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温庭筠词的艺术特色_汉语言文学论文

发布时间:2015-04-21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摘要] 温庭筠本名岐,字飞卿。是晚唐时期重要的诗人、词作家。现存词作69首。温庭筠词开创和奠定了文人词香艳柔媚的风格类型和美学风采。对唐五代词人的创作和“花间词风”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他将教坊曲子取来,加以变化改造,极大地推动了文人词的发展;他对小令的开拓、创作是有极大成就的。因此他才夺得唐代词坛之冠,也成为历代词坛的一朵奇葩。
[关键词]温庭筠 艺术特色 晚唐词 花间鼻祖

温庭筠是晚唐词坛的一个杰出代表,作为晚唐词的开山者,词之大家,其作品吸收和借鉴了某些民间俗曲的创作技巧和民间语言。他的词以女子相思为题材,造语华丽,抒发感情委婉含蓄,以浓艳著称。词产生于隋唐时期的民间俗曲,后来才从民间转到文人手中。晚唐时期文人和乐工歌妓之间的合作日益密切,较之中唐文人词的创作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词的艺术风格大体稳定,形体基本定型,艺术个性得以显现。本文将从以下三个方面介绍温庭筠词的艺术特色。
一、温庭筠词成熟精美的形体音律
温庭筠69首作品,共用19个曲调,其中除《玉蝴蝶》、《番女怨》2调外,大都是见载于唐崔令钦《教坊记》“曲名表”,为隋及初唐以来流行的燕乐曲调,除《杨柳枝》、《新添声杨柳枝》2调共1首作品为齐言体外,其他17调共59首作品都是长短句的词。尤其是像《诉衷情》、《思帝乡》、《番女怨》、《荷叶杯》、《河传》这几种曲调的作品,不仅句式极尽参差错落,而且音韵也特别繁促多变。这些说明温庭筠不仅大量采用了流行的燕乐曲调来作词,而且已完全改变了整个唐代文人习惯于用齐言体的形式填词配唱的作风,开始奠定和形成文人词以长短句为主体的形体特征,确立和强化词体与诗体相区别的独特个性和独立发展趋势。从音韵格律方面来看,温庭筠的创作也表现出更严格、更规整、更精细、更多样的特征来。除了《诉衷情》、《玉蝴蝶》、《思帝乡》3调为零篇单章外,其它各调都在2首以上。其中《菩萨蛮》15首、《南歌子》7首、《更漏子》6首,虽一调多首甚至十多首,但形体都规整一致,尤其是《南歌子》7首,皆作“五五五五三”句式,首二句对起,末二句语意连贯,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各首平仄一毫不差。这些又都可以见出温词格律精严的一面。温庭筠既精通音律,他的词又多为应歌而作,故特别追求合乐性和格律性的统一,使词的文字格律音韵与曲调的节奏旋律密切融合,内外一体。其它如《酒泉子》第一、二两首,寥寥42字,却各分1句,协8韵,而且是平仄韵间协;《诉衷情》全词31字,协韵字竟达11字,《上行杯》平韵中加入两种仄韵,后6句竟协5韵,等等。这些又都可以见出温庭筠在此的音韵方面更富于创造性和变化性的特征。
二、温庭筠词对民间词的深化、雅化及借鉴
词从民间转入文人手中之后,它在艺术特征及审美情趣方面必然相应地发生一些变化,既逐渐向正统文学靠近,走上“雅化”或“升华”的历史进程。唐五代文人词的发展历史,实际上是一个“雅化”与“俗化”相并列、相交织、相消长的文学进程。这在温庭筠的创作中也有体现。
温庭筠词被后人推崇为正宗本色,然而在当时却是被正统思想视为“侧词艳曲”。事实上历来对温词有着看似对立又相联系的体认和批评:一者认为温词以香艳柔媚为特征,在《花间集》中代表艳丽一派;一者认为温词以婉约幽深为擅长,代表着文人词的正宗本色。实际上这两种观点和认识都各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温词的一个重要特征。温词实际上是由这两个重要方面集合而成的一个矛盾统一体,后者代表了温词在民间词的基础上提高、升华、雅化与创新的一面,前者则又反应了温词迎合时俗的一面。温庭筠作为唐五代词史上第一个大力作词的词人,正是是因为他不懈的努力创作将“民间俗曲”彻底雅化、深化,最后升华为一种与文人诗相平等的为正统文学所认可的文学体裁。这是他对文学的一大贡献和创新。
温词的成功的另一方面是其对民间俗曲的写作技巧和表现手法的借鉴。比如联章在乐府民歌和俗曲中是常见的。温词对联章技巧的借鉴,可在《南歌子》一组词中窥见一斑。这组词共七首,前后一贯,写一对青年男女从追慕而相思而欢合进而又相思。除第五首兼写男女双方外,其余每二首为一对,一首写男子,而另一首则写女子。如第一首写的是女子心目中的男子,第二首则写的是男子心目中的女子。其余两对写的是欢会前后的彼此相思之情。这七首词所描写的青年男女恋爱情节,及其所表现的既缠绵而又真率的情意,也颇有乐府民歌的余风,给人以新鲜活泼之感。再如《更漏子》 (“星斗稀” “金雀钗”)两首也是联章。这一联章写的是一女子,她由当前的情景回忆起往昔与男友相会的欢乐情景,最后又跌入当前凄苦、孤寂,不为人知的境地,今昔对比强烈。这一联章在时间的安排上,从前一天破晓写起,写到次日凌晨夜漏将尽之际。 词重比兴,借景起兴,以物作比,也属民间词曲的传统表现手法。在温词中,比兴手法的运用种类繁多,其中有以鸟类的成双配对比作夫妻,有以景起兴引出人事和情感的,如《菩萨蛮·南园满地堆轻絮》,上片是暮春时节的虚寂之景,这就为下片出场人物那黯然无聊作了映衬。一首词中有两个抒情主人公,这种“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表现手法古已有之,远自《诗经·周南·卷耳》,以后历代诗人或民间词曲也常用这一手法。如温庭筠的《更漏子》(“相见稀”),男女两个抒情主人公,在词中交替出现。上下片的前三句都是男子的口吻,而后三句又都是女子的口气。上片追忆从前,下片即景抒怨,巧妙地把回忆中的欢悦场面,与现实中忧伤情景杂揉在一起,从晚间写到夜半,又从夜半写到天色乍明,恰好是一整夜的时光。
三、温词奠定了香艳柔媚的词风
温词喜欢用香艳的词语和香艳精美的名物意象来加以“包裹”和“装饰”,使其所表现的人物情事显得更为香艳精美;二是喜欢用冷静客观的态度和深隐婉曲的手法来进行“冷化”和“深化”,使其所表现的人物情事显得更为朦胧幽深。比如其代表作《菩萨蛮》其一: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词中所写女主人公的身份究竟是宫女、闺妇或妓女并不确切,但写情事属于传统的“闺情”、“闺怨”一类题材则是可以感知的。但全词并没有直接明晰的表现人物的情感心绪,而是通过对室内温馨优美的环境及名物的渲染烘托、人物娇艳的容颜姿态、幽微的动作行为、精美的穿着打扮的描写来暗暗透露。表面看来,全词镂金错彩[李冰若,《花间集评注·栩庄漫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第1页

参考文献:
1、李冰若,《花间集评注·栩庄漫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第1页],一片浓丽香艳,如以以“香腮”、“峨眉”绘美艳之姿色,,以“花面相映”造优美之境界,以“绣罗襦”、“金鹧鸪”写精美之衣饰,“小山”“金”状之温馨环境但仔细品味人物幽微深曲的情感心绪正隐含在这一片浓丽香艳之中,如“懒”和“迟”的动作细节隐约透露了女主人公慵懒无聊的迟暮心绪,而“双双金鹧鸪”的衣饰图案又暗暗逗引和象喻女主人公孤独寂寞的内心情怀。再看一首《菩萨蛮》之二:

水晶帘里玻璃枕,暖香惹梦鸳鸯锦。江

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 藕丝秋色浅,

人胜参差剪,双鬓隔香红,玉钗头上风。

本词中是一片香艳精美的名物意象的描写。“水晶帘”、“玻璃枕”,可见居室之清雅无染,晶莹剔透;“暖香”、“鸳鸯锦”又可见环境之温馨,情事之香艳;末二句写人物精美香艳的头饰和袅娜生风的姿态。词人只是以意象的组合和转换、环境的构造和渲染、人物衣饰及活动的描写组成词篇,一切都隐含在一片精美朦胧之中。
温词给人的感觉是镂金错彩、香艳绵密,使读者感觉精美绝伦。这是他为词这种新兴文学形式建树的一种风格类型与美学境界。正是他的这种香艳柔媚的创作风格,被后人视为词的正宗。
温庭筠在晚唐词创作初起时,在吸收借鉴民间词的基础上开创和奠定了文人词香艳绮丽、婉约柔媚的风格类型,对唐五代文人词发展做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对后来词人的创作和“花间词风”的形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而被后世称为“花间鼻祖”。



注释: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