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弱势美元外部性危及世界经济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11月6日表示,在当前次级抵押贷款市场动荡不安的情况下,美国住房价格下滑和未售房屋库存上升是最大的担忧,美元贬值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呈中性。

  格林斯潘对弱势美元的粉饰并没有引起市场多头的关注,美元继续跌跌不休,以一篮子货币加权计算的美元指数11月6日创下76.1775的本世纪新低,较2001年7月6日创下的121.02的世纪高点贬值了37%。

  作为世界公认“硬通货”的美元正在迅速失去强势货币的耀眼光环,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将会受到怎样影响?格林斯潘的“中性说”只是回答了这个问题的一半,对于深陷次债危机的美国本身而言,弱势美元的内部影响更显正面。但从外部影响来看,弱势美元可能对国际金融稳定、世界经济增长起到了更负面的作用。

  美国经济受益于弱势美元的途径有两条。第一条直接路径是贸易,弱势美元在结构上表现为美元对各主要货币的全面走弱,这给各个层次双边贸易开展向有利于美国的方向转变奠定了基调,8月份美国贸易赤字就从7月的589.99亿美元降至575.86亿美元。

  第二条间接路径是消费,弱势美元作为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短期内立竿见影的收效给美国消费信心的恢复提供了意外帮助,根据近日公布的最新数据,在“次债危机”爆发的第三季度,美国消费者支出令人吃惊地增长了3.0%,远高于第二季度的1.4%,消费为三季度GDP增长贡献了2.11个百分点,大大抵消了房市趋冷带来的1.05个百分点的损失。在美联储连续降息及其确定的弱势美元趋势的内部刺激下,美国三季度经济增长了3.9%,甚至高于二季度的3.8%,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也从9月的11万人上升至16.6万人,均远超预期水平。

  目前看来,格林斯潘对美国房市经济杀伤力的担忧也许有些多虑,梅开二度的大幅降息、美元贬值和莫名其妙的消费激增似乎有让美国经济暂时远离下降周期的可能。不管这种短期提振能够维持多久,至少美元贬值有效阻止了美国经济今秋的“突然死亡”。但从世界经济的全局来看,美元贬值的“个体理性”难以回避“集体非理性”的漩涡。

  首先,弱势美元带来了国际货币体系的深度紊乱。国际商品市场波动呈现出与美元币值变化的高度相关性,在美元指数创出新低的11月6日,黄金价格上升至814.83美元/盎司,这一本世纪新高较2001年创下的本世纪低点上涨了221%。同日,

原油价格也居95.10美元/桶的高位。国际货币体系紊乱迫使各国调整外汇储备结构,增加了国际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并给投机活动升温创造了机会。

  其次,弱势美元带来了世界经济增长的弱化预期。相比美国实体经济在次债风波中的中长期受损,欧洲、日本和新兴市场经济的增长势头依旧良好,但受累于本币

汇率相对美元的快速升值,这种经济周期的国别错配会趋向弱化,全球经济增长路径受汇率市场过度波动的不确定性影响将有所下调。

  最后,弱势美元带来了全球流动性过剩的恶化。美元贬值对于美元资产的海外持有者,实实在在受到了汇率变化带来的投资损失,如此背景下,美元资产减持成为一种时尚,美元资产减持进一步加剧了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引致的全球流动性过剩问题,致使资产价格飙升难以抑制,全球通货膨胀压力不断加大。

  此外,美元贬值还带来了诸如全球企业市值比较信息传递失真、香港联系

汇率制度受到冲击等其他诸多细微层次的“外部性”问题。总之,格林斯潘对弱势美元影响只重内部、忽视外部的评价有些不负责任。如果伯南克也在听证会上发表类似言论,市场影响可能会大为不同。(作者为北京金融研究人员)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