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鹏:中美谈判或重大突破及市场含义

全球宏观投资

致敬凯恩斯、索罗斯、利佛摩尔

熊鹏:中美谈判或重大突破及市场含义


说明


这是我在知识星球的一则日记。考虑到关心中美经贸问题的朋友众多,所以将其在公众号发表。如果预测错了,读者一笑了之,若碰巧对了,纯属偶合。以下是日记正文。


中美经贸谈判存在重大突破可能性。熟悉我的群友都知道,我做的所有分析和推论,都是尽可能基于数据和事实的。那么,我做出这么一个结论,是基于什么事实和数据呢?



1



我在公众号文章《中美贸易谈判前瞻及交易对策》一文中设想了第一轮谈判的三种场景,但是在文中我并没有分析哪种场景占优,虽然我假设了基础场景是没有超预期结果的中性场景。目前的状态的确在中性场景,资本市场的反应基本也如我所设想。


那么,为什么我今天要写这则日记,说明第二轮谈判中取得超预期的可能性大大提升了呢?



2



我的逻辑出发点:

对于中方而言,最重要的是政策目标是执政稳定。执政稳定,最重要的来源就是确保经济增长率维持在一个较高水平,可以提供社会所需的就业岗位、居民收入增长等根本目标。在确保这个前提下,实际上一切都可以谈。


对于美方而言,5月1日公布的几项要求是精心准备,酝酿多时,拿捏有度。这说明美方能够意识到,要完全实现上述谈判目标,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他们肯定有阶段性目标。同时,以川普团队在NAFTA、朝鲜问题、伊核问题上的一贯表现,既有清晰明确的目标,同时又留有充分的灵活性。


从这个逻辑点,存在一个合理的空间,双方达成第一阶段的目标。


如何确认达成一致呢?很简单,5月22日美国关于加征500亿货物关税的政策咨询期到期,如果延期,甚至取消,就是第一轮谈判胜利结束的标志。


3



我观察到的事实:

   A、        中方之前对贸易谈判有误判。延续了之前对美经贸政策的传统,即用买美国货的方式平息对方的不满。但北京回合的谈判让中方回到了现实,存在迅速调整对策的可能性;

  B、        中方国内政策和经济的调整变化。一季度政治局会议内容已经为需求管理开了口子,未雨绸缪;各地已经在提出和落实需求管理的细节;财政方面要求地方政府加快预算落地,同时新一批的地方政府债加快发行。供给侧去杠杆逐步淡化,而需求管理则开始成为社会思潮的热点。下图是GOOGLE趋势中关键词的热度变化。

                   

图  供给侧改革热度降低


熊鹏:中美谈判或重大突破及市场含义



图  需求管理逐步升温


熊鹏:中美谈判或重大突破及市场含义


  C、        社会舆情的淡化。外交部、商务部以及一些标志性媒体(例如环球日报)更多体现出理性、合作的姿态。

  D、       中国房地产市场和债券价格的信号。房价重新成为热点,各地媒体宣扬购房热潮的报道层出不穷,而债券价格一跌再跌。试问,贷款购房条件的事实放松意味着什么?我们可以从很多角度去理解债券的下跌。但不论是哪个角度,都说明社会的预期已经在做出改变。

  E、        中国在外交上的灵活性。中印、中日韩、中朝频频的外交动作,释放对周边友好。

1.1612 4 0 关注作者 收藏 2018-05-09   阅读量: 140

评论(0)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