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复盘的两个陷阱

全球宏观投资

致敬凯恩斯、索罗斯、利佛摩尔

交易复盘的两个陷阱

 图片来源:  陈晓晶 《这个下午很无聊》 

版权声明
本文首发自微信公众账号:全球宏观投机;无需授权即可转载,转载时请务必注明作者及公众号。



导读:对历史上重大交易复盘是交易员的基本功,然而,这个过程却充满陷阱。

 

说明:本文是作者正在写作的全球宏观投资专著的节选,因此有可能文字不连贯,请读者谅解。本书在此公众号和其他一些媒体节选发布后,不断收到热情读者的打赏,在此表示感谢。也请打赏的读者在本微信公众号留下联系方式和姓名,待本书正式出版后作者将签名赠书。

——————————————

 

复盘历史上的重大交易是全球宏观交易的基本功,桥水基金的达里奥把过去数百年市场的回溯经验作为制定交易规则的基础之一(Schwager, 2013)。

 

一般的讲,对于重大历史事件的学习和复盘,交易员容易陷入两个误区。

 

第一个陷阱是“后见之明”。即从结果去找原因,而不是回到历史的现场去推演历史进程的可能发展。这种方法论,发展到极致就是“阴谋论”,仿佛一个全能的上帝安排了前因后果以及所有细节。


“阴谋论”本质上是一种反智主义,认为人类只是机械执行某种历史使命的无机物,这对于增进人类的知识毫无益处,尤其在交易上,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比如,有人认为大通胀的成因主要是美国总统尼克松和美联储主席伯恩斯的政治勾结和竞选周期,但这个结论无法解释从肯尼迪-约翰逊时代就开始的通胀中枢上升,也无法解释通胀的极值是出现在伯恩斯离职后的卡特-沃克尔时期。

6.2867 5 0 关注作者 收藏 2017-09-26   阅读量: 237

评论(0)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