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youngsun259
1081 6

劳动的科学概念 [推广有奖]

  • 0关注
  • 1粉丝

等待验证会员

硕士生

48%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0
论坛币
2123 个
通用积分
4.7185
学术水平
65 点
热心指数
66 点
信用等级
63 点
经验
2264 点
帖子
180
精华
0
在线时间
124 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29
最后登录
2021-6-20

youngsun259 发表于 2021-6-9 10:01:4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劳动就其一般定义来说,是指人类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活动,也就是人类的生产活动。对于经济学上的劳动,马克思似乎始终未提出一个明确的定义,他对劳动的系统表述出现在他对劳动过程的分析中,他首先指出,“劳动力的使用就是劳动本身。”207,对于劳动的内涵,是以这样一系列的句子来说明的:“①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②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中介、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人自身作为一种自然力与自然物质相对立。③为了在对自身生活有用的形式上占有自然物质,人就使他身上的自然力——臂和腿、头和手运动起来。当他通过这种运动作用于他身外的自然并改变自然时,也就同时改变他自身的自然。”207-208显然,这些说明虽然提出了很多劳动的特征,但本身并不简洁明确,所以并不能当做定义使用。但总结起来一共有这几点:第一,劳动是人自身的一种活动过程,是人与自然的对立性交互运动;第二,劳动有其特殊目的性,是使自然物对人的“自身生活有用”,也就是说,劳动的目的是使物具备使用价值,从而能够满足人自身的生活所需。第三,劳动是对自然物质的占有和改变,它通过这种方式来达成它的特殊目的。当使用价值是天然的时候,占有自然物质就可以达到目的,当使用价值不是天然的时候,就需要改造自然物质,即制造使用价值。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将劳动定义为:人类占有和制造使用价值的活动。<br>
首先,劳动是有特定目的的活动。作为生产活动,劳动是占有和制造使用价值的活动,它的特定目的使它与娱乐和休息等其它人类活动截然分开。一方面,劳动的特定目的已经由它的语言学概念所指明。何谓“劳”?《康熙字典》引《尔雅·释诂》言:劳,勤也。宋郑樵则在《六书略·会意第三》中说“从营省,言用力经营也”。而“动”之本意,则解为动作,即为一定目的而活动。故而劳动即辛勤努力的经营活动。也就是以生产经营为目的的人类活动。生产目的,是劳动的特殊目的,也是劳动与其它人类活动相区分的特殊种差限制,比如娱乐是愉悦放松的消费满足活动,也即以放松消遣为目的的人类活动,而休息则是以调整恢复为目的的人类活动。从这里可以看出,劳动、娱乐、休息,即工作、生活、休息,作为人类活动的三种基本形式,事实上是以其不同的目的性而进行的区分。另一方面,劳动的特定目的也为马克思科学地说明了。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那样:“劳动过程,就我们在上面把它描述为它的简单的、抽象的要素来说,是制造使用价值的有目的的活动,是为了人类的需要而对自然物的占有,是人和自然之间物质变换的一般条件。”215。劳动是对自然物质的占有和变换行为,是为了满足需要而进行的活动,是“占有和制造”使用价值的活动;而不是满足需要的活动,不是“消耗”使用价值的活动。因此,科学地说,劳动这种生产的特殊目的性,正是以占有和制造使用价值来表现出来的。而娱乐则是使用与消耗使用价值。从这里看可以明白,虽然劳动是因要满足需要而起,但需要的满足是娱乐,劳动只是满足需要的一个间接手段。<br>
其次,劳动是专属于人的活动。劳动的目的性是自我意识的反映,而意识是人脑独有的功能,因而劳动只能是专属于人的活动。它的人类专属性使它与其它生物的活动或者是机械等其它物质的活动相互区别。一方面,【生产目的之产生依赖于意识赋予人脑的自我辨认能力,这种辨认能力表现在对劳动结果的辨认预知上。其它生物的活动都不具备目的性。】意识作为人类行为与动物行为相区别的重要依据,表现为人类对行为的结果,即目的具有明确的自我认识,并且依靠这种认识主动地调整自己的行为,以实现预定的结果。动物虽然可能在行为结果上表现出强烈的一致性,比如说蜜蜂对蜂房的建造,但这种一致性是一种不自觉的行为,更确切地说是一种生物本能的应激反射行为。这种一致性不能被称为目的性,因为它在建造蜂房时,对蜂房本身的形态和构造是没有认识的,这种认知事实上只是人独有的意识性的反映。正如马克思说的:“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建成了。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开始时就已经在劳动者的表象中存在着,即已经观念地存在着。”208<br>
另一方面,【生产目的之实现依赖于意识对于人体的自主控制能力,这种控制能力表现在对劳动行为的调整控制上。脱离了人力的调整控制,就没有劳动。】劳动目的的实现有赖于意识对劳动行为的调整控制,这种调整控制即是对人力的控制,因此劳动行为必然是一种受意识控制的人力运动,一旦人力运动脱离了意识的控制,即使人力继续存在并发挥作用,那么也不能被称作劳动。比如人用手推动轮椅的过程即是一个劳动过程,因为人始终通过手来控制轮椅的前进方向。但如果人使劲推轮椅一把,使轮椅离开人手后仍保持运动的状态,此时轮椅的运动就不能称作人的劳动,因为人力脱离了控制,轮椅的方向就无法为人的意识所被修正和调整,它达到目的地的过程就不是意识能控制的。这表明劳动自始至终必须是人亲身参与和控制的过程。至于本身就没有人力存在,而以自然和机械作为推动力的其它活动,就更不是劳动了。自然力和机械力都只是依照特定的自然规则进行活动,无论是自然力或者机械力,它们所表现出来的生产目的都是人的意识的反映,是人的主观能动性与自然相结合的结果。因而没有自主性和目的性的自然生产和机械生产,都不能视为是劳动生产的范畴。它们只有在与人力相混合驱动的场合,才能作为劳动过程的一个部分出现。<br>
最后,劳动是人类的生命活动。一方面,劳动是活的个人的运动,死人的运动不是劳动。劳动是劳动力的使用,而“劳动力只是作为活的个人的能力而存在。”198。故而,劳动本身也只能作为活的个人的行为而存在。这就表示,劳动是生存者的活动,从而是生命活动的一种形式。另一方面,劳动作为活人的运动是一种生命活动,劳动耗费即是生命耗费。马克思在考察价值形成过程时指出:“在劳动过程中,劳动不断由动的形式转化为存在形式,由运动形式转为对象性形式。一小时终了时,纺纱运动就表现为一定量的棉纱,于是一定量的劳动,即一个劳动小时,对象化在棉花中。我们说劳动小时,也就是纺纱工人的生命力在一小时内的耗费,因为在这里,纺纱劳动只有作为劳动力的耗费,而不是作为纺纱这种特殊劳动才有意义。”221劳动小时既然是生命力在一小时内的耗费,那很明显劳动即是生命活动,所以劳动耗费才会等同于生命力的耗费。<br>
将劳动视为正常的生命活动,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一个独特而科学的观点,自亚当·斯密以来的西方经济学,从来只从主观的价值损失来理解劳动的耗费,“把这种耗费仅仅理解为牺牲安宁、自由和幸福,而不是把它也看作正常的生命活动。”也就不能从自然的、客观的角度全面理解劳动与价值的关系,从而将经济学立于唯物主义的基础上。立于牺牲的角度来理解劳动本身,并不是一种错误,劳动在使用人的器官进行劳动的时候,也就同时把它作为享受器官的功能给排挤了,这是劳动使人感觉辛苦的原因,因为它本身不是目的,而是通往目的的手段。这种辛苦被西方经济学理解为一种牺牲,一种强迫,并且视为是劳动产生价值的原因。但实际上,因这种非享受性的束缚产生的是代价交换的意图,而不是价值本身。因为这种牺牲,所以当人们不得不为他人生产时,就不得不主张代价交换。而真正决定交换比例的,或者说真正使劳动成为价值源泉的,是人的生命耗费。因为劳动所耗费掉的,是人的生存时间。<br>
劳动是指有劳动能力的个人耗费其生命,运用必要的劳动手段占有和改造劳动对象,使之具备使用价值的活动。劳动过程的三要素应当是劳动能力、劳动手段、劳动对象。劳动者使用劳动能力,劳动手段提供中介,劳动对象作为载体,劳动力通过劳动手段的中介,使劳动传递到劳动对象这个载体中,从而实现劳动过程。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西方经济学 马克思主义 亚当·斯密 主观能动性

stata SPSS
kangsweet 发表于 2021-6-9 17:29:45 |显示全部楼层
1.文明日久,便有危机。文化往往是调动人的心。道德的形成,往往基于对人的生物机能的改造。忽略了身与心的贯通关系。文明的成熟同时便是文明的危机。劳动调动身与心,使人日新,文明日新。
2.在商业社会里又多了一层,人们可以用货币购买各种产品。从小至大,如果只是基于货币的买卖关系来建立人与人的关系,就太抽象了。劳动则是建立起一种基本的付出—回报的理解方式,并能欣赏自己的作品,进而欣赏自己。一个能把自己的力使出来的人,大致品格都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知求知 发表于 2021-6-9 17:44:5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为何不用定义的表达方式,而是要“卖弄起黑格尔特有的表达方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知求知 发表于 2021-6-9 18:34:0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列宁就将那种表达方式定义为诡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知求知 发表于 2021-6-9 18:35:2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诡辩不是用来理解的,因此黑格尔说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理解他,马克思也说自己不是那种主义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楚青 发表于 2021-6-9 19:25:37 |显示全部楼层

劳动的使用,就是劳动的本身,这一概念,其实要表达的是劳动者的使用价值,其实就是它的价值。也就是说这个劳动者能干多少的活,就能创造出和他的活对等的价值。早期的马克思,认为价格和价值是完全相等的,价格围绕价值波动,所以才有这个结论。但是价格并不是围绕价值波动的,而且这个东西人们一直在研究。所以这个定义,我们其实要根据马克思后来的定义和研究做修正的。也就是说,活劳动的使用,就是活劳动的本身。这个概念是完全成立的。物化劳动的使用,不能创造出物化劳动的本身。所有从事物化劳动的人,他们是不能创造价值的,所以他们必须要通过那些从事活劳动的人,所创造的价值才能活命,这个价值就是剩余价值,它是活劳动价值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he_zr 发表于 2021-6-10 10:24:54 |显示全部楼层
马氏提及所谓人和自然的关系,其目的不是强调劳动的自然属性,更重要的是为其说明劳动的社会性做前期铺垫。

所谓劳动的生命耗费,说跟没说一样,因为人自生下来的任何活动都在耗费生命,何止劳动一项活动。他的目的显然是借题发挥,为工人打感情牌。

劳动对劳动成果的占有权不是马氏的首发,是英国政论家洛克的专利。

马氏对劳动的一切论述在于强调劳动的“创造性”和“增殖性”,即所谓“劳动价值大于劳动力使用价值”,为这两者的大于部分被资本家“无偿占有”的剩余价值论做立论基础。

最后,说概念就说概念,贴什么“科学”标签,表现出自己内心对马氏顶礼膜拜,还自知自己的东西分量不足,便“挟科自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21-6-22 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