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洀思珐1958
19124 139

[学科前沿] 论战略要素(上) [推广有奖]

  • 3关注
  • 9粉丝

院士

3%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0
论坛币
2424 个
通用积分
54.4654
学术水平
95 点
热心指数
116 点
信用等级
76 点
经验
94389 点
帖子
5333
精华
0
在线时间
173 小时
注册时间
2014-2-11
最后登录
2024-2-25

+2 论坛币
k人 参与回答

经管之家送您一份

应届毕业生专属福利!

求职就业群
赵安豆老师微信:zhaoandou666

经管之家联合CDA

送您一个全额奖学金名额~ !

感谢您参与论坛问题回答

经管之家送您两个论坛币!

+2 论坛币

我们已经知道,抽象思维方法的另一个名称是因素分析法(参阅《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第五章第七节)。我们在介绍因素分析法时说过,为了保证抽象思维更加严密,我们必须观察或扫描与特定事物存在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所有其他事物,这些相关事物被概念化以后就被称作相关因素,相关因素之间的相互关系被概括为演绎关系和综合关系(参阅《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第五章第二节、第四节)。

同样,战略思维方法的另一个名称是战略要素分析法。为了保证战略思维更加严密,我们也必须找出与实际战略问题存在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所有事物,这些相关事物被概念化以后就被称作相关战略要素,这些相关战略要素经过整理以后可以分为若干个一级战略要素,每个一级战略要素又可以包含若干个二级战略要素,等等,以此类推。各个战略要素之间的关系就如同一棵、一棵并列在一起的逻辑树,各个一级战略要素之间的关系可以被概括为数量关系格局或新综合关系(参阅《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第七章第五节),每个一级战略要素与其所包含的低层级的战略要素之间的关系依然是抽象思维的演绎关系或综合关系。

战略要素:因为存在某种清晰的或模糊的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者因为存在某种清晰的或模糊的预期,思维主体开始对那些与问题或者预期有可能存在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事物进行概念化处理,所形成的各个概念就是与问题或者预期相关的战略要素。

一个较好的战略方案离不开一个较好的关于战略要素的认识和描述。我们可以从概念性、全面性、变化性、层次性、可度量性这五个方面加深理解战略要素的含义。

一、战略要素的概念性

根据定义,战略要素已经不是人类感官所感知到的事物本身,而是人们对感知到的事物进行概念化处理以后所形成的概念。人们在很多情况下会由于未真正注意到这种区别而导致思维偏差。

第一种情况是,虽然对不同的事物所形成的概念必然不同,但是,对同一个事物未必只能形成同一个概念。比如,同一个事物既可以是某一个上层概念的外延,也可以同时是另一个上层概念的外延。因此,从战略思维的角度看,同一个事物有可能在不同条件下是不同的战略要素。

例如,王强是一个我们能感知到的活生生的人,他有他的性格,他有他的爱好,他有他的擅长,他有他的弱点。当他成了一名工人,成了企业劳动力概念的一个外延时,他就是我们思考企业问题时的一个战略要素,他在工作时间内就只能发扬与企业要求一致的特点以及抑制与企业要求不一致的特点。如果他同时也是一名军事预备役人员,他就也是我们思考军事问题时的一个战略要素,他还需要具备军事行动所要求的素质。当王强是不同的概念的外延时,调动或改变王强的方法就不同。作为企业战略要素,用工合同和谈判可能是调动或改变王强行为的主要方法;作为军事战略要素,军事条例和命令可能是调动或改变王强行为的主要方法。

第二种情况是,某个事物就在眼前,但由于没能形成相应的概念,这个事物就没有被囊括在战略要素组合中。

例如,某企业的某个经销商的主要职能是销售该企业生产的产品,如果我们没有在概念上也把那个经销商认定为帮我们的企业收集竞争者信息的情报员,并根据这种概念给予经销商功能性价格折扣,该经销商就不是我们的情报信息系统的战略要素。

第三种情况是,某个事物有了相应概念,它也已经是战略要素之一,但由于概念不准确、不恰当,导致这个战略要素在战略方案中效用较差。

例如,一些企业家已经是某大学思考发展战略时的战略要素,该大学给予这些企业家的概念是顾问或名誉教授,结果企业家们并没有发挥出大学所期望的作用。后来重新给企业家们界定了概念,将他们视为大学董事,结果双方的合作在大学的发展战略中就发挥了很大作用。

如果我们能正确理解战略要素的含义,那么在确定战略要素时,就不但关注事物本身,还会关注代表该事物的概念。能够给特定事物创造出准确、恰当的概念,经常能展现出战略思维的奇妙力量。

二、战略要素的全面性

战略要素是一个组合,针对特定问题进行战略思维时应该竭力找全相关战略要素,尽管完全做到这一点非常困难。

战略要素的全面性要求非常重要。遗漏战略要素其实就是无视将发挥作用的一些现实事物,等行为结果不同于预期了,我们往往还不知原因何在。

战略思维不同于抽象思维,抽象思维为了思维的简便,经常不得不有意地忽略许多相关因素,这就是所有的科学理论都公开或暗含或多或少的假设前提的原因。在进行科学理论研究时,这种做法人们能够容忍,因为人们不期望拿理论来直接面对全部现实问题。人们对战略思维的期望则全然不同,战略思维将直接引导人们的各种实际行为,评价战略思维水平高低的唯一标准就是行为结束时的结果与行动开始前的预期的对照。战略思维不能容忍为了思维的便利性而忽略许多相关因素的做法。

为了在战略思维中尽可能找全相关战略要素,我们首先要克服三种由传统抽象思维带来的习惯性做法。

(一)抽象思维为了便利性而经常忽略许多相关因素的第一种情况是,它虽然也强调要找全相关因素,但是,其判断找全或没有找全的标准是所有因素相互之间要具有演绎关系或传统综合关系,能够建立演绎关系或传统综合关系的相关因素不能漏掉,无法建立演绎关系和传统综合关系的因素就要舍掉。换句话说,可以被画进同一棵逻辑树的因素就是抽象思维要处理的全部因素(参阅《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第五章第六节)。

战略思维则不同,虽然它不会漏掉具有演绎关系或传统综合关系的战略要素,但是,战略思维找全战略要素的标准不局限于具有演绎关系和传统综合关系的要素。许多因素无法与其它因素并列在一起做进一步归纳或传统综合,即无法在这些因素与其它因素之间建立演绎关系或传统综合关系,然而,只要它们可以被纳入数量关系格局来发现其数量属性变化轨迹的规律性,只要它们之间可以建立新综合关系,就也是进行战略思维时不可或缺的战略要素。

例如,武器、军事制度、国民价值观这三个因素,在传统抽象思维看来,根本无法或无必要并列在一起归纳它们的有实际意义的共同性,进而建立三者之间的特殊与特殊的演绎关系,以及它们分别与它们的共同性之间的一般与特殊的演绎关系(参阅《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第五章第二节);同样,武器、军事制度、国民价值观这三个因素,在传统抽象思维看来,也根本无法或无必要并列在一起综合它们的有实际意义的整体性,进而建立三者之间的分体与分体的传统综合关系,以及它们分别与整体之间的整体与分体的传统综合关系(参阅《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第五章第四节)。

尽管它们不一定存在演绎关系和综合关系,但从战略思维方法的角度看,它们依然都是重要的战略要素。战略思维将它们之间的关系视作新综合关系或者数量关系格局,并直接按照时间序列考察和记录它们在各个时点的数量关系格局的变化轨迹,从而发现它们之间变化的规律性。传统抽象思维虽然也有考察各因素之间数量属性关系的内容,但传统抽象思维仅仅对具有演绎关系和传统综合关系的因素才会作数量属性关系的考察(参阅《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第六章第五节)。

抽象思维为了便利性而经常忽略许多相关因素的第二种情况是,抽象思维经常以最大限度地追求“本质”为最高境界,面对现实问题也突出强调抓“纲”,认为“纲举则目张”。这是一种因为无法应对众多因素同时变化和快速变化的情形而抓大放小的巧妙办法。巧是巧,但它只能是在很高的误差容忍度和缓慢容忍度的前提下才能够去处理现实问题。在当今各种因素或要素速变、巨变、共变的时代,它的误差和迟缓越来越难以容忍。这种追求“本质”的思维比起那些乱无头绪和经常抓小丢大的思维,比如形象思维,当然是进步;但比起既抓大又抓小的思维,比如科学具象思维和战略思维,则毫无先进性可言。

例如,抽象思维为了追求事物的本质,总有一种不停地进行归纳的倾向,比如有五个因素摆在那里,我们本来可以按照战略思维的要求去仔细观察这个五个因素的各种数量属性共同变化的过程,但习惯和擅长抽象思维的人往往有一种冲动,把观察的焦点放在从五个因素的各种特征中寻找这五个因素都同时具备的共同特征,一旦找到了共同特征(就是所谓的本质),就又把焦点仅仅放在观察这个共同特征的变化过程,并且经常毫不犹豫地用这个共同特征的变化规律来代表全部特征的变化规律,至少是放松了对全部特征的变化规律的追求。完成了这个思维过程以后,他往往内心充满喜悦,认为自己是抓住了解决问题的关键。

还有,同样是由于这种过度追求事物本质的倾向,抽象思维为了简化问题,喜欢将众多因素归类合并,以减少思维时相关因素的数量。 例如,某部队某排有三门炮,摆在三个不同的位置,从战略思维方法的角度看,这三门炮由于位置的不同可能应该被视为三个不同的战略要素。但抽象思维通常的做法是把它们看作同属一个排的炮,仅仅是思维时的一个要素。  

抽象思维为了便利性而经常忽略许多相关因素的第三种情况是,严谨的抽象思维不能容忍概念与概念之间出现相互交叉、相互叠加的情况(参阅《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第四章第五节),因为那会给在抽象思维框架内进一步确定概念与概念之间的数量属性关系带来困难(参阅《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第六章第五节、第六节)。战略思维运用数量关系格局则既可以考察概念与概念之间不出现相互交叉、相互叠加的情况,也可以考察概念与概念之间出现相互交叉、相互叠加的情况,并且在信息处理能力许可的情形下战略思维还鼓励一定程度内的战略要素的相互交叉和相互叠加。例如,在传统医院,设备和人员是严格按照科室划分和管理的,不存在交叉和叠加的情形。但在现代医院,由于具备足够的信息处理能力,导管微创手术的设备和人员就成为许多传统科室共同管理的对象,在医院的总体战略思维中,就成了多次被叠加在许多科室的战略要素。另外,在企业面对个性化需求的柔性生产系统中,以及在现代军事系统中,大量出现相互交叉、相互叠加的战略要素都已经成为战略思维的常态。

上面谈及的是传统抽象思维对找全战略要素的三种习惯性干扰。除此之外,为了找全战略要素,还有两个方面需要格外引起注意:

一是注意战略要素的有形与无形之分。有些事物是有形的,有些事物是无形的,同样,有些战略要素是有形的,有些战略要素是无形的。人们最容易忽略的恰恰是那些无形战略要素。例如,一套新型武器系统很快会引起关注,一种新的指挥体制则只会缓慢地被注意甚至被忽略。

二是注意对战略实施中随时可能出现的新的战略要素具有高度敏感性。我们在《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第十一章中将了解到,形成战略方案并不意味着战略思维的结束,因此,战略要素的完整性不仅是战略准备时的要务,战略实施中也须对可能出现的新要素格外敏感

至此,我们已经列举了五条关于找全战略要素的规则,它们分别能从不同的角度帮助我们判断确定战略要素的工作是否有大的纰漏。至于更多的关于找全战略要素的方法,已经涉及到确定战略要素的过程、步骤、程序,这是我们在第十一章程序型战略思维方法中要详细描述的内容。

三、战略要素的变化性

  (未完待续)


(经作者授权,本文摘编自《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中央政法委长安出版传媒有限公司2020年12月出版印刷)


二维码

扫码加我 拉你入群

请注明:姓名-公司-职位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未注明则拒绝

关键词:中央政法委 战略思维 抽象思维 思维方法 高级教程 战略 战略思维 战略要素 《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

论战略要素(下)




   三、战略要素的变化性





正是因为现实世界时时刻刻都在变化,面对越来越多的实际问题时,传统抽象思维方法才让位于战略思维方法。衡量战略思维水平的高低,当然要看对变化是否足够敏感。



战略思维方法处理战略要素之间的关系与抽象思维方法处理因素之间的关系相比,其机理有时会简单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只要我们具有足够的信息处理能力,需要做的就仅仅是把可能存在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众多战略要素并列在一起,把它们在同一个时点的各自的数量属性的对应性称作数量关系格局或新综合关系,然后按照时间序列连续观察和记录数量关系格局的变化轨迹,以找出重复性、规律性。



抽象思维则不同,抽象思维的确定因素的过程,同时也是确定因素之间的高度复杂的演绎关系和传统综合关系的过程。能够建立演绎关系或传统综合关系的因素可以被保留下来,无法建立演绎关系或传统综合关系的要素则要被舍弃。这个过程比起战略思维建立战略要素之间的数量关系格局,显然会更加复杂和困难。



然而,战略思维方法比抽象思维方法的复杂之处和困难之处在于,它必须按照时间序列长期地、频繁地、周期地观察和记录各战略要素的各种特征的变化,并发现各个战略要素发生变化时相互对应的重复性或规律性。它必须对任何战略要素的任何变化足够敏感,如果对战略要素的变化缺乏敏感性,战略思维方法本身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



抽象思维在确定因素以及因素之间的关系时非常困难,但以后的观察和记录各因素的变化特征和规律的工作则简化多了。它当初的那种高度复杂的确定因素以及因素之间相互关系的过程,已经把大量“细节”忽略掉了。许多非本质因素的变化都不在它的观察和记录范围内;对保留下来的因素而言,许多被认为尚未影响到因素的本质的变化特征也都不在它的观察和记录范围内。



例如,抽象思维方法处理一千个顾客的需求意见时,并不急于立刻开始连续观察和记录这一千个顾客的需求意见及其变化,那样太费时、费力、费钱。抽象思维方法往往先按照比如性别、年龄、职业、收入等标准将这一千个顾客进行分类,对每一个类别的顾客也不是观察和记录他们的所有需求意见,而是只观察和记录他们的共同性的需求意见,然后将各个类别顾客的共同性需求意见与那些性别、年龄、职业、收入等标准进行比对,从而确定不同类别的顾客群的群体性需求特征。这样,在逻辑树中,全部顾客与各类顾客之间,以及一类顾客与另一类顾客之间就建立了一般与特殊以及特殊与特殊的演绎关系;每一类顾客的需求的共性特征与性别、年龄、职业、收入等标准之间就建立了整体与分体以及分体与分体的传统综合关系。经过这样的处理过程以后,一千个顾客被简化为几个类别因素,一千个顾客的需求意见被简化为几个特征因素和这几个特征因素的若干个影响因素。如此以来,抽象思维对这一千个顾客的需求意见的差别和变化,就不需要敏感了,也无法敏感了,因为不至于影响本质的众多差别和变化就都不在它的观察和记录范围内了。  



相反的例子是,一个具备特定的信息处理能力和具有柔性生产系统的现代企业,在运用战略思维方法处理一千个顾客的需求意见时则全然不同。战略思维可能将一千个顾客中的每一个都看作一个战略要素,它可能不再竭力寻找这一千个战略要素之间的逻辑树关系,而是为每个顾客建立一个观察和记录他的全部需求意见的信息子系统,每个顾客的需求意见的任何变化都不会被忽略。



战略思维的优势就在于它高度重视并且有能力处理战略要素的复杂性和变化性,尤其是在战略要素之间的数量关系格局被计算机化、网络化以后,非常便于对众多要素的任何变化的考察,从每一个战略要素的变化到战略思维主体感知到这种变化几乎能做到同步。如果无视战略要素的变化性,我们的思维就一点也没有战略思维的特征了。



对战略要素的变化高度敏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由于我们正处在一个从传统思维有意识地向战略思维转化的过渡阶段,我们必须克服三种障碍。



一是组织障碍。这是因为,针对重要实际问题所进行的战略思维经常不是单个人进行的思维,而是需要多人合作进行的思维,也就是说,与传统思维方法相比,战略思维方法具有明显的组织性的特点。例如,为了达到战略要素的全面性要求,战略思维要处理的变量陡然增多,仅仅做到仔细和频繁地观察、记录这众多变量,并对变量的变化高度敏感,就不是一个人的能力所能承受的,就必须多人合作,这就涉及如何组织的问题。关键问题在于,便于群体化战略思维的组织完全不同于传统结构的组织(参阅第九章第四节),而从传统组织向战略思维型组织的转化,所涉及的不仅仅是组织技术的问题,还包括一些根深蒂固的旧观念的更新,尤其是还包括现有利益格局的重大调整,维护既得利益的群体往往会拼命抵抗,这经常导致建立新组织和新机制的努力半途而废甚至望而却步,直至旧组织自然崩溃或自然淘汰。企业领域、军事领域、政府领域莫不如此,能够顺利完成组织更新的只是少数佼佼者。



二是投资障碍。我们都是在稀缺条件下思考实际问题的,谁也不能脱离成本去强调一个事情的重要性。不管是企业组织、军事组织还是政府组织,要真正做到准确及时地观察、记录、分析、处理战略要素的变化,都需要软件硬件的大量投资。但是把钱花在为一种新的思维方法提供条件,是许多领导者难以接受的。例如,花钱盖高楼他舍得,因为看得见摸得着;如果说花了钱以后组织成员的思维将更全面、准确、迅速,组织的软实力将有所提高,他却不一定很快就能认识到。等到在企业与企业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残酷的竞争中失败了,他又追悔莫及。



三是一种片面的变化观念。事物本身的变化当然值得关注,谁也不能无视精确制导武器50公里的最远发射距离变为80公里的重要性。但有些战略要素的变化不是由事物本身的变化所引起,而是因为人们对这同一个事物的认识由以前的不太准确变得更准确了,即概念的内涵变了,或者整个概念都变了,这种变化容易被忽视。例如,李工程师以前被看作“干部”,现在被看作“人力资本”,那么,虽然李工程师这个人没变,但李工程师这个战略要素却变化了,变成了一个要对其进行投入产出分析的对象。




四、战略要素的层次性




我们已经知道,只要信息收集和处理能力许可,与科学具象思维方法一样,战略思维方法会力求将尽可能多的战略要素都放在同一个逻辑层次上,用数量关系格局的方式同时考察它们的变化以及这种变化与战略目标的关系(参阅本书七章第六节、第九章第七节)。然而,战略思维方法还不能一步就做到这一点。在不同的信息收集和处理条件下,不同领域的战略思维方法还得不同程度地依靠抽象思维方法的演绎关系和传统综合关系对问题进行简化,尽管那是以不同程度的粗略为代价的。



战略要素的层次性就是指战略要素的分层关系,位于顶端的战略要素之间无法或者无必要建立抽象思维的演绎关系或传统综合关系,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数量关系格局或新综合关系。每个顶端战略要素之下则是一个按照抽象思维的演绎关系或传统综合关系建立起来的逻辑树,其中的上层战略要素都是对下层战略要素进行归纳或综合的结果,其中的下层战略要素都是对上层战略要素进行划分或分解的结果。信息处理水平越高,就可以对越多的战略要素直接进行数量关系格局或新综合关系处理,顶端战略要素的数量就越多,并列的逻辑树的个数就越多,每一个逻辑树的层数就越少,每一层的战略要素的数量就越多。



例如,若干个部署在不同点的导弹发射单位,虽然它们的武器系统等完全一样,但严格的战略思维还是会因为它们的点的不同而把它们看作不同的战略要素。



但如果信息收集和处理水平较低,就不得不把问题简化,就只能比如把300米以内的四个发射单位视做一个A战略要素,而不是四个不同的战略要素。这就简化了信息的收集和处理工作,但同时也把四个发射单位的逻辑关系复杂化了。它们间的演绎关系就是:A战略要素是四个发射单位的上层因素,A战略要素的数量属性等于四个发射单位数量属性的简单叠加。四个发射单位不再是相互区别和独立的战略要素,而成了一个战略要素。四个发射单位中的每一个都成了这一个战略要素的外延,这一个战略要素的数量属性就是四个外延的数量属性的加总数、平均数、概率分布等(参阅本书第六章)。这种区别还会带来更多的区别,例如,前一种情况下,对四个作为独立战略要素的四个发射单位的指挥体系不需要中间环节;而在后一种情况下,指挥体系需要增加一个层次,那就是A战略要素指挥中心。



在理解战略要素的层次性的定义的基础上,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把握战略要素层次性的规律。



一是战略要素的层次化的程度与信息收集和处理水平等因素相一致。



信息收集和处理水平高的须减少这种层次化,以加快战略思维和战略实施的速度,例如,如果上面的四个导弹发射单位之间以及它们分别与其他军事系统之间能够实现全部信息瞬间共享,就需要减少中间环节。



信息收集和处理水平低的须增加这种层次化,否则会失去对一些要素的控制。例如,如果那四个导弹发射单位之间以及它们分别与其他军事系统之间没有有效的信息系统,指挥体系需要增加一个层次,那就是A战略要素指挥中心,四个导弹发射单位与A战略要素指挥中心对接,A战略要素指挥中心再与其他军事系统对接,这样指挥体系就也涵盖了那四个导弹发射单位。



二是具有层次性的各个相关战略要素都有“重心”。



在已经被层次化的战略要素所形成的逻辑树中,上层要素往往比下层要素更具有“重心”意义,因为上层要素的作用往往影响或决定着许多个下层要素能否有效发挥作用。同样的道理,按照对其他战略要素影响的程度这个标准,甚至在那些位于同一逻辑层次的战略要素中,也存在有些战略要素比其他战略要素更具有“重心”意义的情形。虽然每个战略要素在共变或并发行为中的作用都不能忽视,我们也还是应该明确区分一下哪些战略要素的变化会带来更多战略要素的更大程度的变化。尤其当我们的战略资源有限、调动战略要素的能力有限时,找出具有“重心”意义的战略要素,有可能出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战略效果。



在军事战略中,敌我双方都渴望首先集中力量打击对方那些一旦被摧毁就会带来全面军事胜利的“重心”战略要素。例如,在上面的例子中,如果把A战略要素指挥中心摧毁,那四个导弹发射单位多半也就失去作用了。



在企业管理或公共管理领域,当财政不宽裕时(经常是这样),人们都愿意把钱花在“关键”项目上,期望能带来整体的良性循环,也是基于“重心”的道理。



五、战略要素的可度量性



虽然战略思维方法对一切概念都有度量其数量属性的倾向,但是,当一些事物经过概念化被纳入战略要素的考察范围时,对其数量属性的度量就不仅仅是一种倾向,而是必须完成的工作。我们在描述战略要素的变化性时也已经涉及到战略要素的可度量性,在此又单独强调也是基于同样的道理。如果没有标准化、常规化、准确化的度量,对战略要素的变化就只能是一种被动的感觉。此时,战略灵敏性(参阅本书第十章第四节),甚至全部战略思维的规则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演化成没有实际内容的空壳。



按照战略要素的可度量性的要求,对一些非常难以量化的战略要素,也要根据其细微的外延变化或分体变化将其区分为五个数量级别,例如A、AA、AAA、AAAA、AAAAA等,并且尽可能将每个数量级别再细分为三个数量等级,例如,A﹢、A、A-等。这些难以度量的战略要素包括制度、文化、领导力、竞争力,等等。



(经作者授权,本文摘编自《思维方法高级教程》【第2版】,中央政法委长安出版传媒有限公司2020年12月出版印刷)


已有 1 人评分经验 收起 理由
落羽杉 + 60 精彩帖子

总评分: 经验 + 60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三重虫 发表于 2021-8-16 12:47:52 |显示全部楼层 |坛友微信交流群

使用道具

洀思珐1958 发表于 2021-8-18 07:00: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坛友微信交流群
战略要素已经不是人类感官所感知到的事物本身,而是人们对感知到的事物进行概念化处理以后所形成的概念。人们在很多情况下会由于未真正注意到这种区别而导致思维偏差。

使用道具

洀思珐1958 发表于 2021-8-19 06:24: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坛友微信交流群
战略思维的战略要素不完全等同于抽象思维的因素。

使用道具

洀思珐1958 发表于 2021-8-20 06:00:5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坛友微信交流群
某个事物就在眼前,如果没能形成相应的概念,则这个事物就没有被囊括在战略要素组合中。

使用道具

洀思珐1958 发表于 2021-8-22 06:30: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坛友微信交流群
不理解战略要素就无法真正理解战略目标。

使用道具

洀思珐1958 发表于 2021-8-23 07:22:1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坛友微信交流群
战略要素的定义:
因为存在某种清晰的或模糊的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者因为存在某种清晰的或模糊的预期,思维主体开始对那些与问题或者预期有可能存在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事物进行概念化处理,所形成的各个概念就是与问题或者预期相关的战略要素。

使用道具

落羽杉 发表于 2021-8-23 14:16:20 |显示全部楼层 |坛友微信交流群
谢谢分享

使用道具

洀思珐1958 发表于 2021-8-26 05:42:0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坛友微信交流群
理解了战略要素,接下来就可以描述战略目标的概念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微信群
加JingGuanBbs
拉您进交流群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24-2-29 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