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转发:质疑博士论文匿名评审制度——为我的学生一辩(北大胡坚)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一)
现在正是盛夏,是我们学校老师最繁忙的答辩季节。这也是收获的季节。
今年是北京大学经济学科建立100周年,也是我进入北京大学30周年(先是学生后是老师)。
但是,此时此刻,我遇到的事情使得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处境和心情。
我指导的我院2010年金融学系博士生小陈(加拿大国籍外国留学生)经过4年的学习写出博士毕业论文《碳排放权金融交易价格与政策研究》。小陈虽然是台湾人,在台湾和加拿大完成的本科和硕士学习,对于大陆的情况有一个适应过程,但是几年来一直勤奋努力,完成了学校要求的各项教学环节。
在四月份博士论文预答辩通过之后,论文进入匿名评审阶段。根据我校的规定:“学位论文的评阅申请必须在4月25日前由博士研究生提出,并须提供5本按匿名评阅格式要求装订的学位论文,由学院按照《北京大学博士学位论文匿名评阅和导师在答辩中回避评议制度的实施原则》的具体要求组织匿名评审。论文评阅人一般为五名,其中至少有两名校外专家。论文评阅人应对论文写出详细的学术评语,并对可否提交答辩提出明确的意见,如果其中有一人的意见是否定的,可增聘一名评阅人;如有两名以上(含两名)的评阅意见是否定的,则不予组织论文答辩。”
这里必须解释一下这项规定,匿名评审专家库名单由各系专业提供,院里从中抽取校内外专家进行匿名评审。返回的5份评阅意见中,如果有1份是否定的,则前4份的意见无效,需要找第6名评阅人进行评定。如果这第6位评阅人的意见还是否定的,则不予组织论文答辩。也就是说,在总共6份匿名评审意见中,4名通过是无效的,后面的两位评阅人有一票否决权。我个人尚不知道这一制度的来源,但是对其合理性存在质疑。通常的情况是,如果5名评阅人中有一名否定论文之后,为了保证学术的客观和公允,对第6名评阅人的选择要非常慎重。因为这位评阅人的评语决定着学生是否能够进行论文答辩。学生如果不能如期进行论文答辩,其论文将在答辩结束后送交院、校学位委员会分会讨论,决定是否允许其修改论文,如果允许,学生可以在两年内修改论文之后答辩,有可能获得博士学位;如果不允许,学生只能肄业。
很不幸地,小陈的论文今年匿名评审结果返回之后,有4位评阅人同意进行论文答辩,1位不同意。此时,第6位评阅人的选择就非常重要。但是,正是在这个环节上的操作上,出现了难以预料的情况。
这第6位评阅人是由我院主管研究生工作的副院长一人选出的。他是我院的青年才俊,对工作积极投入。但是他的专业并不是金融学。此时,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他应该会同院金融学专业的相关人士,慎重地选择第6位评阅人。但是根据他和我的谈话,这第6位评阅人是他一人根据相关数学公式从专家库随机抽取的。(这里我必须说明,我和该副院长没有任何个人恩怨,多年来我一直欣赏他的积极上进和努力工作的态度;他对我也十分尊重。)
很不幸地,小陈的论文又没有被这第6位专家通过。我作为指导老师和小陈申请第7位专家评阅,但是这不符合我们学校的有关规定,于是没有这种可能。
现在等待我和学生的结果是不能如期组织论文答辩,等待学位委员会分会的最后裁决。
在今晚这个漫漫长夜中,我无语问苍天!
我暂时不敢也不忍把这个结果告诉小陈,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够接受,接受之后又会有什么反应。他是一个非常普通懂事听话认真内向的外国留学生。同时,作为海外留学生,他也不太了解我们的相关制度规定。
我首先质疑的是这种匿名评审制度规定的合理性:为什么4个人同意,一个人不同意,论文就不能进行答辩?这从学术的角度公正吗?当然,小陈的论文不是完美无缺的,存在许多值得改进的地方,但是用这种方式就否定了一个学生多年的努力,是否合适?其次,我认为在第6位评阅人的选择上,有草率和不够负责的倾向。
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问了自己很多遍:要不要写。我进入北京大学30年,教书26年,我从小在北大长大,热爱燕园和我的工作岗位,爱惜北京大学和经济学院的荣誉。一直希望和努力做一个对学生最负责任的老师,我最大的财富是我的学生,爱护和保护学生已经成了我的本能。当我做不到的时候,是我最无能为力的时候。
小陈,老师为你做的目前只能够是这些了。
如果你不能接受最终的结果,首先,请你原谅你的老师,她还没有能力把你的学术论文指导的更好,让5位委员都通过,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呵护你。其次,请你一定要坚强。尽管老师此时泪如雨下——因为我们都太普通和弱小了,不足以强大到去改变一种制度,并质询这种制度的执行程序。但是,我们还是要抱有希望。
老师知道,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一定会得罪一些人,并有可能把自己推向一种孤立无援甚至万劫不复的境地。但是,老师不写,就对不起你——我的学生。更对不起自己的心——因为这这里始终把公平,正义,善良奉为至高无上的理念。
今晚,老师,只能这样做了。
(二)
昨天发表《质疑博士论文匿名评审制度——为我的学生一辩》一文之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各种评论铺天盖地,这是我没有预料到的。这也说明这一制度具有争议性,评论来自多个方面,我从中也受到不少收获和启发,首先感谢所有关注这一问题的人。
我想需要说明的是:(1)匿名评审制度实施的初衷,是为了严把论文的学术质量关,让学生的博士论文达到更高的水平,禁得起时间的检验。北京大学很多其他大学实施这一制度的初衷应该是如此。(2)真正要达到这样一个目的,需要制度设计的合理和实施的到位。(3)实际上,要做到第二点非常不容易。
在在目前的现实执行中,重要的环节是:(1)专家库的选择要尽可能地慎重。专家应该真正是相关学科领域的专家,具有较高的学术水平和态度公允认真的评审态度。(2)在否决制度上,1票否决是否合理?4名专家同意,1名专家不同意,匿名评审就不能通过是否合适?目前有的人认为合适,有的人认为不合适。(3)当第5名专家否定之后,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对第6名专家的选择应该相对慎重。我本人对上述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从网友的评论来看,各种情况都有,有来自自身的经验,也有间接的经验。(1)有的学校的专家库说是匿名,其实送审的时候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匿名等于不匿名。这种情况当然没有起到严把学术关的作用。(2)有的学校掌握的比较好,匿名评审确实起到了提高学术质量的作用。(3)也有一些个别学校,匿名评审中的个别专家委员和导师有矛盾,借此机会打压了学生。
从对这一制度的赞成还是否定来看,有人很赞成,认为5位评审专家都通过,体现了学术的公正和严格。一些经过匿名评审洗礼的学生中也有人很赞成这一制度。也有人不赞成,提出各种意见和建议。这些都无可厚非,讨论问题当然可以各抒己见。
从目前小陈的情况看,他将不能参加本次论文答辩,等待学位委员会的裁决,或者是不能修改论文肄业,或者是可以修改论文半年到两年内回来参加答辩。无论是什么结果,作为导师我都接受,也希望小陈能够接受。我从来不认为,我指导的学生论文是完美无缺的,我们在这一领域的研究水平已经很高了。既然有两名专家提出意见,论文当然有值得改进的地方。希望能够取得对学生来说最好的结果。此外,需要说明的是,因为论文尚处在不能答辩的状态和评审保密制度,论文和评阅意见暂时不能拿出来公之于众,以满足有些网友的建议。
无论如何,争议是可以的,正面和反面的意见也都可以听取。但是,有些评论我必须澄清:(1)有评论说我写本篇文章是因为自己的学术水平不高,为了绑架公众,博取同情心。我自己的学术水平自然有待提高,但是绑架公众博取同情心没有必要。公众同情还是不同情我和小陈都不能改变制度和结果,也不重要。但是我有权利在自己的博客发表自己对于问题的看法提出讨论。你可以不同意的我的观点,但是没有权利下这种断语。我的行为由我自己解释。(2)有评论说,我这样做是为了“玩政治”,具有某种政治考虑。对不起,我一向最不会玩最不精通的就是所谓的“政治”——人际关系。而且学术问题的探讨与“政治”无关。(3)有评论说我“作秀”,感情因素过重。我想说的是,制度是针对人的,匿名评审制度是针对老师和学生的。这里无法完全回避感情因素。但是,我的文章主要还是探讨这一制度的合理性和是否有值得改进的地方。至于说到感情,我确实对我的学生有关爱之情,匿名评审不被通过,我可以接受,但是确实感到很难过。如果你是一位学生,一位家长,一位指导老师,你可能会在理智上接受结果,但是会在感情上有挫折感。这是正常的。(4)有评论对于我担任博导的资格提出质疑,我有没有资格担任博士生导师,是由北京大学认定的,不是由其他人认定的。(5)小陈的论文被通过了,也不说明我的学术水平就高。小陈的论文没有被通过,也不能说明我的学术水平就低。学术水平低的人也可能指导出通过匿名评审的论文,学术水平高的人也可能指导出不被通过匿名评审的论文,这里有很多因素决定。
至于各种谩骂,我绝对不回应。我既然写了这篇文章,就准备把自己放到“孤立无援万劫不复的境地”,包括来自网上的各种谩骂。有人说我夸大了写文章可能的后果。——但是,实际上可能就是如此。
当然,评论中有很多对我表示关注,关爱的声音,有人虽然不赞成我的观点,但还是表达了关切之情。这里对所有善意的评论人都表示我的感谢之情。因为篇幅所限,就不一一回复了。
至于我自己,永远是这样一位老师,简单,直率,爱护学生(尽管我也曾经为了把握论文质量让学生延期毕业,把学生骂哭了),不会搞人际关系,不会明哲保身,总是很容易地把自己放在被人攻击打击的枪口之下,总是选择隐忍沉默——除了为了我的学生。这是我的个性,从某种意义上说,性格即命运。我接受我的命运。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