合法,但不合理。”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政策上讲,地方政府有权处置地税,只要不影响国税的缴纳,这样做没有问题。“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个税的异地缴纳,实际上是动摇了其他地方政府的利益。投资者原本在A地减持解禁限售股,个税中的地税部分应归A地政府所有;现在B地政府出台退税政策,吸引A地投资者来B地减持,B地政府自己没有掏出一分钱,退给投资者的,是原本属于A地政府的税收。”

     

行业潜规则使机构难入场



       目前从事解禁限售股套利交易的“大黄牛”都是自然人。机构做不成这桩生意,核心问题是无法以合理的名义给出“中介费”。

       钟杰(化名)是圈内赫赫有名的“大黄牛”,可动员的接盘资金过亿。“我们与公牌机构相比,最大的优势是信誉好,奖励资金到账快。”钟杰透露,想要找到更多的“票”,就要发展更多的“线人”。“营业部是最好的线人,客户经理、营业部经理都有可能给我找来合适的‘票’;此外,我自己雇佣的人也都是找‘票’好手。”

      为便于搜集信息,钟杰分仓数十家证券营业部,以大成交量为筹码,吸引营业部为自己找“票”。钟杰平时随身携带的银行U盾多达50个,专门用于给“马仔们”打中介费的。

     “一笔交易完成后的一小时内,我就会把中介费打到中间人的账户,从不赖账。”钟杰对于自己的口碑非常重视,就是身在外地,也不会拖延中间人的费用。有一次,钟杰携带几十个U盾过机场安检,甚至引起了机场工作人员的怀疑,先是被误认为携带危险物品登机,后查明是U盾,却又被怀疑涉嫌洗黑钱。

      火爆异常的大宗交易市场令大大小小的“黄牛们”忙得不亦乐乎,丰厚的投资收益令不少机构大感眼红。

      “我们曾经想过要发一个针对大宗交易市场的套利产品,但最终没有成行。”上海某大型券商资产管理部门总经理对记者表示,券商、公募基金早就发现了这个市场机会,但思虑再三,还是放弃了。“想来想去,这块利润只有自然人才能赚得到。”

      同样是95折成交,大小非到底选择谁作为交易对手呢?机构人士认为,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争夺“票”源往往会陷入“潜规则”怪圈。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想要做好这种套利交易,“奖励”到位是关键。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奖励”到个人的行为就是一种“潜规则”,“公牌”机构无法向自然人“黄牛”一样随意走账,受到的限制很大。

     “说白了,这个盈利模式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谁给的奖励到位,谁就能赚到钱。”为避免将来可能陷入到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很多机构最终还是打起了退堂鼓。

     “机构赚机构的钱,黄牛赚黄牛的钱,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抢谁的生意。”钟杰对此显然早有预料。“好日子已经过了很久,我相信,政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发生改变。A股解禁限售股的套利交易,会和当年的国库券交易一样不复存在。”

     “如果政策真的改变了,以此为生的你们会不会就此失业呢?”记者问道。

     “不怕。”钟杰看了记者一眼,自信地答道,“赚钱的机会什么时候都有,关键是你能不能发现。”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A股大盘自7月份以来的连续下的行情,也让这些操作大宗交易的“黄牛”们难受不已。上证指数从7月中旬高点的2828点高位,一路下跌至昨日最低的2318点,跌幅达到22%。有的黄牛计划不周、贸然接盘后遭遇市场连续下跌,出不了“货”,资金被深套。有的则不敢轻易出击,只能暂时将资金闲置,等待大盘转暖后再觅赚钱良机。

     这也从一个侧面可以解释,为何9月份以来两市大宗交易的数量和金额呈现明显下降趋势。记者 钱晓涵 王晓宇

使用道具

pixiu76@163.com 发表于 2011-11-24 12:21:54 |显示全部楼层
      

备受争议的地方退税政策



       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随着大宗交易热潮的兴起,一些特殊的证券营业部逐渐引起市场关注。2010年7月起,国盛证券鹰潭营业部、国泰君安鹰潭营业部频频成为大宗交易的卖出席位,业内称之为“大宗交易减持集中营”。

       江西鹰潭并非资本市场发达的区域,当地证券营业部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解禁限售股呢?记者调查发现,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

      2009年12月,财政部、国税总局、证监会三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个人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从2010年起,个人所持限售股减持所得须按照“财产转让所得”征收20%的个税。

      在这20%的个税中,国税占60%,地方税占40%。国税部分无可动摇,但地税部分却有回旋余地。为招商引资,江西省鹰潭市政府2010年上半年出台《鼓励个人在鹰潭市辖区证券机构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的奖励办法》,办法规定,如果个人限售股东愿意来本地营业部减持,政府可将限售股东减持个税的地方实得部分的80%作为奖励返还给纳税人。纳税人如果愿意将奖励全部留在鹰潭投资置业的话,还可按个税地方实得部分的10%再奖励。

       该优惠政策的吸引力显而易见———以个人减持扣除各种成本费用后所得1000万元为例,应缴纳20%即200万元个人所得税,但如果转户到鹰潭减持,个人可得地方税收优惠64万元,再扣除掉对奖励部分需缴纳的20%即12.8万元的个税后,实际减免税收51.2万元,占比高达5.12%。

       地税可退的消息不胫而走。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继鹰潭之后,多个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类似的退税政策,力度虽然不及鹰潭,但也颇具吸引力。直到今天,仍有不少地方政府还在执行地税返还的政策。

      “这种做法合法,但不合理。”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政策上讲,地方政府有权处置地税,只要不影响国税的缴纳,这样做没有问题。“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个税的异地缴纳,实际上是动摇了其他地方政府的利益。投资者原本在A地减持解禁限售股,个税中的地税部分应归A地政府所有;现在B地政府出台退税政策,吸引A地投资者来B地减持,B地政府自己没有掏出一分钱,退给投资者的,是原本属于A地政府的税收。”

     

行业潜规则使机构难入场



       目前从事解禁限售股套利交易的“大黄牛”都是自然人。机构做不成这桩生意,核心问题是无法以合理的名义给出“中介费”。

       钟杰(化名)是圈内赫赫有名的“大黄牛”,可动员的接盘资金过亿。“我们与公牌机构相比,最大的优势是信誉好,奖励资金到账快。”钟杰透露,想要找到更多的“票”,就要发展更多的“线人”。“营业部是最好的线人,客户经理、营业部经理都有可能给我找来合适的‘票’;此外,我自己雇佣的人也都是找‘票’好手。”

      为便于搜集信息,钟杰分仓数十家证券营业部,以大成交量为筹码,吸引营业部为自己找“票”。钟杰平时随身携带的银行U盾多达50个,专门用于给“马仔们”打中介费的。

     “一笔交易完成后的一小时内,我就会把中介费打到中间人的账户,从不赖账。”钟杰对于自己的口碑非常重视,就是身在外地,也不会拖延中间人的费用。有一次,钟杰携带几十个U盾过机场安检,甚至引起了机场工作人员的怀疑,先是被误认为携带危险物品登机,后查明是U盾,却又被怀疑涉嫌洗黑钱。

      火爆异常的大宗交易市场令大大小小的“黄牛们”忙得不亦乐乎,丰厚的投资收益令不少机构大感眼红。

      “我们曾经想过要发一个针对大宗交易市场的套利产品,但最终没有成行。”上海某大型券商资产管理部门总经理对记者表示,券商、公募基金早就发现了这个市场机会,但思虑再三,还是放弃了。“想来想去,这块利润只有自然人才能赚得到。”

      同样是95折成交,大小非到底选择谁作为交易对手呢?机构人士认为,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争夺“票”源往往会陷入“潜规则”怪圈。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想要做好这种套利交易,“奖励”到位是关键。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奖励”到个人的行为就是一种“潜规则”,“公牌”机构无法向自然人“黄牛”一样随意走账,受到的限制很大。

     “说白了,这个盈利模式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谁给的奖励到位,谁就能赚到钱。”为避免将来可能陷入到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很多机构最终还是打起了退堂鼓。

     “机构赚机构的钱,黄牛赚黄牛的钱,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抢谁的生意。”钟杰对此显然早有预料。“好日子已经过了很久,我相信,政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发生改变。A股解禁限售股的套利交易,会和当年的国库券交易一样不复存在。”

     “如果政策真的改变了,以此为生的你们会不会就此失业呢?”记者问道。

     “不怕。”钟杰看了记者一眼,自信地答道,“赚钱的机会什么时候都有,关键是你能不能发现。”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A股大盘自7月份以来的连续下的行情,也让这些操作大宗交易的“黄牛”们难受不已。上证指数从7月中旬高点的2828点高位,一路下跌至昨日最低的2318点,跌幅达到22%。有的黄牛计划不周、贸然接盘后遭遇市场连续下跌,出不了“货”,资金被深套。有的则不敢轻易出击,只能暂时将资金闲置,等待大盘转暖后再觅赚钱良机。

     这也从一个侧面可以解释,为何9月份以来两市大宗交易的数量和金额呈现明显下降趋势。记者 钱晓涵 王晓宇

使用道具

pixiu76@163.com 发表于 2011-11-24 12:23:23 |显示全部楼层
      

备受争议的地方退税政策



       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随着大宗交易热潮的兴起,一些特殊的证券营业部逐渐引起市场关注。2010年7月起,国盛证券鹰潭营业部、国泰君安鹰潭营业部频频成为大宗交易的卖出席位,业内称之为“大宗交易减持集中营”。

       江西鹰潭并非资本市场发达的区域,当地证券营业部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解禁限售股呢?记者调查发现,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

      2009年12月,财政部、国税总局、证监会三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个人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从2010年起,个人所持限售股减持所得须按照“财产转让所得”征收20%的个税。

      在这20%的个税中,国税占60%,地方税占40%。国税部分无可动摇,但地税部分却有回旋余地。为招商引资,江西省鹰潭市政府2010年上半年出台《鼓励个人在鹰潭市辖区证券机构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的奖励办法》,办法规定,如果个人限售股东愿意来本地营业部减持,政府可将限售股东减持个税的地方实得部分的80%作为奖励返还给纳税人。纳税人如果愿意将奖励全部留在鹰潭投资置业的话,还可按个税地方实得部分的10%再奖励。

       该优惠政策的吸引力显而易见———以个人减持扣除各种成本费用后所得1000万元为例,应缴纳20%即200万元个人所得税,但如果转户到鹰潭减持,个人可得地方税收优惠64万元,再扣除掉对奖励部分需缴纳的20%即12.8万元的个税后,实际减免税收51.2万元,占比高达5.12%。

       地税可退的消息不胫而走。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继鹰潭之后,多个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类似的退税政策,力度虽然不及鹰潭,但也颇具吸引力。直到今天,仍有不少地方政府还在执行地税返还的政策。

      “这种做法合法,但不合理。”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政策上讲,地方政府有权处置地税,只要不影响国税的缴纳,这样做没有问题。“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个税的异地缴纳,实际上是动摇了其他地方政府的利益。投资者原本在A地减持解禁限售股,个税中的地税部分应归A地政府所有;现在B地政府出台退税政策,吸引A地投资者来B地减持,B地政府自己没有掏出一分钱,退给投资者的,是原本属于A地政府的税收。”

     

行业潜规则使机构难入场



       目前从事解禁限售股套利交易的“大黄牛”都是自然人。机构做不成这桩生意,核心问题是无法以合理的名义给出“中介费”。

       钟杰(化名)是圈内赫赫有名的“大黄牛”,可动员的接盘资金过亿。“我们与公牌机构相比,最大的优势是信誉好,奖励资金到账快。”钟杰透露,想要找到更多的“票”,就要发展更多的“线人”。“营业部是最好的线人,客户经理、营业部经理都有可能给我找来合适的‘票’;此外,我自己雇佣的人也都是找‘票’好手。”

      为便于搜集信息,钟杰分仓数十家证券营业部,以大成交量为筹码,吸引营业部为自己找“票”。钟杰平时随身携带的银行U盾多达50个,专门用于给“马仔们”打中介费的。

     “一笔交易完成后的一小时内,我就会把中介费打到中间人的账户,从不赖账。”钟杰对于自己的口碑非常重视,就是身在外地,也不会拖延中间人的费用。有一次,钟杰携带几十个U盾过机场安检,甚至引起了机场工作人员的怀疑,先是被误认为携带危险物品登机,后查明是U盾,却又被怀疑涉嫌洗黑钱。

      火爆异常的大宗交易市场令大大小小的“黄牛们”忙得不亦乐乎,丰厚的投资收益令不少机构大感眼红。

      “我们曾经想过要发一个针对大宗交易市场的套利产品,但最终没有成行。”上海某大型券商资产管理部门总经理对记者表示,券商、公募基金早就发现了这个市场机会,但思虑再三,还是放弃了。“想来想去,这块利润只有自然人才能赚得到。”

      同样是95折成交,大小非到底选择谁作为交易对手呢?机构人士认为,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争夺“票”源往往会陷入“潜规则”怪圈。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想要做好这种套利交易,“奖励”到位是关键。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奖励”到个人的行为就是一种“潜规则”,“公牌”机构无法向自然人“黄牛”一样随意走账,受到的限制很大。

     “说白了,这个盈利模式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谁给的奖励到位,谁就能赚到钱。”为避免将来可能陷入到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很多机构最终还是打起了退堂鼓。

     “机构赚机构的钱,黄牛赚黄牛的钱,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抢谁的生意。”钟杰对此显然早有预料。“好日子已经过了很久,我相信,政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发生改变。A股解禁限售股的套利交易,会和当年的国库券交易一样不复存在。”

     “如果政策真的改变了,以此为生的你们会不会就此失业呢?”记者问道。

     “不怕。”钟杰看了记者一眼,自信地答道,“赚钱的机会什么时候都有,关键是你能不能发现。”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A股大盘自7月份以来的连续下的行情,也让这些操作大宗交易的“黄牛”们难受不已。上证指数从7月中旬高点的2828点高位,一路下跌至昨日最低的2318点,跌幅达到22%。有的黄牛计划不周、贸然接盘后遭遇市场连续下跌,出不了“货”,资金被深套。有的则不敢轻易出击,只能暂时将资金闲置,等待大盘转暖后再觅赚钱良机。

     这也从一个侧面可以解释,为何9月份以来两市大宗交易的数量和金额呈现明显下降趋势。记者 钱晓涵 王晓宇

使用道具

pixiu76@163.com 发表于 2011-11-24 12:24:30 |显示全部楼层

备受争议的地方退税政策

       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随着大宗交易热潮的兴起,一些特殊的证券营业部逐渐引起市场关注。2010年7月起,国盛证券鹰潭营业部、国泰君安鹰潭营业部频频成为大宗交易的卖出席位,业内称之为“大宗交易减持集中营”。

       江西鹰潭并非资本市场发达的区域,当地证券营业部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解禁限售股呢?记者调查发现,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

      2009年12月,财政部、国税总局、证监会三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个人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从2010年起,个人所持限售股减持所得须按照“财产转让所得”征收20%的个税。

      在这20%的个税中,国税占60%,地方税占40%。国税部分无可动摇,但地税部分却有回旋余地。为招商引资,江西省鹰潭市政府2010年上半年出台《鼓励个人在鹰潭市辖区证券机构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的奖励办法》,办法规定,如果个人限售股东愿意来本地营业部减持,政府可将限售股东减持个税的地方实得部分的80%作为奖励返还给纳税人。纳税人如果愿意将奖励全部留在鹰潭投资置业的话,还可按个税地方实得部分的10%再奖励。

       该优惠政策的吸引力显而易见———以个人减持扣除各种成本费用后所得1000万元为例,应缴纳20%即200万元个人所得税,但如果转户到鹰潭减持,个人可得地方税收优惠64万元,再扣除掉对奖励部分需缴纳的20%即12.8万元的个税后,实际减免税收51.2万元,占比高达5.12%。

       地税可退的消息不胫而走。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继鹰潭之后,多个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类似的退税政策,力度虽然不及鹰潭,但也颇具吸引力。直到今天,仍有不少地方政府还在执行地税返还的政策。

      “这种做法合法,但不合理。”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政策上讲,地方政府有权处置地税,只要不影响国税的缴纳,这样做没有问题。“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个税的异地缴纳,实际上是动摇了其他地方政府的利益。投资者原本在A地减持解禁限售股,个税中的地税部分应归A地政府所有;现在B地政府出台退税政策,吸引A地投资者来B地减持,B地政府自己没有掏出一分钱,退给投资者的,是原本属于A地政府的税收。”

行业潜规则使机构难入场

       目前从事解禁限售股套利交易的“大黄牛”都是自然人。机构做不成这桩生意,核心问题是无法以合理的名义给出“中介费”。

       钟杰(化名)是圈内赫赫有名的“大黄牛”,可动员的接盘资金过亿。“我们与公牌机构相比,最大的优势是信誉好,奖励资金到账快。”钟杰透露,想要找到更多的“票”,就要发展更多的“线人”。“营业部是最好的线人,客户经理、营业部经理都有可能给我找来合适的‘票’;此外,我自己雇佣的人也都是找‘票’好手。”

      为便于搜集信息,钟杰分仓数十家证券营业部,以大成交量为筹码,吸引营业部为自己找“票”。钟杰平时随身携带的银行U盾多达50个,专门用于给“马仔们”打中介费的。

     “一笔交易完成后的一小时内,我就会把中介费打到中间人的账户,从不赖账。”钟杰对于自己的口碑非常重视,就是身在外地,也不会拖延中间人的费用。有一次,钟杰携带几十个U盾过机场安检,甚至引起了机场工作人员的怀疑,先是被误认为携带危险物品登机,后查明是U盾,却又被怀疑涉嫌洗黑钱。

      火爆异常的大宗交易市场令大大小小的“黄牛们”忙得不亦乐乎,丰厚的投资收益令不少机构大感眼红。

      “我们曾经想过要发一个针对大宗交易市场的套利产品,但最终没有成行。”上海某大型券商资产管理部门总经理对记者表示,券商、公募基金早就发现了这个市场机会,但思虑再三,还是放弃了。“想来想去,这块利润只有自然人才能赚得到。”

      同样是95折成交,大小非到底选择谁作为交易对手呢?机构人士认为,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争夺“票”源往往会陷入“潜规则”怪圈。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想要做好这种套利交易,“奖励”到位是关键。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奖励”到个人的行为就是一种“潜规则”,“公牌”机构无法向自然人“黄牛”一样随意走账,受到的限制很大。

     “说白了,这个盈利模式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谁给的奖励到位,谁就能赚到钱。”为避免将来可能陷入到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很多机构最终还是打起了退堂鼓。

     “机构赚机构的钱,黄牛赚黄牛的钱,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抢谁的生意。”钟杰对此显然早有预料。“好日子已经过了很久,我相信,政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发生改变。A股解禁限售股的套利交易,会和当年的国库券交易一样不复存在。”

     “如果政策真的改变了,以此为生的你们会不会就此失业呢?”记者问道。

     “不怕。”钟杰看了记者一眼,自信地答道,“赚钱的机会什么时候都有,关键是你能不能发现。”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A股大盘自7月份以来的连续下的行情,也让这些操作大宗交易的“黄牛”们难受不已。上证指数从7月中旬高点的2828点高位,一路下跌至昨日最低的2318点,跌幅达到22%。有的黄牛计划不周、贸然接盘后遭遇市场连续下跌,出不了“货”,资金被深套。有的则不敢轻易出击,只能暂时将资金闲置,等待大盘转暖后再觅赚钱良机。
     这也从一个侧面可以解释,为何9月份以来两市大宗交易的数量和金额呈现明显下降趋势。记者 钱晓涵 王晓宇

使用道具

pixiu76@163.com 发表于 2011-11-24 12:25:21 |显示全部楼层

备受争议的地方退税政策



       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随着大宗交易热潮的兴起,一些特殊的证券营业部逐渐引起市场关注。2010年7月起,国盛证券鹰潭营业部、国泰君安鹰潭营业部频频成为大宗交易的卖出席位,业内称之为“大宗交易减持集中营”。

       江西鹰潭并非资本市场发达的区域,当地证券营业部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解禁限售股呢?记者调查发现,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

      2009年12月,财政部、国税总局、证监会三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个人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从2010年起,个人所持限售股减持所得须按照“财产转让所得”征收20%的个税。

      在这20%的个税中,国税占60%,地方税占40%。国税部分无可动摇,但地税部分却有回旋余地。为招商引资,江西省鹰潭市政府2010年上半年出台《鼓励个人在鹰潭市辖区证券机构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的奖励办法》,办法规定,如果个人限售股东愿意来本地营业部减持,政府可将限售股东减持个税的地方实得部分的80%作为奖励返还给纳税人。纳税人如果愿意将奖励全部留在鹰潭投资置业的话,还可按个税地方实得部分的10%再奖励。

       该优惠政策的吸引力显而易见———以个人减持扣除各种成本费用后所得1000万元为例,应缴纳20%即200万元个人所得税,但如果转户到鹰潭减持,个人可得地方税收优惠64万元,再扣除掉对奖励部分需缴纳的20%即12.8万元的个税后,实际减免税收51.2万元,占比高达5.12%。

       地税可退的消息不胫而走。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继鹰潭之后,多个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类似的退税政策,力度虽然不及鹰潭,但也颇具吸引力。直到今天,仍有不少地方政府还在执行地税返还的政策。

      “这种做法合法,但不合理。”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政策上讲,地方政府有权处置地税,只要不影响国税的缴纳,这样做没有问题。“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个税的异地缴纳,实际上是动摇了其他地方政府的利益。投资者原本在A地减持解禁限售股,个税中的地税部分应归A地政府所有;现在B地政府出台退税政策,吸引A地投资者来B地减持,B地政府自己没有掏出一分钱,退给投资者的,是原本属于A地政府的税收。”

使用道具

pixiu76@163.com 发表于 2011-11-24 12:27:57 |显示全部楼层
备受争议的地方退税政策



       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

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随着大宗交易热潮的兴起,一些特殊的证券营业部逐渐引起市场关注。2010年7月起,国盛证券鹰潭营业部、国泰君安鹰潭营业部频频成为大宗交易的卖出席位,业内称之为“大宗交易减持集中

营”。

       江西鹰潭并非资本市场发达的区域,当地证券营业部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解禁限售股呢?记者调查发现,在鹰潭减持解禁限售股,可以享受相当丰厚的退税政策。

      2009年12月,财政部、国税总局、证监会三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个人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从2010年起,个人所持限售股减持所得须按照“财产转让

所得”征收20%的个税。

      在这20%的个税中,国税占60%,地方税占40%。国税部分无可动摇,但地税部分却有回旋余地。为招商引资,江西省鹰潭市政府2010年上半年出台《鼓励个人在鹰潭市辖区证券机构转让上市公司限

售股的奖励办法》,办法规定,如果个人限售股东愿意来本地营业部减持,政府可将限售股东减持个税的地方实得部分的80%作为奖励返还给纳税人。纳税人如果愿意将奖励全部留在鹰潭投资置业的话,

还可按个税地方实得部分的10%再奖励。

       该优惠政策的吸引力显而易见———以个人减持扣除各种成本费用后所得1000万元为例,应缴纳20%即200万元个人所得税,但如果转户到鹰潭减持,个人可得地方税收优惠64万元,再扣除掉对奖

励部分需缴纳的20%即12.8万元的个税后,实际减免税收51.2万元,占比高达5.12%。

       地税可退的消息不胫而走。知悉内情的“黄牛们”,在寻找“票”源的过程中,将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大小非股东,作为自己谈判成功的重要砝码。有了退税的刺激,大小非与“黄牛”之间的

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继鹰潭之后,多个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类似的退税政策,力度虽然不及鹰潭,但也颇具吸引力。直到今天,仍有不少地方政府还在执行地税返还的政策。

      “这种做法合法,但不合理。”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政策上讲,地方政府有权处置地税,只要不影响国税的缴纳,这样做没有问题。“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个税的异地缴纳,实际

上是动摇了其他地方政府的利益。投资者原本在A地减持解禁限售股,个税中的地税部分应归A地政府所有;现在B地政府出台退税政策,吸引A地投资者来B地减持,B地政府自己没有掏出一分钱,退给投

资者的,是原本属于A地政府的税收。”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21-12-4 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