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试论阿Q的精神胜利法_汉语言文学论文

发布时间:2015-04-21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内容摘要】:
在“五四”白话文和文言文的尖锐对垒中,鲁迅是第一个以白话写小说的人。其小说思想深刻,技巧精练,不仅在中国文学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在世界文学史上也是罕见的。其中,《阿Q正传》是鲁迅小说中最著名的一篇,小说向我们展现了辛亥革命前后一个畸形的中国社会和一群畸形的中国人的真面貌,其中主要人物阿Q具有丰富的性格特征,其主要性格特征体为精神胜利法。
【关键词】:阿Q 性格 精神胜利法 自欺欺人 欺善怕恶 劣根性
鲁迅先生一生都在思考国民性问题,以笔为刀,解剖中国人的灵魂,对民族精神的消极方面给予彻底的暴露和批判。鲁迅先生创作《阿Q正传》意在“画出这样沉默的国民的魂灵”让世人清醒头脑。
鲁迅先生成功塑造了阿Q的病态精神形象,既可看作是下层民众麻木未醒的精神状态的写照,又可看作是封建统治者顽冥不化、向外屈膝称臣、向内作威作福的奴性精神的真实写照。我们就来谈谈小说中所写的阿Q的“精神胜利法”。

1、“精神胜利法”的具体诠释
《阿Q正传》中,通同过对阿Q这个落后的、不觉悟的流浪农民的言行的描写,表现了普遍存在于“国人的魂灵”中的“精神胜利法”。
所谓“精神胜利法”是指用虚幻的精神胜利来掩饰或替代事实上的失败。这是一种病态心理,主要症状是妄自尊大、欺弱怕强、自轻自贱、麻木健忘等等。阿Q性格中的“精神胜利法”的形成经历了这样一个动态演变过程:自尊——自欺——自轻——自虐——忘却(麻木)。

2、“精神胜利法”在阿Q身上的具体体现
第一,阿Q自欺欺人、自我安慰。
阿Q性格的鲜明特征,表现为在现实的失败面前,不敢正视,不愿承认,更不想去总结教训,而是以自己假想的胜利来陶醉和欺骗自己,安慰自己。阿Q没有土地,没有房屋,贫无立锥之地,只能靠打短工为生,社会地位极其低下,甚至连一个姓名也没有,在未庄也只算得上一个末流农村流浪汉。然而,他自己却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不但在和别人口角的时候,瞪着眼睛道“我们先前——比你阔得多啦,你算是什么东西!”,而且,“又很自尊,所有未庄居民,全不在他的眼睛里,甚而至于对于两位文童也有以为不值一笑的神情。”阿Q在与人打架吃亏时,心里想:“我总算被儿子打了,现在世界真不像样……”于是他也心满意足俨如得胜地回去了。他赌博赢得的洋钱被抢,无法解脱“忧忧不乐”时,就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好像被打的是“另一个”,随即在精神上转败为胜……阿Q用从幻想中求得胜利、从精神上战胜对方的方法来消除耻辱,取得安慰,但是,这种自欺欺人式的自我安慰丝毫不能掩盖他实际上处处是一个失败者。
第二,阿Q爱面子、讳疾忌医,不敢正视自己的弱点和缺点。
他连身上的虱子不如王胡多也觉得“大失体统”。他很自尊,可偏偏头上有几个癞疮疤,因而讳说“癞”以及一切近于“赖”的音,后来推而广之,“光”也讳,“亮”也讳,再后来,连“灯”、“烛”都讳了。阿Q既自尊自大而又最能自轻自贱,这两种对立的东西在他身上奇怪地统一着;每逢有人揪住他的黄辫子在就近什么地方碰几个响头,说:“阿Q,这不是儿子打老子,是人打畜牲。”阿Q总会说到:“打虫豸,好不好?我是虫豸——还不放过我么?”可之后不到十秒钟,阿Q就会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走了,他觉得他是第一个可以自轻自贱的人。除了“自轻自贱”不算外,余下的就是“第一个”,而状元不也是“第一个”么?这是何等荒唐的阿Q式的逻辑!
第三,阿Q欺善怕恶、欺弱怕强。
遭到强者欺负后,他不敢反抗,而是转去欺负弱小者,以此发泄他被欺侮后的不平之气。阿Q最喜欢与人吵嘴打架,但必须估量对手,口讷的他便骂,气力小的他便打;与王胡打架输了,便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被赵太爷打了耳光,假洋鬼子举起哭丧棒,他都不敢抗争,而对抵抗力稍薄弱的小D,则摆出挑战的态度;对毫无抵抗力的小尼姑则动手动脚,大肆调笑。“遇强则弱,遇弱则强”,是他欺弱怕强的典型表现。
第四,阿Q还十分麻木、健忘,特别是对于被压迫被损害的麻木、健忘。
即便刚刚被打完,他立刻忘记被打,而且很快便飘飘然起来。他永远是得意的。他向“吴妈求婚”而吓得吴妈又哭又闹,可他却转瞬即忘,甚至跑去看热闹;游街时竟因没唱几句戏而“很羞愧自己没志气”等等,都是精神极端麻木的突出表现。阿Q还患有一种对于被压迫被损害的惊人的健忘症。他经常这样:在生活中受了侮辱,以“你算是什么东西”等“妙”法“战胜”怨敌之后,便愉快地跑到酒店里喝几碗酒,和别人调笑一通,口角一番,“得胜”后,就愉快地回到土谷祠,放倒头睡着了。挨他一向瞧不起的“假洋鬼子”的打,是多么大的屈辱!但“幸而拍拍地响了之后,于他倒似乎完结了一件事,反而觉得轻松,……他慢慢地走,将到店门口,早已有些高兴了”。这种惊人的健忘症,使得他老是处于被侮辱中而不自觉,糊涂和麻木可以说基本上贯穿了阿Q的一生。

3、“精神胜利法”产生的历史根源
作为贫苦的农村无产者的阿Q,患有严重的“精神胜利病”,从中国的具体情况来看,至少还有三方面的原因:
第一,由于封建阶级的残酷压迫。
农民从一次次^造**的失败中,错误的得出了^造**没有出路的教训,而不^造**又难以忍受现实的痛苦,于是,便只好寻求精神上的安慰;另一方面,就是退回内心,沉醉在躲避现实的虚幻中。正是由于农民缺乏抗争精神,统治阶级又为掩盖事实而宣扬“精神胜利法”,致使广大劳动人民难以摆脱悲惨屈辱的深坑。
第二,由于自然经济的闭塞,人们为了适应环境以维持个体的生存,从而泯灭了意志。
农民在小国寡民自给自足的生活中,稍加满足便夜郎自大,盲目排外。如阿Q鄙薄城里人,因为他们把“长凳”叫做“条凳”,在煎鱼上加切细的葱丝,凡是不合于未庄生活习惯的,在他看来都是“异端”。他既瞧不起城里人,又瞧不起乡下人,从自尊自大到自轻自贱,又到自尊自大,这种双重人格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这样典型环境里的典型的性格。
第三,又由于农民在封建家长制的家庭中,只要是一家之长,无论家庭规模大小,社会地位高低,都有其绝对的权威。
所以,越是在外面受辱受压,就越是在家里称王称霸。生活地位的卑贱,完全被家庭地位的尊严所抵消。阿Q性格的特征恰恰是产生于愚昧阶级本身。中国国民所处的恶劣环境和屈辱的地位与封建专制主义制度的桎梏造成了国民的心理变态和人性异化,从而产生出“精神胜利法”。


综上所述,阿Q精神所反映出来的国民劣根性,具有典型的时代意义。阿Q的精神胜利法,概括了极其深广的社会历史内容,是普遍存在于中华民族各阶层的一种国民性的弱点,也是对人类的一种普遍的精神弱点的形象概括。阿Q的这种“精神胜利法”是中华民族觉醒与振兴的最严重的阻力之一,是鲁迅对我们民族的自我批判。


参 考 文 献
1、鲁迅:《鲁迅小说集》,人民出版社1994年。
2、陈漱渝:《鲁迅研究》,北京鲁迅博物馆1984年第1期。
3、钱理群:《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4、吴宏聪、范伯群等.中国当代文学史.武汉大学出版社,1991年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