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科斯晚年警告:西方经济学沦为江湖骗术!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科斯晚年警告:西方经济学沦为江湖骗术!

2013-09-0404:02:48

http://www.guancha.cn/jiajinjing/2013_09_04_169995.shtml

2013年9月2日,1991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逝世,享年102岁。

科斯的产权理论和制度经济学,在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过程被广为引用,科斯因此成了在中国影响最大的西方经济学家之一。对于逝者,其“遗言”总是受人关注,科斯的“遗言”是什么呢?

2006年夏,科斯95岁时,发表了一篇被普遍认为堪称其学术遗嘱的文章《经济学的推导:费希尔车体公司与通用汽车公司案例》(Coase, Ronald. “The Conduct of Economics:The Example of Fisher Body and General Motors”, Journalof Economics & Management Strategy 15 (2), 2006: 255-278.)。尽管后来在2011年科斯又与其助手王宁合作发表了《工业的生产结构:创业经济的创新研究议程》(Coase,Ronald., and Ning Wang., “The Industrial Structure ofProduction: A Research Agenda for Innovation in an Entrepreneurial Economy”, Entrepreneurship Research Journal 2 (1), 2011.),但这篇文章不具有“学术遗嘱”性质。

在《经济学的推导》这篇“学术遗嘱”中,科斯说了些什么呢?2006年夏,我在浏览网页时,正好翻到JEMS(《经济与管理战略学刊》)2006年夏季号的主页,吃惊看到这期的首篇文章竟然是科斯写的!于是迫不及待地下载了此文,又发给了几位朋友,其中一位经济学者回信说:真是不可思议——这不是张五常提到科斯写了几十年没写出来的论文吗?

这篇文章很长,有24页,需要坐下来读半天。第一遍看的时候,觉得有点云苫雾罩:这文章是要讲个故事吗,是经济学吗?过了几天,经过对该文前因后果的梳理,才弄明白科斯要表达的是什么。

科斯写作该文的缘由,需要从经济学中一篇“经典论文”《纵向一体化,可挤占性租金与竞争性缔约过程》(Benjamin Klein, R.G.Crawford, and A.A.Alchian., “Vertical Integration, Appropriable Rents, and the CompetitiveContracting Process”.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1978, 21:297–326.)说起。

1978年,经济学家本杰明·克莱因(Benjamin Klein)与阿门·阿尔钦(Armen A.Alchian)合写《纵向一体化,可挤占性租金与竞争性缔约过程》之后,“纵向一体化”就成了产业组织理论中最重要的话题之一。而每谈“纵向一体化”,则必提“通用汽车公司并购费希尔车体公司”案例,从中提出了很多当代西方经济学作为基本概念的东西,如“不完备契约”、“资产专用性”等,拿这些研究当过饭碗的西方经济学界“大腕儿”众多,包括奥利弗·威廉姆森(Olive Williamson,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奥利弗·哈特(Oliver Hart)、保罗·乔斯科(Paul Joskow)等。本杰明·克莱因则成了“纵向一体化”研究的权威。

本杰明·克莱因在《纵向一体化,可挤占性租金与竞争性缔约过程》中讲的故事是这样的:

1917年,通用汽车公司与专门生产汽车车身的公司费希尔车体公司签订了一份合同,规定费希尔为通用汽车生产金属车身。此前通用的车身都是木头做的。为了执行这笔大合同,费希尔大量投资,进行技术改造,而新上马的技术只能专门制造车身用,说白了就是只能卖给通用了,是谓“资产专用性”。于是,问题产生了,假如这时通用以减少订货相威胁,要求费希尔降价,费希尔将不得不从,否则投资搞技术改造的钱白花了。这就叫hold up(挟持、敲竹杠)。于是1919年双方补充了一个协议,规定通用在今后10年里只从费希尔购买全部所需车身。但几年后,金属车身的市场需求急剧上升,通用为了降低成本,在1925年要求费希尔把厂址搬迁到通用附近,但费希尔拒绝这样做,而且还使用劳动密集型技术和长距离运输获得了总价17.6%的利润,等于反过来hold up了通用一下。最终致使通用对费希尔进行全盘收购。

本杰明·克莱因讲了这个故事之后,如何解决holdup问题成了产业组织研究热点,后续研究都是在他讲的故事基础上进行的。本杰明·克莱因提出的解决方案就是“纵向一体化”,将产业上下游合并到一个企业里,就不怕hold up了。

科斯的《经济学的推导》实际上是对hold up问题近30年发展的一个梳理,甚至是对本杰明·克莱因的一个清算。科斯这人不信邪,别人当成定论的东西他偏要自己找来第一手材料看看。科斯研究了大量通用和费希尔的原始材料,包括当时的合约、双方的通信以及其他相关文件,发现Klein的故事竟然是瞎编的!

科斯发现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个结论:费希尔从未holdup过通用!科斯通过考据发现,1925年通用要求费希尔搬迁厂址的事情并不存在!因为费希尔已经在通用附近有了厂房,而所谓费希尔通过降低“技术含量”和长途搬运的方法获取利润,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费希尔除了通用,还有许多大客户,做这么笨的事情,不是自损竞争力吗?科斯指出,当时的真实情况是通用建立了专门的车身生产工厂然后租给了费希尔,谁也不必hold up谁。由此,科斯认为,契约不完备性和资产专用性问题完全可以通过订立长期合同迎刃而解,根本不需要“纵向一体化”,hold up完全是凭空臆想的!

《经济学的推导》的最后一段,科斯提出的问题已经根本不是企业理论问题,而是:为什么这么多经济学家会把一个瞎编的故事奉为经典呢?科斯用了一段引文说,The conclusion is obvious: a few scientists are likely no better andno worse than the few members of the general population who are crooks andcharlatans.(结论显而易见:某些科学家沦落到跟骗子和江湖“气功大师”一个档次了)。

但是科斯认为,还不止如此,骗子和“气功大师”起码心里明白自己说的是假话,而这里的经济学家们则信以为真。科斯认为最终的原因在于——他已经在诺贝尔获奖致词中说过——经济学家在研究他们想象的东西而不是真实的世界!

读到这里我方感到:老爷子真是不简单,这可比提出一个新的解释强多了!上升到哲学,才可谓思想家!经济学是一种逻辑建构,而在做任何逻辑建构的时候,都需时时谨记两件事:一曰历史是先于逻辑的;二曰我们所依据的质料,是前人建构而成的。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