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hhj
26303 115

最愚不可及的愚蠢观点是:把国有制当作社会主义 [推广有奖]

  • 0关注
  • 65粉丝

泰斗

29%

还不是VIP/贵宾

-

威望
4
论坛币
52215 个
通用积分
100.2197
学术水平
1397 点
热心指数
1357 点
信用等级
948 点
经验
212206 点
帖子
27197
精华
3
在线时间
266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4-7-18
最后登录
2019-12-1

hhj 发表于 2014-2-23 09:35:51 |显示全部楼层 |坛友微信交流群
相似文件 换一批

+2 论坛币
k人 参与回答

经管之家送您一份

应届毕业生专属福利!

求职就业群
赵安豆老师微信:zhaoandou666

经管之家联合CDA

送您一个全额奖学金名额~ !

感谢您参与论坛问题回答

经管之家送您两个论坛币!

+2 论坛币
最愚不可及的愚蠢观点是:把国有制当作社会主义
不仅那些垃圾学者,而且官方当局,也有形无形地把国有制、国有经济与国企看作社会主义的属性与象征。这种愚不可及的垃圾观点之所以垃圾,就是因为它根本不懂得,这种所谓社会主义意识由于根本不符合人民老百姓的利益而根本不是社会主义,甚至只是与社会主义相敌对的。
比如,有人说:“国民需要的是油,不是国有油企,就算国有油企全倒闭,但老百姓得到更好的油,何乐不为”,而这就是一针见血的真知灼见!就是对国企伪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断然否定!中国,国企根本不能代表社会主义,恰恰相反,没国企而有竞争性的私有制,才体现出全民利益的社会主义。那些口口声声说中国要坚持社会主义之类,它们懂得什么是社会主义了吗?一个没体现出人民老百姓利益的那些垃圾,就不要伪装成社会主义来骗人了!而只有竞争性的私有制,才体现出人民老百姓的利益,因为老百姓能够从消费中获得主要利益了。
而在中国,只要有国企,就根本不存在真正的市场经济,因为国企的本质就是官商勾结从而对市场经济起到破坏作用。因此,我们看当局是否诚心要搞市场经济,就是要看它是否真正动其国企的地位,就是要看它是否抑制国企从而让民企拥有完全完全同等的权利。不抑制国企势力,就根本谈不上民企拥有的同等权利。
胡释之:无需傍国企才是真开放http://finance.ifeng.com/news/special/caizhidao196/


二维码

扫码加我 拉你入群

请注明:姓名-公司-职位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未注明则拒绝

关键词:社会主义 愚不可及 国有制 什么是社会主义 Special 社会主义

回帖推荐

jntmj 发表于164楼  查看完整内容

权力离开监督,不腐败是偶然的。 监督制度的缺失,反腐败只是隔墙扔砖头,砸着谁谁倒霉,没砸着的不是没问题的,是运气好。 权力关进笼子的命题很好,还应该明确谁来关?不明确这一点,权力不会自动关起来。

YYSRR 发表于146楼  查看完整内容

马恩也意识到并看到了走资本主义道路是人类社会的必经之路,这条道路给人类带来了自由和丰富的物质财富。但是马恩对未来社会的的追求近乎狂热了并自以为找到了通向未来社会的捷径和方法----用模糊的公有制强行取消价值规律并通过劳资纠纷打掉私有制,然而这并不是什么通向未来社会的捷径,相反这一方法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在熟悉辩证法的马恩那里发生这样的狂热真是令人费解。

YYSRR 发表于140楼  查看完整内容

恩格斯主张的生产资料共有制变革在上个世纪中叶的中国搞得民不聊生,在血的教训面前不得不放弃。而当今的国有制的残存只不过是一些利益集团为了自身的垄断利益而打着公有制的旗号罢了。所谓的生产资料共有制是一个模糊之制,它是一些权贵为了自身利益而用以糊弄平民的东西,而只有股份制才是明确的共的制。   制造饿死几千万中国人惨烈状况的正是M,他只知道他的统治主义。把农民限制在生产率极为低下的田间劳动,多种了 ...
已有 1 人评分经验 论坛币 收起 理由
赫赫铭儿0 + 40 + 40 鼓励积极发帖讨论

总评分: 经验 + 40  论坛币 + 40   查看全部评分

体现在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的晦涩哲人;哲学经济逍遥谈
sq2008 发表于 2014-2-23 09:44:43 |显示全部楼层 |坛友微信交流群
慢慢来,急不的。。。。。。

使用道具

中石油腐败案
            2013年3月20日,中石油旗下运营商昆仑利用总经理陶玉春,因公司财务等多方面原因,被有关部门控制起来,拉开中石油腐败案序幕。
2013年8月26日,中石油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春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2013年8月27日,中石油副总经理李华林、中石油副总裁兼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冉新权、中石油总地质师兼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王道富等3人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2013年9月1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中石油原董事长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2013年9月,四川富商吴兵卷入中石油窝案。
中石油系统高层贪腐窝案继续发酵。2013年12月17日,中石油总会计师温青山与妻子王富荣均已被带走调查。
f11f3a292df5e0fe647b29c45d6034a85fdf8db1ca135aa8.jpg

1 案件背景在中纪委、国资委先后披露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接受组织审查的消息后,2013年8月28日,中石油天然气集团召开万人视频会议通报情况。
中石油昆仑天然气利用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陶玉春还仍处在有关部门的控制之下,并仍在接受调查。
陶玉春和其后接受组织审查的四川省人大原副主任郭永祥、中石油原副总经理李华林均曾任职中石油胜利油田。而随着中石油反腐大网的撒开,在石油石化系统内部十分熟知的“胜利油田系”逐步开始走入公众的视野。[1]
十八大以来, 17位副厅级以上国企高管落马。一面是国企高管巨额贪腐,一面是其所属企业大幅亏损,暴露了国企管理者与国企之间的分裂关系:国企深陷泥潭,而管理者却只顾自肥。
从17位国企高管的行业分布看,其具有明显的窝案加全面开花的特点。窝案主要发生在一个是中石油腐败案,一个是中移动腐败案,另一件是深航窝案。这再次印证了新一届中纪委反腐的特点,即抓“典型”——前者是国企的“老大”,具有“擒贼先擒王”的示范效应,后者则因腐败问题频出而被外界瞩目。


2 助薄熙来“注水”政绩


蒋洁敏曾为薄熙来在政绩上做文章。
薄熙来任辽宁省长时,蒋洁敏推动中石油集团在辽宁扩建或兴建了两个千万吨级的炼油厂;
薄熙来担任重庆市委书记后,中石油集团又在重庆投资150亿元,建设一个产能为650万吨的炼油厂。
2009年,中石油集团又宣布将这一项目的产能提升至千万吨级。这几个炼油厂所需的原油都需要从外地,甚至是境外运来,成本巨大。

3涉及人物王永春王永春,男,汉族,1960年7月出生,吉林省乾安县人,1983年8月参加工作,长春地质学院地质学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地质学博士学位。现任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2013年8月26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中纪委调查。[8]
李华林教授级高级经济师,硕士,在中国石油天然气行业拥有25年的工作经验。1995年5月起任中国石油天然气加拿大公司董事、总经理。1997年12月起任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副总经理兼中油国际(加拿大)公司董事长、总经理,1999年9月起,任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副总经理兼中油国际(哈萨克斯坦)公司总经理。2001年1月起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香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01年12月起兼任深圳石油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2006年7月起任深圳石油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中国石油天然气香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2007年11月起被聘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裁兼中国石油天然气香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 2009年5月起被委任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董事会秘书。[8]2013年8月27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9]
冉新权现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兼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博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在中国石油天然气行业拥有逾20年的工作经验。曾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油气开发部天然气处副处长、处长等职,2002年4月任股份公司勘探与生产分公司副总经理,2005年2月任长庆油田分公司负责人,2006年10月任长庆油田分公司主要负责人,2008年2月任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8]2013年8月27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9]
王道富男,汉族,籍贯四川乐山,1955年10月出生,中共党员,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总地质师。博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在中国石油天然气行业拥有逾25年的工作经验。
曾任长庆石油勘探局开发处主任工程师、副处长、处长等职,1999年9月起任长庆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2003年1月任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2008年当选为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008年5月起被聘任为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总地质师。2005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8]2013年8月27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9]
陶玉春在中石油四高管落马前,陶玉春就已被有关部门控制接受调查,陶玉春仍在“控制”之下,知情人士称,陶玉春是中石油案的关键人。在李华林担任中石油香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期间,陶玉春在该公司担任部门经理,是李华林最为倚重的部下。而在李华林出任深圳石油董事长期间,陶玉春相继出任深圳石油经理、总经理。李华林在2007年11月起被聘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裁兼中国石油天然气香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之后,陶玉春也顺利上位。2007年12月16日,陶玉春以深圳石油董事长、总经理的身份出席了徐州华气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仪式,徐州当地官员予以了热情接待。这也是陶玉春接任深圳石油董事长一职后,首次以相关身份公开亮相。
2008年9月1日,中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组建中石油昆仑天然气利用有限公司有关问题的通知”。9月24日,中石油任命陶玉春为昆仑利用总经理。
2012年3月20日,刚过完50岁生日的陶玉春(1962年3月14日出生)的好运走到了尽头。“陶玉春是3月20日出事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中石油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出事后的第二天早上九点,中石油人事部就宣布了昆仑利用将进行调整。”
2011年中石油内部曾经对昆仑利用进行了审查,这一内部审查并没有给陶玉春带来压力。到了2011年7月,国家审计署派出的人员对昆仑利用进行了持续三个月的审计,直到2011年10月才审计结束。昆仑利用原内部人士反映,此次审查查出了24大类问题,而且重点放在了深圳石油。
对于陶玉春的问题,有关部门还在继续侦查。[1]
吴兵多路消息指出,其在2013年8月1日于北京被带走调查。截止到2013年9月,已经与外界失去联系。
明星电缆与吴兵实际控制的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旭能科),都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的重要供应商,其业务高度依赖中石油。巧合的是,两家企业的负责人都与石油系统出身的四川省原副省长郭永祥私交甚密。知情人士称,这是中石油窝案的延伸。
中旭能科作为吴兵的石油信息产业实体,成立于2004年4月,注册资金3000万元,其业务范围是石油天然气领域信息化服务。其提供的产品主要为石油天然气勘探、生产、销售领域的系统集成,如石油勘探开发综合管理平台、成品油供应链管理系统、加油站管理系统。
温青山与王富中石油系统高层贪腐窝案继续发酵。2013年12月17日消息称,中石油总会计师温青山与妻子王富荣均已被带走调查。此外,还有多位涉及海外业务管理人员也同时被调查,目标似乎直指海外投资和贸易业务。有分析称,温青山熟悉近些年中石油巨额资金的流向,更了解交易的细节。这说明中石油反腐开始向更高层面延伸。







使用道具

中石油腐败案(续1)
4涉及公司中石油反腐败风暴的冲击波也开始向与中石油有业务关联的企业扩散。
已知卷入中石油腐败事件的企业有惠生工程、安东油田服务、宏华集团、仁智油服、神开股份、深圳燃气、陕天然气、百勤油服、明星电缆等9家公司。[13]

惠生工程惠生工程的实体为惠生工程(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惠生工程中国”),前身为上海惠生化工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惠生化工”),成立于1997年。
2013年9月2日22:30许,惠生工程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控股股东华邦嵩正协助中国有关机构进行调查工作。
2013年8月29日、9月2日惠生工程涉中石油多个重大炼油、化工工程。事实上,从8月13日以来,惠生工程的股价连续下跌。[14]

海天永丰北京海天永丰石油销售有限公司
2001年大庆肇州13区块合同转让给王乐天的中亚石油公司,该油田2006年产量达到32.6万吨。2008年5月,王乐天以收购陕西德淦石油公司全部股权的方式获得了其旗下的陕北长庆地区的一些石油区块。
陕西德淦石油公司成立于2007年12月,由北京海天永丰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全资发起设立,而海天永丰的股东,则是米晓东的大学同学周滨的岳母詹敏利徐祥玲
由于2013年10月以来中石油集团原总经理蒋洁敏等人先后落马,这一交易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15]

中旭能科拿下中石油8000座加油站项目
中石油的反腐风暴正卷入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旭能科)与中石油关系密切。在北京,其控制的以中旭能科为核心的“中旭系”深耕石油产业多年,其幕后股东核心交织着一名神秘人物詹敏利
2010年1月,詹敏利将股份全部转让给时年37岁的北京人周滨
中旭能科随后按股份有限公司要求成立了董事会和监事会。董事会成员为周滨黄渝生等。
2012年12月,周滨退出董事会,其董事长职位由一名持美国护照的北京女人黄婉接任。
詹敏利为中旭能科监事黄渝生之妻。[16] [17]詹敏利、黄渝生有个女儿,名叫黄婉,英文名叫Fiona,很早就加入美国籍。黄渝生的女婿周滨。[18]

秋海汲清王乐天还收购了米晓东詹敏利等人参与的陕西秋海汲清石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秋海汲清)及其旗下的石油区块。这一交易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德淦公司区块年产量有7万余吨,秋海汲清公司区块年产量20万吨。[19] [20]

鸿丰和宏汗中石油旗下的四川华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四川华油)在鸿丰钾肥的股权构成中却难避国资流失嫌疑,而一名叫做周峰的自然人则被认为是幕后的最大受益者。
中石油子公司(四川华油)与北京鸿丰投资投资“邛崃市鸿丰钾矿肥”,子公司再让利给北京鸿丰投资,让周峰获利。
鸿丰投资的第二大股东北京宏汉的实际控制人则为周玲英,周玲英100%控股。
周玲英,实际操控周峰北京宏汉投资公司。[21] [22]

5案件延续此前落马的刘铁男,加上中石油系统落马的4名高管以及2013年9月1日被曝出来的涉嫌严重违纪被查的国资委主任蒋洁敏,使能源系统的腐败已成人们关注的为焦点。

能源领域“腐败案”延续

早在2009年7月,中石化原总经理陈同海受贿近2亿元一审被判死缓;2010年,康日新利用担任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兼秦山第三核电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60万余元,被判处无期徒刑。而针对康日新的“核电招标门”,在2009年一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话题。
2013年上半年,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贪腐案发,能源项目审批的机制弊病暴露无遗,甚至有媒体报道引用能源局内部人士话称,当前能源项目审批流程的每一个环节都存在寻租空间。[23]
发改委一位内部人士曾经坦言:“能源系统是腐败重灾区,在项目审批方面寻租空间太大。”

“大单子”带来的招标腐败

招标领域,似乎已成为能源系统高管落马的重灾区,而落马高管的腐败多与招标有关。
有资料表明,作为世界500强排名前列的大型企业和全球知名石油公司,

中石油腐败关系图


中石油每年的招标额高达千亿元,招标涉及各种工程、物资、服务等。
中石油曾先后多次因为招标不规范被审计署点名。
早在2011年初,审计署就在其官网发布的当年第5号审计公告,就指出中石油在此次审计中被发现七大问题,包括45.01亿元工程施工招投标不合规、2.33亿元设备材料采购不合规、增加工程投资8亿多元以及以虚假发票和“白条”等入账0.43亿元等违规行为。[23]       2012年初,审计署公布对中石油承建的西气东输二线工程建设项目2011年跟踪审计结果。审计结果显示,西气东输二线工程部分采购招投标存在不规范等问题。
  一位石油系统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中石油的招标采用公开招标的形式比较多,但从整个招标到最后的评分过程都保密,这其中易滋生腐败的环节比较多。他举例说明称,比如一共有10家企业参与招标,但如果其中有5家企业评分和各项资质技术都相差无几的时候,或许就要看哪家企业的活动能力强。而被活动的对象也多为采购部领导或者项目经理以及高层领导。

6 审批权力寻租成为“潜规则”

对企业而言,寻租空间在于招标,而对于官员来讲,寻租空间就在于项目审批。刘铁男案发之后,刘铁男手握能源项目审批的权力成为业内人士津津乐道的焦点。
  刘铁男在任时,对于手中的审批权力非常吝惜,以至于会限定煤炭、电力装机、新能源局发展的具体规模。例如,2013年明确全年新增水电装机2100万千瓦、风电装机1800万千瓦、光伏发电装机1000万千瓦。[23]      在能源领域,忍受过审批过程煎熬的企业不在少数,一位民营能源企业负责人曾公开表示,电厂等项目的审批过程难度很大,需要强有力的运作,否则难以通过。
  由于能源项目审批权力背后所包含的利益十分可观,所以刘铁男案件之后,能源审批权力的下放成为从中央到地方都在观察的事情。
  2013年5月份,国务院公布了117项行政审批权力取消和下放名单。能源项目审批权力的下放,毫无疑问会压缩权力寻租空间,但随着审批和招标中暴露出的问题,如何监管能源领域的权力成为专家们更加专注的话题。

蒋洁敏落马拷问央企监管

国企改革专家、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梁军表示,中石油腐败窝案,暴露了现行国资监管体制建设上的不足。[23]      梁军认为:国资监管中,最关键的出资人监管,还是沿用了政府监管的形式和路径。比如监事会监事的选任、权利保障、作用发挥等,都与党政机关的纪律检查部门的运作机制相似,都是一种职能性工作,并不能很好地体现“出资人”的内生性态度、责任和动力,不能发挥出资人代表那种近身监督、全程监督和事前监督的作用。
  林伯强认为:腐败案的频发和央企约束不到位有直接关系,“目前,央企"一把手"受到的约束确实不大,今后如何整体上进行约束很重要。”

明星电缆高层接连“失踪”

继明星电缆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李广元失去联系后,刚刚恢复平静仅一个月的明星电缆,再次遭遇高层失踪的噩耗。
2013年9月1日晚,因重要事项未公告而在上周五全天停牌的明星电缆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总经理沈卢东及董事、财务总监杨萍亦失去联系,为保证经营正常展开,公司8月30日召开董事会,决定免去沈卢东的总经理职务,由副董事长、副总经理盛业武任职,并指定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姜向东全面代行财务总监职权。
从三大高管曝出失踪的前后顺序看,其协助涉及官员腐败案件的查处力度明显已经深入。其中,李广元作为公司实际操控者,从前期创立到后期上市,其首当其冲成为相关案件的第一协查人员,而总经理沈卢东、财务总监杨萍则很可能是以事外协助的执行人员身份有所参与。
有市场人士猜测,明星电缆最终涉及的领域很可能是过往业务的招投标方面。此前有消息称,李广元被传调查时,有四川省纪委人员对外证实,其与郭永祥案有着直接关联。而郭长达26年的石油系统任职经历,则被认为是李广元牵涉其中的主要原因。[24]

使用道具

中石油腐败案(续2)
6媒体评论
每一家央企的资产规模几乎都是天文数字,尽管央企的内部治理水平,均有不少提高。但不能不说,在财务监管以及内外部监督机制方面,有些央企仍然存在不少漏洞,且带有一定的普遍性。

短短两日之内,4位中石油高管涉嫌违纪被查,舆论颇为关注,说明此案背后的腐败行为可能也比较严重。王永春是十八大之后被调查的第二个中央候补委员,其曾任中石油人事部主任,掌管人事权柄,因而,其或许不乏“腐败合伙人”。
值得注意的是,进入2013年8月份以来,已经相继曝光多起央企高级管理人员以及下属子公司人员涉腐案件。这也可以说这段时间是反腐的一个焦点。

部分央企爆出高管腐败案应该说不是偶然。一是因为,十八大之后,反腐力度空前,李春城、刘铁男等一批高管相继落马,王永春等人因违纪被调查,正是因应了“有腐必查”的必然。二是因为,央企内部管理、监督机制的不完善,以及对央企外部监督的乏力,导致一些央企内部滋生腐败。

无论是以前的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案,还是中石油腐败案,央企涉贪腐案件往往非常惊人,贪污腐败程度比一些ZF官员尤甚。央企反腐不能手软,央企乃至各级国企也应该被当作反腐败的重点领域。反腐与健全内外部监督机制并行,才能看护好这些属于全民的财产。[25]

使用道具

反腐剑指国企:谁是下一个                                                                                                                                                                                        2013年12月26日 08:47:25    作者:韩永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周刊网  
                               
                                                                                                                               
十八大以来, 17位副厅级以上国企高管落马,中石油中移动中海运中远洋中铝等无一幸免。国企高管腐败线索多来自于内部举报。一面是国企高管巨额贪腐,一面是其所属企业大幅亏损,暴露了国企管理者与国企之间的分裂关系:国企深陷泥潭,而管理者却只顾自肥。
13880189372505.jpg

12月3日,广西纪委微博发布消息:柳州钢铁集团董事长梁景理因严重违纪,被自治区纪委立案调查。上个月,他刚过了自己的59岁生日。  这是3天内宣布的第二起国企腐败案——12月1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副总经理戴春宁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进入11月份,中国的反腐呈现出两个特点:一方面,针对官员的反腐行动继续发力,3位副省级官员相继调查;另一方面,国企高管也频繁事发。除了上述二人外,中远集团副总经理徐敏杰、中国铝业副总裁李东光和中海油运前总经理茅士家在此间被查。
  据《中国新闻周刊》统计,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已有17位副厅级以上国企高管(含副厅级)落马。

“擒贼先擒王”

与同期被查的官员相比,国企高管无论在职位上还是数量上都相差较大:十八大以后被查的副厅级以上官员有100人左右,其中省部级官员14位;而在17位被查的副厅级以上国企高管中,省部级只有中石油的3位副总。
  而针对国企的反腐态势也较为平缓,无论是数量上还是级别上均看不出明显的变化。以近些年在国企反腐上表现突出的河南省为例,2013年副厅级以上国企高管落马1人,2012年有2人,2011年2人,2010年2人。

分析人士认为,这反映出新一届中纪委注重反腐效益的思路:对官员的反腐,尤其是针对高级官员的反腐,无论是从公众的反应,还是对官员的威慑力来说,都具有更大的效力。有人将这种策略总结为“打虎效应”。
  从17位国企高管的行业分布看,其具有明显的窝案加全面开花的特点。窝案主要发生在两个公司:一个是中石油,一个是中国移动。这再次印证了新一届中纪委反腐的特点,即抓“典型”——前者是国企的“老大”,具有“擒贼先擒王”的示范效应,后者则因腐败问题频出而被外界瞩目。
  对这两家企业,反腐都做到了伤筋动骨:对中石油的反腐,牵涉到两位集团副总、一位股份公司副总、一位总地质师和一位海外分公司总经理,并追溯到已经离任的原集团总经理。这种史无前例的反腐力度,不仅震撼了中石油,也对其它的国企形成震慑。

而中国移动则在此前已有十多位高管落马的背景下,今年又有广东、天津两家分公司一把手被查。其中,有多位管理人员落马的广东分公司,多年在中国移动业绩排名中独占鳌头。
  这是中国移动在前两年整顿过后的新一轮反腐。2009至2011年,中国移动连续爆发腐败案,共有七八位高管落马。2011年11月,中央就中国移动窝案做出批示,要求中国移动认真吸取教训,并进行全方位整顿。
  随后的一年多,中移动开展了涉及面甚广的整顿,重点瞄准物资采购、增值业务、信息安全和干部管理等方面。具体包括优化制度流程,降低招投标风险;加强集中采购力度;加强内部监督制约;严禁相关人员在评标前后接触当事人。与此同时,严格执行轮岗交流制度,多个总公司部门负责人和分公司负责人被调整。

但十八大后爆出新的腐败案,让人看到了这一轮整顿的局限性。权明富被查时,刚刚履任天津中国移动董事长1年多;而徐龙被查时,已在广东中国移动董事长位置上待了8年多。
  中石油和中国移动腐败案,还让人看到了国企腐败的一个特点:集体腐败。在国企的制度设计中,通常会努力避免1人做出重大决策的情况,比如一项重大的采购项目,通常需要采购部门负责人、财务部门和企业负责人签字。但若三者联起手来,就能轻易地化解这个制度阻碍。在广东中国移动腐败案中,其董事长徐龙、计划规划部总经理孙炼和总经理李欣泽,被称为广东移动的“金三角”。

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律师王荣利对2012年被公开报道的107例国企高管腐败案进行研究后发现,其中有24例是共同犯罪,平均每起案件涉及6.25人。

                               

使用道具

反腐剑指国企(续1)

航运系统成为反腐重镇
  除了中石油和中国移动,还有一个最近引发诸多关注的腐败的重灾区:航运系统。11月7日,*ST远洋发布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徐敏杰正接受相关部门调查。徐的另一身份,是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中国远洋集团的副总经理。
  11月24日,航运界网发布消息称,中海油运前总经理茅士家因涉嫌职务犯罪被有关部门带走。同一阶段被带走的,还有中海油运生产运营部副总经理刘厚平,以及前中海集运总经理贾鸿祥。
  中远和中海,是中国航运界排名前两位的公司。在反映航运公司实力的集装箱运力世界排名中,前者位列第五,后者第九。

与中石油、中国移动这两家“不差钱”的公司不一样,受金融危机后国际贸易恢复缓慢影响,航运企业近几年大多惨淡经营。中远集团控股的中国远洋2011年亏损104.49亿元,2012年亏损95.6亿元,被人戏称为A股“亏损王”。如果2013年不能扭亏,将不得不退市。而中海集团旗下的两家上市公司,中海集运上半年亏损了12.66亿元,中海发展亏损了9.49亿元。
  有人将中远与其他国际航运巨头的经营状况对比后发现,同样是在市场不景气的背景下,中远比其他公司的亏损幅度大。比如2011年,丹麦的马士基亏损了6亿美元,韩国的韩进海运亏损5亿美元,韩国现代商船亏损3.2亿美元,而中远亏损了104.49亿元。

据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这种相比同业更严重的亏损,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其较高的管理成本,以及因职权和管理漏洞而造成的利润流失行为。
  中远集团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航运业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是,拥有一定决策权的公司人员,通常会有一个体外公司,可能是自己或家人设立的,也可能是比较稳定的合作伙伴。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公司人员会将业务交给这家体外公司,买进或者租入的时候高价,卖出或者出租的时候低价,给体外公司留出超常的利润空间,并与体外公司共享这份超额利润。
  对于航运公司来说,主要的资源有两个:一个是船,一个是集装箱,两者的买卖或者租赁,在市场价格波动的背景下,操作的空间很大。

茅士家被调查后,业内开始流传其亲属在外注册一家公司、利用其关系倒卖石油的说法,航运业一位资深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种做法一点都不稀奇。
  任中海油运总经理时,茅士家管理着价值150亿元的70多艘油轮,世界排名前20强。作为总经理,茅士家在调度和运价上拥有很大的话语权,与国内油企的关系也非同一般。
  2011年退休后,茅士家进入大连瑞海石油化工品船舶运输公司,成为这家民企的董事长。业务与其在中海油运多有重叠,利用的资源也主要是其以前的资源。

中远集团的二级公司——大连远洋原总经理孟庆林,则被指在退休之前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其资源主要来自于大连远洋。大连远洋在租船时,通常会用自己的公司作为中介,让其到市场上找船,将差价和佣金留给中介公司。此举虽在制度上被严格禁止,但集团公司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徐敏杰的腐败,则证明了“高薪未必养廉”的道理。执掌中远太平洋期间,徐敏杰一直是拿着中远集团最高的年薪之一。即便是在集团公司形势严峻、上市公司大幅亏损的2009年,徐敏杰仍然拿着519万元的年薪。

中远太平洋是一家经营码头的公司,通过对码头的控股或参股实现收益,在世界集装箱码头运营商中位列前五。徐敏杰2007年初上任中远太平洋总经理以后,选择了大规模的扩张之路。即便是在金融危机阴云压顶的2008年,仍以80多亿元的价格,拍得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口2号和3号码头为期35年的特许经营权。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可以预见行业低迷的大背景下,仍然大规模购入或参股码头,其经营的策略值得商榷。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此间不排除徐敏杰个人的利益考量。

在17位被查国企高管中,其所属企业处于亏损状态的,还有云南锡业董事长雷毅和中国铝业副总裁李东光。云南锡业2013年上半年亏损了9.6亿元,中国铝业2012年亏损了82亿元。

据业内人士披露,雷毅被查,与云南锡业因巨额亏损出现偿贷困难有关。今年一季度末,云南锡业股份资产负债率达到79.25%,短期银行贷款高达143.82亿元,而其账上只有13.25亿元。
  从云南省纪委透露的消息看,雷毅被查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巨额受贿,二是生活作风。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说,这再次暴露了国企的管理者与国企之间的分裂关系:国企深陷泥潭,而管理者却只顾自肥。

使用道具

:“国民需要的是油,不是国有油企,就算国有油企全倒闭,但老百姓得到更好的油,何乐不为”,而这就是一针见血的真知灼见!
       hhj啊,你这扫厕所的档次怎么可能知道什么叫真知灼见呢?按照你的逻辑,我可以说:“国民需要的是油,不是国有油企,就算国有油企全倒闭,但老百姓得到更好的油(包括地沟油),何乐不为”。我还可以说:“国民需要的是奶粉,不是国有奶企,就算国有奶企全倒闭,但老百姓得到更好的奶粉(包括三鹿奶粉),何乐不为”。请问,公有制年代有地沟油吗?有三鹿奶粉吗?有形形色色的假货吗?小黄啊,别继承你祖辈遗留的缺德基因了!
已有 1 人评分经验 收起 理由
赫赫铭儿0 -20 语言不文明或人身攻击

总评分: 经验 -20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反腐剑指国企(续2)

真假难辨的灰色地带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纪检系统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国企高管腐败的线索,与ZF官员一样,多是来自于内部的举报。
  但与ZF官员不同的是,国企高管的腐败,通常会利用业务作为掩护,而业务的灵活性加上市场价格的浮动性,有时候会让国企高管的腐败看上去真假莫辨。纪检机关在介入此类案件时也相对谨慎。

一位与中远存在业务关系的公司高管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国企考核的重点是业绩,而在市场竞争的背景下,业绩有时候来自于更加灵活的手段,有时候看似不合规矩的做法,实际上是一些不言自明的潜规则,比如回扣。

前述航运界资深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回扣广泛存在于这个行业,发生在每个上下游环节之间:货主、货运代理、船公司代理、船公司。货主从货代那儿拿回扣,货代从船代那儿拿,船代再从船公司那儿拿。有时候也会反过来循环:船公司把定量的超低价格放给经过选择的船代,船代再放给货代,货代再放给货主。这时候,回扣就会反过来拿。

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成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根据刑法第163的规定,国有公司、企业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构成受贿罪。但在实践中,这种收受回扣的行为很少被追责。

基于上述原因,真正被追究的国企高管,通常贪腐金额较大。据悉,徐敏杰涉贪38套房产和900万美元现金;2011年被查的青岛远洋副总宋军,则涉贪37套房产和700多万美元。律师王成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按照刑法规定,个人受贿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即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

有人分析,国企高管巨额贪腐的背后,与长期以来形成的“养鱼”环境不无关系。

除了中石油、中国移动和航运系统较为集中外,其他国企的腐败案在行业的分布上比较分散,分别为铝业、锡业、军工、钢铁、煤业、建工和金融,各有1例。此前腐败的重灾区房地产,这次没有涉及。

从年龄分布看,在16位可以确认年龄的国企高管中,50岁以上的占了12个,占比75%。这与王荣利对国企高管的研究结果不谋而合——他对2012年公开报道的45位落马国企高管研究发现,他们的平均年龄为53.27岁。

这个年龄的国企高管,一方面职场地位稳固,手握一定的决策权,另一方面上升的空间已不是很大。在这两个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会诱发部分高管的贪腐动机。王荣利的研究还发现,在国企涉嫌的罪名中,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受贿罪、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上述罪名的一个共同特点,是与职务便利有关。

在16位年龄可查的副厅级以上国企高管中,除了12位50岁以上的高管,还有两位在60岁以上,两位在40岁以上。两位60岁以上的均已退休,其中一位在退休前即已拥有自己的公司,另一位在退休后迅速实现了“再就业”——这些曾居高位、手握丰富资源的国企高管,在退休后依然是市场上的香饽饽。
  
而40岁以上的两位高管,均曾被赋予很高的升职期待。其中,1965年出生的冉新权,46岁成为中石油股份公司的副总裁,既有在高校任职的理论功底,又有在油田和总公司的管理经验,上升的空间可期。但在其被查后,有人开始质疑在这些快速升迁的背后,得有多少涉及腐败的因素。

使用道具

qi509 发表于 2014-2-23 10:34:04 |显示全部楼层 |坛友微信交流群
黑色清道夫 发表于 2014-2-23 10:22
hhj啊,你这扫厕所的档次怎么可能知道什么叫真知灼见呢?按照你的逻辑,我可以说:“国民需要的是 ...
你真逗。(包括地沟油)(包括三鹿奶粉)是企业的违法行为不错。但,这更是ZF监管部门不作为的问题。毛时代没有这些问题只能说明那时的监管部门的清廉不能说明那时的人不犯罪。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微信群
加JingGuanBbs
拉您进交流群

京ICP备16021002-2号 京B2-2017066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788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 知识产权保护声明   免责及隐私声明

GMT+8, 2024-5-26 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