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世界经济论坛:2011年能源展望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世界经济论坛:2011年能源展望
——天然气的新时代(四)

2011-7-25

亚洲:刚刚起步

亚洲对页岩气资源的评估刚刚起步。中国对页岩气表现出非常浓厚的兴趣,且中国的几大盆地都符合页岩气潜能的筛选标准。中国正在进行一个有影响的技术项目来勘探中国的页岩气资源,该项目通常由中国石油与天然气公司携手西方合作伙伴进行。尽管如此,对页岩气资源潜能做出一个符合现实的估计还需几年的时间。

目前,澳大利亚的煤层气引领着亚洲非常规天然气开发的竞赛。而今正在建设一批液化天然气设施,这些设施将使用煤层气作为其气源,同时还可能批准其他项目。过去十年,因为业内人士试图利用澳大利亚毗邻快速发展的亚洲市场的地理优势,对澳大利亚的投资一直比较强劲。

在澳大利亚以外地区,煤层气的开发较为缓慢。中国煤层气生产产量不大,大多数用于本地市场而不服务于省际市场。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也对煤层气开发表现出兴趣,但资源量(resource in place)的最终数据仍无法获得。即使资源量的最大估测值被证明是正确的,但这些煤层气的可开采率仍将是关键变量。

液化天然气:仍然是关键的供应源

尽管非常规天然气越来越受到关注,但液化天然气仍然是世界大多数国家天然气的关键供应源。2000年至2010年十年间,全球液化天然气的交易量翻了一番,未来10年有望再增加50%或更多(见图8)。在欧洲和亚洲,非常规天然气资源的开发仍处在早期阶段,因此欧洲和亚洲仍然是很大的液化天然气市场。北美是唯一一个液化天然气预计需求量大幅下降的地区。尽管如此,近年来液化天然气产业仍面临着一个严峻的挑战。

2000-2007年间液化天然气行业大力投资全价值链,以弥补北美天然气产量的预期下滑,并满足亚洲快速增长的天然气需求。全球液化天然气产量最大的国家是卡塔尔,近年来该国的天然气产能已达到7700万吨。然而,当2008年和2009年新液化终端建成时,市场与早期预期有很大的不同。在高物价环境下最终敲定投资决策的项目开工,正值北美天然气生产迅速扩张,世界陷入严重衰退之中。保罗·斯卡罗尼(Paolo Scaroni)在其论文《未来的燃料》中这样描述其形势:“尽管美国对液化天然气的需求量减少(由于页岩气的‘发现’),同时全球的需求量也出现下滑(由于经济低迷),但最近仍开工了许多液化天然气项目。此前仅在北美海岸使用的液化天然气运输船(LNG tanker)而今被转向欧洲和亚洲。”随着新设计的Q-Max超大型液化气船在市场萧条的环境下交付使用,天然气运输也出现了供过于求。

图8:全球液化能力正快速扩张

http://www.drcnet.com.cn/DRCnet.common.web/docimage.aspx?ImageID=1437992

来源: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

全球经济衰退可能暂时抑制了液化天然气的发展。但如图9所示,到2020年世界几大液化天然气生产国每年可以新增1.5亿吨的液化产能。澳大利亚每年新增液化产能最大,每年澳大利亚提议或承诺新增4000万吨的液化产能。沃尔特(Don Voelte)在其论文《响应召唤:澳大利亚与全球天然气》中这样描述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的发展潜力:“目前,澳大利亚已探明与可能(probable)天然气储量约为210万亿立方英尺(Tcf),其中12Tcf的已探明和可能天然气储量来自于煤层气。正通过勘探增加新的储量。澳大利亚有可能成为继卡塔尔之后世界第二大液化天然气供应商。”虽然卡塔尔仍将继续成为世界第一大液化天然气供应商,但其产能的大幅增长已经成为过去,至少当前卡塔尔在推迟发展新的产能。

图9:到2020年全球液化产能居前的国家

http://www.drcnet.com.cn/DRCnet.common.web/docimage.aspx?ImageID=1437993

来源: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

*拟建项目的实现情况各异。

亚洲仍将是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市场(见图10)。日本与韩国的国内天然气资源不多,但几乎可以满足本国对液化天然气的需求。大多数亚洲国家(除日本外)从经济衰退中复苏的步伐快于北美和欧洲——这推动了液化天然气贸易的发展。

图10:液化天然气进口(按地区划分)

http://www.drcnet.com.cn/DRCnet.common.web/docimage.aspx?ImageID=1437994

来源: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 美国能源信息署,国际能源署

亚洲非经合组织国家的液化天然气需求潜力巨大。亚洲需求的增长比1-2年前的预期更快,事实上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counterbalancing)了“失落的”美国市场所带来的影响。直到2006年,中国在天然气方面一直自给自足,并且没有储存进口天然气所必要的基础设施。目前中国有3个正在运营的液化天然气进口接收站(LNG import terminals),另外超过5个天然气进口接收站将在2013年投入运营。泰国计划于2011年运行一个液化天然气进口接收站,而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和新加坡预计要到2013年才建成液化天然气进口接收站。

在欧洲,液化天然气进口的增长速度快于管道天然气进口。液化天然气占欧洲燃料供应的比重预计将从2009年的13%增加至2020年的近20%。预计液化天然气将抵消北海天然气产量下滑的大部分影响。

打破常规:欧洲非常规天然气发展前景英国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石油行业活动高级主管Peter Jackson北美非常规天然气生产的爆炸式发展回避了如下问题:其他地区是否具有同样的发展潜能?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IHS CERA)正努力为欧洲解答这个问题。1 我们已系统地标出并审视了欧洲7大区域的所有关键的非常规天然气开采区——包括页岩气和煤层气,其中包括土耳其西北部。我们估计,一共有36个页岩气开采区和19个煤层气开采区。我们发现,欧洲的页岩气资源可与北美相媲美,约157万亿立方米(5,568万亿立方英尺),其中在基础情境(base case)中3.5万亿立方米(125万亿立方英尺)可进行商业化开采。结果表明,世界级的页岩气潜能集中在波罗的海地区,其中包括瑞典南部和波兰,以及德国和奥地利。煤层气的潜能要小得多,预计达到15.6万亿立方米(550万亿立方英尺)。其中法国与英国的煤层气潜能最大。煤层气开采区的商业潜力远小于页岩气。煤层气资源在欧洲已被人们知晓有许多年的历史了,但迄今为止对煤层气的投资有限,因此看起来不太可能在未来欧洲天然气供应中发挥重要作用。虽然欧洲的非常规天然气勘探与开采尚处于非常早的阶段,但是近来集中发放页岩气许可证,已占据了大部分该地区未来可用面积。在欧洲,大型独立生产商与国家能源公司都在许可证获取方面发挥着重大的作用。这与美国早期经验形成对比,在美国页岩气开发的早期较小的独立生产商起着带头的作用。投资正推动页岩气的钻探并对有限数量的气井进行测试,这些气井将是释放特定开采区的商业潜力的关键。美国在气井设计、水力压裂以及识别单个开采区中最有开发前景的部分(最佳位置)方面的经验将让欧洲运营商获益。当前,我们对欧洲页岩气和煤气储量的长期生产潜力知之甚少。这些早期的钻井操作结果将对中期开发速度产生重大影响。早期对天然气开采进行一定的鼓励必不可少。为了让北美页岩之风吹向欧洲海岸,投资者需要看到成功地应用最先进的水力压裂技术,控制好成本以及强劲的生产绩效的证据。除了估计资源量外,我们还利用我们对美国非常规天然气开采区绩效的广泛了解来对欧洲2070年前的产能进行预测。我们将对地下风险、可能的成本框架、复杂的监管结构的分析和理解与广泛的地上风险(包括许可、用水、准入问题和管网基础设施)相结合。我们预测,2025-2030年欧洲的产能将稳定在60-200亿立方英尺(Bcf)/日。目前,欧洲的钻探设备和水力压裂设备的供应量还不足以支持我们预测的生产量,但我们认为在理想情境下相关服务部门将迅速改进。我们预期,由于技术改进及欧洲复杂的许可审批过程将限制钻井地点的选择,欧洲非常规天然气活动的地面足迹(surface footprint)将小于美国。成功解决监管问题和一系列复杂的地方问题将是影响未来各国非常规天然气项目开发取得进展的主要因素。关键问题是,即使是在最佳情境下,欧洲都将是天然气净进口区域。随着时间的推移,非常规天然气的供应将大体抵消常规天然气产量的下降。虽然如此,我们预计,波兰等地区非常规天然气项目将取得重大成功。即使对那些成功开发的非常规天然气开采区而言,天然气产量可能很缓慢的增长——监管和回接(tie-back)因素是推迟的普遍原因——但接着会以惊人的速度增加,正如美国所发生的那样。个别开采区的快速发展期将始于2015年后,而大多数开采区会在2020年后快速发展。与欧洲290-326美元/千立方米(Mcm)(8-9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的长期平均合约价相比,欧洲非常规天然气可能具有竞争力,虽然大多数非常规天然气开采区无法与现有以交付成本为基础的供应相竞争。传统供应商可能通过采取激进的定价政策来排挤非常规天然气,但前提是他们愿意放弃现有的定价机制。在勾画欧洲非常规天然气未来时,能源政策的重要性至少与地质的重要性相当。如果监管环境不理性(rationalization),那么非常规天然气生产的大幅增加将会有地域上的限制或延迟。随着时间的推移,决策者们将面临如下战略抉择,即支持非常规天然气——一种相对清洁的本土资源——还是支持成本较高的零排放清洁技术。1.《打破常规:欧洲非常规天然气发展前景》,2010年11月,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

确保天然气成为迈向低碳未来的“桥梁”加拿大塔里斯曼能源公司总裁兼CEO 曼佐尼(John Manzoni)毋庸置疑,当前的证据似乎表明,巴尼特页岩(Barnett Shale)和许多其他开采区的页岩气已改变了北美页岩气的供应形势。与2003年(当年由于担忧供应紧张,天然气价格上涨)的预测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水平钻井技术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巴尼特页岩开采区的新运用引发了一场革命。过去三年,天然气资源预测量几近翻番——在过去七年增加了2倍——这令人无可置疑:未来几十年天然气将以负担得起的价格供应。然而,实现这一美好愿景的路径尚不明朗,业界和ZF都应采取措施,向北美供应可靠的、经济的和低碳的能源。自2003年以来北美天然气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在几年前,随着新技术的开发和水平井钻取、水力压裂技术的改进,行业的主要参与者都看到了巨大的收益。但这些技术让天然气供应从短缺变成了过剩。天然气价格下跌,似乎不太可能恢复到此前的高价。2020年以前纽约商品交易所的天然气期货价格不会再超过254美元/千立方米(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最终,天然气行业的回报率会降低,因为随着天然气市场的竞争,需要提高效率和生产率增速。为了保持竞争优势,油气勘探与开采公司(E&P firms)将越来越需要定位于开采最好的储气岩,拥有卓越的运营,并能够进入高端市场。除了各自的业务范围外,勘探与开采公司的各分公司还需要在帮助形成能源政策以确保天然气美好未来方面发挥更大的战略作用。行业管制范围内的地面问题是确保页岩气增长的最大挑战。关键的优先任务是解决有关压裂和用水的问题。自1947年来,美国已将压裂技术运用于气井增产(well stimulation),但现在已在许多刚进行大规模能源开发的地区应用。勘探与开采公司明确地支持强大的气井完整性标准,这是保护地下水的关键所在。然而,对于哪种是提供经济、丰富和低排放能源的最佳方式,行业的忧虑在于特殊利益集团(special interests)可能指定监管,以及增速可能放缓。天然气行业必须加倍努力以确保维持最高标准,并与社会各界合作减少地表扰动(surface disturbances),将对野生动物的影响最小化,并保护地下水资源。与ZF进行合作,业界仍然负有积极参与气候政策讨论的责任。天然气行业仍然有机会以经济的方式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但在采取一个切合实际的碳政策的同时还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最初,我们要拥有一套好的指标、有效的价格信号以及适当的激励措施,以此来淘汰北美和其他地区有着40-60年历史的燃煤电站。因为天然气发电站没有额外的基础设施成本,燃气发电可以替代现有的燃煤发电产能,而天然气发电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仅有大约燃煤发电的50%。此外,天然气发电站根据用电负荷增加或减少产能的弹性也使之成为增加使用间歇性可再生能源发电(如风电或太阳能发电)的补充。考虑到天然气的这些有益特征,天然气应该在未来能源供应组合中发挥重要作用,但目前的政策并未反映出潜在的益处。鉴于天然气需求大幅增长,需要在发电领域和可能的运输领域取得更大的实质性进展(例如,通过轻型汽车的电气化或天然气汽车投入使用)。取得这些进展需要大量资本投资,至少在发达国家是如此,为市场扫清障碍的ZF政策——如果并未提供刺激措施——以利用天然气作为一种桥梁式燃料。业界有责任教育和说服ZF和能源使用者,页岩气是更为可靠的燃料,且比起此前常规天然气而言其可用年限更长,因此值得推广。而且,ZF也有义务颁布法规让最佳的解决方案脱颖而出。北美的页岩气是全球页岩气资源的试验场(proving ground),并且风险大。从欧洲、俄罗斯到发展中的亚洲和南美国家或地区,成功地和环境友好地开发页岩气和其他形式的非常规天然气,有可能大幅改变全球能源格局,并发现一种实现长期气候目标的宝贵解决方案。但这种前景尚未实现,业界与ZF必须更加紧迫地合作以实现这些可能。


  (未完待续…)

  英文链接:http://www.weforum.org/reports/energy-vision-update-2011-new-era-gas?fo=1


作者:世界经济论坛,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国研网编译 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2011年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