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浅谈孙犁《荷花淀》的艺术特色_其他论文

发布时间:2015-04-14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内容摘要】《荷花淀》是孙犁的代表作,小说只五六千字,却做到了简洁、紧凑、生动、活泼,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能给读者以美的享受。本文从语言,情感,意境等方面来分析《荷花淀》的艺术特色。
【关键词】 语言心理描写白描
《荷花淀》是孙犁最具代表性的一篇小说,它表明了党领导下的人民抗日武装力量迅速发展壮大,充分显示了人民战争的威力,展示出抗日战争的胜利前景,使作品充满鼓舞人心的力量。《荷花淀》体现的艺术美是多方面的,本文试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语言简洁传神,朴实自然
在我国现代作家中,孙犁可谓是一位卓越的语言巨匠。读孙犁的作品,读者都非常赞赏他的语言魅力。 他善于发现和抒发生活中的诗意,刻画作品中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 他的语言朴实自然、纯真而又新颖。
在刻画塑造人物形象时,虽着墨不多,却深入细致,善于捕捉人物心理瞬间活动,用凝练的语言表现出来。
在“夫妻话别”里,当水生说到“第一个举手报了名”时,水生嫂低着头说:“你总是很积极的。” 写神态,只用“低着头”, 却准确地写出了人物的思想情感。只有低着头不动生色地说,才符合人物当时的心理。它生动的表现了这时的妻子对丈夫 复杂的感情和矛盾的心理。
当水生和青年们离家到部队去后,作者写家中的妻子们隔不断对亲人的思念,用藕断丝连 四个字,看似平常,其实作家是独具匠心的。 这些女人们和亲人不仅“藕断丝连”,还要想着法子去探望丈夫,于是一个接着一个陈述自己的理由:
“我不拖尾巴,可是忘记了一件衣裳。”
“我有句要紧的话得和他说说。”
……
各人心照不宣,都在寻找一种天真 的借口去探寻丈夫,对这几个青年妇女细腻入微的心理刻画,作家的语言非常简炼 。
孙犁作品中语言的运用,绝无刻意雕饰之嫌。他总是从人民群众的口语中提炼,使之通俗雅致、朴素自然,从平淡中见神奇。
“你看说走就走了”。
“可慌哩(高兴的意思)比什么也慌,比过新年,娶新——也没见他这么慌过!”

“不行了,脱了缰了”。
“一到军队,他一准得忘了家里的人”。
……
没有一个陌生的字眼,全是清一色的口语,然而又像抒情曲一样韵味十足。应用 朴实自然,简短的句式,灵活的句法,明快的节奏,活泼的语气,十分形象地传达出了女人们愉快的心情和开朗的性格。这些通俗朴实的字眼, 经过作者巧妙安排,再从女人们的嘴中说出,就变得有声有色,神采飞扬。
二、情感细腻真实
孙犁曾说:“文艺作品没有了作者真实的激动的感情,就写不成好文章。”正因为如此,他在取材和结构设计时,着重的是人物的情感和作者内心的情感。
作者善于用精练的笔墨,写出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特别是对于妇女,刻画得尤其深刻、细致。
例如作品的第一部分,水生在区上报了名,回到家里同妻子见面的一段描写:
女人抬头笑着问:“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站起来要去端饭。
水生坐在台阶上说:“吃过饭了,你不要去拿。”
女人就又坐在席子上。她望着丈夫的脸,她看出他的脸有些红涨,说话也有些气喘。她问:“他们几个呢?”
当时斗争形势很紧张,丈夫这么晚才回来,脸色神情也异常,女人立刻觉察到了,担心出了什么事。她看到只有自己的丈夫回来,其他六个人都没有回来,所以第一句话就问:“他们几个呢?”
水生没有直接把参军的事说出来,而是简单地回答:“还在区上。”留下缓冲的余地,然后就问他的父亲和儿子小华。当他知道父亲已经睡下了,才放了心,准备先给妻子做工作,然后再去做父亲的工作。
女人很机警,对于丈夫的回答还不满意,又紧追着问:“他们几个为什么还不回来?”
水生笑了一下。女人看出他笑得不像平常。
“怎么了,你?”
这些地方都写出女人细腻的感情活动。水生一露面,她就觉察到有异常的情况发生。她问丈夫,回答又不得要领,有点吞吞吐吐,这就更加引起女人的疑心,她就继续追问,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当水生回答:“明天我就到大部队上去了。”作品描写“女人的手指震动了一下,想是叫苇眉子划破了手。她把一个手指放在嘴里吮了一下。”
这里没有直接描写人物的心里活动,实际上却是含蓄地描写了。既写出女人非常关心丈夫,全神贯注听丈夫讲话,才不留心手里的苇眉子;又写出丈夫参军的消息,在女人内心所引起的震动。 这样细腻的感情活动,就通过一个简单的细节,形象地表现出来了。这是刚听到丈夫参军的消息时的直接反应。
当丈夫比较详细地说明当时的形势,县委决定成立地区队,“我第一个举手报了名”时,作品描写:“女人低着头说:‘你总是很积极的。’”
简单的一句话,包含着丰富、细致的感情活动,是值得我们仔细捉摸、深入体会的。“你总是……”这种口气, 写出女人的复杂的思想感情的活动。通过这样一句简单的日常生活的语言来表现。这是非常简练的一句话,但它所包含的感情却是很细腻、很丰富的。
在小说后半部分的情节中, 往往只用几笔代过人物行动的过程;而写青年妇女们在谈到自己丈夫时流露出来的兴奋 又运笔细 腻、反复描述。
三、情意隽永的白描和耐人寻味的意境
《荷花淀》作为“荷花淀派”的代表作,其中的白描手法令人叫绝,线条简洁却灵动如真,
“你看他们那个横样子,见了我们爱搭理不搭理的!”
“啊,好像我们给他们丢了什么人似的。”
她们自己也笑了,今天的事情不算光彩,可是:
“我们没枪,有枪就不会往荷花淀里跑,在大淀里就和鬼子干了起来!”
“我今天也算看见打仗了。打仗有什么出奇,只要你不着慌,谁还不会趴在那里放枪啊!”
“打沉了,我也会凫水捞东西,我保管比他们水式好,再深点儿我也不怕!”
“刚当上兵就小看我们,过两年更把我们看得一钱不值,谁比谁落后多少呢!”
用对话描述让作者的叙述更有力。在《荷 花淀》里,叙述占很少部分,大部分都是用对话表现,而且对话都很简洁。从上面我们不难看出一种女人又喜又嗔的微妙心理,实在非常真切。
同样,在寻夫不遇之后,女人们轻轻划着船,“船两边的水哗、哗、哗”。流水声轻快的节奏,有力地烘托了当时欢快的气氛,表达了女人们愉快的心情。
但当发现敌情后,不论是人物的对话,还是作者的叙述,语言的节奏骤然急促起来。她们拚命地摇橹,船两边的流水声变为“哗哗、哗哗、哗哗哗”。急促的节奏,生动地传达出当时紧张的情势和人物紧张的心理。
又如在前半段中,水生回家告诉妻子参加游击队的消息时。因怕她一时接受不了,于是把话题扯到她爹和他们的孩子身上。而妻子见他“笑得不平常”,就耐不住直截了当追问了:“怎么了,你?”这段白描中对双方复杂而又细微的心理活动不置一词,却在一问一答中曲尽其妙地把他们的感情潜流展示了出来。
正是借助这种密接的、白描式的家常絮语,让人物自己把我们一步一步带入他们的内心世界。正是借助这种情意隽永的白描,孙犁把人物心理、性格特征、作者感情,甚至情节的进行,一概揉人其中。
孙犁曾说:“我经历了美好的极致,那就是抗日战争。我看到农民,他们的爱国热情,参战的英勇,深深地感动了我。——我的作品,表现了这种善良的东西和美好的东西。”抗日战争中,孙犁跟随革命队伍 亲身体验和耳闻目睹了抗日军民许许多多 的故事。由此,产生了一种不可抑制的“深深地感动”,这种感动像野火一样燃烧, 于是就自然形成了激情澎湃的诗一样的文字。作者在《荷花淀》中不惜浓墨重彩地为人物与故事营造了一种隽美和耐人寻味的意境。
《荷花淀》尽力去营造一种艺术之美,这美中的精神内涵是自然天成的,集中体现了孙犁对美的极致的一贯追求 。


【参考文献】
1、 冉淮舟:《孙犁的文学道路》,山西人民出版社,1982,第一版
2、 周申明,刑怀鹏:《孙犁的艺术风格》,陕西人民出版社,1982,第一版
3、 金梅:《孙犁的小说艺术》,北京出版社,1987,第一版
4、 李永生:《孙犁小说论》,北岳文艺出版社,l988,第一版
5、 郭志刚:《孙犁创作散论》,山西人民出版社.1986,第一版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