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鹏:中国经济政策转向了吗?

全球宏观投资

致敬凯恩斯、索罗斯、利佛摩尔

熊鹏:中国经济政策转向了吗?


刚刚结束的卧虎藏龙训练营第一期中,我们最后一个交易是下注A股、港股和有色金属反弹。这里面牵涉到对当前中国经济政策的一个总体判断。

而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国经济政策转向了吗?


1中国经济政策决策函数


中国经济决策优先顺序中,最优先的是什么?最优先的目标显然是有利于维护执政党的统治,这是最基本的逻辑出发点。失业问题是党最关心的经济问题之一,其次是经济增速。这两个问题基本上是同一个问题,因为一定的经济增速对应一定的就业岗位。当然,二者之间也存在一些非常大的结构性变化。


从实际经济增速和调查失业率看,中国现在不具备全面放松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前提(6.7%的GDP和3.83%的调查失业率)。


图    中国的失业率和经济增速


熊鹏:中国经济政策转向了吗?


2贸易战隐忧会引发“前瞻放松”吗?


部分市场评论者认为现在对货币和财政政策进行部分调整是对贸易战未雨绸缪。这显然只能作为一个假说。假说成立与否取决于事实的校验。然而,社会历史进程中我们很难对假设进行严格限定,并且制定统计学意义上的检验条件。


克服这种困难的办法是仔细评估这种假说的细节。如果真是为了贸易战准备,那么我们应该看到有针对性的政策。比如,大豆价格上涨后如何对产业相关上下游进行帮助?如果美国进一步限制中国企业和个人赴美投资后,如何帮助这些技术和资金对美有依赖性的企业?


很显然,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有针对性的经济政策。如果说,用加杠杆的方法来维持一个好看的经济数据,对冲可能的对外贸易数据下降,这是一种非常典型的非黑即白的机械思维。


   首先,贸易数据迄今并不差,作为全球出口风向标的韩国出口,也表现非常稳健。关税对贸易的影响是渐进的。贸易问题影响到经济全局,需要一段时间的耐心观察。经验上看,韩国出口同比往往是中国出口同比的领先指标,我们需要关注韩国的出口数据。但至少眼前,中国11.8%的出口同比并不足忧。


图   韩国和中国出口同比


熊鹏:中国经济政策转向了吗?


   其次,失业问题是根本。如果当局发现失业问题波澜不惊时,允许一定的GDP增长率下滑是完全可能的。没有一条经济规则或者法律规定GDP必须6.5%以上。而正在消失的人口红利恰恰有利于当前中国的就业压力。


   其三,历史上看,中国的经济决策更加倾向于是跟随性而不是前瞻性。


3为什么出现货币和财政政策的边际放松?


稍微一分析,就会发现这是对近年去杠杆过程中的一些弊端进行调整。去杠杆的初衷是保留高效率的企业,但是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大量的民企出现资金链断裂,进而违约。


图  中国企业违约分布


熊鹏:中国经济政策转向了吗?

数据来源:Wind


而民企的净利润增速和ROE,在过去几年,依然是处于较好的轨迹。供给侧改革和环保风暴也没有冲击和降低民企的经营效率。


严重的民企违约和较为坚实的盈利能力,只能说明去杠杆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存在偏差。


图   民企的经营效率高于央企


熊鹏:中国经济政策转向了吗?

熊鹏:中国经济政策转向了吗?


从人民银行和监管层的文本看,也清晰的表达了这个意思,即这是去杠杆过程中一个合理正常的调整。并不能理解成为全面的经济政策转向。


6.8758 4 0 关注作者 收藏 2018-07-27   阅读量: 134

评论(0)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