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经管之家 [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 经管之家首页 | 收藏本站

英《经济学人》:我们的美国支持谁

发布时间: 来源:人大经济论坛
英《经济学人》:我们的美国支持谁本文来源于环球网 2012年11月02日
  美国应该可以比奥巴马治下做的更好,但遗憾的是,米特•罗姆尼并不是合适人选。
  四年前,经济学人狂热地支持奥巴马入主白宫,数百万选民也满怀希望地支持他。而下个星期,美国人将艰难地进行一场希望渺茫的投票,经济学人也将投下自己的选票(至少是精神上的)。在经历了可悲的消极竞选之后,这个世上最强大的国家如今面对着比四年前更艰难的抉择。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奥巴马竞选活动令人失望的本性。奥巴马作为一个曾经推崇希望和中间路线的总统,通过攻击米特•罗姆尼(甚至在第一轮共和党初选前)降低了自己的水准。我们选举是为了选出管理国家的人,而目前这场大选则提出两个问题:作为总统,奥巴马先生在经济与外交政策等重要领域到底做得多好?此外,美国真的能相信反复无常的米特•罗姆尼能做的更好吗?仅从这个角度来看,民主党人奥巴马勉强应该连任。
  奥巴马第一个任期的工作马马虎虎。在经济方面,对他最有利的论点也只是他阻止了事情进一步恶化。奥巴马上任之初,美国正处于下行的经济螺旋中,银行业和汽车公司深陷困境,失业人数以每月80万的速度上升。作为总统,他实施了积极的经济刺激计划,救助了通用和克莱斯勒公司,并让银行业接受了谨慎设计的压力测试、迫使其提高资本金,从而使美国银行业的现状好过欧洲同行。奥巴马的这一系列举措帮助美国避免了大萧条。虽然在目前这个增长迟缓、工作稀缺的节骨眼,这难说是多好的消息,但它将为奥巴马先生赢得历史的掌声,也将赢得我们的支持。
  权衡起来,还有另外两件有利于他的事情。首先,他从前任那里继承的外交政策也非常令人气馁。奥巴马重新调整了乔治•布什的“反恐战争”焦点,更直接地针对恐怖分子,击毙了奥萨马•本•拉登,并增加了无人机攻击部署,也下令军队撤出了伊拉克和阿富汗(尽管我们认为撤军有些过快)。此外,在战战兢兢地开始接触中国之后,美国外交政策也做出了“重返亚太”决策。与上述事件相比,奥巴马处理巴以冲突,以及“重启”与俄罗斯的关系就显得自不量力且发力不足。伊朗目前也仍在继续进行令人担忧的核武器实验。
  这些问题都可以预料,但阿拉伯之春则不可预计。奥巴马可以指出,是他令埃及和利比亚的暴君下台,但他仅仅服从于事态发展,而没能控制事态的发展轨迹,特别是未能对叙利亚的大屠杀采取有效措施。奥巴马与前总统老布什相比,算不上是熟练的外交家,不过与小布什相比,奥巴马则更加可信。
  奥巴马另一项合格的政绩是医疗改革。美国这样富裕的国家竟然有4000多万人没有参加医疗保险,即使在对大ZF没有好感的经济学人看来,这也算得上是个丑闻。“奥巴马医改”(Obamacare)改变了这个局面,但他对处理医疗系统的其它瑕疵则没有做多少努力,没能解决医保体系那庞大而难以负担的成本。他也向国会中的左翼民主党人做出了过多妥协。而在针对华尔街的多德-弗兰克改革中,奥巴马也仅写出了纠结的官样文章,却让企业应付这一切。
  我们对奥巴马的担忧就在于此。数十年来,没有ZF如此拙劣地理解商业的价值。比尔•克林顿等前民主党总统虽然提高了税收,但是仍然理解资本主义的涵义。奥巴马周围的许多人似乎已经将抨击企业视作自然而然。当然,总统总是可以将共和党人在国会的处处阻挠当成诸多失败的借口,但奥巴马也必须承担部分责任。遗憾的是,奥巴马很少迎合那些反对他的人,总统在位期间一共打过104场高尔夫球,但是只有一次是和共和党国会议员打的。
  最重要的是,奥巴马似乎也没准备好解决美国未来面对的主要问题:美国不能继续像小ZF那样征税,却像大ZF那样开支。奥巴马上任时曾经承诺,在财政改革方面,将直面“我们长期回避的艰难决策”,但他最终像对待气候变化和移民问题一样,在这个问题上再次草草了事。更能说明问题的是,他没有为今后四年内他要做的事列出可行的计划。事实上,奥巴马的整个竞选活动都用来攻击罗姆尼了,并总是纠结于罗姆尼的财富和商业成功。
  令人困惑的米特·罗姆尼
  奥巴马的缺点为一位务实的共和党人,尤其是能够平衡账本与整顿ZF的人,带来了足够的机会。而这样一位饶有希望的候选人在第一轮总统辩论会上,也曾短暂地闪耀在电视屏幕前。经济学人将对当时的那位米特•罗姆尼投赞成票。但问题是,罗姆尼言行反复,而且他和共和党也承诺了很多危险的事情。
  以外交政策为例。在辩论中,罗姆尼几乎在所有问题上都紧靠总统,却仅是采取了更激烈的言辞。在叙利亚和俄罗斯等问题上,经济学人会欢迎更坚定的立场。但是罗姆尼似乎太想轰炸伊朗,且不加批判地支持以色列,也极其错误地认为“巴勒斯坦人民不希望看到和平”。在他成为总统的第一天,就可能表现出好战姿态,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这是一个对中国新领导阶层毫无意义的挑衅,有可能轻易地演化成一场贸易战。
  再以减少赤字、改革美国ZF为例。这方面我们更喜欢罗姆尼,因为他更相信我们愿意看到的小ZF,他称将削减繁文缛节,而他的竞选伙伴保罗•瑞安也敢于提出急需的福利改革。
  尽管如此,罗姆尼难称是财政谨慎路线的代言人,他希望推行巨额税收减免(这将为富人带来不成比例的好处),并同时大幅提升国防支出。这些措施10年内总计将增加7万亿美元赤字。他也表示,将用取消政策漏洞(好主意,但他没说明是哪些漏洞)的方式平衡账目,并大幅削减帮助美国穷人的项目(坏主意,将进一步扩大贫富失衡)。虽然奥巴马一再与鲍尔斯-辛普森(Bowles-Simpson) 划清界限,但至少他已经明确表示,任何长期方案都必须涉及福利制度改革和增税。而罗姆尼仍然处于不切实际的幻境,认为只通过削减支出就能解决问题了。甚至连共和党自己都拒绝了大幅减支的计划。支持企业固然重要,但令宏观经济重回正轨才更意义深远。
  与此同时,罗姆尼那些更理智的支持者则为其糟糕的财政政策开脱,企图让那些在共和党初选中为罗姆尼投票的狂热分子相信,这个墙头草说的话都不算数。罗姆尼当然知道,在目前的状况下任何神志清醒的人都不会真的试图将国防支出推高至GDP的4%。罗姆尼总统必然会通过法案提高税收总额,即使他真的下调税率。
  你最好信任他
  然后,就算你同意罗姆尼的经济逻辑在实践中会比在理论上更可靠,也几乎不可能相信他能完全扭转现状。政客们一旦当选,通常确实会履行很多在竞选时承诺的政策。法国新任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以灵活闻名,他曾承诺会推行最高75%的税率,而现在他也在努力落实这项计划。我们没有被法国的左翼势力愚弄,所以我们也找不出美国右翼会变的更灵活的理由。罗姆尼像奥朗德一样,将会获得他所在党派的支持,同样也会留下不断迎合共和党的记录。
  虽然民主党也面对着一些苦大仇深的组织,比如教师工会,但共和党的极端主义才是罗姆尼目前的最大障碍。共和党人简直变成了“托尔克马达”之党,强迫众议院议员签署文件,承诺永不加税、推翻美联储主席,并在社会政策领域采纳更加南方口味儿的措施。如果罗姆尼当选,新的保守派最高法院大法官将会尝试推翻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令美国重新施行反对堕胎的政策。移民和同性恋者的权利同样将受到威胁(尽管在奥巴马的领导下移民也难说有什么权利)。经济学人呼吁罗纳德·里根式的、更宽容的保守主义,确保国家不去干涉人们在卧室里,以及生意中的事情。而没有任何迹象显示,罗姆尼将会重新提倡这些政策。
  我们所知之魔
  我们很希望不论哪位候选人入主白宫,都能证明我们的悲观看法是错误的。一旦罗姆尼掌控白宫,可能人们意识中的那个罗姆尼会变成现实,打破两党协议以重塑美国ZF,而他的副总统也会确保共和党中的那些狂热分子随时待命。另一方面,如果奥巴马当选,他可能会从错误中吸取教训,重整白宫,聆听企业家的心声,并留下一份比单个任期更加快乐的政治遗产。诚然两位候选人心中都有更美好的自我,但事实总是遗憾的,他们都没能将好的一面在竞选中展示出来。
  所以,本次大选并未给美国选民提出多大选择余地。很多经济学人的读者,特别是那些在美国做生意的人都同意,没什么能比再让奥巴马执政四年更糟糕的了,但我们并不这么认为。尽管罗姆尼提出的很多建议从商业角度看有模有样,可只有你不相信罗姆尼所说的大部分观点,他的经济计划才会有效。这可不是领导者该拿出手的、能令人信服的计划书。尽管奥巴马有种种不足,他的确将美国经济从灾难边缘拉了回来,并在外交政策上打出了漂亮的一拳。所以经济学人将与我们所知之魔同行,重新选择奥巴马。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
经管之家“学道会”小程序
  • 扫码加入“考研学习笔记群”
推荐阅读
经济学相关文章
标签云
经管之家精彩文章推荐