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下载][推荐]威廉.罗雪尔-历史方法的国民经济学讲义大纲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历史方法的国民经济学讲义大纲
威廉.罗雪尔
PDF 124页
本书作者威廉·罗雪尔(1817—1894)是德国旧历史学派的创始人。他出生于汉诺威的一个高级法官家庭,在哥廷根大学和柏林大学专攻历史学和政治学。他的学位论文就是《伟大诡辩家们的历史学说》(1838 年)。 1840年他任哥廷根大学历史学及国家科学的讲师,最初的讲义是《修昔底德的历史方法》。罗雪尔崇拜修昔底德,后来他称自己是经济学领域的修昔底德。1842 年他将这本“讲稿”出版,书名就叫做《修昔底德的生平、著作和时代》。从1841 年开始他担任政治经济学的讲座,同时兼讲政治理论史。这里译出的这本《历史方法的国民经济学讲义大纲》(1843 年),就是他在这时期的讲稿。在《大纲》出版那年,他升任副教授,第二年即升为教授。1848 年,他应菜比锡大学之聘担任政治经济学讲座,在这里任教共达四十六年之久。他以惊人的努力在这里陆续发表了他在《大纲》一书中预定要写的历史方法的国民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庞大的多卷本著作。其中最主要的是《国民经济学体系》五卷本。第一卷为《国民经济学原理》(1854 年),第二卷为《农业及类似原始产业的经济论》,第三卷为《商业及工业的经济论》,第四卷为《财政学体系》,第五卷为《济贫、救护及济贫政策》。他作为经济思想史的学者,还著有《十六、十七世纪英国国民经济学说史》(1851—1852 年)和《德国经济学说史》(1874 年)。此外还有《殖民、殖民政策、移民》(1848 年)。他的《历史方法的国民经济学探讨》一书是他从1843年开始撰写的《奢侈论》等十五篇论文的汇编本。1892 年他发表了《政治论——君主政治、贵族政治、民主政治的历史自然论》。
在1889 年他七十一岁那年,他把他的讲座让给了他的学生布伦塔诺。罗雪尔死后,他的儿子卡尔·罗雪尔(CarI Rosclier)将他平时在家中所作的关于宗教的训话以及从他著作中摘录出来的一些论述,汇编成一本书,即《一个经济学家的精神世界》(1895 年出版)。在这本书的序言中介绍了威廉·罗雪尔的主平和宗教思想。现在译出的这本《讲义大纲》,被称为“历史学派宣言”,是德国历史学派的主要代表文献,英国著名经济史学家阿希莱(W. T. Ashley)在1894年将该书的序言及序论部分译成英文时,在英译本序中称它为“1843 年罗雪尔的纲领”。由于罗雪尔第一个把萨维尼在法学研究中的历史方法运用到政治经济学中来,为德国历史学派经济学奠定了基础,所以罗雪尔就成了德国
旧历史学派的创始人。
这本《讲义大纲》,结构极为简单,文句和段落之间没有行文上的逻辑联系,不成文章。根据罗雪尔的解释,它是讲课用的提纲,好象还没有赋与肌肉的人体骨骼。他强调他的目的只在于建立历史方法的国民经济学体系。他要求读者不要忽略他那贯串于全书、成为该书基础的独特的“严密方法”,即所谓“历史的方法”。人所共知,德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比英法两国都晚,当德国资产阶级开始走上历史舞台的时候,英法等国的资产阶级已经掌握了国家政权,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阶级矛盾已经日益明显并开始发展到公开对抗的地步。德国资产阶级清楚地意识到,他们要与英法等国的资本主义经济进行竞争,就必须统一并保护其国内市场,同时他们也预感到他们与工人阶级之间的矛盾。由于德国产业资本的落后,德国的资产阶级不能象英法资产阶级那样坚决地反对封建势力,而只有与德国的封建容克贵族进行妥协与联合,以共同对付工人阶级的反抗,从而获得资本的原始积累。对这一时期德国资产阶级的特点,马克思非常深刻地指出:“与1789 年法国的资产阶级不同,普鲁士的资产阶级并不是一个代表整个现代社会反对代表旧社会的君主制和贵族的阶级。”“它一开始就蓄意背叛人民,而与旧社会的戴皇冠的代表人物妥协,因为它本身已是属于旧社会的了;它不是代表新社会的利益去反对旧社会,而是代表已经陈腐的社会内部更新了的利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6 卷,第126 页)罗雪尔是代表这个时期德国统治阶级的利益和它的意识形态的大学教授,因此罗雪尔的经济学和历史学派也就必然充满了妥协和折衷主义的内容。罗雪尔的庞大的国民经济学体系,正是这种折衷主义的标本。在他这本著作里,如果我们想去寻求关于价值、货币、利润、工资、地租等方面的理论,那将是徒劳的。他主要是在“历史的方法”上做文章。他将以往的方法分为“哲学的方法”和“历史的方法”。前者是哲学家尽可能抽象地去寻求概念或理论的体系,抛去了一切时间和空间的规定;后者是历史学家尽可能忠实地描写现实生活,寻求与人类进化有关的记述。他所强调的历史的方法大体上有如下几种内容。
第一,他认为国民经济学绝不单纯是致富术,而是企图分析人类、判断和控制人类的一种政治科学。我们的目的在于记述各国国民在经济上想些什么,要求些什么,感受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努力,获得了些什么,又为什么去努力和如何达到成功。这种记述只有和法律史、国家史以及文化史相结合才有可能。
第二,他认为所谓国民绝不只是现在活着的许多个人的单纯集合,因此,凡是研究国民经济的人,不能只满足于观察和分析现代的经济关系,对于以前的各个文化阶段也必须作同样的研究。
第三,他认为从许多复杂的现象中找出其本质的合乎规律性的东西是困难的。因此我们只能将所知道的各个国民从经济上进行比较研究,而且近代的各个国民在各方面都是相互紧密联系的,如果不观察各个国民而想去考察本国的或一国的国民,那将是不可能的。
第四,他认为历史的方法绝不轻率地赞赏或非难某一特定的制度,因为从来没有过一种制度对一切国民,在所有文化阶段都是有效的或都是有害的。经济学的主要课题在于剖析为什么或如何会产生“由理性走向背理”或“由恩惠走向灾难”。罗雪尔在本书中强调,政治经济学的目的不应象重农主义者或空想社会主义者那样,指出事物的理想状态应该是怎样,而在于记述事物本身发展的过程,这种观点明显地反映了旧历史学派对抗工人阶级和马克思主义的立场。
第五,他认为国民经济的生活和动植物界一样,要经历四个发展阶段,即幼年、青年、成年和老年时期,而每个国民的进化都受三种主要经济因素支配,即自然、劳动和资本。虽然“资本”在人类社会的幼年时期就已存在,但在那个时期,“自然”占最重要的地位。在成年时期,即中世纪中期以后,“劳动”在各个国家变成了更为重要的因素,因此都市发达了,行会制度产生了,劳动也就受资本奴役,于是在土地所有者的封建领主和奴隶之间出现了一个中间阶级。到了老年时期,“资本”最占优势,土地因资本而无止境地增加价值。在工业中,机械力代替了人力,国民财富从此有了很大的增长,国民就进入了最幸福的时代。罗雪尔也承认“好景是不会长的,在这个时期,殷实而幸福的中等阶级的人数减少了,少数拥有巨额财富的富豪和大多数贫苦劳动者处于对立状态的时候到了。”他主张国家采取所谓“人工治疗”进行干预:“1.如果自然的痊愈力太弱时,就加强它;2.如果自然的冲击力太强时,就缓和它;3.如果它的方向不对时,就纠正它。”他认为如果这样做,“从国民保健学的观点看,成熟期会很快恢复,以后可以保持一个平静的状态”。这就是所谓“历史的生理学的方法”。
如上所述,罗雪尔的经济学是建立在有机体的国民经济观和历史的相对主义的基础上的。他提出决定历史发展阶段的是生产力的发展,主要是自然、劳动和资本这三个因素,同时又强调民族精神和“神的意志”,强调事物有机体的进化和改良,反对社会发展中的革命和飞跃。这说明,罗雪尔的体系中存在着二元论。在本书中,作者强调要从整体出发看待国民经济,注意经济与其他社会生活的联系,掌握各国国民经济的特点,从中引出正确结论,这种研究方法显然有可取之处。书中开列的大量文献资料,对我们研究欧洲经济发展史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由于译者水平有限,译文不免有疏误之处,敬希指正。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