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经济全球化与现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论坛综述)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经济全球化与现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首届论坛综述

王中保  

  以“经济全球化与现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为主题的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首届论坛,于4月2日至3日在上海财经大学召开。此次学术会议由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和上海财经大学共同举办。来自中国、美国、日本、俄罗斯、法国、德国、英国、奥地利、加拿大、越南、韩国等15个国家的近百名中外专家,出席了此次学术会议。会议由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副会长、日本京都大学大西广(Hiroshi Ohnishi)教授主持,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程恩富教授致开幕词,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秘书长何秉孟研究员致祝贺词。
  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副会长、美国麻省大学教授大卫•科茨(David Kotz),日本国学院大学教授、东京大学名誉教授、日本学士院院士伊藤诚(Makoto Itoh),美共经济委员会委员、《自然、社会与思想》杂志主编、明尼苏达大学名誉教授欧文•马奎特(Erwin Marquit),法国弗朗索瓦•佩鲁理论研究中心主任、马恩河谷大学教授简•克罗蒂•迪罗内(Jean-Claude Delaunay),任职于《资本与阶级》和《激进政治经济学评论》编委会、非主流经济学学会和欧洲演化政治经济学学会会员、英国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商业管理学院教授西蒙•莫恩(Simon Mohun)等许多世界知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会聚此次论坛,就当今经济全球化给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带来的挑战、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观察和研究世界和各国经济、经济全球化条件下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流经济学家如何联合起来等重大问题,展开交流和讨论。
  
  一、经济全球化给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带来的挑战
  
  以1917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为标志,历史上就存在两种趋势的全球化:一个是资本主义的全球化,一个是社会主义的全球化;何秉孟观察到,苏联和东欧国家蜕变以后,世界社会主义陷入低潮,西方一些政要和右翼思想家放言“马克思主义已经死亡”,“共产主义的历史总结”。伊藤诚指出,1973年后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却未使社会主义因此受益,从而在将来大行其道。由于苏联被认为是社会主义的代表模式,因此1991年苏联崩溃导致了人们普遍对社会主义的怀疑。同时,虽然中国经济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功,但中国模式并未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生活产生挑战。由于对抗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中国社会主义模式的思想和理论基础还没有清楚地建立起来等原因,很多人认为中国经济正转向资本主义。武汉大学经管学院教授简新华也指出,大多数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现在已经由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平演变成为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这种情况为什么会发生,应该怎样正确评估这种现象,是否意味着社会主义必然战胜和代替资本主义的结论是错误的,是否证明资本主义制度比社会主义制度优越,这是需要现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有说服力解答的重大问题。
   曾就职于奥地利科学院和欧盟研究机构,现任维也纳科技大学设计和技术评估研究所人机交互研究小组组长、信息学系社会控制论教授皮特•弗雷斯纳(Peter Fleissner)指出,全球信息社会的出现对社会科学家而言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对马克思主义学者更是如此。 “真实的社会主义”在苏联和其他许多社会主义国家阵营塌陷,以及国际贸易中的新自由主义法则却同时在不断扩张以来,许多新的问题就被提上日程。弗雷斯纳思考到,古典马克思主义思想家的理论观点还能够帮助我们加深当代社会的理解吗?古典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框架和专门术语能足以分析当代资本主义吗?我们有必要修改原有的概念吗?如果是的话,向什么方向修改?甚至更重要的是:一个新社会具有哪种本质的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特征,才可以被称为是社会主义或不是?社会主义将是什么样子?鉴于转型可能带来的高额成本,它能足以吸引越来越多的大多数人放弃当前的生活方式,选择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呢?不仅拥有浓厚兴趣而且有能力把美好社会的理念付诸实施的革命主体是谁?或许为此,我们不须明确特定的阶级或社会阶层吗?
  马奎特指出,由于经济全球化,发达国家的工人面对不发达国家廉价劳动力的竞争,正遭受降低工资、延长工作日、减少养老金和医疗保险等社会福利的威胁。马克思主义必须着眼于无产阶级的国际化,解决国际工人阶级间的利益冲突问题。针对在经济全球化的条件下,社会主义国家不仅积极引进资本,还对外进行资本输出,马奎特提出,资本输出能不能成为判断帝国主义的标准问题,社会主义国有企业对外投资是否占有外国工人的剩余价值问题。马奎特认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不可能孤立于资本主义经济之外,社会主义国家在发展混合经济时,需要考虑按劳分配的实现问题、私人部门工人工资决定问题,需要研究社会主义性质的混合市场经济向共产主义产品生产和分配方式过渡的模式。简新华也分析到,资本输出现在主要是输往发达资本主义而不是经济落后国家,发展中国家甚至采取各种措施引进外资,以推动本国经济发展,那么资本输出还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剥削经济落后国家的重要工具吗?美国反对从社会主义中国进口商品最坚决的是传统产业的工会,而且工会与商会,也就是职工与老板或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一致主张限制从中国进口商品,民族主义似乎高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那么古典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主张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推翻全世界资产阶级的统治是否还具有可行性?现实的社会主义经济与马克思、恩格斯设想的社会主义经济出现了显著的不同。那么现实的社会主义经济还是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社会主义经济?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主义经济原理是否已经过时或者科学?是不是揭示了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人类社会是否最终还是会走向社会所有制、计划经济、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
  曾任职于康奈尔大学的纽约州工业与劳动关系学院的产业研究所、堪尼苏伊斯学院、和都柏林大学,现从教于爱尔兰国家大学经济系的特伦斯•麦克唐纳夫(Terrence McDonough)博士,通过对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进行分析的马克思主义阶段理论不同学派间的比较研究,提出当前的经济全球化能否用马克思主义的阶段理论进行分析?当前资本主义是否构成发展的一个新阶段? 全球化是否超越了量变上升到质变?迪罗内认为,30年来,资本主义体系已积极地实现了全球化,从而进入了一个新的帝国主义时期。那么由此形成了一个全球资产阶级吗?全球被剥削阶级有能力反抗这个更新的全球资产阶级吗?这些阶级的结构构成与传统国家框架下的构成相同吗?迪罗内指出,对此的争论依赖于对资本主义体系的两个不同解说。一方认为,现代资本的全球化将会引起社会关系及其矛盾质的变化;另一方却认为,全球化并不意味着社会关系将会在本质上发生改变。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何自力认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历史可以用国家霸权的更替史来描术,如热那亚-西班牙霸权、荷兰霸权、英国霸权和美国霸权。而在全球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国家霸权还有效吗?取代国家霸权的将是什么呢?没有国家霸权的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前途是什么?这些问题都是资本主义发展到全球化阶段必须回答的问题。
  南京大学商学院教授奚兆永指出,全球化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话题,有人赞成,有人反对。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究竟应该用什么态度对待这个全球化问题呢?它和社会主义的关系又怎样呢?福建师范大学校长、教授李建平看到,国际上,西方敌对势力把中国作为敌对意识形态的主要对手,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的图谋不会改变。有人千方百计地要把“华盛顿共识”推销到中国来就是例证。在国内,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扩大,社会经济成分、组织形式、就业方式、利益关系和分配方式日益多样化。这些因素的作用下,出现了非马克思主义甚至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倾向。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孟捷分析到,刚刚进入21世纪的中国,在经济学意识形态领域展开了激烈的角逐。在一些姑且算是天真的头脑看来,在制度上和美国“接轨”就会自动使中国变成美国那样的国家,而所有这类“接轨”的前提,是在观念上先和新古典主流经济学“接轨”。为此,必须在中国的经济学教育中进行“洗脑”,甚至研究生教育也是不必要的,大可把经济学博士生们全都派遣到美国去学习。在这种议论中,具有半殖民地色彩的、依附性的思维方式是清晰可辨的。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