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论“韦庄词”的艺术特色_其他论文

发布时间:2015-04-27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摘 要]韦庄是晚唐“花间派”作家中成就较高的一位词人,其词作特色鲜明,语言上清丽直白,常用白描手法作词,写景、写人能抓住事物特点,简单传神地将景色画面和人物形象展现出来;修辞上虚实结合,叙事中暗含抒情,常常是看似叙事,实则抒情;情感表达真挚动情,毫无忸捏羞涩之态;意象传达伤感忧愁;词作常常从第一人称的角度去展示女性内心情感。
[关键词]韦庄词;语言清丽;虚实结合;感情真挚;第一人称

韦庄是晚唐“花间派”作家中成就较高的一位词人,与温庭筠并称“温韦”。但韦庄的词作风格却又不同于温庭筠,具有自己的鲜明特色。国学大师王国维在其所著的《人间词话》中评论说:“温词”句秀、而“韦词”骨秀。韦庄之词不同于温庭筠词作色彩之艳丽,而多用口语,词作平直如话,但却“语淡而情真、词直而意婉”。
一、语言修辞清丽新颖
1、语言清丽直白
“韦词”语言以疏淡为美,风格趋向清丽,常用白描手法作词,多作直接而且分明之叙述。无论写景、写人均体一特点。
韦庄在对景物进行描写时,善于抓住景物的特点,运用白描手法,寥寥数笔传神地勾勒出一幅幅清新秀丽的自然画面。如《菩萨蛮》:“春水碧雨天,画船听雨眠。”春水、画船。仅用两个词就由远到近刻画出一幅引人入胜的江南美景;碧于天、听雨眠。更是神来之笔,描绘出春水与蓝天相映,如丝烟雨中诗人眠卧画船的美妙意境。与白居易“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之句,有异曲同工之妙。又如《清平乐》:“琐窗春草,满地梨花雨。”语言简洁但画面逼真。使人读之不自觉地在脑海中展现出一幅:暮春时节,雕刻精致的窗外碧草如茵,不远处梨花花瓣铺满小径的优美画面。
韦庄在描写人物时,也能以清新的笔调,描绘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同是在《菩萨蛮》中对江南女子的描写:“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语言质朴易懂,无意雕琢,却逼真的勾勒出江南酒垆卖酒女子的光彩照人,卖酒时攘袖举酒,露出的手腕白如霜雪,使人物形象呼之欲出,让人产生无限遐想。又如《天仙子》中“金似衣裳玉似身,眼如秋水鬓如云”,冰肌玉骨的女子穿着用五彩金线织就的羽衣,眼睛如秋水般清澈,发鬓如流云般顺滑。金、玉、秋水、云,四个比喻极其浅显,不加雕饰,传神地使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形象跃然纸上。《思帝乡》中“春日游,杏花吹满头”,区区数语,如同白话,使落英缤纷的杏花林中游春女子的人物形象如在眼前。
2、修辞虚实结合
韦庄的一部分词作,常常是看似叙事,实则抒情。隐约的叙事成为抒发情感的背景,词人将自己的情感渗透进对事件的叙述。如《荷叶杯》:
记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识谢娘时。水堂西面画帘垂,携手暗相期。
惆怅晚莺残月,相别,从此隔音尘。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整首词完全是在叙事,记叙一段“初识”、“相期”、“相别”更欲“相见”的凄美爱情故事。词人用质朴的语言把故事的经过娓娓道来,词中几乎没有表达情感的词语,更没有任何独立专一的抒情句。但在这叙事的背后蕴涵着词人要表达的强烈情感。虽然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但词人依旧刻骨铭心地记得:那年花下深夜的初识;记得:水堂西面的携手相期;记得:残月西陲晚莺悲啼时的依依相别。如烟往事如同烙印般让词人难以忘怀,如能相见便会“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词人在这样默默的叙述之中,表达了自己对恋人深切的思念之情。整首词中词人诗人虽未抒情却句句抒情。
二、情感意象真挚感伤
1、情感表达真挚动情
韦庄许多词写得很直接,难以再加阐发,但他真挚的感情都正是在这明白的叙写之中传达出来的。如《思帝乡》: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该词描写一个游春少女,遇见一名倾慕的风流少年郎,决心大胆追求,义无反顾的人物形象。东风送暖,万物复苏,在这个杏花纷飞的美好时节,妙龄女子携伴游春,一路莺歌燕语、浅笑轻唱。满目春色,处处散发出的勃勃生机,使少女的波心随着春天的气息激荡起企慕爱情的涟漪。和同伴们置身花海、逶迤前行,一阵微风过后,粉红的杏花随风而舞,落满少女的头发,正说笑间,迎面擦肩而过一群同是游春赏花的翩翩少年,蓦然侧首,内中一名风流俊俏的公子,在这群少年中尤显得俊雅非常,使她倾慕不已,竟至于产生以身相许的决定。少女明白这种冒失的追求,结果极可能是“纵被无情弃”,但即便如此依然“不能羞”。少女对爱情的期盼,大胆追求、至死不渝的决心,经作者神来之笔的勾勒活脱脱跃然纸上。运笔轻快,一气呵成,感情真率热烈,毫无忸怩羞涩之态。
2、意象传达伤感忧愁
韦庄的许多词作表达了词人对洛阳的怀念,和对旧时故人(恋人)的深切思念。并借此抒发了沉郁的故国之思、兴亡之感。一面是画堂金灯、绣帷鸳被,物质生活何其富贵安闲;一面却是盈盈老泪,眷恋故国,精神世界何其沉痛伤感。表现了与一般花间词并不相同的深沉而浓郁的情感内涵。如《女冠子》: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
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该词描述了词人与昔日恋人梦中相见的情景。无数次痛彻心扉的对你深深思念,终于在今夜得以和你相见,一夜缠绵,和你有说不尽的离愁别苦。多年未曾相见,但你依然如我们初次相识的样子,姣姣玉容一如二月之桃花,不胜娇羞的样子更是惹人爱恋。“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欲去又依依”,区区几句看似不经意的叙写,却传神地将人物的神态音容、心理变化甚至思想感情刻划出来。足显作者用情之真、思念之深,以及久别相逢之美好。这样的“美好”,更加重了最后“觉来知是梦”后的悲痛心情。使人读后回味无穷。唐圭璋先生评论该词“梦中言语,情态皆真切生动。着末一句翻腾,将梦境点明,凝重而沉痛。”[ 唐圭璋:《 》, 出版社, 年版,第 页。


参考文献:
唐圭璋:《唐宋词选注》,北京出版社,1985年版。
袁行霈:《中国诗歌艺术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
叶嘉莹:《唐宋词十七讲》,岳麓书社,1989年版。

]韦词中像这样描写作者思念旧人,表达伤痛之情的作品还有很多。如《归国谣》中“别后只知相愧,泪珠难远寄。罗幕绣帷鸳被,旧欢如梦里。”《应长天》中“夜夜绿窗风雨,断肠君信否”,等等。再如《菩萨蛮》:
其一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其二
劝君今夜须沉醉,樽前莫话明朝事。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
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身在江南富贵之乡,有碧于天之春水,听雨眠之闲适;有面如满月、腕凝霜雪之垆边佳人;有赴不尽的酒筵歌席。如此美景、佳人、乐事。本该使作者留恋于斯,沉醉于斯,终老于斯。但心中的苦楚谁又能知,一腔心事又能向何人说,面对主人殷勤的劝酒,手执金杯,只能强作欢颜、欲笑还颦,这饮下的那里是酒呀!这分明是作者寸断的肝肠啊!远方那无数次出现在梦中却又相隔数重关山的故国。看来也只能在梦中出现啦!韦庄把对故国的这种情感用欲言又止的写作手法表现出来,使人读来更觉深沉。通过这些作品足见韦庄的后期词作中对故国的沉痛思念,以及作品意象传达伤感忧愁这一情感特点。
三、词作中人称的定位自成特色
在描写女子时温庭筠等其他花间派词人,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描摹女性的情感,是代女子立言;而韦庄的词常常直接以第一人称的角度去展示女性内心。如《应长天》:
别来半岁音书绝,一寸离肠千万结。 难相见,易相别,又是玉楼花似雪。
暗相思,无处说,惆怅夜来烟月。 想得此时情切,泪沾红袖郁。
整首词都是站在女子的立场,以女子的口吻描写分别后自己内心的情感。我与你分别半年来,竟然连书信都未曾有过,我们相见是那样的难,而分别又是那样的容易,我对你的思念只能埋藏在心底,无处诉说,思念是如此的深,以至于不知不觉中,我的泪水都浸湿了袖子。完完全全在用第一人称展露女子个人情感。
在韦庄的词中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如《女冠子》“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我与你分别时忍着泪水,用低头来掩饰。《望远行》“不忍别君后,却入旧香闺”,我怎么忍心在离开你之后,进入我们曾经一起呆过的地方。再如另一首《应长天》末句“夜夜绿窗风雨,断肠君知否?”君可知每夜我因对你深切思念而痛断肝肠。这些词作都是用第一人称在描述人物的内心世界。
韦庄这样以第一人称书写作品中人物心理,感情更加外显,同时也融入了作者自己的内心感受,使人更易和作者的内心产生心灵的共鸣。
韦庄词的这些特色,使得韦词在“花间词”中形成了一种别调,也奠定了韦庄在晚唐词人中的较高地位。

注释: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