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xuguw
3178 77

《资本论》高级研修班-南开大学2017 [推广有奖]

索然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7-7-18 07:44:28 |显示全部楼层
leijy 发表于 2017-7-17 23:39
这些大学教授, 老雷又不是没有直接接触过!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资本论》研究,可笑不可 ...
大学教授的水准,是社会评价的结果,也就是说是社会关系的产物,你老雷得到社会评价吗?
这么多授课教授,很多年纪比你老雷大得多,在《资本论》及其手稿上花费时间数十年,你一个外行,自己读基本书,字是都认识,就以为人家都不如你。年纪也不小了,不懂得尊重两个字怎么写吗?这么大年纪了,像个愤青,动不动全盘否定,还以为自己是小青年吗?
见过这些教授又怎么样,一面之缘就了解人家研究水准啦?何况你水准这么差,只能敷衍你一下哦。
好自为之吧!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xuguw + 80 我很赞同

总评分: 论坛币 + 8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索然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7-7-18 07:44: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索然 于 2017-7-18 07:46 编辑
leijy 发表于 2017-7-17 23:39
这些大学教授, 老雷又不是没有直接接触过!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资本论》研究,可笑不可 ...
难道和小学生说话,还需要讲大学知识吗?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热心指数 收起 理由
xuguw + 100 + 5 热心帮助其他会员

总评分: 论坛币 + 100  热心指数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jjxjiang 发表于 2017-7-18 09:18:28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但去不了
已有 1 人评分热心指数 收起 理由
xuguw + 5 精彩帖子

总评分: 热心指数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wuyu0405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7-7-18 11:28:47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南开啊,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大本营之一啊。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xuguw + 100 精彩帖子

总评分: 论坛币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eijy 发表于 2017-7-18 12:31:49 |显示全部楼层
索然 发表于 2017-7-18 07:44
大学教授的水准,是社会评价的结果,也就是说是社会关系的产物,你老雷得到社会评价吗?
这么多授课教授 ...


  马克思从分析社会大众司空见惯的商品入手,规范经济学一系列基本概念,呕心沥血创作出“一定会使整个经济学发生彻底变革” 的《资本论 政治经济学批判》,劳动价值论和等价交换法则终于无懈可击。经济学如同经过母腹长期孕育的精灵,跟化学、数学、物理学、天文学等自然科学一样,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独立学科——认识人类社会发展的社会科学!
1867年9月14日,《资本论》第一卷在德国汉堡出版。1868年汉堡举行的全德工人联合会上,代表们一致通过决议,赞扬“马克思著作《资本论》对工人阶级作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1868年9月1日,国际工人协会布鲁塞尔代表大会一致通过了德国代表团提出的关于马克思《资本论》的决议案,“我们,布鲁塞尔国际工人代表大会的德国代表,建议所有国家的工人都来学习去年出版的卡•马克思的《资本论》。呼吁协助把这部重要著作翻译成目前还没有翻译出来的各种文字。马克思的功绩是不可估量的,他是经济学家当中对资本和它的组成部分作出科学分析的第一人。”《资本论》成为西方自由世界争先恐后学习的经济学百科全书。中国有识之士亦不例外。
1899年,《万国公报》主编蔡尔康连篇累牍向中国人介绍“百工领袖著名者,英人马克思也”,称赞马克思提出了全新的“安民新学(社会主义)”。
不遗余力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民主社会奋斗的孙中山、梁启超(1873~1929)、朱执信(1885~1920)都心悦诚服《共产党宣言》、《资本论》是社会科学真理,崇敬马克思、恩格斯是“社会主义之泰斗”、“社会主义之鼻祖”。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xuguw + 100 好的意见建议

总评分: 论坛币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eijy 发表于 2017-7-18 12:32:44 |显示全部楼层
索然 发表于 2017-7-18 07:44
难道和小学生说话,还需要讲大学知识吗?


恩格斯强调“只有清晰的理论分析才能在错综复杂的事实中指明正确的道路。” 中国社会科学及现代经济学教育,必须禁止所有滥竽充数的《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货币经济学》、《银行经济学》、《国际经济学》、《产业经济学》、《现代西方经济学》、《现代政治经济学》、《高级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学》教科书流传泛滥,统一采用刘炳瑛编辑的《资本论》(选读本)及《共产党宣言》、《反杜林论》、《哥达纲领批判》、《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马克思、恩格斯经典著作为教材,接受社会科学洗礼。
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


已有 1 人评分经验 收起 理由
xuguw + 100 分析的有道理

总评分: 经验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eijy 发表于 2017-7-18 12:33:08 |显示全部楼层
wuyu0405 发表于 2017-7-18 11:28
回到南开啊,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大本营之一啊。


  恩格斯强调“只有清晰的理论分析才能在错综复杂的事实中指明正确的道路。” 中国社会科学及现代经济学教育,必须禁止所有滥竽充数的《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货币经济学》、《银行经济学》、《国际经济学》、《产业经济学》、《现代西方经济学》、《现代政治经济学》、《高级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学》教科书流传泛滥,统一采用刘炳瑛编辑的《资本论》(选读本)及《共产党宣言》、《反杜林论》、《哥达纲领批判》、《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马克思、恩格斯经典著作为教材,接受社会科学洗礼。
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

已有 1 人评分经验 收起 理由
xuguw + 100 奖励积极上传好的资料

总评分: 经验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eijy 发表于 2017-7-18 12:33:24 |显示全部楼层
jjxjiang 发表于 2017-7-18 09:18
支持但去不了


  恩格斯强调“只有清晰的理论分析才能在错综复杂的事实中指明正确的道路。” 中国社会科学及现代经济学教育,必须禁止所有滥竽充数的《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货币经济学》、《银行经济学》、《国际经济学》、《产业经济学》、《现代西方经济学》、《现代政治经济学》、《高级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学》教科书流传泛滥,统一采用刘炳瑛编辑的《资本论》(选读本)及《共产党宣言》、《反杜林论》、《哥达纲领批判》、《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马克思、恩格斯经典著作为教材,接受社会科学洗礼。
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xuguw + 20 对论坛有贡献

总评分: 论坛币 + 2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xuguw 发表于 2017-7-18 13:24:54 |显示全部楼层
索然 发表于 2017-7-18 07:44
难道和小学生说话,还需要讲大学知识吗?
雷工程师不容易啊,一介老人,年龄稍长,学问自居,欲为国民谋福,利国利民。偶尔有不当言论,权当笑谈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eijy 发表于 2017-7-18 13:38:18 |显示全部楼层
索然 发表于 2017-7-18 07:44
大学教授的水准,是社会评价的结果,也就是说是社会关系的产物,你老雷得到社会评价吗?
这么多授课教授 ...


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马克思《资本论》研究的大学教授能够读懂《资本论》啊?白日梦哦!

马克思早已预料到庸俗经济学会达到它的最高发展形式——教授形式:
古典政治经济学力求通过分析,把各种固定的和彼此异化的财富形式还原为它们的内在的统一性,并从它们身上剥去那种使它们漠不相关地相互并存的形式;它想了解与表现形式的多样性不同的内在联系。因此,它把地租还原为超额利润,这样,地租就不再作为特殊的、独立的形式而存在,就和它的虚假的源泉即土地分离开来。它同样剥去了利息的独立形式,证明它是利润的一部分。于是,它把非劳动者借以从商品价值中获取份额的一切收入形式,一切独立的形式或名义都还原为利润这一种形式。但是利润归结为剩余价值,因为全部商品的价值都归结为劳动;商品中包含的有酬劳动量归结为工资;因此,超过这一数量的余额归结为无酬劳动,归结为在各种名义下被无偿地占有的、然而是由资本引起的剩余劳动。在进行这种分析的时候,古典政治经济学有时也陷入矛盾;它往往试图不揭示中介环节就直接进行这种还原和证明不同形式的源泉的同一性。但这是它的分析方法的必然结果,批判和理解必须从这一方法开始。它感兴趣的不是从起源来说明各种不同的形式,而是通过分析来把它们还原为它们的统一性,因为它是从把它们作为已知的前提出发的。但是,分析是说明起源,理解实际形成过程的不同阶段的必要前提。最后,古典政治经济学的缺点和错误是:它把资本的基本形式,即以占有别人劳动为目的的生产,不是解释为社会生产的历史形式,而是解释为社会生产的自然形式,不过它自己已通过它的分析开辟了一条消除这种解释的道路。
庸俗政治经济学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正当政治经济学本身由于它的分析而使它自己的前提瓦解、动摇的时候,正当政治经济学的对立面也已经因此而多少以经济的、空想的、批判的和革命的形式存在的时候,庸俗政治经济学开始嚣张起来。因为政治经济学和由它自身产生的对立面的发展,是同资本主义生产固有的社会矛盾以及阶级斗争的现实发展齐头并进的。只是在政治经济学达到一定的发展程度(即在亚•斯密以后)和形成稳固的形式时,政治经济学中的一个因素,即作为现象观念的单纯的现象复写,即它的庸俗因素,才作为政治经济学的特殊表现形式从中分离出来。例如萨伊就把亚•斯密著作中这里或那里渗透的庸俗观念分离出来,并作为特殊的结晶和亚•斯密并存。随着李嘉图的出现和由他引起的政治经济学的进一步发展,庸俗经济学家也得到了新的营养(因为他自己什么也不生产),政治经济学越是接近它的完成,也就是说它越是走向深入和发展成为对立的体系,它自身的庸俗因素,由于用它按照自己的方法准备的材料把自己充实起来,就越是独立地和它相对立,直到最后在学术上的混合主义和无原则的折中主义的编纂中找到了自己至上的表现。
随着政治经济学的深入发展,它不仅自己表现出矛盾和对立,而且它自身的对立面,也随着社会经济生活中的现实矛盾的发展而出现在它的面前。与这种情况相适应,庸俗政治经济学也就有意识地越来越成为辩护论的经济学,并且千方百计力图通过空谈来摆脱反映矛盾的思想。因此,萨伊同例如巴师夏比较起来还算是一个批评家,还算无所偏袒,因为他在斯密的著作里发现的矛盾相对说来还是未发展的,而巴师夏却是一个职业的调和论者和辩护论者,虽然他不仅在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中发现了经济学本身在内部已经形成的矛盾,而且发现了在社会主义和当时日常的阶级斗争中正在形成的矛盾。再加上,庸俗政治经济学在其较早的发展阶段,找到的材料还没有完全加工好,因此它本身在参与解决经济问题的时候还或多或少地从政治经济学的观点出发,例如萨伊就是这样,而那位巴师夏却只有剽窃,并且力图用自己的论据把古典政治经济学中不合口味的方面消除掉。但巴师夏还不代表最后的阶段。他还有一个特点,这就是学识贫乏,对于他为了统治阶级的利益而加以粉饰的那门科学的认识十分肤浅。他搞辩护论还是很热情的,这是他的真正的工作,因为政治经济学的内容,只要是合他的心意的,他可以从别人那里取来。最后的形式是教授形式,这种形式是“从历史的角度”进行工作的,并且以明智的中庸态度到处搜集“最好的东西”,如果得到的结果是矛盾,这对它说来并不重要,只有完备才是重要的。这就是阉割一切体系,抹去它们的一切棱角,使它们在一本摘录集里和平相处。在这里,辩护论的热忱被渊博的学问所抑制,这种渊博的学问宽厚地俯视着经济思想家的夸张的议论,而只是让这些议论作为稀罕的奇物漂浮在它的内容贫乏的稀粥里。因为这类著作只有在政治经济学作为科学已走完了它的道路的时候才会出现,所以它们同时也就是这门科学的坟墓。(至于它们完全以同样的方式超然耸立于社会主义者的空想之上,那就不用说了。)甚至斯密、李嘉图和其他人的真正的思想(不仅是他们本身的庸俗因素)在这里也好像是毫无内容,变成了庸俗的东西。罗雪尔教授先生就是这样的大师,他谦虚地宣称自己是政治经济学的修昔的底斯。他把自己比作修昔的底斯,可能是因为他对修昔的底斯有这样一种看法,即修昔的底斯似乎经常把原因和结果相混淆。
已有 1 人评分经验 收起 理由
xuguw + 100 鼓励积极发帖讨论

总评分: 经验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GMT+8, 2018-7-20 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