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转帖】林毅夫教授携诺奖得主出席“世界经济与中国发展”圆桌研讨会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林毅夫教授携诺奖得主出席“世界经济与中国发展”圆桌研讨会
http://www.erj.cn/cn/NewsInfo.aspx?m=20100914093110357651&n=20100926120516853012
时间:2010-09-28 稿件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9月12日,由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主办的“世界经济与中国发展”世界著名经济学者研讨会,在北京大学朗润园万众楼举行,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教授,携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加里•贝克尔,罗杰•梅尔森一同出席,与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的教授们,就经济发展中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讨论。研讨会由国家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巫和懋主持。

林毅夫教授首先就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提到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展经济学家提出**干预的经济发展模式。不论在社会主义和非社会主义阵营当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差距都日趋扩大。近年来,发展经济学家主要考察发展中国家的**行为,以及**在社会稳定,教育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作用,一部分学者认为**应当在经济方面减少干预。

世界银行最近出版的由迈克尔•斯宾塞执笔的报告中提到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13个经济体在过去取得了7%以上的增长率,而在这些经济体中,**都起到了非常积极主动的作用,比如为经济增长创造良好的条件等。林毅夫教授特别指出,经济增长是一个持续的技术进步和结构改革的过程。经济将从以农业基础为主进化到后工业发展阶段。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很多组织上的问题。从最初级的交换市场到逐渐深化的市场,市场组织所需要的机制越来越复杂,随之而来的还有对金融系统创新以及产权保护等方面的要求,这时就需要存在这样一个**来组织协调这些不同的功能,比如生产或者机制创新中通常会含有一定的风险,创新过程本身也有外部性的问题,**对企业或个人进行补贴能够促进创新的持续进行。社会需要提供给那些“先驱者”足够的激励来进行创新,**的主要职责也在于此,为公共品的生产提供足够的激励,在经济中采取主动行动。**需要对国家的产业结构进行正确的决策和引导。

对于一些低收入的国家,它们相对于高收入国家在劳动密集型和原料资源密集型产业具有比较优势,那么它们就应该主要在这些方向发展,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而不是盲目进入资金密集型或技术密集型的大型工业。**的其他职责在于建立良好的基础设施,合理的金融市场以及开放的市场环境。一个**,只有将产业结构引导向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发展才能称之为成功。**可以鼓励一些“先驱者”进入这些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行业。我的相关论文中显示许多成功的**都是在经济发展中起到了类似的积极作用,辅助建立基础设施和良好环境,补偿先动劣势,鼓励“先驱者”进入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行业。最后,林毅夫教授还提供了一些他自己的研究文献供大家继续了解如何识别那些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行业。

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教授,则从人力资本的角度阐述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对于不同的国家所经历的发展历程,从人力资本的角度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可称之为基础阶段;在这个阶段里,劳动力仅仅拥有一些基础性的能量、智慧、读写能力、抱负;这是经济发展中很重要的一个阶段。中国在70年代改革初期就处于这样一个阶段。对于一个处在基础阶段并且希望良好发展的国家来说,所面临的一个主要的挑战就是如何给这些人力资本一个正确的激励机制从而有效地使用这些人力资本。

第二个阶段中,个人会接受一定程度的教育,而且往往会引进一些其他国家或是地区所研发的成功的技术。具体来说,这种技术的引进是可以通过外国在本国投资或者其他形式来实现的。通过这个阶段的发展,包括技术的引进、资本的积累,国家一般会办成一个中等收入国家,但是所有处在这个阶段的国家,包括中国,都希望能够进入所谓的富国俱乐部。具体来说,这些中等收入国家希望达到更高的人均收入水平,这也就是说的发展中的第三阶段。要进入这个阶段对于中等收入国家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而人力资本对于如何应对这个挑战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这是因为更高的教育水平对于发展的第三个阶段而言是不必可少的。中国从1999年起就开始大幅提高了青年人中接受高等教育的人群的比例。

在第三阶段中,贝克尔认为有两件事情是需要实现的:其一是继续引进其他国家或者地区的成功技术;其二是开始研发自己的技术。研发自己的技术在当今这个强调知识信息的世界中就显得尤其重要。中国现在正在开始研发自己的技术,他预期中国、印度以及其他代表性的发展中国家在未来将会不断提高自己新技术的研发速率。为了实现技术的研发,贝克尔相信提高接受高等教育的人群在总人口中的比例是必须的。在过去三十年中,不仅仅是在发展中国家,全世界的人口中接受高等教育的人群的占比都得到了显著地提升。从个人的角度来看,接受高等教育的动机来源于更高的回报率。

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梅尔森教授则更愿意从历史角度来关注中国的增长与繁荣。他认为,不论什么样的社会走向成功的秘诀都源自一个成功的法律体系的存在,比如两百年间美国经济成功的发展经历。纯粹的理想化的市场理论既不是美国成功的秘诀,也不是欧洲、中国或者其他国家或者地区的成功秘诀。确实有一些不正常的、带来不良后果的政治经济体系,人们需要了解他们之间的区别,同时我们还要了解并不是每一个成功的社会都会有相同的政治经济体系,但是这些成功的体系之间确实应该是有一些共性的。

梅尔森教授提醒大家我们需要理解一件事情,那就是经济上的成功要求分权的努力。这就要求人们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中敢为天下先,而且可以保护藉此得到的利润。产权的保护在分权经济中就会是一个现实的问题,这个问题在集权经济中并不存在,因为集权经济中**会有足够的权利来保护产权。另一个问题是如何为那些做研发的机构融资,资本市场吸纳了大量的资金并且把他们集中投入在某几个投资机会上,这种投资行为是集权性质的,也就需要集权性的监管。

商法在西方社会中是从很久之前就存在的,但是在中国并不存在。我知道中国在过去的几千年里被认为是工业以及技术领域的领导者,但是在西方工业革命之后这种工业以及技术上的优势就不存在了,这样说明了产权保护对于一个社会的成功是非常重要的。梅尔森教授还比较了国王亨利二世统治时期英国普通法,和中国宋朝的科举考试制度的演变历程——这两种制度都是人类历史上非常有影响力的体系,而且都有很深的历史根源。不论是在英国还是中国,相应制度的建立都是为了保护某种权利。通过对比就可以理解这两种制度的组织形式是多么的不同,在西方权利是被法律体系所保护的,而在中国古代权利却是通过**官员间的人事关系所决定的。

梅尔森教授认为,人们需要了解一个什么样的政治经济体系能够有效地保护产权,这并不是说一个国家需要照搬另一个国家的某和总制度,而是说这些有效的体系之间存在某种共性,那就是:允许个人尝试新技术,同时制度本身能够保证尝试新技术的个人能够积累这种新技术带来的财富,当然为了避免某些垄断性的不利影响,集权性的监管是必不可少的。

接下来,林毅夫教授与贝克尔教授、梅尔森教授还就**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展开了讨论,贝克尔教授认为,**在经济发展中确实扮演着无可替代的重要角色。但问题是对于这个结论,要在哪些方面加以限制。人们需要了解:在哪些方面**比市场做的要好;在哪些方面**做的不如市场来的有效率。而有关发达国家的“先发”是优势还是劣势,贝克尔教授也与林毅夫等教授交换了意见。

此次研讨会还吸引了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国日报等20余家的媒体到会,会议结束后,媒体记者们还就最近热点的经济问题采访林毅夫教授等人。

林毅夫教授是中国经济中心的创始人之一,是第一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世界银行副行长和首席经济学家,他还是是第一位能够登上马歇尔讲座讲坛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位当选为英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的中国人。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