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1993110
1723 98

马克思说,劳动是价值的实体和内在尺度 [推广有奖]

1993110 发表于 2018-1-12 14:27:1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93110 发表于 2018-1-12 15:29:12 |显示全部楼层
坚持和发展马克思经济学,是坚持和发展什么?

就是坚持劳动,发展劳动者。做到了这点,就是坚持和发展了马克思,才是坚持和发展了马克思。


坚持和发展马克思经济学,不等同于坚持马克思的词句,不等同于阐发、展开马克思的词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93110 发表于 2018-1-12 15:44:3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曹新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8-1-12 15:47:35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提出用劳动时间来衡量价值,我认为是企图用数学工具标定价值。数学可以标定价值大小,但是价值衡量必然会有不同的衡量单位。用时间衡量可以,用货币也可以。但是马克思用剩余劳动时间说明剩余价值,我认为不科学。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是剩余价值劳动者创造论,而不是剩余价值分配论。马克思认为资本家无偿占有剩余价值的思维具有局限性,完全没有考虑经济的内在客观科学规律。马克思批判剩余价值全部分配给劳动者已经说明剩余价值论的局限性,马克思提出社会主义企业扣除六部分剩余分配给劳动者也早已说明剩余价值部分资本家占有是市场经济的客观规律、是经济运行的客观规律。探究生产资料公有制下的剩余价值市场分配才是发展公有制、发展社会主义的核心关键问题。私有制实际是利用生产资料私有制影响私有制雇佣制度、产权制度、分配制度,实际是利用制度扭曲放大市场分配结果。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1993110 + 5 精彩帖子

总评分: 论坛币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93110 发表于 2018-1-12 15:49:14 |显示全部楼层
货物的量,劳动的量,货币的量。

以上三个量,都表达财富的数量,分别进行了表达,各自进行了表达。

并且,这些数量,这些数量的内部关系,外部关系,涵盖了表达了社会关系、人际关系。

而马克思说的价值,价值这个概念,这个术语,这个词汇,其内涵,内容,都内含于上述当中了。是可以取消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93110 发表于 2018-1-12 15:51: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993110 于 2018-1-12 16:13 编辑
曹新 发表于 2018-1-12 15:47
马克思提出用劳动时间来衡量价值,我认为是企图用数学工具标定价值。数学可以标定价值大小,但是价值衡量必然会有不同的衡量单位。用时间衡量可以,用货币也可以。但是马克思用剩余劳动时间说明剩余价值,我认为不科学。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是剩余价值劳动者创造论,而不是剩余价值分配论。马克思认为资本家无偿占有剩余价值的思维具有局限性,完全没有考虑经济的内在客观科学规律。马克思批判剩余价值全部分配给劳动者已经说明剩余价值论的局限性,马克思提出社会主义企业扣除六部分剩余分配给劳动者也早已说明剩余价值部分资本家占有是市场经济的客观规律、是经济运行的客观规律。探究生产资料公有制下的剩余价值市场分配才是发展公有制、发展社会主义的核心关键问题。私有制实际是利用生产资料私有制影响私有制雇佣制度、产权制度、分配制度,实际是利用制度扭曲放大市场分配结果。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是劳动价值论的推论。

马克思说的剩余价值,是客观的社会现象,是客观的数量关系。

那至于说了,

在当前人类历史阶段,在现实的社会里面,资本剥削是不是合法,是不是合理,应该不应该合法、合理,

在当前人类历史阶段,和未来人类历史阶段,公有制企业和社会主义企业,具体应该怎样去搞分配,等等,

这些,都是另外的问题了。应该就事论事,各帐各算。

譬如,原子能,能够发电,这是客观的自然现象,客观的有关的数量关系,
那么,应该怎样研制核电站,应该不应该部署核电站,等等,这都是另外的问题了。
应该就事论事,各帐各算。
要一个一个的问题来说,把事情分开了来说,不要混到一块。


譬如,蒸馒头就蒸馒头,不要考虑炒菜。炒菜就炒菜,不要考虑蒸馒头。
譬如,蒸馒头和炒菜,那就蒸,就炒,不要考虑迎接客人。
要把问题分解,把事情分开,分门别类,逐个进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93110 发表于 2018-1-12 15:59: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993110 于 2018-1-12 16:06 编辑
曹新 发表于 2018-1-12 15:47
马克思提出用劳动时间来衡量价值,我认为是企图用数学工具标定价值。数学可以标定价值大小,但是价值衡量必然会有不同的衡量单位。用时间衡量可以,用货币也可以。


劳动时间,是明确的数量,是可明确的数量。

劳动时间,与劳动产品,2者之间是对等的数量关系。

所以,劳动时间量,那就是产品的数量。劳动时间,是产品的量具和数量。
这就好比,劳动是标准化的盘子,任何的各种各样的产品,都放到了盘子上,都是论盘,一盘一盘的。
这是天然的,也是确切的,并且,可以在任何的各种各样的产品之间,实现加总,并且是确切的加总。

那么,用货币来衡量产品数量,这个太飘忽了,不是实实在在的,也不是像上述劳动那样天然、本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曹新 在职认证  发表于 2018-1-12 16:12:28 |显示全部楼层
1993110 发表于 2018-1-12 15:59
劳动时间,是明确的数量,是可明确的数量。

劳动时间,与劳动产品,2者之间是对等的数量关系 ...
你错了,马克思说的衡量时间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不是具体劳动时间,这就问题无限复杂化了,数学不是万能。如果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这中间的数学计算有着太多的变量。可以用劳动时间做一些衡量,但是不能绝对化。因为计算用的尺度很难给予一个恒定不变的标准。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衡量确实有创意,也有继续研究的方向指导意义。但是容易带偏。我一直认为价值的衡量可以采用多种方式,价值本身就是抽象的定义,如果强行具体化、数据化,就离开了定义的抽象性,容易形而上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93110 发表于 2018-1-12 16:15: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993110 于 2018-1-12 16:30 编辑
曹新 发表于 2018-1-12 16:12
你错了,马克思说的衡量时间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不是具体劳动时间,这就问题无限复杂化了,数学不是万能。如果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这中间的数学计算有着太多的变量。可以用劳动时间做一些衡量,但是不能绝对化。因为计算用的尺度很难给予一个恒定不变的标准。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衡量确实有创意,也有继续研究的方向指导意义。但是容易带偏。我一直认为价值的衡量可以采用多种方式,价值本身就是抽象的定义,如果强行具体化、数据化,就离开了定义的抽象性,容易形而上学。


1、无论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还是其他什么劳动时间,总归是劳动时间。

2、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很好核算。因为,这就是把各个的劳动时间来相加,把各个的产品数量来相加。
具体的核算上,取上班人数、上班时间和上班产量,即可。这些都是一目了然的。
劳动的行为量=产品的形成量=上班人数*上班的平均钟表时间=产出量

3、前面说了,价值并不空泛,并不空虚。价值,就是说货物的数量而已,进一步来说,是说整体性的数量,通货的数量。
前面还说了,其实可以取消价值一词,直接去说货物的数量,通货的数量,劳动的数量。干脆,就取消价值一词,不再使用这个词汇了。

4、那至于说了,大哥你对价值有另外的定义,有另外的衡量,等等,那么大哥可以斟酌一下,提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黄河青石 发表于 2018-1-12 17:02:13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个人认为:所谓辩证地理解上述方法问题,应该还是数量分析和性质分析的统一,二者不可偏颇!否则都不能更为客观的理解!
已有 1 人评分论坛币 收起 理由
1993110 + 5 精彩帖子

总评分: 论坛币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GMT+8, 2018-1-22 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