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新闻播报)世界经济前景多空加剧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3月21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与会专家学者纷纷发表了自己对经济危机趋势的判断,观点差异较大。在发言者中,对短期内经济危机的演化趋势持悲观态度者明显多于乐观者。

脉象转恶还是趋好?
  对经济现状的把脉,对危机原因和本质的判断,成为“十个经济学家有十一种观点”的立论基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常务副总裁波图加尔(Murilo Portugal)通过与前三次全球性经济衰退(1975年、1982年和1991年)的比较,来判断这场危机的形势。在他眼中,1998年和2001年的危机算不上全球性的衰退。
  他认为,这场危机与此前三次的区别首先在于规模。在前三次衰退中,世界人均产量平均下降了0.5%,这次可能会下降2%甚至更多。全球的人均消费,1982年下降了0.2%,此次可能下降1%;全球人均投资在1975年和1982年平均下降了2.5%,此次可能下降6%。
  另外,1975年的经济衰退主要是工业化国家的经济下滑造成,这次则是世界各国都均不同程度地出现了经济衰退,或可能陷入衰退。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对明年美国经济重回正增长表示怀疑。“我认为,我们得做好两年衰退的准备,如果美国经济明年可以衰退得少一点的话。”他说。“但是,就三大经济体平均而言,两年衰退的可能性现在在增长,而不是在减少。”
  即使在两年衰退后进入复苏,也会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呈现低增长、零增长的特点,他补充道。
  不过,他对中国政府提出2009年GDP增长8%左右的目标,比较有信心。“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最近刚刚公布的财政赤字。”他据此框算,今年9500亿元的赤字水平,相比去年的1800亿元上升了近8000亿元,相当于GDP的近3个百分点。他认为,如果其他部分的GDP下滑到5个百分点左右,加上这块投资活动和其他消费活动,8%仍然是有可能的。
  尽管如此,他预见,8%的增长主要是靠政府投资,企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仍然低迷,市场仍不活跃,企业利润较低,失业率也较高。
  他认为,中国经济可能在2010年走出阴影。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认为,这是一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所以,应对措施也必须是全球性的。一个国家的政策必将影响到别的国家,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很多国家出台的刺激政策还都是不足够的,因为这些国家的经济政策往往是过度注重国内效应,而缺乏对国际效应的重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全球经济回暖不会特别快的原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张小济表示,现在谈全球经济是不是已经见底或者复苏还为时过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对“当前美国的危机是百年一遇”的观点表示怀疑。他认为,目前的危机绝对不是简单的经济周期的表现,也不是过去那种局部性的危机,而是对过去近半个世纪以来以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各种矛盾积累的一次大清算。
  他表示,中国愿意和美国联手共渡危机。但是,对美国来说应该有精神准备。危机中的美国好像一个有微薄收入但又借了大量钱做投机的家庭,现在投机输了,怎么办?如果不谈破产这条路,出路只有三条:一是借新债还旧债,美国政府正在做这个事。二是节衣缩食,准备过穷日子,美国居民也在这么做。如果以上两个(办法)力度还不够,怎么办?“我认为只能翻箱倒柜,找找家里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比如说古董、名画等拿出去换钱,这就说明美国的议会、政府准备割爱,出售一些资产筹集资金化解危机。”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李稻葵成为论坛上为数不多的旗帜鲜明的乐观派。“我的总的观点是,美国的经济、金融问题也许会在比很多人想像得更早一点(的时候)能够解决。”
  他说,“我们必须了解美国所面临的这场金融危机的本质是什么。”危机无非三种,第一种是由于供给方出现了短缺,出现了冲击所产生的危机,像1973年的石油危机。第二种是政府采取了积极的措施,控制了经济的过热所产生的过热之后的危机。此次危机跟头两种不一样,“我称之为资产负债表的危机,”就是说,美国的大量金融机构、大量企业还有家庭的负债基本上没有变,但是他们的资产因市场价格大幅下降而大幅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家庭不敢消费,企业不敢投资,企业机构不敢贷款。“在我看来,这就是这场危机最本质的因素。”
  李稻葵说,美国政府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基本逻辑是非常清晰的,那就是用不仅没有破产而且如日中天的美国国家信用为担保,发行债券,加印美国钞票。用发行债券和印钞票得来的现金,注资于美国的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
  他判断,未来一到两年可能会出现三件事情。金融海啸不可能再来第二遍,通货膨胀将重归世界,作为这场金融救助的结果,美国政府恐怕不是最大的输家。

出路何在?
  危机总会过去,但如何才能过去?
  波图加尔认为,经济复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国政府是否能够果断、有力地采取措施来改革金融机构和金融体系。如果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是夏季能够开始出现这些转化的迹象,也许明年可以逐渐走出这场金融危机。
  张小济表示,灾难过去以后,怎样才能重新回到增长的通道呢?应该有一种新的高新技术产业来引领全球经济的增长,无论是新能源也好、生物技术也好。发达国家在技术方面是有优势的。另一个引擎就来自新兴经济体,这里人口众多,需求潜力非常大。相信只要在一个健康的全球化的体制下,在一个健康的国际金融体制下,发展中国家还是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的。“所以从长期来看,我们对全球经济还是乐观的。”
  李稻葵说,奥巴马政府已经认定环保、新能源是美国新一代增长的方向。在环保的问题上,从欧洲开始到美国,用他的归纳是从环保运动已经上升为环保主义,相当于我们二三十年前在冷战时期意识形态的争论,“这已经没有什么好争论的了”。环境保护对于西方国家而言,已经上升为除了金融危机以外最重大的长远问题了,所以他们一定会抓住机遇,在环保问题上、新能源问题上不遗余力地进行投资,以此作为美国实体经济复苏的新的增长点。但几位寄希望于新能源技术的学者并未深入分析企业采用此类技术的成本-收益比,也未提出如何解决环保的外部性问题。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则显露出“道法自然”的姿态。他指出,现在对于信心可能人们关注得太多了,的确信心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随着经济的恢复,信心自然而然会恢复,这跟1997年、1998年一样。“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直接的刺激计划是非常重要的。”
  他说,“我们需要全球的经济协调的机制,我们也需要一个新的全球储备的体系。”

中国的分量
  虽然中国“独善其身”或“脱钩”的设想已然落空,陆续公布的严峻的宏观经济数字诠释着“本世纪以来最难的一年”的沉重涵义。但是,仍有不少人寄望中国扮演“全球引擎”的角色。中国经济对于全球的意义也成为论坛上的一个话题。
  波图加尔认为:“中国对于全球经济复苏的贡献会是非常重要的。”
  波图加尔表示,中国在高速增长的阶段产生了重要的贡献。它对于全球经济的复苏也将继续发挥重要的贡献。中国的财政政策长期以来是非常自律、非常谨慎的。它的债务一直是GDP的20%左右,它有大量的外汇储备,所以,可以作出巨大的贡献。去年11月宣布的刺激经济计划,也就是从2008年到2010年的投资相当于GDP的13%,这毫无疑问是对全球增长的重大贡献。
  当然,中国今年的增长会低于去年,但仍然会是很高的。“所以我觉得,中国对于全球经济复苏的贡献会是非常重要的。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经济大国之一,今年它会实现正增长,而且是有力的增长。”波图加尔说。
  “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影响有限。”樊纲对此持谨慎态度,他说,虽然中国2009年的经济增量可能占世界经济增量较大比重,但从存量来看,由于中国只占世界经济总量的7%,中国需求并不能成为导致世界价格调整的决定因素。“这次世界经济的调整是存量调整,而中心国家的存量远远大于边缘国家的经济存量。”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认为,支持一定速度的经济增长,投入相应的资源,这一点对中国来说不是问题。中国的保增长难点在于,怎么能够通过体制、技术、结构更大的变化,使我们投入到经济资源当中的、动员起来的资源得到更加有效的利用,来支持长期的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我们的技术、结构、体制的变化还不那么如意。现在,经济增长速度成为紧急问题的时候,中国政府还有没有足够的精力放到这些变化上来?”
  显然,这个问题不仅是周其仁关注的,也是所有与会者想知道答案的。■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