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关于“随班就读”的几点思考_其他论文

发布时间:2015-05-27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本论文在其他论文栏目,由人大经济论坛经管之家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bbs.pinggu.org/jg/,更多论文,请点经管之家查看

关于“随班就读”的几点思考

“随班就读”一词提出已经十五年了。十五年来,社会各界人士基本对这一提法持肯定态度,而且孜孜以求地探讨、解决“随班就读”中存在的问题及其操作。然而,在实际工作中,不少一线的教育工作者感到力不从心,教育效果甚微,并提出不少具有建设性的质疑,如梅芙生老师在《对我国聋人语言教学法的沉思》一文中质疑道:“不能把聋哑人送到普通学校去,说成是‘回归主流’。不要漠视聋哑教育的特殊性,从一种极端走到另一种极端。……否则,将给聋哑教育带来极大危害,让聋哑人吃大亏。”
笔者带着对“随班就读”的疑惑拜读了许多专家学者在此问题上的高见,其中有陈云英主编的《中国一体化教育改革的理论与实践》、柳树森编著的《全纳性教育》等大量有关这方面的文章。综观这些文本信息,笔者发现:第一,各位专家都把“随班就读”作为安置残疾儿童的主体,作为特殊教育发展的主体;第二,各位专家都对“随班就读”的可操作性及其对策提出了论证,并有实验报告证明:“随班就读的残疾儿童在社会能力和学业成绩上明显优于特教班的残疾儿童”;第三,各位专家都认为“随班就读”是一种理念:它不仅要求普通学校要能够接纳残疾儿童并有能力为之提供良好的教育服务,更强调从全体儿童的角度出发,要求学校中的每一位教师对其所有学生的发展与提高负责。然而,很多有良知的一线教师都知道:“随班就读,即随班混读也”。为什么会这样说呢?因为“随班”好比画鬼,这个东西谁也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怎样画它都行,画得都像“鬼”,而且很容易画。笔者在这里可以斗胆地说,现在还没有一位专家或者一线教师能勇敢站出来请众生观赏其“随班就读”的实际操作过程。不过,“纸上谈兵”大家都行。由此看来,我们实在有必要对“随班就读”作认真地实事求是地思考。
下面,笔者就对“随班就读”中的某些提法提出自己还不成熟的一些见解,恳求同行们提出商榷。
其一,把“随班就读”作为安置残疾儿童的主体的提法是不科学的。
追溯历史,我们都还记忆犹新。最初,“随班就读”一词的提出是针对广大残疾儿童入学难的问题提出的。从当时的主客观因素来说,这是好事。但是,因为我国经济不够发达,办学物质条件短期内不可能大规模得到根本改善,要解决广大残疾儿童入学难的问题,只能改变单一地办特殊教育学校的方式,实行“随班就读”政策。然而,任何事物总是在变化中发展。随着社会不断进步发展、改革开放不断深入、西部开发不断深入、区域经济发展趋向平衡、经济实力日益雄厚、各种需求应运而生,那种以安置为目的的教育已在不同程度上阻碍了残疾儿童的深层纵向发展——成才。最近,残疾人犯罪率的不断增长,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与当前残疾人所受教育的体制——“随班就读”分不开的。所以,如果把“随班就读”长期作为安置残疾儿童教育的主体,那么,这显然是违反了马克思主义发展观的。
从“教育机会均等”和“人”的角度来说,“安置”这个词,我们从字面上稍加琢磨,就会发现我们对残疾儿童的不尊重。这个世界是人的世界,是人主宰的世界,同在一片蓝天下,残疾儿童接受教育是合情合理的,为什么要给残疾儿童贴上“安置”的标签?假如,给残疾儿童贴上“安置”的标签,就会体现了我们正常人的人道,那么,这正体现了我们正常人的不人道。因为,接受教育本身对残疾人来说是“应该享有”和“不容侵犯的”,根本谈不上什么安置。
其二,把“随班就读”定位为特殊教育发展的主体是值得商榷的。
虽然笔者赞同“‘随班就读’不等于取消或彻底否定特殊教育学校”的提法,但是笔者心里盘算着一笔经济帐:如果“随班就读”切实能使残疾儿童受到符合其身心发展所需要的教育,那么,特殊教育学校就没有必要再存在。因为,“随班就读”不仅取得了特殊教育学校的效果,并且高于特殊教育学校的教育效果,而且它投资少。那么,谁还愿意花大血本投资效率相对低下的特殊教育学校,除非是傻子,才肯做这种赔本生意!再说,如果“‘随班就读’不等于取消或彻底否定特殊教育学校”,那么,“随班就读”是不仅具备所有特殊教育学校的功能,而且还超越特殊教育学校的功能。这不是对特殊教育学校的教育功能的一种泛化和弱化吗?
综上所述,如果把“随班就读”定位为特殊教育发展的主体,只能是对特殊教育学校的教育功能的泛化,只能是对特殊教育学校的教育功能的弱化。
其三,“随班就读”能否根本上满足残疾儿童的特殊需要,切实达到发展残疾儿童的素质也是值得商榷的。
教育是“以人为本”。即通过教育最大限度地开发他们的创造潜能。不仅赋予学生广博的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塑造他们真、善、美的心灵,使之自我设计、自我实现、自我超越。正如孙中山所说:“教育是人的建设”。
残疾儿童是一群特殊的群体。所谓特殊,就是残疾儿童在智力、社会背景、情感和生理等各方面和健全儿童相比较存在特殊。特殊教育正是针对残疾儿童的特殊而创设一般或特殊空间,再利用一般或特殊手段和方法,以满足其身心健康发展为目的的特殊教育形式的教育。笔者认为,对残疾儿童而言,不仅需要进入特殊教育学校接受教育,而且更重要的是接受“以满足其身心健康发展为目的的特殊形式的教育”。“随班就读”作为一种理念,这本身是一种教育思想的进步,但是现阶段我国普通教育能否对残疾儿童提供良好的教育服务,并且学校中的每一位教师能否对残疾儿童的发展和提高做出负责,能否切实“满足其身心健康发展”这就值得质疑!因为,“特殊需要教育要求普通学校来一次重大的改革。”而现阶段我国还没有制定出一套客观、科学的教育评价标准,要让普通学校来为特殊需要教育做一场重大改革那是不可能的。长期以来,我们的教育行政部门一直把学校的升学率纳入政府的“政绩”范畴,一方面政府受制于社会,反过来政府又施压于学校,评价一个学校的优劣,首先就看升学率,由此导致整个教育环节都出了偏差。从政府对学校的评价,一直延伸到学校对教师、教师对学生……试问: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财力、物力、人力、精力投资在残疾儿童身上?然而,特殊教育学校由于不受教育评价体系的制约,能够有效地针对残疾儿童的特殊,“以满足其身心健康发展为目的”竭尽全力地把财力、物力、人力、精力投资在残疾儿童身上。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特殊教育学校对残疾儿童的教育会产生某些弊端,但是这些弊端不但远远小于“随班就读”中出现的弊端,而且这些弊端是有办法改进和改革的。
随班就读,是对智力残疾儿童进行教学的一种有效形式,是我们目前特殊教育的主要形式。这部分学生在学校中的情况如何呢?最近我对他们的学习、活动以及情感表现作了一些小小的调查,得到了一些感性材料。在此作一个简单的分析,以利于进一步搞好随班就读这种特教形式。
我主要按学习、活动和情感三个方面进行调查。调查对象分学生和教师两个方面,形式主要是谈话和问卷的调查。现对调查结果进行陈述和简单分析。
一、学习表现
随班就读学生有较好的学习兴趣。绝大多数随班就读学生上课能认真听讲,且能听懂老师讲课的部分内容。一半的学生表示对学校读书感兴趣,六分之一的学生能听懂老师讲课的内容,一半以上学生表示有时能听懂。
至于在学习过程中的具体表现,情况不尽令人满意。绝大部分学生只是有时做作业,三分之一学生甚至表示从不做作业;在课堂发言方面,绝大部分学生表示从不举手,极少数学生偶尔举手发言;考试成绩,只有一小部分有时及格,其余从未及格过。这其中既有学生智力上的原因,导致这部分学生在学习上跟不上其他同学;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我们教师在教学过程中,没有充分考虑随班就读学生特点。譬如,上课提问、作业布置因人而宜,考试不使用同一张试卷。
再从教师对这部分学生的学习表现的评价来看,基本上每个教师都反映自己班中的随班就读学生学习表现差,作业不能完成,最基本的作业也不会做,记忆力差,等等。他们没有看到这部分学生有一定的学习兴趣,智力水平也有差异。这对部分学生的要求也没有做到适度,或者等同于其他学生,或者干脆放任不管。
二、活动表现
对随班就读学生在课余和家里活动情况的调查表明:智力残疾学生有与他人交往的欲望,但经常受到别人的欺负,因此交往受挫,没有活动伙伴,交往能力和交往成就较差。
教师对这部分学生的活动表现评价也反映了这个事实。教师反映一部分同学能与其他学生和睦相处,但活动能力较差,积极性也不高;另一部分学生有能力与其他学生和睦相处,经常做出一些对抗性的行为,或者无故打闹同学。另外,教师反映这部分同学与同龄人交往不多,但与低年级学生交往较多。
从随班就读学生在学校和家庭的活动情况来看,因受智力影响,这类学生活动能力较差,积极性和主动性不高,交往范围不广。这表明在这方面还需加强对他们的指导,并教育其他学生主动团结这类学生,以利于他们在活动中活跃身心,发展智力,培养交往能力和健康、的交往心理。
三、情感表现
总体来说,这类学生情感表现比较外露,情绪转化比较快,碰到高兴或伤心事,会很快忘记。但由于教师对他们了解不够深入,关心不够,因此,不太注意他们的情感活动,也无从去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
四、家长和教师对他们的态度
家长对这部分学生的态度比较一致。大部分家长对他们的学习情况不关心或很少关心。家长对他们到校学习不寄于任何希望,只不过在尽家长的义务和责任,但总体上还是对这部分学生给予了爱,对他们歧视的现象比较少。
教师对这部分学生除了在课外适当利用时间进行补习外,在课堂上关心不够。大部分学生反映教师上课很少或从不要他们举手问答问题,对他们也很少表扬或者批评。
随班就读这种特教形式,是对智力残疾儿童进行教育的比较切实可行的教学办法。一方面,智力残疾儿童对到校学习有较强的兴趣,也有与同龄儿童一起活动、交往的愿望;另一方面,广大家长也比较乐意接受这种教学形式。但是通过调查研究,我们也发现了其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得到了一些启示。
一、家长、学校、教师要重视对智力残疾儿童教育
从调查中我们发现,家长对这类学生一般满足于在生活上关心他们,送他们到校读书是出于责任和舆论。因此,对他们学习情况关注较少;而学校因为上面缺少对这类学生管理的有关规定,也很难对教师的教学行为提出明确要求。由于学校和家庭两个方面的原因,教师对这类学生的关心和负责程度,全凭教师的责任感和自觉性,有的教师比较认真负责,有的则关心不够甚至从不关心。因此,加强对家长的教育,明确制定对这类学生的管理办法,从而提高学校和教师的责任感,是当前提高随班就读质量的紧迫任务。
二、大力开展对随斑就读的教育科研活动
随班就读有它的优越性,但也有它的不足,特别是目前的随班就读基本上属于智残儿童寄读于普通班,因此,我们首先要研究如何在普通教学中体现随班就读的特殊性,制定出有效的可行的组织形式,以提高随班就读的教学效果。
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容易忽视对智力残疾儿童的照顾,使这类学生基撇处于旁观者的状态。如何制定恰当的教学目标。如何调动他们的学习积极性,如何为他们设计难度适宜的作业,考试时如何做到因人出卷,因人阅卷,使他们通过努力也能及格甚至优秀,以进一步调动他们的学习兴趣,在学习过程中培养他们的自信心。这些都是我们值得研究的课题。
对随班就读学生交往能力的培养,也是我们需要研究的课题。智力残疾儿童交往能力的培养比学习文化知识更重要,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他们今后能否适应社会生活,能否生存。通过活动、游戏,不仅能培养他们的交往能力,还能发展智力,培养良好的情操,是提高这类学生教育效率的有效途径。
对智力残疾儿童的心理健康教育也应引起足够重视。这类学生由于学习、交往中的困难和受挫,心理表现普遍存在较严重的问题。他们或者行为过激,或者自我压抑、退缩,或者兴趣减退甚至淡漠。能否由班主任或者配备专职的心理咨询教师对他们进行经常的,定期的心理健康教育,有待研究探讨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