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浅谈班级管理中的“放任艺术”_其他论文

发布时间:2015-04-13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班级”是一所学校教育管理的基本单位,是旨在开展学校教育的校内团体[钟启泉:《班级管理论》,第13页,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它是教师头等重要的实践据点,也是儿童全身心投入以达到“自我实现”的学习与生活的据点,所以说,它既是一个学习团体,也是一个生活团体。班级管理就是教师整顿这种团体的教育活动。
一、问题的提出
我们经常说,教育是科学,也是艺术。对于一名班主任来说,班级管理是组织教育活动的重要方面,它是教育活动得以顺利进行,有效开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因此我们也须强调教育管理的艺术化,藉以增强它的磁性,增强教育的魅力与实效性。
艺术的精髓在于“度”的把握。所谓度,是一定事物保持自己质的数量的界定,是事物的质所能容纳的活动范围。如果说,班级教育管理基本方式是对“度”的规定,艺术则是对“度”的调整,这两者在班级管理中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艺术离开了模式,会变得随意、凌乱;而班级管理方式离开了艺术,就会变得僵硬,只有两者结合才能创造出最佳的教育环境,取得理想的班级管理效果。
根据教师对班级管理工作的态度,大体存在三类教师:专制型、放任型和民主型[ 同上,第245页。]。表面上看,专制型的教师拽着学生走,管理和支配儿童的一切行为,以致压抑儿童的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创造性思维的发挥;放任型的教师跟着学生走,不分青红皂白地宽容儿童的一切言行,使学生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致使学生学不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民主型的教师引着学生走,帮助和指导学生通过自身经验加强学生的责任心和参与精神。但深入一步想,只要我们把握好了“度”,教师某时“不负责任”的“放任”态度,就会成为一种管理艺术,通过这种管理艺术的使用,在师生关系中,教师就会发挥身为一名教师的作用,学生则承担作为一名学生的责任。教师和学生、学生和学生齐心协力,一起解决问题。班级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有机组织,绝非无秩序的乌合之众。既非专制,也非放任[ 同上,第250页。]。以下,笔者就结合自己具体班级管理实践,说说在追求班级有效管理的模式中,试探索的“放任艺术”。
二、“放任艺术”的含义
为了规范学生言行,学校大都订有规章制度,比如校规、班规。但有道是“强人之所不能,法必不立;禁人之所必犯,法必不行”[ 清.魏源:《默觚下·治篇三》。]。规则过细则会过死,学生不认同,或者说他们根本做不到,因为活泼好动是他们的天性,这样一来,许多规定(包括学校的和班级的)形同虚设。所以,班级管理其实勿需面面俱到,那种大的方面管住,小的方面放活,“适度放任”的管理可以让学生和教师都更轻松,班级管理效果事半功倍。也许说到“放任”,我们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不负责任”、“没有原则”、“误人子弟”。但笔者所提倡的“放任”是对管理艺术的一种追求,它是一种认识事物、处理问题的思维方式,需强调的是对它的把握,即“度”的问题,一句话概括,就是“可放任时就放任”;它所服务的班级管理目标是使学生可以更好地进行自我管理以及参与班级活动,充分调动学生主动性,形成一种“无管而无不管”的人人自管的佳境,让大家感到自己既是被管理者,又是管理的主体。
1、“睁只眼来闭只眼”
有位班主任,学生都说她特别厉害。仔细观察,发现这位班主任与其他班主任的不同之处在于很少说话,学生偶有小过失,她仿佛视而不见。有位学生,上课玩汽车模型,同桌很替他担心,而这位班主任一直不动声色,过了几天,正当这位学生洋洋得意,以为老师好糊弄时,班主任突然将他找去,不容他多说,就把这学生平时的表现全盘突出,但并未就此对学生疾言厉色,学生顿时哑口无言,对老师心服口服。
这位老师的“厉害”就在于,她知道什么时候“闭眼”,什么时候“睁眼”,换句话说,就是知道什么时候“放任”,什么时候“专制”。该放任时放任,在课堂上点名批评,会导致课堂上师生对立,还会影响其他同学的学习,得不偿失;该专制时专制,用一种不容商议但让学生很容易接受的语气,让学生知道自己行为的不当。这种把严肃、善意地批评与信任、积极的鼓励结合起来,把“尽量多地要求”与“尽可能地尊重”相结合的处理方式相较于“训斥加批评”的简单粗暴地处理方法,避免了师生之间的情绪对立和事态发展的扩大,既向学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又保护了学生的自尊,可以想象,这位学生以后还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吗?一句话,这位老师对“放任”的时机和火候都把握得很好。
近代思想家卢梭认为:学生的行为若不导致对自身的伤害和对别人自由的妨碍,成年人原则上不应干涉,即不妨任其自由行为[ 卢梭著,李平沤译:《爱弥尔》,第73页,商务印书馆,1978。]。对于这个观点我很是认同,对一些“不是问题的问题”,作为班主任,我们可以佯装不知,这是充满智慧的管理艺术;对一些“非原则性小问题”可把握时机,事后提醒或委婉暗示(比方说我们常用的干咳、改变上课语调等),也可以像上面那位班主任那样在关键时说出,让其警惕。许多班主任对于学生的行为非常敏感,任何时候都喜欢睁大眼睛去发现学生的问题,学生偶尔在课堂上说笑、看课外书便以为问题严重,立即传来家长训斥;一发现学生不遵守规章制度的问题,便立刻将他消灭于“萌芽”状态,班主任的形象逐渐变成“保姆”和“管家”。凡此种种,造成师生关系的对立,班级管理变成一味“防”“堵”的低效管理。如果班主任能“睁只眼来闭只眼”,眼睛中容得一点点“小沙子”,不仅班级管理变得简单轻松,师生相处也更加和谐,更利于教育教学工作的开展。
2、“葫芦僧判葫芦案”
在学生心目中,教师的地位是非常特殊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向师性”,而且年纪越小,这种倾向就越明显。所以在师生相处中,教师经常有意无意地扮演了“法官”的角色。作为一名小学班主任,平时处理的多是连清官也难断的“小事”,如果立场过于分明,一定要个你对我错,非此即彼,反而会使学生对班主任不信赖,觉得老师偏心。因为有时候,跟年龄过小的孩子讲道理他们是无法真正理解的,他们更看重的是自己内心的感受。而且如果一一予以回应,亲自处理,那一天下来会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所以,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宜粗不宜细”定会胜过毫无意义的“细查深究”。
如一位教师上课时,刚走进教室就见小王同学与同桌小卫同学打架,你推我拉,各不相让,班上其他同学神情紧张。这位教师没大声训斥学生,而是微笑着说:“怎么啦 ,你们俩。两个男子汉,有了小矛盾还不会处理?双方冷静一下,相信你们能够自己解决的。好,我们开始上课。”随着教师的话语,同学们松了一口气,有的还轻轻地笑了。在善意的笑声中,小王松开了手,坐到座位上,小卫呢,也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一场“龙争虎斗“很快平息下来,课上得有条不紊。
在班级管理中,有时候师生的行为是互补的。教师管学生管得勤,学生自己对自己就管得少,自觉性自然就低。教师有时候“显得”责任心不强,稀里糊涂,学生的琐事反而少了,因为他们从老师的反应中知道了这类事情是不必过于深究的。当然,笔者这里的糊涂判案,主要针对的是不太严重的问题,如由于疏忽大意、贪玩好动造成的问题等,对于品行严重不良的学生,在处理时可不能这么糊涂,任由学生,那就需要拟订对策了。
3、“假作真来真亦假”
我们经常提倡,在班级管理中应该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于是我们处理问题时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对于事情好就是好,差就是差。这样泾渭分明的管理固然有其客观、公正的积极意义,但在许多情况下却并不能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如果班主任对学生的评价来一点“虚假”,有时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这点笔者深有体会。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班主任老师布置的周记内容是写一篇关于春天的文章。上交后,老师把我的周记作为范文在班里讲评,一位同学指出我作文当中有一大段描写是抄袭的。当时一想到不知老师、同学今后会怎么看我,我真的想马上在教室里消失。然而,我听到的却是,“抄的好总比不写好,而且如果你把它好的地方学过来了,记住了,那它就是你的,你以后也就能写好了……”虽然同学有不服,但我知道这事儿就这么过了。其实,我抄袭的那段作文源于她几天前给我看的一张《少年儿童报》,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那是我第一次抄别人的文章,至今也是最后一次,我很感激我小学的那位班主任,虽然当时她没有直接指出我的缺点,也没训斥我,责令我今后改正,但是她那种看似“放任”的处理方式,却让我深得教育。
所以,作为一名班主任,根据实际情况,把一些明知“假”的事情搁在那里,不要去点破,有时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当然,这“以假当真”的“放任”方式,是把双刃剑,我们强调的是根据实际情况,这个“实际”包括事情的严重性,学生的个性差异。有些学生自觉性较强,犯错误后能很快领悟老师的批评意图,也知道改正错误的办法,此时批评的原则是“响鼓不用重槌敲,蜻蜓点水水自动”。但也有些学生不能及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有的甚至装聋作哑,屡教不改,对这样的学生如果不重槌敲击,就起不到批评警示的作用,这时的批评原则是“玉不琢不成器,树不剪不成材”。所以说,班主任只有把握好尺度,做到因人施教,有的放矢,才能在班级管理工作中做到游刃有余,才能让“放任”艺术大放光彩。
三、使用“放任艺术”的原则
班主任在实施班级管理中,运用“放任式”管理艺术,给学生一定的自由空间来享受学习和生活,其间必须从学校教育资源实际出发,强化这种放任管理的原则,进一步提高它在班级管理中的效用。
1、整体性原则
所谓整体性是指班级管理中的主客体在实际的教育教学过程中,应相互依存、相互转化、相互协作,共同发展,从而构成一个相互联系的有机整体[龚春燕、董国华等:《魏书生教育教学艺术》,第19页,漓江出版社,2000年4月,第一版,第四卷。]。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事物是联系的,事物的联系是普遍的、客观的。班级管理是教师对班级这个团体进行的协调和组织,通过优化运用教育资源,而达到师生共同发展的目标。班主任对班级的管理,必须从外部环境、班级内部实际情况以及发展目标的角度进行全面的思考,将班级置于整个教育系统内进行有效管理,否则,在实施过程当中,容易使班主任“一叶障目,不见森林”。所以,应对班级学生、班级团体、学校教育教学目标、班主任自己的教育目标各方面的情况作一个系统、整体的考虑,综合这些因素,在班级管理中考虑“放任”的度、事,使它们相互协作,共同发展,构成一个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有机整体。
2、主动性原则
所谓主动性原则是指班级管理过程中,要注意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提高学生的自我管理、自我教育的积极性、自觉性和创造性[ 同上,第88页]。魏书生曾说过:“真正的教育,应当是引导学生进行自我教育,使学生自我认识、自我克制”。在一个班级团体内,学生主体之间是平等的,我们运用“放任艺术”的具体要求就是在思想上重视学生的主体作用,如果仅仅把学生看成管理对象,看不到他们参与班级管理的潜力,就会压抑学生的个性,阻碍学生自我成才。所以日常管理过程当中,我们要通过使用这种“放任式”艺术,善于帮助学生明确自我管理的价值和目标,使他们懂得管理的理想境界就是自我管理、自我约束。“放任式”班级管理艺术,它暗藏的应是对学生的信任,要放心、放手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锻炼,使得学生知道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提高自我约束力,运用精神激励和物质激励手段激发学生的进取心,强化它们的行为,调动积极性,肯定学生在班级管理中的中心地位和主导性。
3、针对性原则
所谓针对性原则是指班级管理过程中,要照顾学生的个别差异和考虑班级实际情况,综合各方面实际因素进行管理。所以,使用“放任式”班级管理艺术,在了解班级实际情况的基础上,首先要认识到每一个学生都有自身的优势资源,了解各个学生的能力、个性特点,从而针对不同的事情不同的学生采取不同的“放任”度。就事情而言,“放任”的前提是,这件事情无关品行,是非原则性问题;就学生个人而言,要视其是否有解决出现的这个问题的能力,并采取相关措施,给予其适度的自由发挥空间。
4、互补性原则
所谓互补性是指“放任艺术”运用的最终目的是促进每项一个学生个体的健康发展,它只有和其它的班级管理方法相互补充,才能取得相得益彰的管理效果。艺术的关键在于一个“度”的问题,如果在班级管理过程中不问事情轻重,不问实际情况,一味地“放任”,学生不知所云,则无异于放任式管理方式。如果过分精确,一览无余,则失去了“放任艺术”的意义。因此,必须从学校和班级教育资源的实际出发,师生通过把“放任”和其它班级管理方法有机结合,逐步达成默契,进而达到“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境界,师生之间内心感受能相互沟通,就会产生心灵碰撞、情感共鸣。“放任艺术”的主要任务是服务于一定的班级管理模式,达到一定的班级目标,应使它与该管理模式相互交融,这样才能使班级管理有声有色。
四、“放任艺术”的管理效果分析
班级管理中“放任”艺术的运用,对学生的思想、意识、观念乃至日常生活中许多稳定而独特的心理特征的形成与发展会产生积极有效的影响。
1、促进学生个性的健康发展
班级管理的“放任艺术”的有效运用体现了学生的主体地位,强调学生自主自为,学生有独立发展的空间。他们在班级开展的各种活动中,积极参与,担任满意的角色,班级给他们提供的是锻炼能力的舞台。通过使用这种管理艺术,教师很少对学生的行为、能力进行定性,没有“好学生”“差学生”的标准,同学之间的管理更为融洽、和谐。班级中已没有孤立者,学生在班内的自我感觉良好,同学们相互关心,相互激励,相互温暖。
2、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
通过“放任艺术”这种班级管理的适度运用,使班级充满民主气氛,学生很少有压抑感,班级各要素能和谐组合,促进了学生的非智力因素的发展。学习环境的优化使同学们在学习上有创新意识,各抒己见,班级各项活动井然有序。
3、加强了学生的自我管理能力
教师的“放任”让学生有时候只能依靠自己或集体力量进行自我管理。在这个过程中,学生自我锻炼、自我管理、自我教育。班主任经常扮演的是验收人的身份,对学生所完成的事进行评估,如果完成得不错,予以激励,如果存在问题就指出,以期改进,这使得学生能放开手脚,进行创造性学习,其个人的自我管理能力也在一次次实践中得到提高。
4、学生的良好品德得以培养
教师的“放任”使学生在班级体中增强自我责任感,从而养成良好的道德品质。教师就事就人的“放任”加速学生从他律过渡到自律的道德品质的发展速度,使外在约束转化最终成为其内在需要,充分调动他们的主观能动性,增强班级体的凝聚力。
班级管理是教育的一个部分,班级管理艺术如同教育艺术即是艺术的科学,也是科学的艺术。在班级管理中把艺术和科学两个方面的性质结合考虑,两者的“合二为一”可以找到教师与学生心理的最融合点、在行为上找到最好平衡和协调点,使得我们的班级管理人性、高效。当然,我们还是要强调一个重要因素——“度”,班级管理中的“放任艺术”,它的度把握得好,它就是艺术,促进班级的有效管理,反之,则会给班级建设带来种种问题。
参考文献:
钟启泉:《班级管理论》,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年5月,第一版,第1页。
阎承利:《教学最优化艺术》,教育科学出版社,1995年10月,第一版,第9页。
龚春燕、董国华等:《魏书生教育教学艺术》,漓江出版社,2000年4月,第一版,第四卷,第19页。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