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tangry
1874 4

资本家和劳动者对簿公堂 [推广有奖]

  • 0关注
  • 0粉丝

本科生

96%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0
论坛币
792 个
通用积分
0
学术水平
4 点
热心指数
3 点
信用等级
3 点
经验
996 点
帖子
178
精华
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5-9-28
最后登录
2017-9-16

tangry 发表于 2005-10-4 14:43:00 |显示全部楼层

(资本家擂鼓鸣冤。公正老爷急急升堂。) 公正老爷:鸣冤者何人,有何冤屈? 资本家:小人名叫资本家,手上有些资本积累,想要把它投入再生产,需要劳动力与之相结合。前几天正好碰到劳动力甲,与之签定契约,声明他出卖他自己,我给他公平的劳动力价格V,足以弥补他在生产中的劳力损耗。不料他契约签了,但最近几天就是不来上班。我去催了好几次,他就是赖着不来,还要求我给他加工资。说工资增加到V′了,他才会来。还扬言工资不加,他就绝对不来。小人被逼无奈,只得向老爷鸣冤,请公正老爷做主。有契约为凭。 公正老爷:那被告现在何处? 资本家:已经被小人揪过来了,就在堂下。(资本家推劳动力甲上来。随同跟来的还有另一个人。) 公正老爷(威严的):大胆被告,你既然与原告订下契约,又为何不遵守契约呢?须知国法无情,你是想坐牢吗? (劳动力甲啾了一下背后跟着的那个人,不敢言语。) 跟着来的那个人:启禀老爷,小人名叫劳动力资本,家父名叫劳动者。这劳动力甲是小人家一个奴隶。这次劳动力甲与他人私订了卖身契约,家父和我都不曾预知,这契约当属无效。但家父和我认为,如果能够适当修改这份契约,则这劳动力甲的买卖还是可以商量的。请老爷仲裁。 公正老爷:恩。劳动力甲既然属于你们家的奴隶,那当然就无权为自己订立卖身契约了。那这份契约自然无效。原告,你对判罚有何意见?如果没意见,你们可以对契约的修改进行商量。 资本家:这有什么好商量的!我给的价格V已经足够支付劳动力甲在生产中的消耗了。用这个V来定工资已经足够了,他们凭什么要我增加工资。 公正老爷:恩,有道理。劳动力资本,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呢? 劳动力资本:禀老爷。资本家购买劳动力甲的价格V,家父和我不是不满意。但是,劳动力商品的买卖与其他商品的买卖不同的是:其他商品的买卖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交易完毕,购买者和出售者之间就再无其他关系了。购买者可以随意处分使用新得来的商品。但劳动力商品的买卖的特殊之处在,(1)劳动力甲在出售给资本家的时候就是资本家消费并使用他的时候,对资本家来说就是现买现用。(2)在劳动力甲被使用消耗投入生产的时候,家父和我也必须跟着一起去参加生产。(3)小人要求把工资加到V′,就是为了补偿家父和我所受的损失。 资本家(大喊):我只要你家的劳动力商品甲,谁让你们跟着他过来的。你们自愿过来,我可不想支付多余的工资△V=(V′-V)给你们。 公正老爷:恩,不错。劳动力资本,你有什么不同意见? 劳动力资本:禀老爷,我们也不愿意跟着去啊。只是: 第一,劳动力甲实际是由家父劳动者生产出来的,而且只储存在家父身上,这是老天爷规定的,我们无法反抗;所以劳动力甲,小人和家父其实是一体的。我们不走,劳动力甲这个奴才自然也就不能也不敢走了。而我们当然也是不肯白白替别人干活的。不然,我们就连劳动力甲这个奴隶还不如了,我们的颜面何存啊? 第二,劳动力甲在实际中的使用,必须经过劳动者的同意并操控,再经过小人发挥关键的核心作用,才能完全发挥他的使用价值。我们跟过去,也是替资本家着想啊。没有我们发挥的作用,劳动力甲的使用价值就相当于0了。请老爷明断。 公正老爷:恩,有道理。资本家,你的意见如何呢? 资本家:既然如此。小人希望把劳动者和他的劳动力资本都购买过来,以便使我能随意的消费支配他的劳动力。 劳动力资本(放声大笑):老爷,你看资本家他愚蠢不愚蠢?家父劳动者出卖劳动力是为了谋取自由,幸福,谋取自己的生存并繁衍后代。说实在的,在出卖的劳动力被使用的时候,我们已经把自己的人身禁锢了,我们获得的报酬是以我们牺牲人身活动的部分自由为额外代价的,我们本来可以去干我们一直想干的,我们感兴趣的事情。但为了生存,为了繁衍后代,家父劳动者在出售并使用劳动力的时候,才不得不部分的约束自己的人身活动自由。而生存的目的是为了追求自由,幸福,繁衍后代。如果自由都没了,我们还要生存干什么,我们还有出卖劳动力的理由吗?资本家,你知道,出卖劳力的人类与同样出卖劳力的畜生的区别吗? (资本家默然) 劳动力资本:出卖劳力的人与同样出卖劳力的畜生的区别就在于: 人为了生存而可以主动的限制自己一些人身活动自由,但他有追求其他自由的权利;他主动限制一些人身活动自由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追求自由。但是,人的有些自由是人宁愿死掉也都不愿意受到限制或剥夺的。 而同样出卖劳动力的畜生,他没有主动限制自己自由的权利,他根本就没有支配自己自由的权利。他会获得一些自由,是因为人类希望他生存下去提供更多更好的劳动力;当他不能提供更多的劳动力时,他的生存就成了问题,这时他能否生存下去就要靠人类的善心了,如果他不会因此而大量消耗人类的粮食,如果他身上的肉不会成为人类所青睐的美味。当他的生存成了问题的时候,所有他以前被恩赐的自由或者被剥夺而从未给予的自由,也就可能会永远被剥夺了。 资本家既然想连劳动者和劳动力资本全部购买走,那不如去购买一头畜生好了。 (劳动力资本吟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公正老爷,资本家附和: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公正老爷(也生气了):有道理,资本家你有什么话可说。你怎么会有如此蔑视人的自由的想法呢?那可是只有在奴隶社会才存在的事情呀。。 资本家(垂头丧气):一切请老爷裁断。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采用借贷的方法。劳动者的劳动力资本借给我参加生产,我可以给劳动者的劳动力资本支付利息。但我希望劳动者在生产中要自觉限制自己的活动自由,不要在需要他的劳动力的时候,跑的无影无踪。 公正老爷:这样才对。劳动力资本你可以同意这个意见吗? 劳动力资本:老爷,小人仍不满意。 资本家(跳了起来):这样你还不满意, 你还要怎样。 公正老爷(示意劳动力资本):劳动力资本,你又有什么认为觉得不妥的地方呢? 劳动力资本:主要是在细节方面。小人有几个地方需要跟资本家事先说明一下。这是小人对资本家在细节上的一些要求,请老爷过目。 (劳动力资本呈上了细节上对资本家的书面要求) 公正老爷(宣读):第一,在劳动时,即劳动者出卖的劳动力量发挥作用的上班时间内,劳动者必须付出他所出卖的劳动力,但资本家不得限制劳动者的其他自由; 第二,要求对劳动者一天的上班时间进行规定限制,以不损害劳动者的劳动力资本和妨害劳动者追求其他自由,幸福,繁衍后代的权利为准。 第二,在上班外的时间,资本家不得要求劳动者额外付出劳动力,因为我卖给资本家的劳动力已经被使用光了。资本家如果需要,必须跟劳动者再协商购买。而且价格必须加倍,因为当劳动力被超额生产时,生产这些劳动力的成本就会大大增加,劳动者的健康会受到加班所遭受的威胁。 第三,按照借贷关系的规则,劳动者既然把劳动力资本既然借给资本家了,资本家在生产后就必须完璧归赵,把劳动力资本完完整整的归还给劳动者。 所以资本家必须采用各种措施,保证劳动者的劳动力资本在生产中的完好,比如改善工作环境,工作环境不能对劳动者的生命安全,人身安全和身体健康产生威胁,工作环境的空气污染,噪音污染,水污染,固体废弃物污染的排放标准应以不伤害人的劳动力资本为准;.还要给劳动者以足够的休息时间和足够的休闲空间,这是保证劳动力资本恢复的必要条件。还有其他可以预防劳动者劳动力资本受损害的必要安全措施资本家必须提供。 第四,劳动者是不希望自己的劳动力资本在生产中受到损害的,因为在劳动力资本受损害的同时,往往伴随着劳动者的自由的受限制或被永久剥夺,而我们出卖劳动本来就是为了追求自由,如果这样的话,再给多少的物质补偿都弥补不了因自由受限或被剥夺而遭受的损失;但是当对劳动力资本的损害发生,并连带损害到劳动者为正常人时所应享受的自由时,资本家应就劳动力资本损害和劳动者自由所受的侵害给予足够赔偿。现在的工伤赔偿都是按照劳动力资本受到的损害来赔偿,而且就连这一部分的赔偿也明显偏低。所以要求修改工伤赔偿方法,提高劳动力资本损害部分的赔偿,并且要赔偿劳动者在工伤后自由受限或被剥夺时所遭受的损失。 第五,因为我们劳动者是靠工资吃饭的。无论资本家经营是亏本还是赢利,都必须首先支付劳动力价格和劳动力资本的利息。 公正老爷(念毕):这些要求很合理。资本家有意见没?你们是否达到了劳动者的这几点要求? 资本家:……恩……大概……恩……有些…… 公正老爷(打断资本家的话):那我就宣判如下,新的契约的主要内容应包括:劳动者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借出自己的劳动力资本并收取利息,同时在生产中自觉限制自己出卖劳动力时的一些自由。而资本家须支付劳动者的工资包括劳动力价格和劳动力资本的利息,并保证把劳动力资本完整归还劳动者。所有劳动者的权利和义务,所有资本家的权利和义务都应围绕着这个原则来进行。资本家和劳动者在生产中都应遵守这个原则。哪一方不遵守这个原则,都将受到我公正老爷的严惩。退堂。 (公正老爷退堂了。) 劳动力资本(喊):老爷,我还有话说。就算是这个契约所达成的分配关系,对我们劳动者也是不公平的。我们劳动者还是受剥削的。 (在后堂的)公正老爷:那不是今天这场诉讼所要解决的问题。那已经属于二次分配的范畴,是属于我们老爷们职责范围的事情了。今天我有点累了,改天再论吧。


万岁大中华 发表于 2005-10-4 15:58:00 |显示全部楼层

打倒资本家,没收他的资本,实行公有制,还打什么官司,你看看毛泽东是怎么做的就对了,不过做的程度如何,要取决于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哪里还有什么资本家和工人打官司,资本家早没了,工人阶级成为了真正的主人,就不用再打什么官司了,那个时候,工人阶级自己建立一个衙门,哪个人想搞资本主义,一律削平。

同仁当共勉,同创中国经济学!    中华经济新思想群QQ号:7696187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angry 发表于 2005-10-4 18:36:00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万岁大中华在2005-10-4 15:58:40的发言:

打倒资本家,没收他的资本,实行公有制,还打什么官司,你看看毛泽东是怎么做的就对了,不过做的程度如何,要取决于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哪里还有什么资本家和工人打官司,资本家早没了,工人阶级成为了真正的主人,就不用再打什么官司了,那个时候,工人阶级自己建立一个衙门,哪个人想搞资本主义,一律削平。

资产都没收了,那人们还生产干什么?他们连积累一点资本投入再生产都不行。一投入再生产就要没收,那不如全部用于消费算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angry 发表于 2005-10-6 00:01:00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上来。介绍下内容,就是用资本家和劳动者对簿公堂的方式,讨论工人的工资的本质问题。十分希望大家批评指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xianghuai 发表于 2005-10-18 07:43:0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19-9-18 2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