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360 1

[教材交流讨论] 现今的新古典经济学如何解决“剑桥资本争论”的涉及的对新古典微观基础的致命悖论 [推广有奖]

  • 0关注
  • 0粉丝

等待验证会员

学前班

0%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0
论坛币
0 个
通用积分
0
学术水平
0 点
热心指数
0 点
信用等级
0 点
经验
10 点
帖子
0
精华
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21-6-9
最后登录
2021-6-9

需求弹性83423 发表于 2021-6-9 13:41:20 |显示全部楼层
1953年罗宾逊夫人在阅读《资本论》后,指出了新古典理论中,总量生产函数中那些异质的资本品如何加总的问题。同时,斯拉法在著名的《用商品生产商品》一书中采用两个部门(多部门)模型证明,新古典生产函数的理论只能用在单一产品模型中,一旦用于两个部门(多部门)模型,由生产函数所推论出来的新古典理论的所有基本定理就都不成立了。
Piero Sraffa(斯拉法)指出,在把收入分配模型应用到资本上时,存在一个内在的测量问题。资本家收入是利润率乘以资本量,但是资本量的测量意味着加总完全不同的实物,比如加总飞机和坦克。正不能把苹果和梨这样的异质品相加一样,我们不能简单的把资本品相加。
然而新古典经济学家认为,这里并不存在真正的问题,把这些不同资本品的货币价值相加得到一个总量即可。
而罗宾逊夫人又进一步指出,即便抛开异质物加总含义上的悖论,都还面临着无数的悖论,如但要得到到一个货币尺度来统一测量的资本,异质的资本品的数量必须乘以它们的货币量,然后再把这些乘积相加得到一个总量。但要想求出资本的货币量须先假定利息率为已知,根据新古典边际生产力分配论,利息率(或利润率)由资本的边际产品决定;为获得资本的边际生产率需要预知资本数量,而实物资本的货币量在新古典理论中则被认为等同于预期收益现值的总和。由此,要想求出资本的货币价值须先假定利息率为已知,在这就出现了循环推论,这对新古典的微观基础致命的。双方的交锋以1966年萨缪尔森诚认悖论的前题下宣布无条件投降告一段落。
随后的1969年,索洛提出在新古典一般均衡理论中可以避开这种加总问题而保持新古典理论的定理,即在一般均衡模型中可以把每一种资本品都作为一种生产要素。
对于这一问题,新剑桥经济学派做出回应,表明在一般均衡理论中不存在统一的利润率。而低于一般利润率,资本是会移出这个行业的,明显不符合市场经济的实际,到适合解释计划经济。并且采用一般均衡理论显然只是回避了加总问题,因为这意味着将不能再使用总生产函数。
Sraffa建议可以通过另外一种手段来测量资本的数量(部分源于Marxian经济学,但微观基础与Marxian经济学不一样,Marxian经济学的劳动价值论则是完全转向了社会(权力)关系的分析),即:把所有机器都还原为以时间计算的技术关系上的劳动。一台制造于2000年的机器可以被认为是1999年用劳动和商品生产出来的,其价值等于1999年的投入再乘以利润率;1999年的商品投入可以被认为是1998年的劳动投入加上商品投入再乘以利润率;如此而后推,直到非劳动投入被还原为一个可以忽略不计(但非0)的量。这样,你就可以把卡车的劳动和激光的劳动加总。
但是萨缪尔森指出,新剑桥学派试图重建的理论体系中同样只能在单一产品模型中成立而不能推论到两种(多种)产品模型。
新剑桥学派试图复兴的古典经济学理论中存在着李嘉图的“寻找不变的价值尺度”的问题和马克思的转型问题。由萨缪尔森等人提出的,新剑桥重建经济学的增长模型依然不能脱离生产函数,新古典经济学家这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为其挽回了一些面子。
萨缪尔森在1983年总结双重争论的一篇文章中,在承认逻辑悖论存在的前提下,用奥地利学派的方法(跨期均衡)表明,新古典与新剑桥学派重建经济学的共同悖论都出自于技术关系的分析。
关键词:新古典经济学 古典经济学 微观基础 新古典 经济学

stata SPSS
组织结构07868 发表于 2021-6-10 13:44:44 |显示全部楼层
剑桥资本争论“本质上是经济学的研究方法之争。经济学是永远不可能做到精确的,因为它的研究对象太复杂了,特别是与人相关的社会关系,是无法简单用数学函数来解释的。为什么古典经济学经典书籍都是通篇的逻辑推理,如《国富论》、《资本论》,通篇没有看到数学模型,但却能给人以强有力的说服力,被一代代的经济学人奉为圭臬?这说明经济学的精髓在定性,定量只能是辅助作用,不能反客为主。其实所谓新古典综合学派,说的是拿新的工具解释古典经济学,倒是把古典经济学的理论和研究方法跑偏了。近代经济学虽然引入了数学概念和工具,以新古典综合学派为代表,把经济学理论函数化,模型化,把经济学变成实验室里的“科学”(这也是近代经济学的现实需要),但却丧失了经济学最本真的要义——解释现实世界。从大处讲,如果新古典经济学家坚持要用生产函数等数学模型来解释经济现象,那么他们的微观基础的致命悖论是无法破解的。虽然数学是最强大的逻辑学,但经济学却不是数学,而是逻辑严谨的社会科学。小编觉得,新古典经济学要破解基础悖论,需要的不是辩论与对立,而是借力与接洽。也就是两个“剑桥学派”完全可以化敌为友,融合研究。在市场经济中,所有商品的背后都有货币和时间两个维度,根据李嘉图和马克思经济学叫劳动价值,即货币除以时间,是商品单位时间的价值,这就将所有异质商品同质化了。那么,悖论是否解决了呢?当然,这也只是理想的状况。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企业是不会公布工时价值的,因为企业主总是劳动力的压榨者。即使公布,也不是真实的状况。这也是经济学的难题之一。一个经济学小蚂蚁的一点简单的思考,仅供参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21-6-23 1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