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论《古诗十九首》的生死观_汉语言文学论文

发布时间:2015-04-27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摘 要] 《古诗十九首》是汉末无名下层士人创作的五言古诗作品。文章通过探讨汉末知识分子五言古诗的创作历程,分析他们的一些诗词,集中揭示他们的思想状况及生存困境:人生无常的焦虑以及对死亡的恐俱和感慨人生的短促,死亡的不可避免,并由此引发出如何对待生、如何迎接死的思考。古诗中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的生命意识、生死观意蕴深邃而又富有哲理,可以引发我们对于生命价值的深刻思考。
[关键词] 古诗十九首 生命 死亡

《古诗十九首》是汉代文人五言诗中最成熟的作品。其创作之时正值汉代儒学衰微之时,旧有的道德原则失落,新的信仰尚未建立起来,因而《古诗十九首》在思想内容上呈现出汉末文人的苦闷、彷徨等复杂的时代特点,真实地传达了一代知识分子的内心情感,它揭示了汉末知识分子的生存困境——信仰缺失的孤独, 人生无常的焦虑以及对死亡的恐俱,感慨人生的短促, 死亡的不可避免, 从而引发出关于如何对待生、如何迎接死的思考。具体我们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方面加论证:
一、社会动荡和信仰缺失引发文人对生存的焦虑
汉末后期,社会动荡不安,阶级矛盾日趋尖锐。自东汉和帝时外戚与宦官的第一次交锋开始, 外戚、宦官相互倾扎冲突的混乱局面越演越烈。一些有志于朝政昏玻之时励志抗节的知识分子, 一次次上疏抗争,反对外戚、宦官,试图维护正在走向崩坏的大一统政权。但是他们却一次次的失败。李固,杜乔为当时名儒, 因反对外戚梁冀而被捕入狱, 死于狱中。 当时海内为之震怒。桓帝即位后,他利用宦官的力量诛灭了梁冀, 宦官由此把持朝政。宦官的统治未能使混乱的局面有所改变, 反而加剧了社会的动荡不安。赵壹曾在《刺世疾邪赋》中评述当时的社会时势:“候馅日炽, 刚克消亡, 欲痔结狈, 正色徒行。岖龋名势, 抚拍豪强; 僵赛反俗, 立致咎殃; 捷慑逐物, 日富月昌。浑然同惑, 孰温孰凉?邪夫显进, 直士幽藏。”这种社会状况对大一统政权忠心耿耿的知识分子来说, 无疑是不能忍受的。他们利用太学, 批评政治, 抨击宦官。宦官对此恨之人骨, 诬称官僚与太学生结为朋党,图谋不轨,并严厉打击, 终于造成了两次“党锢之祸”。党人如李膺、范傍等, 死者百余人, 受牵连而死、废、禁者六七百人。《古诗十九首》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作的。在古代,知识分子具有极深的儒家情况,向以担当道义为已任,两次“党锢之锅”对知识分子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同时由于汉代的选官制度是举孝廉制,士子入仕的主要途径是察举与征辟,于是名誉就成了被征、举的重要条件。在这种情况下,士子们必须通过上层权贵的荐举才能入仕。大多数毫无背景的中下层文人便不得不奔走交游,到处拜谒官僚权贵,去谋求个人的前程。然而等待他们的多是仕进无门,选举制度名存实亡。“文籍虽满腹, 不如一囊钱” (《刺世疾邪赋》)反映出了他们对政局的失望,同时由于现实的残酷,也令他们对他们一直所信仰的儒家思想产生了怀疑。
迷惘、困惑成了汉末知识分子普遍的思想状态,动乱的现实,无所依寄的思想灵魂,他们连最起码的生计都无法维持。社会既无亮色,人生又乏出路,在游走学仕的士人里,流徙不定的生活现实,空虚落拓的生存状况,使他们格外强烈地感到衰颓时世中的污浊和痛苦。于是,借诗歌这种方式真实坦率地披露了在生命流程中的困惑和忧伤。“驱车上东门, 遥望郭北墓。白杨何萧萧, 松柏夹广路。下有陈死人, 杳杳即长暮; 潜寐黄泉下, 千载永不霜。浩浩阴阳移, 年命如朝露。人生忽如寄, 寿无金石固。万岁更相送, 圣贤万能度。”(《驱车上东门》)。“去者日已疏, 生者日已亲。出郭门直视, 但见丘与坟。古墓犁为田, 松柏摧为新。白杨多悲风, 萧萧愁杀人! 思还故里间, 欲归道无因。”(《去者日以疏》)
二、享乐思想成为诗人们人生价值的取向
诗人们虽然意识到人生短暂是无法超越和改变的现实, 但他们不相信虚无缥缈的神仙世界和自欺欺人的服食长生成仙之术。如“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驱车上东门》)。“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人生不满百》)。诗人们一方面祈求服药成仙, 另一方面又对此表示怀疑,因为很多人因为服药而被药所误, 甚至落得终生残废。对神仙世界的追求的结果是人仍然不免一死,神仙世界太过渺茫。我们应该看到的是, 服药求仙作为一种文化现象, 说明人们开始站在生命本体论的立场关注自身, 集中体现了人的生存意志的觉醒。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 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生年不满百》)。诗中与人生短促之叹并生的还有向往现实享乐的声音。类似的表现在《古诗十九首》的其他篇章中还有: “斗酒相娱乐, 聊厚不为薄。极宴娱心意, 戚戚何所迫?”(《青青陵上柏》);“弹筝奋逸响, 新声妙入神。”(《今日良宴会》)。人们往往把这称之为“ 享乐主义”, 其思想的核心, 是在面对死亡的威胁时, 提倡一种享受生命的人生态度。饮美酒、听新声、被纵素、秉烛游,从表述上看似很荒颓,实际上这是诗人们要以此来抵抗荒谬现实的所在, 排解对于死亡的恐惧。《今日良宴会》描写的场面似乎很热闹,但我们可以从他们的背景分析,享乐是需要有条件的,诗人们连生存问题都难以维持,何来享乐?这看似旷达之语的背后,包括了他们在他乡功名无望的落魄。“为乐当及时”只是一种祈求,只不过是诗人们在现实中找不到出路的一种心灵哭泣。表面上看上去悲观、颓废,但其中蕴藏着的却是诗人们对生命、生活、命运的强烈追求和深深的留恋。
三、思妇怨别与游子怀乡的爱情观成为诗人们摆脱孤独、困苦的途径
从《古诗十九首》的篇章中我们可以体会到,诗人们也知道享乐并非能解决生存的困境,也未必能解脱对死亡的恐惧。当诗人们意识到这种焦虑和恐惧只属于自己时, 就产生了强烈的孤独感。此时, 他们通过寻找知音的途径 (或通过同性间的友谊, 或通过异性间的爱情)来摆脱这种孤独, “思君令人老, 岁月忽已晚。”(《行行重行行》);“同心而离居, 忧伤以终老。”(《涉江采芙蓉》);“文采双鸳鸯, 裁为合欢被。”(《客从远方来》);“置书怀袖中, 三岁字不灭。”(《孟冬寒气至》);“思为双飞燕, 衔泥巢君屋。”(《东城高且长》) 。以上诗句写出了思妇对游子的深切怀念。另外又如《凛凛岁云暮》中的女主人公在岁暮时节对远方的丈夫思念甚苦, 痴情至极, 化为梦境, 梦醒之后, 泣涕盈眶。“冉冉孤生竹”中的女主人公对未婚夫满怀思念, 但未婚夫与她相隔甚远, 迟迟不来迎娶成亲, 她饱受相思的煎熬, 向对方发出“思君令人老, 轩车来何迟”这如怨如诉的呼唤,继以芳草鲜花随秋枯萎为比, 警示对方自己红颜短暂, 当早日归来迎娶, 切莫错过这人生美好的时光; 最好揣测对方的品节高尚,一定不会负情, 故自己不必怨伤, 以为自我安慰。这些都是诗人们借思妇之口,表达了他们一方面期待着“思为双飞燕”, 企盼着与所爱之人的常相厮守, 另一方面又为这种期待的遥远漫长而痛苦不已的游子情怀。因为诗人们深谙他们所追求的爱情只是一种愿望,连生命、命运他们都无法把控,爱情又要等多久理想才能实现?又能有多长时间可以等待?即使爱情、友谊再美满,生命的结束也会把它们带走。因此, 诗人们对于爱情的易逝有着清醒的认识, 如同他们对于生命的短促易逝一样, 对今生的爱情尤为珍惜, 享受爱情, 也就是享受生命。
总之,不朽的荣名, 及时行乐, 理想的爱情,《古诗十九首》里的诗人们从不同的方向追寻着克服生存困境的道路。他们在追寻的同时, 又怀疑其真正的效用。痛苦与旷达、无奈与超脱交织在一起, 构成了诗人们面对生存困境和死亡威胁时候的矛盾心态。《古诗十九首》对克服生存困境所作的种种追寻, 蕴含了对短暂的、不可重复的生命的关注,虽然悲观但不失对生命的执著和留恋; 生命存在的意义不在结果, 而在于追寻的过程。

参考文献:
1、马茂元:《古诗十九首初探》,1981年,陕西人民出版社
2、隋树森:《古诗十九首集释》,1957年,中华书局,第一版
3、丛培新:《汉末文人生命意识觉醒的写照——再读<古诗十九首>》,《名作欣赏》,2010年7月刊第20页。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