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林汉扬
928 0

如何分析主观欲望与客观需要层次的价值实现和数理逻辑思维 [推广有奖]

  • 1关注
  • 23粉丝

泛时空系统价值论创始人

学术权威

73%

还不是VIP/贵宾

-

TA的文库  其他...

关于“我”的分析

道德经与经济学

时空经济学

威望
1
论坛币
13300 个
通用积分
3721.3935
学术水平
448 点
热心指数
423 点
信用等级
398 点
经验
212270 点
帖子
8794
精华
0
在线时间
5048 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26
最后登录
2021-6-21

林汉扬 发表于 2021-6-10 11:48:2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看到有学者说:  “欲望越强的人,往往层次越低”?我认为未必!一个人正是因为有了想实现满足更高层次的需要时,才会产生了激发去实现这种需要的心理欲求,故“欲望”是一个人望向更高更好需要的心理欲求!正是因为这个才有了去实现的动机从而较化为行为,当人(意识)对物(客观存在)的认知(信息对称性)与支配能力(劳动力使用价值)很高时,再高的主观心理欲望也可以转化为相匹配的客观需要层次。由此可见,“欲望越强”的人,并非都往往层次越低!但是,“欲望越强”的人往往会因为其欲望支配的行为没有适可而止而产生亢进过度,这样才会导致《易经》所言的“亢龙有悔”,从而欲速而不达反而从高处跌落被打回原形,使层次降低,但不能因此就一摡而论说:“欲望越强的人,往往层次越低”。
        欲望与能力的匹配,就像一个杯子的容积多大,它就只能装多大容积的水,超过这个极限倒入的水自然要向外溢出,故《易经》中第十五卦,谦卦中曰:“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吉。”初六爻处于谦卦的最下面,也就是说谦虚的君子做任何事情,从一开始就要有如“涉大川"这样危险的旅行这样如履薄冰去谦虚面对而又谨慎的心态,以避免在事情快要成功时没有适可而正产生了过度的行为,从而导致边际效应递减甚至是负向的物极而反现象,这是有违天道的。故《尚书·大禹谟》曰:“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

        《道德经》也说:“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从欲望与能力(劳动力使用价值或劳动生产力)的匹配分折,意思是说,从事许多事情,如果减损过度的欲望投入耗费成本在边际效应递减为零时适可而止把多余的成本耗费在客观上更加必要需求的满足上,却反而得到了生活质量与人性境界层次的增加;如果增加过度的主观欲望却因为能力不匹配反而会得不偿失导致成本耗费和总效益或预期满足的减损。因此,我会主动在临近边际的极限时就自动选择降低支配行为的主观心理欲望来与自身的能力(劳动力使用价值)相匹配,以避免能力(劳动力使用价)不足够而导致满足客观实际需要的边际效用递减和总效用降低。所以,别人这样教导我,我也这样去教导别人。因为强行者只会“言多必失,行多必过”不如“守中”,所以,欲速不达徒增自耗反而更加会死无其所。我把这句话当作激励、警戒、提醒自己,作为行动指南的格言(座右铭)!
       总结,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一种态度,但其“适度”或“中”的相对性量度又是如何确定呢?因为解决了“是什么”才能更深刻理解为什么和怎么办!这就要我们从自身日常中去观察和从他人甚至是前人的经验中去确定,使信息对称性与自身的操作能力提高,也是科学的“实事求是",价值问题作为社会科学正是因为对象涉及到的是人,人又因为多变而常常不确定性高,由此可见,“是什么"不仅是在自然科学是基础问题即使是在作为社会科学的经济学也是如此,而国学正是倾重于社会科学,往往忽略了这个,故而容易陷入了“玄学",但我们是可以使“玄”转“显”的!所以,如果把握了我上述的易数思维逻辑(在数学上为微积分的数理逻辑分析),不管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或是国学都没有什么区别。   
关键词:价值实现 逻辑思维 数理逻辑 边际效用递减 劳动生产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21-6-22 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