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探讨出现贫困的原因(一) _工商管理论文

发布时间:2015-07-02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探讨出现贫困的原因(一) _工商管理论文
引言
随着经济迅速发展的步伐,有关出现贫困问题的研究文献不断涌现,至今仍然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理论观点。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国贫富的差距越来越大;中国贫困地区的的经济发展受到了重视。同时有关出现贫困的原因也受到了重视;所以我在一个城镇参加了实践。我在这次实践过程中锻炼到了良好的心里素质,解决了身边出现的许多问题.
二 正文
城市贫困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中国出现的社会现象,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的城市贫困出现得较晚但传播迅速,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贫困往往是整个贫困阶层在经济上的绝对贫困而非发达国家中所表现出来的贫困者的权利被剥夺。一般来说城市贫困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劳动力过剩,因此经济学里边的一个传统做法就是以失业来测度贫困。为了方便说理本文所使用的城市贫困是指广义的一个正常的城市劳动者愿意但无法依靠本人能力维持其在城市内基本生活水平的状况,而不考虑城市贫困者迁移到农村就不再贫困这个情形。 文章分别讨论了三中情况下的城市贫困。在完全竞争的条件下,讨论了自耕农模型、亦工亦农模型和多劳动力家庭模型。在自耕农模型中假定城市初始人口一定,农业中存在着过剩劳动力,农业边际收入低于生存工资,而农业收入却高于生存工资,城市产业为吸引农村劳动力将不得低于农业工资,为此城市产业必须提高边际生产率,根据人口的流动假定城市人口的失业将是不可避免的。在亦工亦农的情况下,乡镇企业的小时工资将高于城市小时日工资,乡镇企业将更有竞争优势就会导致城市失业和工资低于生存工资的结果。在多劳动力情况下,城市工资将低于农业工资,因此只要外地成本小于生存工资和农业边际收入之差,进城农民提出的工资要价就可能低于城市生存工资,从而使一部分城市原有居民陷入贫困。   在不完全竞争下比如存在城市特权以及在转轨经济中,我们发现城市贫困本身是政府干预市场的结果而非原因。比如城市最低工资有可能高于农民家庭因其家庭成员进城所放弃的农业收入和外地成本,这样城市人口将无法与进城农民竞争,从而陷入贫困。这篇文章的结论就是在城乡二元结构和城市人口不回流的情况下,城市贫困将是很难避免的。  有的人认为经济学家总在关注效率而忽视平等,也有的人认为经济学家站在主流的一边。我想这个题目实际上在纠正大家对经济学家的看法。这二十多年来我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城市的贫困问题就往往被人们给忽视了,这篇文章就正好写了这个经常被忽视的问题。
(一)、导言   城市贫困是在90年代后在中国迅速出现和恶化的一种社会现象,它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在时间上出现得较晚,但是一出现就在中国各地迅速地扩大。本文就试图探讨为什么中国会出现城市贫困,它的性质如何?本文的分析角度是假定城乡二元经济,从城乡互动角度观察城市贫困。而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提出一套分析框架理解像中国这样一类经济体系中的城市贫困。   本文的一个基本结论就是与城乡互动相联系的城市贫困是中国这样一类经济体系的长期和自然现象。它的消除只有在农业也转变为现代产业后才能实现。   首先看城市贫困的成因。从发达国家来说城市贫困主要是在城市里,表现为贫困者的社会权利的被剥夺,贫困者个体由于其贫困而游离于社会之外。而在发展中国家,贫困主要是出现在乡村地区,表现为整个贫困者团体或阶层在经济上的绝对贫困。正由于这个原因,发展中国家的城市贫困往往被忽视。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研究发展中国家的城市贫困具有重要的意义。具体说来城市贫困一般有两个大的方面:   (一)城市内部:   1.城市劳动需求小于城市劳动供给,部分城市人口可能贫困。假定城市经济非常落后,或者即使经济很发达但供过于求十分突出,这也会导致一部分城市人口失业,从而陷入贫困。   2.部分城市人口不愿意在现行工资水平上就业或不能就业,并因此而贫困。   城乡互动   从发展中国家的现实来看经济发展表现为乡村人口或劳动力向城市转移即城市化的过程。   城市是整个经济体系的一部分,城市贫困是城市和经济体系的其他部分互相联系的过程中出现的一种特殊现象。为了便于分析我们假设人都是理性人,并且假定城市初始人口已知且不变,这样城市劳动市场均衡,均衡工资至少不低于生存水平。城市资本增多,劳动需求提高,便从乡村吸收相应数量的劳动力,以保持城市劳动市场均衡。因此城市本身并不一定就会导致贫困。 那么,城市贫困人口只能来自:乡村人口进城后失业和因乡村的竞争而出现的初始城市人口失业。因此这里的问题就是乡村如何和城市竞争并导致城市失业和贫困。这个问题的关键似乎在乡村。对此至少可以举出两个理由:1.乡村人口采取更为主动的姿态,我们一般可以看到乡村人口总是积极的寻找机会,到处去寻求谋生的路子,而城市人口就不是这样的。2.农村经济制度的复杂性。城市属于现代部门,在新古典的分析工具里,现代部门的标准制度是个人主义的自由竞争制度,而农村经济属于前资本主义范畴,因此就不存在标准制度,而且各民族传统部门具有自己的特殊制度。由于一种行为是否理性取决于行为在其中发生的制度框架,所以研究乡村人口在城乡互动中的理性行为时,便需要事先假定一种乡村经济制度。   在农村中乡村土地制度起者基本的作用,决定了乡村经济制度的性质,因此乡村经济制度就可以简化为土地制度。不同土地制度对乡村人口的最优决策施加不同的影响,从而对农业劳动力的城乡转移、就业和工资发挥影响,并导致社会贫困问题。本文对此的假设是自耕农制度是农村的基本土地制度。
(二)、贫困的概念   首先要知道贫困是个相对的概念,本文中的城市贫困是指一个正常的城市劳动者愿意但无法依靠本人的能力维持其在城市内的基本生活水平的状况,而不考虑其他条件相同时,这个城市贫困者迁移到乡村以后就不再贫困的情形。但是这个定义太粗糙,很难用于经济分析,为了给贫困找到一个定量的指标,我们使用了生存收入这个指标,低于这一指标的就是贫困否则就不是贫困。有了生存收入概念,可以进一步地引出生存工资概念,生存工资就是仅仅具有简单劳动力人在劳动市场上取得的相当于生存收入的工资,也就是相当与长期贫困的工资。因此可以把贫困概念定义为这些仅仅具有劳动资源的人在其劳动价格低于生存工资,同时从除了政府之外的任何其他组织与个人都得不到至少相当于生存工资差距的经济支持时所不得不承受的低消费水平。
(三)、完全竞争条件下的城市贫困 发展经济学中的基本模型是刘易斯经济发展模型,这个基本模型中是没有城市贫困的。实际上,无论乡村贫困还是城市贫困都无法出现于刘易斯的完全竞争模型里,因为只要排除了人口的大量过剩,那么一个具有过剩人口的经济中仍然可以实现生存工资。在租佃制中劳动者为了在乡村取得土地耕作权,将把他们的工资要价压低到生存工资或者最低的水平上,低于这个水平劳动者将退出市场,这又不是地主或者资本家所愿意看到的,因而会达到均衡,这样一来城市贫困仅仅可能出现在下述两种情况下。在通货膨胀时期,折实的生存工资低于生存收入。短期或者周期性地劳动供给增长过快。可是,如果我们考虑到进城农民在城市劳动市场上的最低成本是农业边际收入和外地成本之和,但城市人口在没有社会福利制度和没有任何其他收入可能的情况下,进入劳动市场的机会成本接近于零,因此,在农民的竞争面前,城市人口出于延续生命的原始要求,能够接受比农民进城成本更低的工资。一旦劳动市场上的就业竞争达到这样激烈的程度,城市人口的优势将显现出来:他们更低的工资要价,将把进城农民排挤出城市。竞争的结果,城市劳动市场的均衡工资将等于农民的农业边际收入和外地成本之和。当然,只要这一工资低于生存收入,取得就业的城市劳动者仍然落入了贫困人口的范畴。   3.进城农民本身成为城市贫困者   在多劳动力家庭的模型里,进城农民在经济学意义上仍然属于他的乡村家庭,但是,由于他们居住在城市,他们从城市部门获得工资,因此,从统计学意义上说,他们属于城市人口。所以,统计学意义上的城市贫困人口将包括他们。如果他们的城市工资低于城市生存收入,他们便在把一部分原有城市人口变成贫困者的同时,又把自己也变成了城市贫困者,从而更加恶化了城市的贫困现象。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